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今天沈总又戏精了吗之误听(4)

2021/6/11 6:15:24 作者:怀瑾握笔 来源:小说阅读网
今天沈总又戏精了吗
今天沈总又戏精了吗
作者:怀瑾握笔来源:小说阅读网
【主角1v1金融界女神不想谈恋爱大佬X俊逸披马甲娱乐圈戏精总裁】【男主多重身份+女主智商在线玩转商战=男强女A】【强强虐渣+豪门总裁+校园初恋+娱乐圈元素+扒马甲=甜宠爽撩】沈渊泽家族联姻的未婚妻....拒嫁了!为追妻,沈总披马甲隐藏身份搬到对门儿.....“咱们要不绿了你未婚夫?”没见过这么狠的,沈总口口声声要绿了自己。“别整天和你对门儿厮混!”没见过这么戏精的,沈总连自己的醋都大口大口地喝。然而披马一时爽,掉马火葬场....江晓晓有天终于发现了对门儿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拒嫁的未婚夫...“影帝、

物理课结束后,叶舒回到座位,他桌旁瞬间围满人。

“叶子,学神呢?哪去了?”

“叶子,你以后有大腿抱了,可不能吃独食!”

“叶子,别搭理他们!你还是我偶像,我从不盲目崇拜好学生,像你这种能带领我们起义的人,才牛逼!”

“但叶子记录被打破了啊!你刚不会没看到,陈国栋脸都绿了!比叶子带我们万人血书减寒假作业那回还绿呢!”

“叶——”

“叶你妹叶。你看我的脸,绿吗?”叶舒缓缓抬起头,堵上了下一个要开口的人的嘴。

接着就听见沈建充底气十足的大吼:“叶——舒——!你又开什么茶话会!”

叶舒:……

众人作鸟兽散,沈建充直奔他座位来。

“你又惹陈老师生气了?”

叶舒瞟了一眼他空荡荡的同座,酸溜溜地心想,这回可真不是他。

但没吭声。

“我昨天才强调,你们已经高二了,要端正学习态度,高考一天比一天近,要搞清楚目前阶段的轻重缓急!你惹老师生气缺一节课,高考就可能少一分,那就是1000人往上的差距……”

“沈老师,缺课的好像,不止我一个,吧?”叶舒平和地打断了沈建充刚刚展开的长篇大论。

“哦。”沈建充看了眼关璃的桌子,平静答道,“你同桌他妈妈给他请了一天假。”

叶舒立马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头开始算:“那怎么行?一天七堂课,少一天课就是少七分,搁高考就得差七千人,这种假沈老师也准?”

沈建充两手背到身后,身子微微前倾,“嘶”一声:“你这么会算,下回数学能不能给我多考几分?”

叶舒撇撇嘴,小声嘀咕:“要都考这种题,我不仅能多考几分,多考几十分都没问题。”

沈建充手里卷的一本练习册眼看着就要砸过来,叶舒反应迅速地一蹬脚,手抓着桌沿,椅子以两个后腿为支点向后转了45度,躲开了。

“老师你人身攻击!”

上课铃这时候响了,沈建充丢下句“给我好好上课”,才从后门离开。

于是这一天,叶舒又回归了没有同桌的生活。画画、睡觉、看小人书,一天很快愉快地度过。

下午第三节自习铃响,他抓上书包就出了教室。

骑着自行车刚出校门,就看见学校围墙下围了一帮人,他只一眼就发现了薛清,想起昨天杨益达提他名字脱困的事,心想得回避下风头,沾上这狗皮膏药不好甩掉。

于是用力踩了两下脚蹬,车子蹭一下蹿出几米。

“叶——少——”

靠。

三四个啤酒瓶从叶舒头顶越过,哐当挨个碎在他眼前,一时间路上铺满碎玻璃渣,幸好他及时刹车没碾上去。

叶舒一脚踩着踏板,一脚点地,坐在车上,心知这次交锋避不开了,于是手离了车把,放到后脑勺,伸了个懒腰:“谁在叫爷爷呀?”

薛清有点驼背,虽然和叶舒一般大,但打扮得相当社会,就是花衬衣金链子大扳指那一卦的,所以带着三个小弟晃过来的气势,还有点黑帮的样子。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叶少嘛?自从你退隐之后,想见你可比登天还难。”

叶舒伸完懒腰又拧了拧脖子,发出嘎嘣响声,漫不经心答道:“我又不是玉皇大帝,用不着去天上,在地上拜拜得了。”

“哼。”薛清鼻子出气儿,朝地上啐了一口痰,“叶少既然都退了,为什么还替小弟出头?”

叶舒装傻:“哪个小弟?不好意思我小弟太多了记不清。”

“就你们班那个矮子!昨天在食堂当着几百个人面骂我兄弟那个!”

“矮子?要按我的身高,不光我们班全是矮子,你们、也都是。再说了,食堂人那么多,什么叫当着几百人骂?谁会管他说了什么。还有你确定他是骂人?不是为了让你听清楚才声音大了点?”

“你——”薛清伸了根手指顶到叶舒眼皮底下,但干张着嘴却说不出话。

“你、爷爷我忙,要走了,告辞。”

叶舒说完就打算绕过这一地碎渣从旁边骑走,他好歹是有车的人,这帮人赶不上他,可余光却在这时瞥见围墙下的张天,和他旁边守着的混混。

难道刚才薛清带人围的是小天?

叶舒急忙将自行车车身往上一提,调转车头就朝着墙边冲过去。

走近才看清张天内裤挂在脚腕上,整个下半身都裸|露在外头,大腿内侧有几道血印,小腿上还有刀痕,他正用胳膊捂着眼睛,止不住地啜泣,身体不停抖动,肩膀被小混混钳住。

“我操|你妈!”

他跳下车就给了小混混一拳,那人完全没料到会挨这一下,而且力道还不轻,直接滚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叶舒给张天穿起裤子,在他耳边轻声说:“小天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张天见到叶哥哥,扑进他怀里,叶舒用胸膛感受着这小家伙浑身的颤栗,心底的火苗蹿得更旺了。

薛清很快带人赶了过来,叶舒把张天抱起来放到一旁的大树底下,转身和薛清加他的四个小弟正面对上。

叶舒收起所有表情,冷冷地扫视面前的五个人:“谁脱的他裤子?”

刚才被他揍了一拳的是个胖子,身上的绿色T恤不太合身,肚脐有一截没遮住,腰间的肥肉露在外头,听了他的问话,肚子上的一圈肉发抖着跳起肚皮舞。

叶舒二话没说朝他两步跨过去,抓着他肩膀给了他肚子一拳,这人的头搁到他肩膀上,但很快被他推开,扔到地上就开始吐酸水。

另外三个小弟都跑去扶那个被揍的,薛清伸手指着叶舒的脸,怒道:“你当我空气是吧?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但他话还没说完,叶舒的拳头下一秒就顶上了他的胃,接着在他耳边用冰一样的语气说:“就算你没动手,也脱不了干系。以后离这小孩远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趁着薛清一时没力气反击,抱着张天就上了车。脚一蹬,飞快离开了。

他知道刚才之所以能占上风是因为出其不意,没人料到他会动手,都还懵着。要真是打起来,他一拳难敌四手,肯定得吃亏。所以不宜久留。

他把张天放在自行车前杠上,用最快的速度骑去了医院,路上还给他爸宿管张大爷打了个电话。

在医院里用他的身份证刚给张天挂上号,张大爷就赶来了。

张大爷因为秃顶,无论春夏秋冬都戴着个老旧褪色的橘红针织帽,走到张天面前就扬了手,叶舒连忙一把抓住他胳膊。

“您别先打!小天是被人欺负的。”

张大爷半蹲下身子,垮着脸道:“他要不先去打人家,能被人欺负?”

叶舒干脆直接拦到张大爷和张天之间,解释道:“是帮混混,小天真是被欺负的。我已经挂了急诊,您快带他去看医生吧,腿上伤不少,还有刀刮的。”

张大爷一听到儿子受了伤,还有刀伤,目光一下软了,上前捏住张天手腕就往里边的科室拽,嘴里喊着:“造孽哟。”

叶舒看着他们的背影,总算松了口气,但眼皮也突然跳了下。

他走到医院大门的时候放慢脚步,猫眼向马路对面看了看,果不其然,薛清那帮人站的站,蹲的蹲,在那等着他。

叶舒没再往前走,而是走向医院另外一边的侧门,这个门直通住院部,但有个问题,就算他从住院部后门绕,最后也还是要经过医院正门的大路才能出这片儿。估计就是想到这点,这帮人才选择在门口堵他。

刚出侧门,叶舒就看到那个熟悉的棒球帽。

关璃?

他怎么会在这?

这会儿关璃正坐在花坛边上,猫着腰,两肘搁在膝盖上,手指间还夹了根烟。

学、神、竟、然、抽、烟?

叶舒像是发现了惊天秘密似的,没再往前走。他现在和关璃只隔了面前的一个大理石柱,他躲在这柱子后头,朝这奇观多看了两眼。

这时,一个穿一身紫色套装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腕上挎着包,气势汹汹地走向关璃。

“要死啊你!你还抽烟?”女人一把抢走关璃的烟,扔到地上踩灭,“这可是医院!”

关璃头都没抬,冷脸答:“我问了护士,这里是吸烟区。”

“不是让你戒了吗?净不学好!你想学小混混,怎么不干脆弄条金链子,学人家天天去打架啊?”

听了女人的话,叶舒忽然就想起薛清那傻逼混混,顺便联想了下,要他那一身行头穿在关璃这大帅比身上,呃嚒嚒。

那就是很帅的混混。

关璃问女人:“爷爷怎么样了?”

“我就是出来跟你说这个的。今天要不是你老师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突然从学校跑了!还有你昨天晚自习也逃了是吧?要是你爷爷病危一次你跑一次,那你这学还上不上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请假!之后给我好好在学校上课!不准再跑出来,听见没?”

关璃扭过头,盯着地面,顶了句:“你也知道是病危啊。”

“关璃,你爷爷中风这个事太突然了,谁也没料到,但现在你叔叔婶婶全天守着他,你操这么多心干嘛?”

关璃终于抬起头,看着女人说:“守着?那为什么我今天赶来的时候就只有爷爷一个人?他们两个赌鬼全在麻将桌上!”

女人皱了眉:“那也不关你的事。”

“不关我事?那是我爷爷!从小把我带大的不是你和关齐雄,是现在躺病床上的,我爷爷!”

关璃嘴唇抖动,原本还有一肚子话,但看着他妈妈那张不近人情的脸,只能全憋回心里:我出水痘差点毁容是谁追在后头寸步不离给我扇扇子不让我挠?我发烧差点死掉是谁冒雨把我送到医院?我刚到长旰谁也不认识,晚上怕黑怕闹鬼,又是谁坐我床边一待就是一晚上,第二天还给我做早餐送去学校?是我爷爷!全是我爷爷!你现在说,不关我事?

女人自然听不见儿子心底的声音,还伸手掐了他胳膊一下,厉声道:“总之,我不可能再帮你请假!你要是再逃课,就等着学校处分吧!你自己想清楚!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你早点回家,记得把今天落下的功课补起来,听到没?”

女人说完,又踩着高跟鞋哐哐走了,关璃伸脚把地上的烟头又狠狠碾了碾,然后弯腰去捡,看样子要起身。

完蛋。

叶舒知道他现在这个藏身之处非常的不隐蔽,而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完全暴露在敌方视野之中。

幸好,关璃走向另一侧的垃圾桶,将烟头丢了进去。

叶舒连忙转身,打算回医院大厅,却没想听到背后传来结着冰凌的声音:

“躲着听别人说话,有意思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

  • 复仇三宫主之第一次野战

    扭头看向身后的小城,虽然是小城,但它高大的城墙即使在如此远的距离看去,依然能令人感到它的宏伟而这种近乎劳民伤财的举动却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个世界中有高逾十余米的恐怖魔兽唐展离开时,城内的小街道上已经有零星的冒险者在摆地摊,叫卖着一些低级魔兽的材料,这座小城因为合适的地理位置,还是驻留着不少冒险者的在这

  • 配角人生[快穿]在线阅读第四节

    许多年后,人二土越发体会到了父亲的不易,但是同时他也慢慢认识到想要完整认识一个人是那么困难,甚至是遥不可及的。尤其是自己的父亲,尽管他们曾经离的那么近。人二土父亲那一辈儿取名很有当时的时代特色,大爷人中,姑姑人华,父亲人民,叔叔人族。父亲是四个孩子里最顽劣的一个,混到30岁才娶妻成家,等到人二土出生

  • 不写苏文怎么养本丸[综]在线阅读第5节

    青岚轻轻地掀开帘子,看了一眼自家姑娘安静刺绣的样子,放下帘子,对身后的喜鹊无声叹了口气,两个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外头去。“青岚姐姐,大厨房那边对咱们的刁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喜鹊暗暗心虚,要是她们继续偷老爷的锦鲤来吃,就算池子里面的锦鲤数量不少,也架不住这样吃法,早晚会被看出

  • 冰刀上的荣光在线阅读第六章

    易若雪开始准备东西和红缨一起去前线找将军。没几天,李茹云就送来了将军目前扎营位置的地图,果不其然,将军目前所在的位置就在西凉和南湘的交界处,距离那个修觉山不远。其实易若雪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去西凉的修觉山找着那位传说的纯阳真人,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帮自己回去。她在学校的实验还没有完成,还有在原来的世界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