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制造修罗场的我翻车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6:23:05 作者:希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制造修罗场的我翻车了
制造修罗场的我翻车了
作者:希色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书中回来的时候,季玉泽没想到被他“渣”了的三个男人也会跟来。他只想走事业线,三个狗男人非要逼他谈恋爱。温柔的爹系男友周嘉言:“你喜欢玩恋爱游戏,就继续和我玩,我和你炒CP,给你热度。”可盐可甜的小狼狗方野:“我现在打游戏不会影响学业了,你把人妖号找回来,我带你一起去世界巅峰。”表面稳重话很骚的贺湛:“资源被抢了,他们俩都不帮你?来,叫哥哥,我帮你。”一对一总是水深火热,哪怕季玉泽拒绝到底。突然有一天,季玉泽发现:只要他们三个凑一块,掐成堆,就没他什么事了。于是,他开始制造修罗场了……受是外冷内

前方战场上,昨夜蓝泱的兵法的确给了不少帮助,即使独角鲸一族拥有强大的鲸泪,宽吻海豚一族的军队也打了个平手,勉强守住了金丝雀城。“蓝泱。”安琼听到这个捷报,急匆匆地来找蓝泱,她行礼道:“多谢,真的多谢。”蓝泱微微一笑:“这都是我该做的,鲸族早就同生死,共存亡了,我也是为大家考虑。”安琼没有发现,蓝泱手中还拿着蓝渲画的“肖像”。

蓝泱送走了安琼,回到自己的房间,走到书架的一个角落,把那幅画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那里。那里有几十幅类似的画,画的都是蓝泱,画技都不敢恭维。一看就是蓝渲画的。蓝泱没有丝毫嫌弃,而是一幅幅当做宝贝保管了起来。毕竟是亲妹妹,哪怕不务正业,哪怕贪玩贪睡,也不能扔了。

前线的战时越来越紧迫,蓝泱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研究兵法和白亦秋寄来的一封封信。蓝渲和殷长墨百无聊赖,只好聚到一起,比比诗词歌赋或者是琴棋书画,当然,蓝渲必输。

“蓝渲,你的画技。”殷长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蓝渲的画技了,说是惨不忍睹,蓝渲会伤心,说是妙手丹青,又会违背自己的良心。前些天送给蓝泱的画,殷长墨拿去改的时候都觉得无从下手,还是换了一张纸,重画了一遍。“怎么样。”蓝渲拿着这张“人脸扭曲,景物模糊”的画期待地看着殷长墨。“比给蓝泱大人的那张好。”殷长墨思索一番,终于想到了好的形容词。“那就好。”蓝渲兴致勃勃道:“话说我听说过你们东瀛海那边的果子,你会做吗?”看着蓝渲兴致勃勃的小眼神,殷长墨也不好拒绝,虽然自己的厨艺也想蓝渲的画一样——一言难尽:“没问题,跟我来。”

蓝渲虽然画画得一塌糊涂,但是做饭还是不错的,殷长墨精通琴棋书画,厨艺却一言难尽,他们两个人互相补充地做成了这道看起来很美味的菜。这时,蓝泱走了进来,道:“蓝渲,长墨,在吗?”“在。”蓝渲兴冲冲地把一盘果子递给蓝泱,蓝泱也听说过东瀛海的特产,但关键是谁做的。“这是——”蓝泱道。“我和殷长墨做的,你尝尝,我们还没吃呢!”蓝泱听到是两个人做的,瞬间放心,蓝渲的厨艺自己这个当哥哥的知道。他尝了一口,果然是书中描述的甜甜的味道。蓝渲才不会告诉他殷长墨只是在一旁帮自己找东西的。

与此同时,安璃来到了玄若,殷长瀚亲自去迎接。安璃见到殷长瀚,行礼道:“安璃拜见鲸主。”殷长瀚微微点头:“现在我们都是一条战线上的,华安占主导地位,您是华安来的,不必多礼。”安璃点头道:“有劳鲸主了。”安璃的住处是玄若宫殿的一座别院,那里装饰素雅,正是安璃最喜欢的装饰。安璃身着灰色的齐胸襦裙和大袖衫,微微飘拂。华安城的三姐妹虽然为一母所生,但是性格却迥然不同。安琼行事果断,沉稳庄重,颇有一番竟鲸主的风貌,安璃心思细腻,温柔优雅,性格随和,安璇却整日不思政事,不成气候。

安璃在玄若住下了,安琼让安璃来玄若的目的是让安璃帮助殷长瀚渡过难关,安璃的性格很好,脾气和蓝泱有的一拼。她的书房里都是兵书和临走时带的白亦秋写的信。又是一天正午,前线刚刚传来军报,形式紧迫。安璃顾不得其他事,匆匆跑向了殷长瀚的书房。

“鲸主。”安璃敲敲门。“进。”殷长瀚道。“我收到了军报,现在闫冥的军队已经逼近玄若。”“什么!”殷长瀚回头道:“立刻增派兵力。”“不行!”安璃大声道,她的叫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现在形式紧迫,有什么不行!”一位将领用指责的语气道:“这里是玄若,不是你们华安!”“我说的是真的!”安璃道:“我看过白亦秋的信,独角鲸二公子闫庆的消息是,闫冥的确要攻打玄若,华安易守难攻,玄若在华安前面,所以一定是派出全部军力!”“那鲸主的想法怎么不行了!”另一位将领争辩道。

“你了解闫冥的兵力吗?他手中还有鲸泪,他的军队,只有鲸主才能勉强攻克,现在金丝雀城变成了空城,就是因为白亦秋不在,群龙无首。我提议,让鲸主出战。”

全场哗然,大家沉默了许久。“那鲸主的安危谁来负责!”有一位将领道。“金丝雀城之所以成为空城,那是因为没有白亦秋。白亦秋虽然刚刚继位,但好歹是个鲸主,不要只记得她的突然消失,而不记得她的法力依然深厚。打不过一个持有一半鲸泪力量的二公子,好歹也能打过只有一小部分力量的军队。白亦冬虽然是白亦秋的妹妹,但是法力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安璃沉稳道:“你们不放心,我陪他去。”这句话一出来,最先惊讶的是殷长瀚:“那你怎么办,华安怎么办!”“放心。”安璃在关键时刻总是能给他人信心。

殷长瀚和安璃准备许久就出城迎战,安璃的判断正确了,闫冥果然派出了主力部队来攻打玄若。城下的士兵死的死,伤的伤,好像当初的金丝雀城。安璃和殷长墨对视一眼,便迅速走出城门。

事实证明,鲸主终究是鲸主,殷长瀚的佩剑湫光和安璃的佩剑轩忆像两道银色的闪电,在空中飞舞,转眼间,他们带领的士兵就已经把独角鲸一族的士兵打得退离玄若几百步。但是战争还是没有结束。殷长瀚渐渐陷入了包围圈,几个独角鲸一族的士兵开始围攻。一旁的安璃看到了,但是她还要摆脱自己身旁的几个士兵。轩忆剑的银色剑光在战场上杀出了一条血路,眼看着殷长瀚体力不支,安璃说过,自己也要来,就是为了保全殷长瀚的。她更加坚定了信心,手中紧握着剑柄,学着自己姐姐安琼的样子,用与自己外貌严重不符的气势打打杀杀。血染红了整片海洋。安璃浑身是血,但都是独角鲸一族士兵的血,自己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但是殷长瀚眼看着就要被自己背后的剑锋一箭穿心。安璃冲了过去,推开殷长瀚,轩忆剑迅速向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往来的剑锋造成了阻隔。好险,差一点就命丧黄泉,殷长瀚对安璃投出了感激的目光。。随后,银色的湫光剑和灰色的轩忆剑,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成为了两朵开得最鲜艳的彼岸花,安璃和殷长瀚用自己的实力,让众多挡路者都去了忘川。

随后的士兵大片地用来,独角鲸一族败局已定,撤出了玄若。安璃不过就是受了一点轻伤,殷长墨虽然到最后有些体力不支,但还好注重防范,还是那个彬彬有礼的殷长瀚。回到宫殿,殷长瀚站在地图前,激动地走来走去,不光是因为打退了独角鲸一族的军队,还是因为自己结识了安璃这个朋友。

次日,安璃刚刚起床,正准备在院子里散步。殷长瀚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院门。“鲸主。”安璃迎上去行礼道:“何事?”“没什么。”殷长瀚拿出一个盒子,道:“这个就当是送给你的谢礼,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就先送你这个。”安璃打开盒子,一根做工精良的簪子映入眼帘,安璃虽然不喜欢过于繁琐的头饰,但是感觉多一根簪子也不错。她接了过去,道:“谢谢。”殷长瀚和安璃在院门口站了许久,其实殷长瀚想说话,但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安璃看殷长瀚没走,自己也站在这里。直到安璃突然说了句:“我还有事。”这个尴尬的经历才结束。

一个月后,闫冥在战场上的势力越来越大,虽然有安琼的主政,蓝泱的布局,华素月的后勤和寒天战子襄的配合,还是敌不过鲸泪。但是,再苦也要苦中作乐,转眼就是七月初七,再大的风波都敌不过众多男女上街许愿的庞大队伍。

安璃的七夕完全是在看各种公文中度过的,她看着看着,竟然看出了一脸的生无可恋,明明是七夕,自己一没时间二没男朋友,有什么资格过节呢!殷长瀚也是,一没时间二没女朋友,也没有资格过七夕。安琼送来的公文比安璃的身高还要高三寸,安璃一直从上午看到了晚上,还要写回信,如果不写回信,安琼说不定会杀了自己。她拿起笔,用自己娟秀的字迹在纸上写出了一个又一个端端正正的小楷字。正当快要写完第一封回信时,殷长瀚敲响了门。“进。”安璃无精打采道。

“今天是七夕,你不准备出去吗?”殷长瀚开篇点题。“你觉得我能出去吗?”安璃依然不停笔:“完不成姐姐给的公务,我就不用回华安了。”安璃说罢,继续沉迷写字,无法自拔。“那我给你的簪子。”殷长瀚看到安璃的状态,转移了话题:“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写信中的安璃没有精力理睬殷长瀚的问题,只能敷衍地回应。“我们出去吧!”殷长瀚道。安璃摇摇头,“没关系的。”殷长瀚把安璃拉了出去,安璃的眼中还有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样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满南清城时刻监视

    江氏集团董事长接班人江牧寒这个周末就要结婚了!!!千回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生无可恋的人,哪里像是要结婚的样子?她坐起来,把手机扔给江牧寒,“这是怎么回事?”江牧寒接过手机一看,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过仍然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哦,炒作,炒作。”“你以为我会信?”千回抄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朝江牧寒的脑袋

  • 逆战之使命在线阅读第五章

    许久之后,二人嬉闹了一番渐渐平静了下来,床边宿云抱着郑鸾相互感受着彼此的气息。沉默了片刻,宿云缓缓开口说道:“丫头,既然你不肯说出来,我也不逼你了,只要我实力达到自然能帮上你,否则一切都是枉然,以后我只管提升实力便是!”“宿郎,你这样想最好,别让我为难,有些事情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不过却不是现在

  • 开局奖励一百亿第六章在线阅读

    顾晓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房间的门底下,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门,只是因为颜色相同,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一个白色袋子从小门里递了进来。然后,一切又回归平静。顾晓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走了过去。她蹲下身子,提起塑料袋,里面是打包来的饭菜,塑料袋的提手附近有一个订书钉,原本应该订着发票,可是被撕掉了。现在……顾晓

  • (幻城同人)系统之星轨重生之失去 2(6)

    罗莎莎还是喋喋不休的在旁边念叨,但是一一并没有理会,而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希望早点下车。不一会,车上响起了到站的声音。一一拿起包,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光直接往车门走去。“却一一,你站住。”罗莎莎急忙跟在背后跑下车去。下了车,一一深呼吸了两口气。新鲜的空气让她委屈的心情稍微好过些。暗暗的唱着熟悉的赞歌

  • 豪门专宠之再见时先生暴力

    冷无邪直接上楼,一进门就看到宝宝还在吐,地上一滩污渍,那苍白的小脸越发憔悴,额头上插着针,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疼。王天痕一边给宝宝揉肚子,一边观察宝宝的情况,蓝心柔在一边帮忙。看到蓝心柔,冷无邪再也忍不住,也顾不得王天痕还在,上前拉起她就是一巴掌,打得她头晕耳呜,“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怎么可以给宝宝吃过期

  • 孢子先生之偷衣服的贼

    所以她在碎碎念着报仇的口号中,一直尾随着方梓诺,好容易才逮到了他想游游泳,重温一下大学时光这好机会,怎会轻易放过!“是我!怎么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叫我站住,我就得站住,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方梓诺,最没有资格吼我的就是你这个死混蛋,知道吗?”看到他,林小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沉默着,可是剧烈起伏的胸

  • 观平乐在线阅读第7节

    俩人絮絮叨叨一夜,竟无一丝睡意,看看时间,竟然已经早上三点,两人遂决定去看日出。到了后山,时间还早,两人依偎在一起,等待……早晨山上还是有些冷,叶依菡冻得“阿嚏,阿嚏”直打喷嚏。蒋成茳建议:“我们来做运动吧。”“什么运动?跑步?做操?”叶依菡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蒋成茳挑了挑眉,吃惊地看着叶依菡。叶依

  • 盛宠第八章在线阅读

    热气腾腾看不见的酷暑困扰着慕白,她才坐了一会儿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沾湿了几缕额前的碎发。对面的男生大咧咧的扇着大蒲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很久他们都没有说话。她看看还是5:15的手表,示意男生让她看看时间,虽然一脸不乐意,但是他还是乖乖的把手表亮了出来,14:35了差不多都过了一个小时了,她实

  • 一品富贵在线阅读第七节

    叶古醒来伸了伸懒腰。现在虽是初秋,但是凌晨二三点钟的气温有点冷。叶古脱下身上的风衣盖到田静胸前,看着熟睡的她不忍心叫醒,此时的她已经卸下所有的伪装,脸蛋因汽车里的暖气有点发红,粉嫩的小嘴微张。叶古伸手帮她整理额前的发丝,动作很轻,看着她甜美的睡容。叶古情不自禁地吻了过去。啪,田静=下意识伸手打了过去

  • 穿越之异世姻缘劫之她很危险

    “灵灵!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哥哥都要气炸了!”白点点一把揪住从后厨溜进来的姜灵佑,高声问道。姜灵佑被她吓一跳,把手指竖起放在嘴边,“嘘,小声点,别把你哥哥招引过来。”她还想说什么,就感觉到身后一道犀利的眼神。“可惜我已经过来了,你再不来店里,我都要报警了。”白云纹冷着一张脸,看着妹妹和姜灵佑。“哦,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