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一见生子:甜心送上门第六章

2021/6/11 3:59:22 作者:墨小小 来源:3G小说网
一见生子:甜心送上门
一见生子:甜心送上门
作者:墨小小来源:3G小说网
初次见面,她说:“我想给你生个孩子。”他沉寂了两年的欲望第一次被唤醒。然而顺利产子以后,她却绝然离去。四年后,某奶宝扭着自己的小屁股,嘟起小嘴:“爹地,茵茵是怎么来的咩?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咪,就我没有?”“商场买尿不湿送的。”他无奈的答。……四年后,当邬瞳再看到这个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女儿说自己是买尿不湿送的,你什么意思?”男人眼神迷离的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我总不能说她妈咪不要她了。”他宁愿让女儿觉得是他骗了她,也不想在女儿心里有任何对妈咪的失望。因为从四年前他就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回来……

天明时分,伴着几声喜鹊的叫声,夏粼半梦半醒之间翻了个身,手臂无意间搭在华红升的胸口。

我的泰迪熊……也穿越了吗?

夏粼的手臂收紧,腿也跟着搭了上去。

华红升独自睡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与人同榻,本来就感觉有点拘束,还好他睡眠比较好,不是那么容易被干扰,但是心脏和小腹忽然加了重量,眼皮不觉动了动。

胸口发闷,肝郁气滞,当疏肝理气,行气活血。用药以苍术、柴胡、木香、广藿香、桔梗、白芍、陈皮、厚朴、六神曲、山楂、青皮……

嗯?不仅胸闷,还瘙痒。

这是什么症状?莫非被蚊子叮了?

夏粼也觉得奇怪,手感不对,我的抱熊怎么不毛茸茸了?

是上次塞进洗衣机的时候被洗秃噜了?

越摸越觉不对,她猛的张开眼,正与同时醒来的华红升四目相对。

呃……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瞬间。

华红升身体僵直,方才“肝气郁滞”和瘙痒的症状完全变成现在的燥热不安,喉咙干燥的想吞口水。

当发现他喉头微动的时候,夏粼惊慌中抽回搭在他身上的胳膊腿。

完了,惹火了?

为了不被他进一步要求什么,夏粼噌的坐了起来,脸色微微胀红,“夫君……早。”声音干巴巴的,说完还搓着床铺往后挪了挪。

华红升见她如此明显的防范,方才一闪而过的念头顿时消去,也干巴巴的回了句,“早。”

“四师兄!”二人正坐在床上互相尴尬,门外人影晃动,一个娇俏的声音贴着门缝传了进来。“四师兄,我能进来吗?”

夏粼朝房门看过去,谁呀这么早就来叫门?

华红升淡然道:“是莲儿师妹。”

说罢,他起身披衣,前去开门。

夏粼翻了个白眼,对呀,管他叫师兄的还能有谁?

昨晚缠着还不算,今儿一早又来,你干脆去求了你爹,嫁给你四师兄做小算了?

房门打开,一个十五六的花季少女,背手蹦跳进门,她就是华红升口中的师妹,华木莲。

华木莲进门,探着身子在房里寻么一圈,完全屏蔽掉站在床边的夏粼,然后对华红升露出个甜美的笑容,“四师兄,早啊。”

华红升面色温和,“你体内的毒刚清,不卧床休息,一早跑来这里做什么?”

华木莲俏皮的扭动腰身,“人家已经卧床很久了,再躺下去手脚都要僵了。所以起来活动活动,顺便来叫四师兄去内院,爹说今日咱们一起吃早饭。”

“原来如此。”华红升扭头对闲到站在床头抠手的夏粼道:“那请夫人洗漱后,与我同去见师父吧。”

“呀,这就是……那个……唐家小姐吧?”华木莲好像才发现房里居然还有这么个人似的,几步跑到夏粼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那个唐家小姐?(“那个”加重音)

这语气可不怎么友善呢。

虽然你针对的不是我,而是“那个”唐冰清,但是,瞧你这嚣张的样子,真让人不爽。

她嘴唇一弯,“是啊师妹,我就是你四兄嫂。”

华木莲果然年纪尚小,只被夏粼这么一说,顿时脸就沉了。

她讨厌这个称呼。

她胸脯微微起伏,然后眼珠微动,竟越过夏粼,朝她身后的床铺看过去。盯着褥子瞧了一圈,干干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

她那令人烦躁的笑容又恢复了?

夏粼满脸狐疑的顺着她的眼神看下去,有猫病?干嘛盯着人家的床看?还那么得意。

呀!她忽然意识到什么。

再看那干净的褥子,夏粼眨眨眼,她该不会是专门来看我和她四师兄有没有圆房的吧?

呃……

尴尬,窘迫,爆青筋。

这些学医的,懂的东西是不是多了点儿。

连华木莲这小丫头都知道的事情,华红升又怎么可能不知,他只看华木莲朝床铺上看,便知她在看什么,当时脸便红了。幸好此时丁香送来了洗漱水,这才化解了尴尬。

“四师兄,我来帮你倒水吧。”

“四师兄,手巾给你。”

“四师兄,你昨晚走后,莲儿心悸了好几次呢。一会儿和爹吃过饭后,请四师兄再给莲儿把把脉吧。”

洗漱时,华木莲围绕华红升不停的没话找话,却完全无视夏粼,还时常有意无意的夹在她和华红升之间,心思简直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如此不顾旁人,就算夏粼不是唐冰清,心里也不舒服。

这丫头是疯了吧?要么你就也嫁给师兄当妾,要么就安心当你的小姑子,在这里搞什么暧昧?真让人恶心。

夏粼边洗脸边翻白眼。

“四师兄,你整理好了,我们就走吧。”

华木莲想要在夏粼面前尽量显示她与华红升之间的亲密,伸手去挽他的胳膊,可华红升却不知有意无意,一个侧身闪开了,反而握住了夏粼的手,语气淡然,“走吧,带你去拜见师父和师兄。”

突然被牵了手?

夏粼很意外,她没想到华红升竟选择用这种方式提醒华木莲,告诉一直胡闹的她,他已经成亲了,而他的夫人,正是被他牵住的这个女人。

“嗯?……嗯。”夏粼除了乖乖的听从,不知该做何反应。

看那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方才还神气活现的华木莲就像被雷击了一般,一张俏脸胀得发紫。

华红升一路牵着她的手来到内院,此时,内院堂中,一张圆桌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正对大门的灰胡子老头儿。

他就是华红升的师父,华风(神农谷中唯一一个没有用药材起名儿的人)。

夏粼之前听丁香说起过,说他是华木莲的爹,按照她女儿如今才十六岁的年纪来看,她以为这师祖最多超不过五十,可今日一见,这位少说也得六十了。

老来得子,身体棒呆了。

除了这位师父,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人,四十岁上下,黄脸黑胡,也是一身青衣长袍。

这个人不用问,就是华风的大徒弟,华天龙。他也是除了华红升以外唯一还留在神农谷的弟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霹雳法儒贺文]五三大法好之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神经病啊?林薇抬头望去。大概是因为卷子被毁,又被人说了风凉话,小前桌的眼底带着微许怒意。不过在她碰触到他的视线之前,她漆黑的眼底已经变成了平时乖巧柔怯的模样。江宿又有点想笑了。见过变脸的,没见过像她这样秒变脸的。十几岁的孩子,绝大多数都不善伪装的,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坏情绪都藏不住。可他这个小

  • 时间让我遇见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整座城市渐入夜色,华灯初上,新安南街一条道上霓虹闪烁。尹花悦坐在吧台前尝了口酒保新调制的鸡尾酒,刺激的酒精顷刻间入侵每个细胞。“这酒这么辣?”吴慧银笑道,“对呀,这酒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醉生梦死’。”“呵。”“你别嫌弃得这么明显啊,这名字我可想了好几天。话说那位沈先生,每次来都穿得特别正经,就

  • 音乐~爱在线阅读第6章

    出了乾坤一掷,洛冰河便折返凝波楼。长夜里一点烛火跃动,他靠在水榭的榻上翻阅裘十三查出的往事。纸上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铺陈着沈清秋的过去。洛冰河一张张看完,无情的陈述里漫出星星点点的哀愁,像一条慢慢汇集的溪水。沈九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奇怪的界限,割裂过往。他恨沈清秋冷漠刻薄,虚伪妒忌,如今却又因为沈九与

  • 去踏马的破镜重圆在线阅读第6章

    张平将那大千世界符文详解用本子记录下来,留待一会儿慢慢阅读,张平虽然用之前的幻阵困住了来犯之敌,还颇为精通精神禁锢之术,但是这只是张平在外门宗门典籍中找到的一本符文书上学到的,本来那幻阵也不过一重,精神禁锢也是普通的禁锢符阵而已,张平闲来无事,侵淫多年,偶然间将其幻阵环环相扣,禁锢法阵又多加了几分变

  • 和你一起有点甜之第七章(7)

    有钱人家的大宅院就像是迷阵似的,弯来绕去,费脚程,更费建房的材料。“救救我,我要去找我弟弟。”这是我见过的最惨的新娘子了,别人出嫁都是开开心心的,我们在门口见着她时她就沉着一张脸,现在更是哭的梨花带雨。“你家还有什么亲人吗?出去后要去哪里?”新娘子楞了一会,摇摇头对我说道:“我只剩下一个弟弟了,可他

  • 将男配宠上天[快穿]之皇子

    次日,我早早的起床了,一问小青,尤彦昱又去上朝了。这早朝也忒早了点。真的好无聊,无聊到我这个每天巴不得睡到日上三竿的人都开始早起。我躺在床边长吁短叹。“夫人,你为什么要叹气?”“没什么,对了小青,有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小青丢过来几本书继续绣花。“还有没有别的?”小青丢过来一堆绣线和一块布一根针

  • [火影]木叶崩溃纪事在线阅读捡回来的两个孩子

    我叫李振坤,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过着不同的生活。我生活的城市叫北市,一座位于华国北面的城市。小坤,快点过来做饭啊!要是继母他们回来还没做好我们可又要挨打了。说话的人是我的姐姐李佳。我和我的姐姐从小生活在继母家,我们不知道该感谢继母还是憎恨继母,因为,在我们还是牙牙学语的时候,遇到了继母和继父,当时

  • 夏目友人帐与你诡异的穿越

    临了它却是没听见小孩不屑的说话。“什么恩情,什么偿还,都是假的啦!骗小孩子的吧你!切。”思绪拉回,郁海潮不由一声闷笑。“骗小孩吧你。那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信这些的。不过说真的还是要谢谢你逗的我这么开心。不像某些人啊,斯文败类。老做一些让我憎恶的事情。”语毕,那略带鄙夷的目光直至扫向一旁早已下楼站定的

  • 您的随身四级包[电竞]第四章在线阅读

    周围的妃嫔们顿时愣住了,提顾明烟做婕妤,从才人到婕妤,这可是由从八品到正七品,越级晋封,这可是后宫中从未有过的事情!太后也一脸讶异:“哀家不是这个意思……她是罪臣之女,皇帝可要三思啊。”墨景元丝毫没有打消这个念头的意思,反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可是母后,明烟已经承宠了。”众人大惊:这顾明烟进宫还没几

  • 气踪第五章在线阅读

    “嘶……”凌晨用手护住顾琅的后脑,把他按在门板上,擒住他的双手固定在他的头顶上,在他唇边轻咬,“你想咬死我啊!”“凌晨,咱们的事还没完呢。”顾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故意骗他这事没完,这辈子都没完。顾琅自以为是在骂人,可在凌晨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调情。让人不经意间生出些旖旎之感:“宝贝儿,你别这么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