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护墓使者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1 5:05:21 作者:一界书生 来源:17K小说网
护墓使者
护墓使者
作者:一界书生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一部灵异惊险悬疑小说,讲述了护墓族,为了护住世代相传的陵墓不得不去探索其他的帝王慕,他们和盗墓者斗智斗勇,就为了墓里的宝藏和文物不被破坏,他们必须在盗墓族之前进入暮穴,从而引发了许多灵异,惊险,甚至会丢掉性命故事,最终他们还是逼不得已把世代护住的古墓开启了。。。。

斐文静本能地觉得萧潜和太皇太后这对“母子”说的话,有些奇怪,然而又想不明白到底那里奇怪。

话告一段落,时辰到,萧潜说了几句,大意是愿新年万福之类的,宴席便正式开始了。

国朝男子尚诗词歌赋,也尚舞。不过男子跳舞一般是在没有妇女在场的情况下。

不过诗词歌赋却是不忌的。

几杯酒下肚,平日里满口大道理,动不动就要死谏的大臣们便放开了,从风花雪月到治国理论,又唱又歌。

殿中央教坊的舞女们也在以舞相合和。

格外和谐风雅。

酒过半巡,太皇太后道:“距皇儿登基也三年有余了,是该选秀充盈后宫了。开年后,就着手此事吧。皇儿以为如何。”

斐文静端着酥酪的手抖了抖,随即慢慢放下碗,端坐着。

萧潜不置可否,看向了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说得是,太后以为呢?”

斐文静就坐在太皇太后身边,他这一问,阁中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到她身上。斐文静抿唇,顶着众人的目光,心里紧张得不行,故作镇定道:“太皇太后所言甚是。”

她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萧潜究竟是什么反应。只觉得自己身上似乎越来越冷,有一道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像是要扒了自己的皮一样。

好半晌,她才听见萧潜的声音,“太皇太后年事已高,那就有劳太后替朕操办选秀的事。”

斐文静一时恍惚,直到下唇传来刺疼的感觉,她才缓慢道:“好。”

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了,斐文静耳朵里像是有蜂鸣一般,震得她头疼。

阁中央的舞女还在翩翩起舞,换了一支舞,跳的是晚来天欲雪。斐文静对这支舞记忆颇深,以前在家中,跳舞是她学得最差的一项,教她的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出嫁前她正在学的舞蹈便是这支舞。

只不过直到她进了宫,终究还是没学会。

萧潜已经转开了视线,和旁人交谈着。

似乎刚才那句话不过是随口一提,她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太后,一个很平常的长嫂,替皇帝选妃罢了。

斐文静自己动手夹了一块面前的“汤浴绣丸”,梁嬷嬷在一旁欲言又止。

“啊——”

直到吃进口中,斐文静才发现这菜竟然是辣的。

这时斐文静已经被辣得小脸都红透了,不管不顾地拿着手边的“茶”往嘴里灌。

只是那茶是长安惯用的煮茶法做出来的,加了许多的调料,还油腻,半点没能解辣。

斐文静这番动静,自然也引来了其他人的侧目。

萧潜皱眉望去,

只见斐文静小脸通红,额头浸出了汗水,眼里也是水汪汪的,可怜之极。

令人转不开眼睛。

萧潜意识到这点后,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嘴角也绷紧了。

直到梁嬷嬷取了酸奶酪给斐文静喝,又帮她拍背顺气,她才慢慢缓下来。

只是眼泪还没止住。

淑太妃见状,笑了声,“太后也是太不小心了,平白失仪。”

这是嘲讽斐文静这个太后不够端庄,第一次公开楼露面,便失了仪态,让人看了笑话。

斐文静被辣得不行,听到这番嘲讽的话,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只觉得委屈至极,自己都这样了这位淑太妃竟然还要来挑衅。

又喝了口酸奶酪,斐文静看向淑太妃,“到底是民间的吃食,上不得台面。”

这汤浴绣丸本是民间流行的一道菜,但是由于过于辛辣,宫里御厨一直没做过。这次宴席按理说应该由皇后来操办,但是圣人后宫无人,便应当由她这个太后来操持。可是在此之前斐文静一直昏睡着,所以宴席是由谁操办一目了然。

定是这位淑太妃。

当然这事也不光是她猜的,是采莲之前就跟她说了。

而淑太妃原本是一介舞女,因为容貌甚美,被还是太子的先帝看中,这才平步青云。

斐文静这话明面上是说菜,可实际上是指桑骂槐,说淑太妃这个人。

淑太妃气得脸色铁青,可是偏偏又不能反驳,她要是反驳了,不就是对号入座。承认自己上不了台面了。也是没想到这太后看着娇娇弱弱的,关键时刻竟然口舌伶俐。

所以这口气,淑太妃只能自己咽下去。

斐文静气出了,喉咙里也不那么辣了。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没多久,萧潜和太皇太后便离去了。

斐文静在这儿也没意思,加上一直忧心着采莲。在他们走后坐了一会,便也跟着走了。

回到懿安宫,宫门口站了三排宫女,全都是陌生面孔。

“这是做什么?”斐文静问站在最前面的王副都知。

“禀太后,这是给懿安宫新换的宫女和小黄门,请太后过目。”王副都知道。

斐文静看了几眼,没看到采莲,顿时没了兴趣,懒洋洋道:“就这样吧,王副都知送来的人想必是很好的。”

回到寝殿,斐文静让宫人都退了下去,独留下梁嬷嬷。

“太后,可是有是吩咐奴婢?”

斐文静坐在床榻上,垂着头,有些丧气,“你是圣人的乳母,所以你一定知道之前伺候的采莲去哪里了?”

梁嬷嬷一丝不苟,就连头发丝都纹丝不动,板着脸回答:“奴婢不知,不过太后不必牵挂,她总归是太后的人,不会受苦的。”

虽然没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知道采莲不会受苦,也不算太差。

斐文静心头的石头落地了一块。

还剩下一块,是替萧潜选妃的。

怎么前几年无论朝臣怎么进谏,都不肯选,偏偏这次就答应了呢?莫非是因为她?

斐文静思来想去,都不明白。只好叹了口气,去沐浴了。

“萧潜此举莫非也是为了报复我?”斐文静泡着玫瑰花浴,忍不住在心里想。

“唉。”斐文静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是真的害怕了,这还只是让她给他选妃,要是这事情完了之后,萧潜还觉得不解气,又寻些别的由头来折磨自己怎么办?

心里的痛能忍受,要是身体上的痛,那她就真的万万不能忍受了。

她平日里被针扎了都能哭半天。何况这宫里明的暗的手段。

心情复杂地洗完,斐文静披上浴袍,往外走。宫女拿了干毛巾跟在她身后帮她擦头发。

“不行,我要快点把采莲接回来,要是萧潜那个讨厌鬼又要刁难我,我都没人可以诉苦。”走到寝殿时,斐文静想到这宫里的日子漫长无聊又要时不时应付萧潜的针对,不由得碎碎念道。

刚说完,身后给她擦头发的宫女动作便停了。

斐文静疑惑抬头,只见她前面几步远的地方,刚刚被她念叨的那人正慵懒地躺在她的美人榻上,神色莫测地看着她。

这就……尴尬了。

她咳嗽了声,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好歹是个太后,还是这位圣人的皇嫂。

“圣人夜半来哀家的寝殿,恐不合规矩吧?”

萧潜低头玩弄着大拇指上戴着的白玉扳指,嘴角扯了扯,“皇嫂竟也有觉得不合规矩的时候?”

这话说的,好像她斐文静是什么浪荡浮夸之人。

她秉着不得罪但是也决不主动示弱的原则,再加上,这么多人看着,她总不能表现得很怕萧潜。

于是说:“哀家虽然刚醒过来,但是还是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的,哀家自诩从来没有不遵这宫中规矩。倒是圣人,三番两次来哀家宫里,属实不合规矩。”

这时殿里宫女已经悄然退下去了,但是斐文静没察觉。

萧潜忽然轻笑,站了起来,朝着斐文静走过来。

斐文静紧张起来,一边往后退,一边说:“圣人……”

她话没说完,萧潜已经走到了她身前,并且手撑在了她身后的床柱上,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让斐文静无处可逃。

这时,斐文静才发现,宫女们都走光了!早知道她就不逞口舌之快了!

斐文静气急了,口不择言:“所以你换了采莲就是为了方便你行龌龊之事?”

萧潜眼光沉沉,掐着她下巴,“行龌龊之事?太后不是自诩朕的长嫂吗,怎么?寂寞了?”

斐文静被他无耻的话气到,瞪大了眼睛:“你在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否则你今日这般又是为何?”萧潜讽刺道。

斐文静从未听过这些下流话,更何况这话还是从萧潜嘴里说出来。

以前的萧潜是温柔的,才华横溢,文质彬彬。

可是如今的萧潜自大又讨厌!

斐文静眼泪忍不住,还是流了出来,哭着说:“你怎么这样?”

萧潜似乎被她这一句话激怒了,冷笑一声:“朕怎样?你觉得朕心狠?可是比起你,似乎还不够狠。”

斐文静无可辩白,只能咬着唇不说话,也不就范。

萧潜见她不说话,冷着脸,手在她颈间被他咬出的牙印处抚摸。

过了三日,牙印已经浅了很多,但是她今日去宫宴的时候还是用粉遮住了。

斐文静浑身紧绷着,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颈间。

颤颤巍巍地问:“你,你做什么?”

萧潜抬头,勾唇笑了笑,竟然有些三年前的意味。

斐文静愣住,忽然颈间又一疼。

“啊——”

他竟然又咬了一口!

是不是变态啊!

萧潜咬完后,也不抬头,就这么靠在她颈间,听着她的哭声,“记住,你永远只能是我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