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恶魔少爷拽拽哒易州巡回演唱会

2021/6/11 5:38:34 作者:凉拌芹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恶魔少爷拽拽哒
恶魔少爷拽拽哒
作者:凉拌芹菜来源:晋江文学城
齐媛媛从没有想到,自己的新来同桌既然是有过一次交道的恶魔少爷,而且,那恶魔少爷竟然每天都在对自己卖萌!!!!

灯光摇曳,满耳的喧嚣声,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跟着音乐节奏欢呼,狂躁地挥舞着双手,宗远坐在人群里,黑色口罩遮挡了他俊秀的脸,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漆黑沉静的眸子,看着舞台的方向。

舞台中央,那个穿着白色外套的男人手里捏着话筒,一手拖着话筒架,汗水浸湿了他的脖子,嘶吼完最后一个高音,在台下粉丝的尖叫声中,挪步到舞台前方坐下,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

“还有最后一首歌了。”他手撑在地面上活动了几下脖子,虚倚着身子轻吐气息。

台下的粉丝们吼叫着不舍,易州眯眼看着,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歇息了十来秒后,他抬手将话筒抵到唇边,“《重启》,送给大家。”

音乐声起,曲风焕然一新,在无际的安静中,渐渐传来轻柔的钢琴声,易州声音透过话筒,像是穿透云霄的天籁......

易州自正式出道后,他的歌大多嚣张且带着血性,少有这么轻缓的曲调,宗远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平静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丝丝别样情绪。

一段歌词后,音乐声停歇,场上所有的灯光瞬间全部熄灭,在两万多人的屏气凝神中,蓦地又聚集到舞台中央,易州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站在光里,无比耀眼。

刚停止的音乐声骤然间响起,带着金属声的炸耳与张扬,覆盖般地吞噬向全场,易州微仰着下颌注视着台下疯狂的人群。

当乐器的音调再上一个高度时,他的双手伸向身后,一把将帽子盖在头上,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舞动身躯,全场尖叫声不绝于耳。

......

“远哥,还回公司吗?”宗远走出体育馆,身边抱着包小跑的白临问道。

宗远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反问:“回公司干嘛?”

“齐哥还等着呢,他一个多小时前就让我叫您回去了。”白临怂着一张脸,比哭还难看。

易州演唱会进行中途,看到齐高阳的来电时,他吓得快要心脏骤停了,可宗远却直接拿过手机挂掉了电话,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回个模棱两可的信息去应付。

齐高阳是宗远的经纪人,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跟宗远常年气场不合,但毕竟是金牌经纪人,不是他这种小助理能叫板的。

宗远没反应,自顾自朝前走,到车门前,他从口袋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粉色人民币放进白临口袋,“你打车去公司,我回去了。”

白临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坐上驾驶位。

“对了,演唱会,保密。”宗远扣上安全带,扬长而去前留下这么一句。

宗远的住所是公司安排的,地段不算差,保密性也很好。他对住没那么多苛刻的要求,所以在这一住就是好几年。

进了门漆黑的一片,他打开灯,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取下腕上的手表随手搁到一边,朝卧室里走去。

衣服口袋里的演唱会门票被他对折,叠得整整齐齐,妥善地放到抽屉里。

里面的东西不多,一枚失去光泽耳钉,一个泛黄的笔记本,还有他这次放进去的入场票。

他没急着将抽屉合上,目光落在那个耳钉上,有些失神,半晌,他挪开视线,起身走到琴架前。

修长的手指按下琴键,发出沉闷的声音,他闭上眼睛,十指游走在琴键上,弹奏出熟悉的旋律。

那是易州今天演唱会最后一首歌的前奏,也是七年前他曾听过的旋律。

只不过,七年前,这段旋律还没有名字。

“重启……”他低声喃喃道。

……

第二日早,宗远脚刚迈进公司,就收到了来自经纪人齐高阳的质问,“你昨晚去哪了?我让你回公司你不知道?”

宗远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朝着会议室走去,“有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经纪人,让你回公司当然是有事情!”齐高阳跟在身边吼道。

“昨天的日程没有这一项。”宗远不为他语调音量而作出反应,话里话外依然是平静无澜。

齐高阳虽然对宗远的说话处事方式早就深有了解,可每次被他这么毫不在意地怼回来,依然难控制住心中的怒火。

“日程没有你以为你就自由了?我告诉你,你卖给了公司,怎么安排你就得怎么听着!”

宗远左手挪到上衣领口的纽扣处,慢慢解开了一颗:“陆兴言又兴风作浪了?你没人撒野了?”

齐高阳气极,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眼眶里充斥着血丝。

陆兴言是天元娱乐大老板力捧的小鲜肉,奈何捧了两年都没见什么太大的成效,常常蹭着宗远的光上上综艺刷存在感,拿不出像样的作品,观众不买票,靠刷脸?娱乐圈还缺长得好看的人吗?

偏偏陆兴言这个人,表面上装着一副乖乖邻家男孩的样子,实际上肚子里揣的都是坏水,隔三差五吹吹枕头风,搅得齐高阳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工作生活鸡犬不宁。

齐高阳靠他上位博老板赏识,陆兴言借着齐高阳的手段不至于在这浑水圈子里沉下去,两个人也算是天造地设,各取所需。

宗远却不去看他,进了会议室,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长腿随意搭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事就打我电话,欺负白临有成就感?”

“宗远!”齐高阳怒指着他的脸,在宗远吝啬地不愿施舍半个眼神的刺激下,生生吞回了那一口气,笑了,“易州的演唱会怎么样?”

宗远瞥了他一眼,“我的歌压着不让发,别人的演唱会我也看不得了?”

“易州七场世界巡回演唱会,你买了七张入场票,好不容易压缩工作赶上最后一场,很开心吧?”齐高阳头又往前伸了伸,脸上皮笑肉不笑的。

宗远神色微动,微微闭眼,没答话。

“你护着白临,你以为他又能对你几分忠心?”齐高阳终于等到他微不可见地变脸,得意了。

宗远沉默了几秒,“忠心?我在乎吗?”

齐高阳死死盯着他,想从他脸上找出半分的口是心非,却找不出一点端倪。

他轻笑一声,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前倾,声音中透着阴冷,“你当然不在乎一个小助理,你对易州的心思,还没人知道吧?我警告你,你是个艺人,天元娱乐的艺人,别妄想跟华尚的人不清不楚,还是你想,拉着他一起沉下去,被人唾骂永远翻不起身?”

宗远依然没什么表情,静静听他说完,“叫我来,为了说这些?是怕我被封杀,不能给你赚钱了吧!”

齐高阳给他找完不痛快,心里舒坦了,对他的冷嘲热讽不往心里去,直起身子拍了拍双手不存在的灰尘,“我给你约了侯导,他下午在H市取景,订中午航班,跟侯导沟通完你晚上就直接飞B市,明天早上代言的拍摄地点在那。”

宗远瞥了眼门口的位置,看见一个半藏着的身影,没多说话,“嗯”了一声后起身出去了。

白临站在门口,手在口袋里捏着,一脸自责,看脸宗远走出来更加心慌。

宗远像是没看见他一样,绕过去径自朝外走,白临急忙跟上去,出了公司大门,白临忙上前替他拉开车门。

“远哥,对不起,昨天齐哥他……我没留神,就说出去了。”白临坐进驾驶位,回头冲他道。

宗远闭着眼睛靠在软皮椅背上,昨晚睡得太晚,冷白色的皮肤显得格外苍白,“去机场。”

白临看他疲倦的模样,还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了,转过身默默启动车。

宗远倒没怪他,演唱会是他自己去看的,易州是他自己喜欢的,不能指着别人去帮他保密。

机场已经有好些粉丝闻讯赶来,举着手牌蹲在门口,车在不远处停下,宗远看了看腕上的时间,时间还算充裕。

他抓了抓后脑勺被睡觉压扁的头发,戴上口罩推门下车,眼尖的人看到他的身影,呼喊他的名字,宗远冲他们微微颔首,有些意外今天的阵仗。

宗远的粉丝大多随了他的性子,孤冷地很,知道他不喜欢闹腾,少有做出冲动举动的人,所以他一路走得还算顺畅。

几十步以后,一个尖锐的声音叫道:“宗远,宗远能签个名吗?!”

宗远偏头看了那个女生一眼,她个儿不高,正被一群人挡着,不停蹦跶跳脚。

他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身边的白临忙挡在他身前,“远哥,还是去检票吧?”

宗远径自走到那个女生面前,修长的手臂微伸,那女孩会意地将手上的照片和笔递给他,“背……背面,谢谢。”

在周围粉丝们羡慕的唏嘘声中,他揭开笔盖,熟练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过名,他将照片反过来看了眼,愣住了。

这不是他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易州。

宗远看向那个女孩,她好不容易挤到他的面前,有些羞涩地打量他。

宗远装作没看照片,盖上笔盖,还给女孩。

女孩接过一看,忙道歉,手伸进包里翻找,“对不起对不起,我拿错了,今天易州也会来机场,我特别喜欢你们,所以我准备了两张照片,刚刚没注意,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宗远又看了眼她紧紧拿在手里的照片,转身在白临的护送下进了机场。

坐上飞机,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等会那个女生会找易州签在哪?

不过那个女生挤都挤不过别人,想找易州要到签名,可能性也不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女主同款美貌在线阅读第五节

    早晨天刚亮,肖子瑜和肖婉儿打了声招呼,便出发到肖府后山修炼去了。肖子瑜炼体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一直重复着枯燥的动作,让肖子瑜感觉到有些不耐烦,寻思:“现在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再不突破怕是会影响我的修炼速度。今天必须要突破到淬体境,要达到淬体境,就必须破而后立。“肖子瑜来到了瀑布前,瀑布起码有十丈高

  • 末路花开之转身爱第三章在线阅读

    国庆的机票实在难买,陈池恩到达厦门已经是晚上八点,袁莱早已在出机口等上了。“你室友呢?”“我不想让室友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万一传出去不好,咱们不是地下恋嘛,所以我就谎称这边有亲戚,来亲戚家玩几天”,袁莱笑嘻嘻的说道。“听你这话怎么感觉我这个男朋友拿不出手呢”?“哪有,明明就是太能拿的出手了,怕别人惦记

  • 贫僧一拳你会死的!之被动接受的世界

    第四章被动接受的世界【关卡一时间:2016.8.8物品箱:清零。】嘈杂,暴乱。这从来不是一个安静的世界。重置你的人生。倒计时开始……60……59……“喂!什么情况!倒是给我说清楚啊!”顾文忽视不了这如同耳边絮语一般的倒计时。什么人生重置?什么游戏开始?他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无法用语言沟通的古老部落,没有

  • 肖张的异界之旅之大比冠军,前往宗门!

    借着能够吞噬血肉的能力,吴天很快恢复了巅峰!向着灵峰镇眺望,据说这次冠军可以选择一个宗门,并不是宗门选他,而是他选宗门!这便是他要夺冠的原因,他要进的便是这训兽宗,因为训之法则!所以他要进入顺手中才不会引起怀疑!毕竟他实力太弱了,如果他有全盛时期的实力,他可以大胆的使用这些法则之力。但是现在如果他使

  • 综艺:遇见爱在线阅读第8节

    “你怎么上来的?!”段慕鸿很吃惊,饶是她喜怒不形于色惯了,可也被傅行简吓了一跳。要知道,她和傅家兄弟住在这套屋子里,房分二层,一层有两个小套间儿,分别住着傅大傅二,她是刚来的,所以便住了二层的小套间。傅行简挂在窗台上,那他·······“就这么爬上来了呗!”傅行简笑道。他对着段慕鸿做了个“嘘——”的

  • 我用麻将征服全世界在线阅读第4章

    通天教天晶山脉,天梯断裂,凡间真神难寻,然而天师道的死对头,被遗忘的天魔们,以及天魔后人还活着。幸喜神的使者信徒还在,当年许多神仙停留人间,也留下了许多躯壳分身,那便是众多的法身,真身,金身。法身者,信徒苦修,汲取天地精华,将自己化为神的躯壳,引本尊之神念,供神行走人间,民间传说神仙的化身万千,分身

  • 原来是想谈恋爱太子心伤

    “嗯,谢谢爷爷夸奖。”顷洛淡淡颔首,她今天救出蓝战等人,本就不是什么意外之举。之前她就听说了蓝战将军的事,再加上在朝堂之上,蓝战和国公候府是持相同意见的。可以说,对于救下蓝战的事情,是她故意为之。也就是说不管当初蓝玉答不答应自己的要求,她最终都会出手干涉。“洛洛啊,你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啊?”顷老爷子

  • 女神的修仙老公在线阅读第八章

    濮颂秋难相处——简绍才刚刚跟他认识就发现了。行吧,不给改拉倒,反正也就长出那么一丁点儿,凑合穿吧。简绍说:“这区别待遇真是令人伤心。”焦望雨坐在那里笑:“这区别待遇真是令人害羞。”濮颂秋抬眼看了看他,没说话,继续给他改裤脚。伤心的简绍从床上下来,捞过桌子下面的篮球就往外走:“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 [陈情令]无忧之第三章

    周子珩第二次求娶时,苏媱刚经历过中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苏媱成绩是一直不错了,可是不进则退,她根本不敢放松。中考压力虽然比高考压力小一点,不过也有很大压力。特别是她的目标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初三这一年,苏媱一刻不放放松。到了高一,周围的同学没一个简单的,苏媱更是不敢放松。她不想高一就跟不上退步,那

  • 我是一根四十六亿年老山人参在线阅读第十章

    清一回到寮舍之后片刻,赵舌也是回到寮舍,敲开了清一的门。开门之后,只见赵舌也是一身淡蓝色僧衣,一脸的严肃。可进了门之后便又是原形毕露。“哈哈哈哈,你这光头可还不懒。”清一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已是没有一丝毛发的光头,摇了摇头,也知道赵舌的性子,没有动怒。“小爷如今法号清光,李同心,你的法号是什么?”“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