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之无忧之第二章

2021/6/11 5:31:11 作者:玉儿二代子 来源:3G小说网
穿越之无忧
穿越之无忧
作者:玉儿二代子来源:3G小说网
原本是豆蔻好年华,却过早的懂的了人情世故,冷暖悲欢。前世的经历带给她的只是对幸福的胆怯。如果我不是他的女儿,你不是他的儿子,那该有多好。如果我不是一国之主,你不是他国之皇,那该有多好。如果我能够抚平伤痛,你能够相信幸福,那该有多好。如果,如果有如果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幸福了?可是没有如果呢~

咸鱼人生守则第一条,远离男主、男主小弟们和女主们,这些可都意味着数不尽的麻烦。

艾小岫小口小口吃着蘑菇和鸡肉,脸颊一鼓一鼓的。

她想吃完这顿就溜。

妇人越看艾小岫越喜欢,“姑娘,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在我家多住些日子,我也好多多感谢你。”

艾小岫一个激灵,立刻抬头看向妇人。

艾小岫忙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对了,距离这里最近的镇子怎么走?”

妇人道:“最近的镇子离咱们风家村还是挺远的,你若要去我可以找老七家帮帮忙,他家每隔几日就要去镇上运货,你可以搭成他们的骡车。”

艾小岫点点头,两眼弯成两道新月,“多谢了。”

妇人眼中满是怜爱,“姑娘,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多有不便,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就直说。”

艾小岫摇头,“我一个人能行的。”

她用手指勾了勾脸颊旁的碎发,问道:“这边哪家最有钱啊?”

妇人虽不解她为何问这个问题,还是老实回答道:“江南这边要说富得是金陵闻家,要说贵则是姑苏崔氏,江南放马跑上三日,你所在的地、看到的产业不是闻家就是崔家的。”

艾小岫眼神明亮,抿嘴微微笑起来,就像是一只偷到小母鸡吃的狐狸。

大树底下好乘凉,她要在这里消磨百年光阴,虽然不能接触钱财,也要让自己的咸鱼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这就需要她靠上一棵好大树。

只是,无论是金陵闻家,还是姑苏崔氏,都有跟《白莲大帝》男主密不可分的人物,她要借个阴凉,也要避免让自己卷入剧情中。

艾小岫又跟妇人聊了两句,一转头,正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

风寄奴不知道何时挪了过来,正趴在门框边,露出一双眼睛偷看她。

她转回视线,与妇人约定好,在这里住上一晚上,明早跟着车到镇上去。

等她到了镇子上,再琢磨如何前往金陵或姑苏。

……

艾小岫吃完饭,在院子里溜达了几圈,看到妇人愤愤地将那些纸人、花圈一把火烧了。

风寄奴前来帮忙,他高高壮壮像只熊,却有一双明亮的少年人眸子。

他力气极大,能一把扛起十几个花圈。

他跟在妇人身后,傻乎乎地问妇人:“娘,干嘛要烧了啊,可以留着以后用,烧了多可惜。”

妇人狠狠瞪了他一眼,“呸呸呸,胡说什么呢,什么以后用!我家寄奴长命百岁,以后用不到!”

风寄奴:“那也不一定……”

妇人:“闭上嘴,老实干活!”

风寄奴“哦”了一声,一脸不解,还是低下头,干起活。

艾小岫坐在房檐下的长凳上,双腿勾在一起一荡一荡,手指慢悠悠抚摸着羊羔的细软的毛毛,从屋檐漏下的阳光投在她的脸上。

她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像老猫一般眯起了眼睛。

从青山上涌下的夏日清风,带来野花芳草的气息。

远处,风寄奴仍旧在说些傻话挑战他娘的神经。

他娘实在受不了他傻的时候,就操起秸秆往他身上揍。

风寄奴不闪不避,任由他娘揍自己。

几根秸秆都揍断了,他仍像没事儿人似的。

他娘用尽了力气,“呼哧呼哧”直喘。

风寄奴摸了摸脑袋,傻笑道:“娘,你力气越来越差了,打我就像是挠痒痒,可比以前差远了。”

他娘被他气得干瞪眼。

艾小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妇人面色尴尬,她推着风寄奴去收拾院子。

风寄奴捏着大扫帚轻飘飘扫着地面。

妇人收起晾在屋檐下的蘑菇,跟艾小岫聊天道:“我刚刚才想起来一件事,姑娘你如果想要去金陵的话,可以再等上几日。前几日传来消息,金陵闻家要收一批人,挑选出适合习武的苗子教给他们功法。”

“这个世道就是尚武,只要学习到功法,就能有机会出人头地。”

妇人叹气道:“我家寄奴原本也准备去,谁知道他吃个果子也能卡的差点咽了气。”

说罢,她也觉得自家儿子太傻,狠狠瞪了风寄奴一眼。

风寄奴依然笑呵呵扫着院子,啥也不知道。

“寄奴现在被姑娘你医治好了,自然也要去那边碰碰运气,若是能学上一招半式,不用太厉害,只要能到达赤品,就能在大户人家当护卫,也能有个好前程。”

艾小岫心道:你对你儿子的要求也太低了,你儿子可是难见的练武奇才,短短时日便接连突破,站在武学巅峰。

妇人:“我们村子里几个孩子搭伴去金陵,刚好可以带着姑娘一起去,这样也能彼此有个照应。”

这样也不用她绞尽脑汁想着没钱该怎么去金陵了。

艾小岫立刻扔掉原本的计划。

她笑眯眯地抱着羔羊直点头,“好,我和他们一起上路,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妇人笑呵呵道:“也就不过三五天后。”

……

这几日,艾小岫待在风寄奴家中,他娘念着艾小岫是自己的儿子的救命恩人,又怜惜她年纪尚小,便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艾小岫投桃报李,又不想跟风寄奴过于亲密,便把自己的每日彩虹屁都拍在了风寄奴母亲身上,把风寄奴母亲哄得恨不得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女儿。

准备出发的那天,他母亲扯着风寄奴的耳朵命令道:“你好好照顾姐姐,不许胡闹,都听她的,要像对待你娘我一样对待她,听懂没?”

风寄奴的耳朵都扯红了,却从来没想着反抗。

他颇为老实地点头,“娘,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恩人娘的。”

艾小岫嘴角一抽。

恩人娘?这是啥子称呼啊!

妇人朝着风寄奴的屁股踹了一脚,“谁让你这么喊人的!喊姐姐,叫艾姐姐。”

风寄奴缩了缩高大的身子,低下头,恭恭敬敬喊道:“艾姐姐。”

艾小岫手摆的如同电风扇,“不用,不用,真不用!”

啥爱姐姐啊!她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姓氏这么占人家便宜!

风寄奴又倔又傻,像只眼睛还没睁开的小牛犊,“好的,艾姐姐。”

艾小岫:“……”

妇人朝艾小岫笑道:“姑娘,你不必不好意思,这是他应该叫的。”

艾小岫心里拼命呐喊:可这真的很羞耻啊!

她狠狠摇了摇假装大白鹅的监督老师。

“这都是你的锅!”

监督老师:【学员请注意你的真善美。】

艾小岫立刻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帮老师顺了顺脖颈边的鹅毛,“老师啊,你今天的羽毛格外光滑漂亮呢。”

监督老师鹅脸正经:【每日赞美用在老师身上不符合规定,请学员重头再来。】

淦!

……

妇人为两人各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包裹,没用艾小岫拿,都交给了风寄奴。

风寄奴将两个大包裹背起,神色轻松,好像丝毫感觉不到里面的重量。

妇人对艾小岫道:“我家寄奴脑子笨,但是听话,力气也大,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他去做,他不怕苦也不怕累。他若是惹你生气,你便是打他一顿也无妨,反正他皮糙肉厚的。”

她拉住艾小岫的手,“只是烦劳姑娘多照拂一下我家傻儿子,我对姑娘一万个放心。”

她说着就拿出一个钱袋来,“包袱里有干粮和衣物,这是一些钱,供你和他路上的花费,若是寄奴没有选上,只求姑娘无论去哪里,都把他带上,他跟着姑娘也能学些东西。”

艾小岫无奈,“您是不是搞错了,我真的没有什么本事,也教不了他什么。”

我自己都考试不及格被惩罚到这里了,还能教别人什么啊,再说了,人家风寄奴可是个习武天才。

让倒数第一给天才学神上课?

你敢学,我都不敢教。

妇人叹了口气道;“他学不成武,跟着姑娘当个药童,学门手艺,也比一辈子老死在乡间地头好。”

艾小岫定定地看着这个为自家儿子操碎心的母亲,无奈道:“我真的没有多大本事……”

她看到妇人慢慢失去光彩的眼眸,以及墨里藏针的白发,她心中一恸,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这样吧,我带他去金陵,若是他没有选上,我给他找个活儿,学个本事,定然吃穿不愁。”

实在不行就直接把风寄奴扔到男主面前,以着风寄奴的根骨,就不怕尹师不见猎心喜。

反正她是绝不要跟男主抢小弟,她才没活的不耐烦呢!

妇人眼睛一亮,“多谢姑娘了!”

“这些钱……”

艾小岫还记着那烧手的感觉,连忙往后退了一大步,“我不要,我从来不拿钱,给你儿子吧。”

妇人神情无奈又感动。

这姑娘真是医术高明又心地善良啊,她怎么也不能让这小姑娘吃亏。

妇人撸了撸袖子,提溜着风寄奴的耳朵,将他扯到一旁角落里耳提面命。

艾小岫蹲下身,跟监督老师面对面道:“老师,你也看到啦,这人是非要在我这儿为奴为婢,可不是我不善良。”

监督老师大白鹅争着豆大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艾小岫笑嘻嘻捏了捏监督老师的鹅嘴。

监督老师蹲在一旁:【警告学员,不得骚扰监督老师。】

“好。”

她笑容更大,“可是我心里脆弱,感到空虚寂寞冷,老师有义务要抚慰我的身心吧?”

监督老师:【根据《机器人守则》,老师有义务为学生提供心理辅导。】

艾小岫眼睛眯起,眼尾微微上挑,笑得像只小狐狸,“那我要吸鹅,吸鹅能让我快乐。”

监督老师:【可以。】

监督老师话音刚落,艾小岫一把将白白胖胖的鹅抱在怀里,低着头,把鼻子埋进他的仿生羽毛中一阵猛吸。

仿生鹅监督老师的机体会自动清洁,比这里的鹅都要干净,连羽毛上都是淡淡的青草香气,让人身心放松。

“好舒服啊。”

艾小岫靠着暖暖的羔羊,默默吸着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医疗救助站的拟态太小了,要是大一些,她还能骑一骑,省了她的出行费用。

艾小岫决定回头就调整一下医疗救助站的羔羊拟态。

就决定是你了,皮皮羊!

……

妇人嘱咐完风寄奴后,将两人送到村头。

那里早有四个少年等在一辆骡车上,骡车还上放着一袋袋豆子和一摞摞稻草。

妇人跟赶车的老大爷嘱咐了两句,这才驱赶风寄奴上车。

少年风寄奴人高马大,站在妇人面前,比妇人高上一个头。

“娘……”

妇人蹭了蹭眼角,含泪笑道:“路上听你艾姐姐的话,好好干活,混个人样出来。”

风寄奴乖巧点头。

妇人拍拍他的手臂,用力吸了一下鼻子,眼眶通红道:“我儿长大了,要出去闯一闯。”

“好了,赶快上去吧。”

她推搡风寄奴上车。

风寄奴抬高腿,轻轻松松迈到骡车上。

另外四个孩子被挤作一团,狠狠瞪向风寄奴,但都因为风寄奴的身高压制,敢怒不敢言。

艾小岫探头看了看,骡车内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

她望了望摞起来像小山一样高的稻草。

赶车老头吸了一口旱烟袋,咂咂嘴道:“没办法,稍微忍忍吧,等到了镇子上我把草和豆子都卖了就有地方了。”

艾小岫笑眯眯道:“没事儿,有稻草反倒舒服。”

说罢,她将自己的仿生鹅监督老师率先抛到稻草堆上,而后,又把拟态小羊羔的医疗救助站也扔了上去。

赶车老头目瞪口呆,“你这鹅和羊就这么任由你抛也不跑?这也太听话了!”

艾小岫“嘿咻嘿咻”爬到稻草堆上,笑着摆摆手,“它们都是听话的好孩子。”

她把羊羔团一团,塞到自己头下面枕着,又把监督老师抱在怀里,感受着它暖暖的体温。

艾小岫打了个哈欠,冲着下面的老头和妇人招招手,“我准备好了,出发吧。”

老头点点头,叼着烟袋,赶车离开。

……

晨光从田野间的一线洒出,泼洒出万道金光。

艾小岫迎着金光,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随着骡车晃晃悠悠的节奏慢慢陷入梦乡。

风寄奴扭头,想要跟艾姐姐说些什么,却发现她半边脸陷入白鹅身上,闭着眼睛,脸蛋睡得红扑扑的。

风寄奴呆呆看了一会儿,看着她的睫毛在晨风中微微颤抖。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包袱里抽出一件外衣,小心翼翼搭在小仙女的身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

  • 她太好吃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元大陆,呈国华轩镇,天元年10月1号,华轩孤独园门口。半躺在藤椅上沐浴着阳光的看门老大爷半眯着眼看着在他边上折纸的卷发小男孩,已经折了两个时辰左右了吧~还不够呢!我收集了一个礼拜的废纸快被这小子给霍霍完了,老大爷很是心疼。回忆起早上这个半大点的孩子来他这边借废纸,好奇的老大爷就问起男孩借纸的缘由,

  • 我们到底怎么了水缸救人

    她虽然表情始终淡淡的,但他却能从她一抬眼,一抿唇的动作中看出,她今天很开心。韩骄阳一路躲闪奔进了诊所大厅,今天没有病人打点滴,韩父坐在卖药的柜台后方整理着货架。在韩骄阳冲进去以后,越来越多的男孩们追追逃逃的冲了进去。韩骄阳透过开着的窗户向外喊:“哥!哥!救命啊!!你再不救我我可乱说了啊!”韩父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