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墨染韶华之第五章(5)

2021/6/11 4:17:27 作者:秋辰宇兮 来源:掌阅小说网
墨染韶华
墨染韶华
作者:秋辰宇兮来源:掌阅小说网
前世,商知秋是楚云深的伴读,绿衣捧砚,红袖添香,本是情愫暗生,谁料楚云深胸有城府,心机暗藏,竟一道奏折毁了商家。商家被人抄没,商知秋亦成罪臣之后,流落边关。而她自己,也因为楚云深挡下一剑,左颊之上落了伤痕,被世人谓之盐女。世间百病皆有可解,偏偏悔恨之心无药可救。谁知意外中箭,她一朝重生,身在王府,一切竟然重新来过。再为伴读,商知秋琴棋书画,笔墨纸砚,岁月静好,韶年安稳。世人皆知楚云深最宠女书郎,可商知秋这一世,却偏生想着如何离楚云深越远越好。一颗女儿心早已抛下,她只求一世安稳,保住商家。却未想看

“这不是去牢房的路?”

春芽被张大领了下去,几转之下,春芽瞬间警醒,止住脚步,面露警惕之色,望着张大。

昨日虽是夜时,但她对去往女牢的路,还是记忆犹新,自然便能发现,张大领着她去的路,并不是去往女牢的。

“这是我家大人吩咐的,春芽姑娘,还是跟属下走吧!”张大领的命令,只是将春芽带往府衙后宅之地,至于其他,他也是满头雾水,自然也就不能替春芽解释了透彻。

昨夜许老爹对她所做之事,春芽到这会,还是心有余悸,这听得张大的含糊之词,下意识里搂了搂身上褴褛的衣裳,满身防备,望着张大,不肯再往前半步。

“你家大人,想要对我做什么?”

张大后知后觉领悟了春芽的意思,顿是尴尬在原地,手脚无措,又碍于嘴笨,越想解释,却又是解释不出来。

“噗呲!”在后院久候未见人踪的杨桃,一路寻过来,正巧将春芽的话听在了耳里,自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倒是解了张大的尴尬之围。

“你便是春芽吧!我家大人不想对你做些什么,而是我家夫人想要对你做些什么,别在这傻站着了,夫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张大,你还不快些把这碍事的手链解开。”

春芽一脸疑惑之际,杨桃上前两步,便是自来熟的搭在春芽的手腕子上,笑盈盈的向她解释,说罢之后,偏头剐了张大一眼,示意其将春芽手上的枷锁去除。

张大听了,忙掏出钥匙,替春芽去了枷锁,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儿,咧着嘴朝杨桃笑了下。“那这人,我就交给你了,我得去向大人复命了。”

“我又没绊着你的腿,你自去便是,春芽,我们走。”杨桃掩着唇,一脸娇笑的看着张大的傻样,嗔怪的回了一嘴,便是拉着一脸懵然的春芽往后宅而去。

春芽被带到一个房里,倒是没见着杨桃嘴里的夫人,却见杨桃关了门,便直接上手,要扒了她衣裳的模样。

春芽顿时尖叫,一把将杨桃扫开,后退两步,圈住自己,一脸惊疑不定的望着杨桃,“啊!你要做什么?”

“脱衣裳洗澡啊!”杨桃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道,倒是全然不解,春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天气本来就热,你又在牢里熬了一夜,自然得先去洗洗,去去身上的晦气,这是换洗得衣裳,事出突然,也来不及给你置办衣裳,好在小葵和你身量查不多,你就先将就着穿上,等过几日,给你制了新衣,你再还回去。”

说话间,杨桃又是捧出了一身桃红的衣裳,强行塞进了春芽的手里。

“你可是快些,莫要磨蹭,我在门口等你。”

说罢之后,也不等春芽应话,便是出了房间,带了门。

春芽捧着手里的衣裳,懵懵然的环顾四周,果见一旁屏风后面,摆着一个浴桶,试了试水温,温温凉,于夏日里,倒也是正好。

春芽虽不知这县令大人打的什么主意,她身上穿的衣裳也着实不雅,牢中闷热,呆了一夜,更是闷了一身的暑馊,确实是该洗洗了。

压下满腹疑惑,沐了浴,换了干净衣裳,开了门,一眼便将杨桃蹲在地上,正把弄着一个草编的蟋蟀,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开门的声音。

“姑娘……?” 春芽不太确定的喊了一句,以作提醒之用。

“嗖!”杨桃猛的一把抓住蟋蟀,蹦起身来,然后将蟋蟀藏在了身后,一副被抓了现行的模样,不好意思的朝春芽笑了下。

“我叫杨桃,我这便领你去见我家夫人,这边走。”

杨桃这突然显露的玩趣,倒是让春芽心中的戒心稍减,对杨桃口中的夫人,亦是好奇了几分,点了点头,亦步亦趋的杨桃身后,往其口中夫人所在之处而去。

“夫人,春芽姑娘带过来了。”到了一屋,远远着,便闻到了饭香,春芽下意识里咽了咽口水,她就昨晚囫囵喝了点粥食,到这会,早已是腹内空空,这股子香味窜了鼻子里,这哪还受得了。

杨桃禀告之后,用胳膊肘轻推了推春芽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向她解释道,“春芽,这便是咱们夫人,姓屠。”

春芽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瞟着香味散发之处,听得杨桃的提醒,下意识抬头,见一个穿着薄紫色凉襦裙的丰盈妇人,坐在桌边,二人视线对上之际,只见那夫人朝其和善一笑,然后招了招手,

“来了,饿了吧!坐下来吃吧,都是些家常菜,你看可吃得惯?”

“多谢夫人!”

春芽已是饿极了,哪还管得这县令夫心里打得什么算盘,她只管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春芽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桌边上,捡起筷子,便是狼吞虎咽了起来。

梁氏平日里吝啬,一日里只吃一顿干食,一顿稀饭,春芽每每还得轮到他们一家三口吃足之后,吃些边锅饭,哪里见过这么好的吃食,塞了一口,便是不舍得放下筷子了。

“你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县令夫人屠氏,闺名屠娇娇,看着春芽这般吃相,并无半分不悦嫌弃之色,反而招手,让杨桃去盛了米饭给春芽端上,又倒了杯水,推到春芽这边,以防她吃急了,哽着嗓。

“屠夫人,你是好人,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但只一点,让我给大人做妾,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春芽吃了一碗饭后,这肚子里,终于打了个底,吃饭的速度,也是慢了下来。

眼角余光时不时撇向屠娇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屠娇娇正在给春芽夹菜的手一顿,面上露出些许惊讶之态,偏头看了一眼旁的杨桃,杨桃瞬间没憋住笑,“噗,哈哈……咯咯咯……笑死我了,哈哈哈……你,你这小妮子,脑袋瓜儿里面想得什么东西呢?这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杨桃捂住肚子,笑得是花枝乱颤,连话儿都说不清了。

杨桃笑得太欢了,春芽自然也就认识到自己会错意了,她咬着筷子,一脸不安的望着屠娇娇,满是不好意思来。

“杨桃,你先出去。”屠娇娇无奈的看着止不住笑的杨桃,未免于让春芽更加尴尬,摆了摆手,示意杨桃出去。

杨桃也知道自己失了礼,可实在忍不住笑,只能捂着嘴,暂时走了出去。

“这种平白里给自己添赌的事,你肯,我也是不愿的。我请你来,也只是我的意思,与我相公无半分干系。”屠娇娇,又替春芽夹了一块酥肉,缓声向春芽解释道。

“不过,你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想?”

“我,娘…梁氏和街坊闲聊的时候,说是新来的县令连芙蓉院都不肯进,这年纪轻轻的,定是有什么癖好,我……有人曾跟我提过,有些有钱人最喜欢玩弄半大不小的孩童,你我素不相识,我身上又无其他可让人图谋之物,可你又待我这么好,我以为……以为……”

春芽望着屠娇娇,喃喃几声,却是说不下去了,她放下筷子,忐忑不安的垂下头去,刚刚那会,她当真是把白鹭当成有特殊癖好的衣冠禽兽了。

屠娇娇怔了一下,倒是没曾想,竟让春芽生出了这样的误会,抬眼之际,却看到门口一袭官袍闪现,正是白鹭处理了公务,过来看看。

屠娇娇微微摇头,示意白鹭这会莫要进来。

白鹭会意的朝其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屠娇娇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撑着后腰,缓缓站了起来,露出腹大如盆的肚子,顺着桌边,挪动几步,到春芽便是,慢慢坐了下来,伸手将春芽的手拉过,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都怪我没给你提给醒,倒是让你担惊受怕了。”

“昨夜你于府外击鼓自投,喧嚣之余,倒是去了我的睡意,生了好奇之心,着相公询问才知你的遭遇,便生了怜悯之心,你虽是无罪,可你童养媳的身份,相公便是将你放了,放你回到林家,可你两家乃是换亲,只怕你终究还是会被送回许家,经此一事,你往后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我与相公商量半宿,于公堂之上将许老爹重罪轻罚,却将你轻罪重罚,将你留在府衙之中,这百姓畏官,许家又是理亏,怎么闹,不敢闹到这府衙之内。

而且这判的虽是牢狱之罪,但我已和相公商量妥当,这些时日里,你便留在后宅之中,陪我做个伴,倘若是你心中已有去处,我也可让相公替你重新办了户籍路引,送你出去也可,只是这静阳县,只怕你,暂时是不能回来了,我找你来,便是想和你说这个,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屠娇娇事情原原委委的告知了春芽,春芽愣愣的听着屠娇娇的解释,眼眶的泪光凝聚,全然不受其控制一般,往下直掉。

“哼哼……呜呜呜……!”春芽泪眼朦胧的望着屠娇娇,先是抽泣声,随后放声大哭。

自她成了许家的童养媳,还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多,事事为她考虑的这般周全,这几年堆砌下来的委屈,全然不受控制一般,喷涌而出,顿是让春芽哭得不能自已。

屠娇娇坐在春芽身旁,伸手将嚎啕大哭的春芽揽在自己肩上,轻轻的拍着春芽的肩膀,并不出言安慰,任由春芽发泄着自己的委屈。

也不知哭了多久,春芽终于哭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哭声渐歇,转为抽泣,泪眼婆娑间,终看到了屠娇娇挺着的孕肚,身体一激灵,坐直了来,抽抽着,向屠娇娇道,“我,我刚刚没压到夫人你吧!”

屠娇娇摇头,春芽这才放下心去,抬起袖子抹了抹哭红的眼眶,小心翼翼的向屠娇娇道,“我,我还没想好……能去哪里,能不能暂时留在夫人这里,等我想好了,我再告诉夫人。”

“自然都是可以的!在你想好之前,只管安心留在府里,万事有我护着,别怕。”屠娇娇是看不得春芽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一脸肯定的向春芽道,说罢之后,抬了抬手,一脸怜惜的摸了摸春芽的头发,以期望能带给春芽几分安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

  • 据说那个男主住在隔壁[网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伯早已经在桌上等着了,顾心薇不好意思的道:“老伯,不好意思,让您等那么久!”“没事没事,来,坐下来吃吧!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姑娘的,只有一些粥和一些咸菜,姑娘你就将就点吃吧。”老伯和蔼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老伯说的哪里话,是您收留了我,还给我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的饭好不好

  • 三国火器纵横第4章在线阅读

    封扬自从回头见到苏晚后,便立刻转身不再看她,但背后的视线一直都在,他双手放在桌面上握着,时常带着笑的唇也抿成一条线。封扬不是没碰见过偷窥的视线,甚至高三那年有个同年级女生经常在下晚自习后跟踪他。他对这类人可以说习以为常,只不过背后那个人……说像跟踪偷窥也不像。分明是光明正大盯着他,也不露出往常那些人

  • [JOJO]水中狼群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跟着她,坐上了她的车。我看着她,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想了想这些年我因为我的梦想而努力,而努力活下去,向前走,我不敢想象没有梦想的我会是这么样的,游戏陪伴我这么久,而我也会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他,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活着的意义,让更多人去认可它,去欣赏它,而不是去责怪它的存在,于是这也可以算是我人生的

  • 盛世谋之七转缘第二章在线阅读

    楚辉消失的这三年时间里,五行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宗门教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五行域,他们纷纷设宗立旗,夺取天道。无论是从仙魔域和荒古域撒播过来的分教分派,还是原来玄幻界的旧有势力,他们都以快速发展宗门势力,抢占资源,掠夺天道为目的,大量吸收着新旧天赋觉醒者。天赋觉醒者也叫五行修士,宗门给他们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