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末日丧尸之重燃火鸟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1 4:56:09 作者:吃到榴莲忘返 来源:17K小说网
末日丧尸之重燃火鸟
末日丧尸之重燃火鸟
作者:吃到榴莲忘返来源:17K小说网
当某天早上,你睁开眼,却发现整个世界已经被大群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丧尸所包围,你的第一反应是尖叫?害怕?或直接晕倒?当我们的世界变成真正的僵尸乐园,人类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当丧尸遇见了那三个在世界末日里却如同开了外挂般的无志青年,又会是怎样的结局?【书中内容纯属胡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如有雷同,算你倒霉!】

莫随风慢悠悠喝了一口茶才道,“在下听闻青羊仙尊自从将那白归一赶出师门以后,明令门下不再收白姓弟子。想必他与羲和神君,是一样的心情吧?”

楚易知苦笑,没有再多提及这个话题。两个人说完这句就又开始商讨明日的超度之事。

夜扶桑见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了,再加上他们的话题太过枯燥无聊,就结束了偷听,准备上去找间房子睡一觉。

转了一圈才发现客满了,刚想想着找张桌子对付一晚,就从门缝中看到了在白纸门见到的那个鹤唳仙尊。

他立刻有了主意,偷偷从走廊尽头的窗户翻了出去,沿着房顶来到了那扇开着的窗户前。

苏星河盘腿而坐,看起来正在入定。他蹑手蹑脚从窗户中跳了进去,思忖着偷偷在外面榻上睡几个时辰也好。

不曾想刚一落地,就将窗户边上假寐的白鹿惊醒了。白鹿抬头衔着他的衣角不放,像是抓到一个梁上君子。

“嘘——”夜扶桑将衣角从白鹿口中夺过来,小声开口,“整个客栈都客满了,我就是来这里凑合一晚。你可别叫,万一把你家仙尊吵醒了,我可不负责的。”

白鹿似乎感觉到他并无恶意,也似乎是不想多管闲事,又将头埋在了圈起的身体里。

“这才对。”夜扶桑摸了摸它的头,“真乖。”

白鹿立刻抬头,对他怒目而视,同时喷着响鼻。

“嘁,真小气。”夜扶桑腹诽,双手合十,不住求饶,“大爷大爷,我不碰你行了吧?”

话刚说完,白鹿突然舔了舔他的手指。这倒是让夜扶桑奇怪极了,“刚才我碰你,你不乐意,现在不碰你了,你却反过来调戏我了。”

夜扶桑气哼哼说完就对那白鹿上下其手,白鹿再也没有阻止,自娱自乐一会儿就觉得毫无乐趣了——他向来都是如此,越不让做什么偏想去做。真是让他去做,他反而没兴趣了,于是就不再逗那白鹿。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到里隔间的桌上放着一柄佩剑和一只古琴。

而那苏星河就在桌前的蒲团上端坐入定。

相比于人,夜扶桑对佩剑与古琴更有兴趣,于是拿起剑就仔细研究起来。

那剑古朴清雅,白玉的剑鞘,紫金剑鞘上镂空雕着朵朵梅花,最顶端的剑柄上是一对口衔灵芝的仙鹤。

“看这位仁兄不像是有钱的模样,可这把剑倒是真不错。”夜扶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起剑用食指将剑身推出几寸,青色剑芒流光溢彩,剑身上“鹤唳”两个古篆立刻显露出来。

他暗暗称奇,“剑上灵力精纯,犹如波涛汹涌之势。看来这位仙尊还真有两下子。”

夜扶桑将剑放了下来,转而去看那把古琴。

古琴用的是并非是常见的桐木,而是上好的黑檀木,边角上雕刻着一只觅食的雄鹿,鹿的旁边还刻着“鹿鸣”二字。

不过看这地方比他处低洼一些,倒像是原来的题跋与篆刻被人刻意抹了去,这鹿与名字,都是后来重新刻上去的。

“鹤唳——鹿鸣——这名字倒也对仗工整,颇有意境。看来这位仁兄不愧是世外高人,真有品味。”

夜扶桑一边抚摸着下巴,一边玩味着思来想去。要不是担心抚琴的声响会将人吵醒,他还真想用这不俗之物,弹奏一曲。

夜扶桑想到这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时,终于记起了被自己忽略已久的那位鹤唳仙尊。

他灵力精湛,剑术了得,即使是入睡,自己这一番折腾也早就醒了。

难不成真是入定了?

夜扶桑将佩剑与古琴原样放好,然后伸出手在苏星河面前摇来晃去,后者没有任何反应。他胆子大了一些,又围着他跳来蹦去。

那人依旧端坐,身形都未曾晃动。

夜扶桑这才确定他不是假寐,而是真的入定了,这才对周遭的一切没有意识。他放下心来,可又觉得无聊,在地面蒲团上坐下,一手撑着头,斜着看向苏星河。

他这次是近距离打量他,又是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这才将他的容貌看了个彻底。

只见苏星河一对细长舒朗的眉,似乎沾染了夜色的清晖。

鼻梁挺拔,从侧面看来又不失秀气。

嘴唇棱角分明,唇色苍白,显得有几分清冷。

肌肤白皙,像是上乘的羊脂白玉,可因为少见阳光的缘故,总是多了几分沉郁之气,少了些许神采。

再加上豪无瑕疵,像是了无生机的陶瓷,完全不像活人的肌肤。

他就这样端正而坐,整个人清冷出尘,仪容出众。

“这位仁兄的模样真是人中极品,叫一句神仙哥哥真是毫不为过。我一个大男人看得都不好意思了,何况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看他一眼就忍不住春心萌动,要死要活的。他爹娘可真是做孽啊,生生造出来这样一个祸害,专门来这世上祸害人心。”

夜扶桑不住摇头,看那苏星河眼睛上蒙着的白绢,眼睛转了转,忍不住猜测,“只是在白纸门时看他那般豪无障碍的行走姿态,一点儿都看不出失明的模样,该不会是装的吧?”

夜扶桑起身,隔着茶桌朝苏星河凑了过去,他的脸只与他不足半尺,能够闻到他身上清冷的梅花气息。

“我就偷偷看一眼,看过了再给他系上,也没关系吧?”夜扶桑缓缓伸出手,手刚触及那白绢就突然一凉,被剑鞘隔开了。

“呃——那个——”夜扶桑觉得无比尴尬,像是偷香窃玉时被主人当场抓获。他涎着脸干笑,“你别误会——我就是——就是借你外边的床榻睡一会儿——我不是来偷东西的——那个——客栈满员了,一个空房间都没有——”

夜扶桑天不怕地不怕,此时却像是见了猫的老鼠,畏畏缩缩的。他胡言乱语说完直想扇自己耳光,转而才发现苏星河根本没有听的心思,径直走到床前和衣而卧。

就像是没有他这么个人,也没有刚才那出闹剧一样。

“这人——也太奇怪了——”夜扶桑说完,打了个哈欠,“算了算了,看在仁兄没赶我走的份上,就不说人家的坏话了。不过有些遗憾,还不知道这位仙尊姓甚名谁呢……好吧,只能下次再问了。”

喃喃自语说完他就躺在外面榻上睡去了。

次日,莫随风是被人吵醒的。

鸡刚鸣第二遍,他的房门就被人大力推开了。

他翻身起床,刚想训诫弟子,可一看到那张被吓得扭曲的脸,就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立刻改了话头,“怎么了?”

“活了——活了——他活过来了——”那弟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被吓得浑身颤抖,失魂落魄,嘴里只重复着这莫名其妙的一句。

莫随风伸出手指点上他眉心,默念了两遍回魂咒,那弟子的神思才清明起来。

“谨言,不是让你与慎行一起看着那白纸门的吗?”

谨言眨了眨眼睛,这才平复了心绪,长出一口气,咽了咽唾沫道,“是,弟子们在那里埋伏了一夜,直到——直到今天早上鸡鸣第一遍的时候,突然飘过来一阵白雾,等那白雾飞过去以后,那白纸门——原本破落荒废的白纸门突然焕然一新,和以前的高门大户一模一样——”

“又是幻像?”

“恐怕不是——有什么幻像能够鸡鸣以后才出现的?那些鬼魂们哪里有这样高深的道行?最重要的是,我——我看到了白家九爷——他——他打开府门走了出来——”

“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这谁说不是啊?当时你我虽然年幼,没能前来白纸门围剿。可师尊回去后亲口说的,白家九爷被现今的羲和神君一刀穿心而过,钉死在了白登道的棺木前。各大家主也上前检查过了,确定是心脉已断,呼吸全无。后来尸体都被大火烧成一把灰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莫随风没有说话。

“退一万步说,咱们假设他们白纸门能让人重生,可想要弄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白重九,那不是比登天还难么?”

莫随风半信半疑,走出房门下楼想要与楚易知商讨一番,却见到他同样一脸茫然坐在楼下。看这样的情况,多半也是听弟子回禀过了。

“平易真人,现下我们该当如何?”

楚易知捋着胡须不语,片刻后一拍桌子,无比有魄力,“我们现在就去一探真假。”

莫随风也觉得甚合心意,于是吩咐弟子们整装待发。

就在此时,门外一片人声鼎沸,不多时,一个黑衣劲装男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他身材魁梧,不怒自威。眼神里面一片森寒,任谁被这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就会瑟瑟发抖。黑色的披风飘在身后,上面一只金乌展翅欲飞。

随着他走进,身后的二十多个黑衣侍卫也走了进来。一时之间,原本空阔的正堂,竟然显得狭小起来。

那人刚一站定就有一个黑衣男子从楼上跃下,在他面前抱剑行礼,“神君,找到公子了。”

与此同时,那个昨日见到的黑衣少年踢踢踏踏从楼上走了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在线阅读第10节

    ===我能掩盖其他异类的气息!青玉明白是我故意在耍他时,立即猴子似的从半空滑下地,脸色绷紧,半抱着拳头开始恶狠狠地瞪我。“哎哟,我好怕啊,长舌鬼啊,长牙鬼啊……”我又是一阵装模作样。气的青玉更加七窍生烟。恨不得将我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孔给撕成一片片。不一会儿,冷无忧从里面笔直的走出来,“看来这边并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