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喜欢你之第二章(2)

2021/6/11 5:20:05 作者:成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喜欢你
喜欢你
作者:成夏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个ABB小姐的故事。梁敏敏:我知道會有更好的人,但是除了你,谁都不可以。

一定是当时的天气太热,热得人头脑发昏,否则自己何以要答应玉笙寒。

若是真能学到什么也就算了,可傅离自打跟了玉笙寒之后,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跑腿买吃的,有用的东西一点没学到不说,现在还跟着进了局子。

作为一个恪守本分十多年的三好学生,进拘留所这件事简直就是他人生的污点。

傅离气愤地锤了一下铁门,回头望去,排成排的床位上,每个都坐了人,还有人无所事事地靠在墙壁上。而玉笙寒就坐在最靠近窗户的床位上,保持着他那副天塌下来也不惊慌的死人样子。

傅离很想气势磅礴地来一嗓子,可是一张开嘴,就看到墙边靠着的那位身上带着刀疤的,床上那光膀子纹青龙的,以及其他几位要多凶神恶煞就有多凶神恶煞的老大哥都盯着自己瞧。傅离一怂,立马闭上嘴,将话全部咽进了肚子。

一边在心里祈祷这些人千万不要看自己不爽就把自己打一顿,一边快速走到玉笙寒身边坐下,拿手指戳着玉笙寒的胳膊,小声又凶巴巴地说:“都怪你啊!你没事儿去招惹警察干什么?喏,现在进局子了,很开心是不是?!”

“这么容易生气,小心上火,”玉笙寒从袖子里掏出几颗金银花,还是前几天采的那些,递到傅离面前,说,“来两朵消消火。”

“来你妹!”傅离气得大骂一声,接着一把将金银花甩到地上,一抬头,就看到那几个凶神恶煞的老大哥又齐刷刷地朝着自己这里望过来,个个都是核善的眼神。

为了不被揍一顿,傅离立马赔上讨好的笑容,并且乖巧端庄地坐下,接着开始小声碎碎念:“这里的人怎么个个都凶巴巴的,而且,这房间里住的人也太多了吧,八个床位,十多个人,难道说要一个床位睡两个人?那也太小气了……”

“小狐狸。”玉笙寒出声,打断了傅离的碎碎念。

“不要这么叫我!”傅离瞪了他一眼。

“这个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初听到这句话,傅离不免心惊了一瞬,接着便嗤笑一声,说:“要吓人也得有点技术含量啊,这屋子里明明就是十多个人,你就算看不到也该……”

‘听到’俩字儿被卡在嗓子眼里出不来了,他偶然间地一瞥,便发现靠在墙边的那几个人,似乎是悬浮着的。再回头看向床上的人,之前没有仔细观察,这会儿才发现,这些人的身体几乎都是半透明状态,有的人还不是坐在床上,而是只有半个身子露在床外头。且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影子。

“卧槽!”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番景象,傅离吓得往后一翻直接摔到地上接着迅速爬起抱住玉笙寒大腿,将玉笙寒挡在自己身前,一脸惊恐地问:“这怎么回事?”

“恭喜你,拥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阴阳眼。”玉笙寒的表情十分之幸灾乐祸,傅离看了想打人。

“一点也不想要!”吼完之后继续瑟瑟发抖,傅离平素最怕这种灵异事件,以往被朋友拉去看个国产恐怖片都能吓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更何况现在,可是直接看到鬼魂了。虽然那些鬼魂看起来和普通人好像没什么区别,可是,到底还是鬼魂啊。

傅离从小害怕的时候就爱抱着点儿啥,以寻求安全感,现在没东西抱了,只能攥着玉笙寒的衣服抱着人家大腿哆嗦,玉笙寒见他实在害怕,便说:“若是实在害怕,捂住眼睛不就行了。”

“你说的有道理。”于是傅离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眼前一片漆黑,耳畔也宁静无比,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几秒钟过后,傅离才反应过来,这样做根本没什么卵用。

“这有个屁用!”傅离睁开眼,接着惊奇地发现,此时此刻的房间只剩下了他和玉笙寒两个人。

傅离不信邪地起身,在房间内走了一圈,刚刚还在这儿的十多个鬼魂的确全部消失了。

“他们怎么不见了?”傅离问。

“溜了呗。”

溜了?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内?玉笙寒让他闭眼就是为了这个?

傅离站在玉笙寒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若自己没有记错,他不曾在那几秒钟时间,听到过玉笙寒起身的声音。

“你究竟是为什么,故意去招惹警察?”

“我已在此处探听多日,得知这里虽是拘留所,却不时发生虐待犯人的事件。犯人心有怨气而不能疏散,久而久之,所有人的愁绪怨气相郁结,形成鬼怪,名曰患鬼。能附于人身,扰人心智,吸人阳气。”玉笙寒回过头,微微勾起嘴角,“我就是为此而来。”

拘留所后方有一片空地,供犯人自由活动所用,篮球场大小,三面围墙,另一边接着拘留所。傅离他们所关押的房间在二楼,透过房间,便可以看到空地的所有景象。

傅离跟在玉笙寒后头,将整个空地绕了一圈,接着,在一处停下。玉笙寒咬破手指,抬起手,从上至下在那灰暗斑驳的墙壁上划了一道,留下鲜红的痕迹。接着,傅离见他从怀内掏出一沓符纸,向上一抛,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那些符纸便如同会自己活动一般,顺着血迹整整齐齐地贴在了墙上。

“我的妈呀。”傅离不由自主地感叹了一声,他走到墙边,伸手摸了一下其中一张符纸。原以为单纯靠血液粘附在墙壁上的符纸,一定很不牢靠,没想到那符纸就像是原本就长在墙壁上一般,根本无法将符纸取下。

“这,这是要做什么?”傅离问。

“布阵,吸引那东西过来。”说罢,玉笙寒又抬起手掌,在那片贴了符纸的墙壁轻轻拂过,那些符纸便逐渐变作透明。

傅离眼睁睁看着那些符纸慢慢隐形,最终,这面墙壁变得和原来一模一样,仿佛从未有人将符纸贴于此处。他不信邪地在刚才贴过符纸的地方摸了一遍,纸的触感还在,似乎只是从外表看不到符纸的存在罢了。

“走,咱还得贴三面墙。”玉笙寒朝着傅离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

傅离小跑着跟上玉笙寒,自打前两天玉笙寒吧鬼魂赶跑之后,傅离看向他的眼神就从最开始的嫌弃变成了钦佩。他钦佩地望着玉笙寒的背影,忽然觉得他的一身月白色长袍陪着及腰长发,不单不奇怪,反倒十分符合他的身份。

“那些符纸,也都是你自己画的?”

“这是自然。”

“这怎么画的啊?”

“学过就会画了喽。”

“可是你又看不见。”

话一出口,傅离便后悔了,这种话说出来未免太不礼貌。果不其然,玉笙寒停下脚步,转过头,以侧脸对着傅离,傅离刚想道歉,便听玉笙寒说:“谁跟你说我看不见的。”

“你,你不是盲人吗?那你为什么蒙着眼睛?”傅离一脸茫然,跟着玉笙寒的这些天以来他可不记得玉笙寒曾经摘下头上的眼纱,难不成他有别的视物方法?

说到此处,只见玉笙寒十分潇洒地单手开扇,微微摆动,使身后乌黑的发丝飘摇得恰到好处,用最装逼的姿态说出最羞耻的话语,“自然是为了遮挡我那举世无双的美貌。”

傅离:“……”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玉笙寒:“开个玩笑。”

傅离:“那是为了什么?”

“为了遮挡视线。”

傅离摇了摇头:“什么叫……遮挡视线?”

“摘下它,我能看到的东西比你多,戴上它,我能看到的东西便和寻常人一样。”

“这么说来,你也能看到鬼魂?”

“不单是鬼魂,我还能看到许多别的东西,”玉笙寒将折扇收起,放入腰间,朝傅离走近了几步。也不是是不是傅离的错觉,他总觉得玉笙寒那蒙在眼纱下的双眼,似乎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玉笙寒走到与傅离不到半尺的地方停下,悄声说,“比如,你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的灵魂。”

哐当一下,像是一块石头砸入水面,溅出一簇水花。玉笙寒话语中的意思已经不能再明显,他知道自己是重生的,而且还是靠‘看’,看出来的。

傅离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问:“你,你都知道了?”

“没有,这是我瞎猜的。”只不过看傅离的表情,恐怕这事儿是真的,玉笙寒狡黠一笑,说,“看你这反应,我猜中了?”

“谁说你猜中了!”意识到自己被套话后,傅离羞恼又有些不服气地为自己辩解,“我,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

“真的?”玉笙寒显然不相信。

“你爱信不信!”再围绕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自己恐怕会被玉笙寒套出更多话,于是傅离绕过玉笙寒朝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同玉笙寒说,“你不是还要布阵呢嘛,走啊。”

“小狐狸。”

“干嘛?”答应之后又觉得不对劲,于是又回怼一声,“都说了不要这么叫。”

“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帮助你回到原来的身体。”

傅离愣了愣,望见玉笙寒立在几步之外的地方,说出那句话时面上的表情倒是难得的认真。他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又将其压下,同玉笙寒说:“随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第三章在线阅读

    洛忆笙回忆着故国的旧事……虽然,哥哥洛忆思是颜国皇帝的嫡长子,但是,父亲并没有把他立为太子,太子之位虚悬,很多人都猜测着,这个位子是为薄妃的儿子预留的。只待他能成年……不过,洛忆思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聪慧异常,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博览群书,他与秀才同考,匿名做卷,被点为状元,只是后来,他无意于虚名,才撤

  • 梦幻西游从千亿开始之遇见你真好

    那年,杏花微雨,上官皓在圣德高中,与文洁初次相遇。就是那一次相遇,让上官皓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所谓一见钟情。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一个正电荷和一个负电荷,异性相吸。在命运的安排下,上官皓在相遇之后,一直没能够再次见到文洁一面,所以他会就像之前偶遇的那一次一样,在相遇的那个地点,一有

  • 清穿之乾隆娴妃传在线阅读第1章

    洛雪篇--雪落情殇上卷第一章初嫁王府晨风饶有力道的托起紫色的纱质帐幔,细小的扬花伴随着绵绵轻纱,簌簌飞舞,华丽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随遇而安。廊亭下,身着单薄衣裳的洛雪若现其中,不耐寒的俏脸,微微泛白,眉心却有一抹嫣红,漠视着早春清冷。突然有人浅声询问:“不多睡睡吗?”说话者便是豫王爷洵阳了,如是传闻,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