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泛兽龙原丨龙梦双幻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6/11 6:09:43 作者:仙梦云糯 来源:纵横中文网
泛兽龙原丨龙梦双幻
泛兽龙原丨龙梦双幻
作者:仙梦云糯来源:纵横中文网
泛兽纪元即将迎来一场浩劫,龙族为保护人类与唤兽牺牲自己,危难之际,灭寂黑龙王将龙王之子龙天元送往万年之后。万年之后出现了一种叫兽唤师的职业,小部分人拥有灵力,有灵力才能成为兽唤师,主角龙天元在这个时代长大,不过他并不知道他是龙王之子,他的梦想是最强兽唤师。有一天,他遇上了女主云梦,他爱上了她,然后就是一些他的成长冒险故事......反正就是这样,你们爱看不看吧。(开玩笑的,一定要看哟。)

张清松见是锦蕊,一甩拂尘,往她走去,“好吧,莫哭,我带你去便是。”

“嗯。”锦蕊姑娘泪眼婆娑,想张清松伸出两只小手乖乖等着,样子着实可爱。

张清松俯下身刚想抱起锦蕊,说时迟那时快,锦蕊一把抓向张清松心口,定睛一看、那哪里是女童的手,五指指甲锋利如刀,恐怕只消一爪便可挖出张清松的心脏来。

幸而张清松却似是早有准备,拂尘一挡一挑,锦蕊就像是被什么大力抛出一般,往后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院门边树上又弹落到地上,血迹自她身下流出、再没了生气。

莫不是自己料错?张清松皱眉探视半晌,刚要靠近,却忽觉眼前一花、天旋地转,双脚也是顿时失了力气,一时不稳便跪倒在地。张清松始知有诈,忙一手撑地支持身体,另一手执拂尘挡于身前,以随机应变。

这时候锦蕊从地上爬了起来,先才明明见其流出甚多血,现下一看却竟是未受一点伤害之貌。

锦蕊见张清松已无反抗之力,轻轻拍去身上的灰土,脸上泛起与五六岁稚嫩脸庞不协调的妖异笑容,“你倒是比上次那个满口‘慈悲为怀’的臭和尚聪明多了,可道行能耐却是差远了,他可是一掌便将那骨架震碎了的。”

锦蕊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清松,“也不知道你的肉吃起来是不是能胜过臭和尚的一骨头臭肉。”

张清松提不起真气,额头开始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咬牙问道:“你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呵呵呵……”锦蕊一听忍不住又咯咯笑起来,“我什么时候动的手脚?你们这群蠢物,每个人都问这样的问题。呵呵,看在你让我这么省事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可不是我动的手脚。我除了能以声扰人和控制一点风镖之外,可真真没什么别的能耐了。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们这些得道之人皆拜于我这八十载妖龄,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

张清松心中大惊,才八十载而已,莫不是全凭吃人长起的妖力?!少说得上百余条性命,可即便如此,以其妖力也必不能加害如此多僧道。

“莫不是那饭菜中有问题?”张清松眼前越来越模糊,艰难地保持着清醒。

“哦?”锦蕊小小的俏脸上秀眉一跳,略有惊讶,“你果然是聪明之人,这么多人只有你一人猜出啊。呵呵呵,不仅饭菜,你们所食所饮之物皆撒有我吃剩的人骨磨成的灰,量极少却已是不洁之物,与我同样吃了人,你们的法力怎能不破?哈哈哈。”

“若是让通议大人知妖物之事乃尔所为,必不轻饶尔等!勿要再为恶,速速改邪归正,求上天饶恕吧。”张清松好言相劝道。

“让那老头知道?那老头怎能不知?他怎舍得我受苦?没有他,你们又怎会来此?我又怎能得道你们的法力?哈哈哈哈!”

张清松觉得意识也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这要是昏过去了,他恐怕就命数有变了。提不起真气,又没有利器,张清松只得稳住身子,抬起手手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你们口口声声说什么恶有恶报,劝我为善。真是笑话,天若有报,我何能于此长存?你们不过是见自己死期将至妄图求生罢了,说如此道理可笑至极,不若低贱求我放过你们岂不明了?”

“我绝非求饶之意,只望你迷途知返,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也许尚还有救。”张清松因为疼痛又清醒过来,艰难地说。他这一咬下口甚狠,伤口深可见骨,鲜血顺着手臂淌了下来。

有了如此腥气一激,锦蕊嗜血地红了双眼,直勾勾盯着张清松受伤的手。

“莫要再说这些无用之事,死期将至,何不替自己念念经超度一下。”说着,锦蕊娇笑起来,眼睛仍旧死死盯着张清松滴血的手,随即又似是恍然大悟:“啊,对了,我都忘了,这事归和尚,道士没什么法子呐……”

张清松本是嫉妖如仇,从不曾打算放过此等害人妖魔,说这话虽非求饶之意,但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现下他亦顾不得其他,引出真气尚需些许时间,他道:“除却僧道们,那些所谓遣散的下人莫不是也都遭了你的毒手?”

锦蕊抬眼瞥了张清松一眼,“是又怎样?呵呵,你这么聪明我都不舍得杀死了,呵呵,不然就让你多活些时辰,”残酷的笑容浮现在锦蕊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比什么都更加慎人,“一直活到我吃完你为止。哈哈哈……”

张清松只觉得手上的疼痛作用渐微,身形一歪,勉强持住,却看到锦蕊舒然一笑,走了过来,他有些焦急起来。锦蕊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抬手先一掌拍出风镖打开张清松的拂尘。

拂尘一落,张清松心中一紧,额上猛地开始渗出许多汗珠。就在锦蕊收手的一瞬,张清松便猛然弹起扑向锦蕊,锦蕊慌乱之中抬手阻拦。张清松却是将其猛地朝着西北向一推,锦蕊受了力脚下不稳便摔了出去。

张清松见其摔到他所预想之地,喜上眉梢,低语催动设下的咒符。顿时围着锦蕊燃起一圈烈火,将其困于中间。

其实先才因为疑点过多,张清松并未动饭食分毫,仅是将其搅乱,并将一部分藏入摆饰的花瓶中。只是不想原先与齐守皆饮了的茶水竟也被动了些手脚。药性隐蔽,藏于体中而不自知,自己适才催动真气用内力将其震开,应是促得其提前起效了。

“死道士!你怎么还能动?!”锦蕊失了方寸,怒道。

张清松怎可能告诉她缘由,速速又念了一通咒,催促着火事。

稍许,忽然想起齐守,想来他若非与他们为伍,那必是有危险了,张清松急问道:“齐守如今怎样?”

“齐守?”锦蕊见火不再逼近又镇定下来,妖异一笑,“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还能留他?正巧我多日未曾进食,倒是给我获了些精力与道长一斗,哈哈哈。”

锦蕊狂笑之中,火中窜出无数风镖袭向张清松,张清松艰难地念着咒经将其挡开。锦蕊趁隙冲开火帘一跃而出,不料一落地顿时周围立即燃起新一圈火焰。其不甘心,一试再试,可不论其停于何处必有火焰燃起困住她。最终她已是没了气力再挣扎。

原来张清松在院中行走之时在其中设下伏阵,只要其进入阵内便无法出去,且在阵内任何地方其都必被业火围困。鼠类本为地上之物,若无千而八百年修行,最多仅善跃而不能翔,阵有天封,其不能跳出必落回阵中。待其无力,便可开始收妖。

张清松捡起拂尘后等待的就是这一刻,拂尘一斗,火圈向内包去、急速缩小,锦蕊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开始逐渐显现出原型。

事将毕,忽有一支利剑‘嗖’的一声急速射向张清松,张清松躲闪不及、箭穿右腕,功亏一篑,火圈应时退开消失殆尽。

“姑娘!!你没事吧?!”守门大汉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能没事吗?!”锦蕊趴在地上不能行动,气得几近疯狂,恶狠狠地说道:“给我杀了这个臭道士!我要连他的骨头一起吃下去!!”

张清强道法而弱武功,而道法只对妖鬼有效,对人确是没有半点作用的,所幸大汉尚远。张清松不再恋战,转身一边避闪着利箭往外墙狂奔而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终是凭着最后一丝力气托风将自己抛出了外墙。

张清松也顾不得落地摔得生疼,挣扎着站起来,摸到怀中银钱尚在,仿佛从中获得了些许力气。天已有微光,张清松捏紧拂尘、背着这宅子拼了命撒腿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跑过了多少街道,跑了多长时间,张清松只觉得身体飘飘然、四肢百骸都没了知觉。恍惚间张清松就直直地倒了下去,天还未大亮、此时行人也甚少,却是仿佛先前追着自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心中焦急,却是再也动不了半分。

张清松开始有些绝望了,师傅从前教授他的卜算天命他练习了许多年还是不能运用自如,十卦仅有一卦算准,许是那日的结果又算错了吧。

卜算其实是张清松最不擅长的,可寻常日子并非时常有收妖驱鬼的差事,所以大多时候他还是摆着摊子有一着没一着地给人算,只为多存些钱财。卜算之人最不可之事便是卜算自己命数之事,算出那卦之时,空中掠过惊雷,由此张清松始觉自己得了真。

张清松倒下的时候是面朝下的,正好那一百两的银锭顶在胸口,铬得他有些疼。他思量着这一百两足够师弟和玄清观再过上三年五载,加上自己敛到的那些,应是足够些年月了罢……

张清松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师弟清念了。清念不喜与人相熟也不善与人打交道,没有人让他做事,他就闭门不出,那一本书应是看了千儿八百遍了吧,也不知师傅到底是要其从中看出什么?

而广寂虽资质极佳,却年岁尚幼,想是难以继承观内行事。

待自己亡去,没有了维生的银钱可如何是好。所以张清松带着广寂,迫着清念又是开垦种地、又是疯狂地敛财和节省度日。人皆言其将不能得道了,不能便不能罢……

这时候脚步声的主人已经来到了张清松跟前抬脚踢了踢张清松的腿,张清松几乎是连睁开眼看的力气都没有。

若是死在了这里,这一百两带不回去不说,连原先攒下的怕是清念他们也找不到。张清松心中悲戚、默念咒经,憋着气地挣扎起来。可终是越过了极限,只睁开眼往前爬了一步就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脚步声的主人诧异地看他昏了过去,蹲下身子,将张清松翻了过来,粗鲁地拍了拍他的脸,却不见其有反应,便起身拽着他的胳膊将他往一旁拖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歧路流觞之黑暗年代在线阅读第三章

    他只好把家里收拾收拾,卖卖乖还是可以的!陈媛回来的时候,苏晓已经将房间打扫干净了。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媛回来。即便现在手中拥有巨额资产,苏晓还是觉得低调一点比较好。而且继承资产的中明确规定了,要以正当的手法离开陈媛,或者征服陈媛。违约肯定是不行的。陈媛从外面回来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苏晓看到陈媛过来,赶紧站

  • 耳畔清风在线阅读第5节

    柳府,虽然张灯结彩。但是所有的下人偶尔围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在窃窃私语,说的无非就是柳清鸢被山贼强暴的事情。柳鸿惟面色铁青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样快步行走的柳夫人,两个人疾步行走,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一路上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都传到了两个人的耳中,他们还能够说什么?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找到女

  • 豪门世族在线阅读第二节

    安家落户,天凡也就开始静了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中,佛界的灵气比起人间实在是雄厚不少,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洞天福地,更别说和孕佛池和灵山那些地方比了。可是就算如此也比起人间的哪些洞天福地强上好几倍。天凡在这里修炼,金刚神通进展还是不错的,经过天劫之后进化的金身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仙兵难伤的地步。全身的硬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董智宸现在很不爽,自从两天前在球场上意外输给了机电系大二一班的杜凌飞之后,他就没爽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平时几个一起打球的哥们一见到他就开始安慰,怕他被杜凌飞这么一个刚刚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打击坏了,这样被安慰令董智宸心里觉得特憋屈。朋友之间还好说点,可是哪个在学校里混得开的能没几个死对头,那

  • LOL:我家AD姐姐有点儿猛未赴的宴会(2)

    蓝堂摇摇头,咽下已到嘴边的叹息,难得他能把跷家多日的小姐给带回来,现在还是不要太追究她跷家的原因和这些日子她做了什么比较好。接下来的日子会非常忙碌,暗夜陛下的千岁盛宴即将举办,作为备受宠爱的幺女小姐是必须出场的,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刺激到她,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蓝堂整理好马车,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解

  • 海贼王之霸道医王在线阅读第5章

    很多围脖用户都转发了于风直播间里出现螺旋光线的视频片段。现场的几名工作人员看完,也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张大嘴巴。“这!这光线是什么鬼!”“感觉于风的节目要火了!”“没想到以直播方式重启的节目,热度居然第一天就达到了这种程度!”“今天特别关注于风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然后汇报给领导!”闻言,刚才那个妹子不禁

  • 男友中二病又犯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晋不是狐族,但他在狐族中的地位却很是微妙。所以这次会议狐族长老也把他请来了。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妖莫狸一脸杀气的开始主持会议。会议讨论到最后,在是否与鬼王动武这条议题中,狐族五个长老一致要求开战,而另外四大妖族和洛云山中地位极高的风祭澈则一致同意讲和。最重要的一票,落到了萧晋这里。现在十个非人都用

  • 全帝国都知道将军要离婚在线阅读第6章

    回到凝轩宫的时候刚刚好是午饭时间,柠萱刚回到屋子里,那些宫女就立刻去准备了饭菜。这沐柠萱虽然不得宠,不过待遇还是不算差的。在这凝轩宫里,要什么都有,那些饭菜也是跟其它同等地位的妃子一样的。即使不得宠,却并没有虐待她,想必也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吧?两国和亲,不仅是将自己国家的女子送给了别的国家以示友好,

  • 即使在异世界我也不可能当侦探在线阅读第10节

    某天天气晴朗,出门游玩的好日子。许久未出门的叶魅曈终于想通了,出来污染空气了,不过今天她没有再去街上闲逛了,由于先前两次的逛街都不怎么样,所以今天她选择了看别人逛街。于是红袖就在街上逛,某人就坐在茶楼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仿佛世外高人般看过世间繁华。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着街上各种讨价还价,或者偷摸拐骗

  • 我玩了真传奇混沌大道衍星树(求收藏!)

    (新书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邢晨瞬间惊醒,看了一眼灰茫茫的天地,还有远处一道隐隐约约的巨人身影,想动一动,但是却被一股偌大的压力给压制住不能动弹一下。“呵呵,我这是穿越了?……”邢晨‘看’着自己的‘躯体’欲哭无泪。穿越了为什么还要哭?你说为何?邢晨如今的身躯就是一颗高高的大树,大树很高,足有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