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万域归一在线阅读第5章

2021/6/11 5:27:08 作者:佛系的竹笋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域归一
万域归一
作者:佛系的竹笋来源:纵横中文网
为化因果,少年苏尘自苍山而出,孤零零一人,不曾涉世,却已是江湖少年郎,没有白马金鞭,亦无红尘归乡,只有茫茫去程千万里。儒雅随和的外表,低调内敛的性格,踏着谨慎的修道之路,一步一个脚印,一印一个乾坤。

翌日,待苏秒醒来已是日晒三竿,丫鬟香杏规规矩矩的站在床边侯着,表情有些凝重。

“香杏,你额头怎么了?”

刚睡醒的苏秒声音还有些沙哑,她懒洋洋的眨了眨眼睛,视线在香杏额头的红印子上扫了几眼。

主子的关心让香杏惊喜万分,看小姐文文静静的模样,以为是小姐恢复记忆了。香杏欣喜的捂着额头使劲的摇摇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奴婢没事,不小心磕到的。”

“你厉害。”

苏秒对着香杏竖起大拇指。看她的样子是磕得不轻啊,磕成这样还这么开心,厉害了。

见到小姐的动作,香杏立刻收起笑脸,怂怂的垂着头侍候主子洗漱,模样蔫蔫的。在苏秒的眼中,香杏的模样完全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二人相对无言,香杏一直憋到苏秒用完早膳才弱弱的央求道:“小姐,咱们启程去皇城吧?”

“不去。”

“奴婢求您了,咱们去皇城吧……”

香杏红了眼眶,声音哽咽的苦苦哀求。她真的怕极了表少爷,若是她今日没有成功劝小姐上皇城,怕是小命不保。

“怎么了你?”

苏秒奇怪的看向香杏,这丫头怎么回事?

这不问还好,一问香杏便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以前小姐有什么话都同她讲,她的劝小姐也多少会听。二人虽然身份悬殊,却情同姐妹。如今的小姐性情古怪,令人捉摸不透,每每总叫她提心吊胆。还有,表少爷那边她可怎么交代?

越想越伤心,香杏抽抽噎噎了好一会儿,模样委屈。

苏秒表示懵逼,这是什么艹蛋的反应?

是她把人欺负了吗?

她随心所欲惯了,以前在片场那些演员们没少被她骂哭,但那是他们没演好,情有可原。

这小丫头平时将她侍候得还不赖,自己也没有凶过她啊!哭毛线?

思来想去,香杏好像一直在纠结去皇城这件事,这事真的那么重要?

“那行吧,你说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怎么就非得去皇城了?”

苏秒的话一出,香杏像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浮木,赶紧定了定心绪,稳了情绪后才哑着嗓子说道:“临出门前老爷再三叮嘱小姐,此次前往皇城后便安心在表少爷那儿呆着,待他来信知会后,您方可回去。小姐您当时是答应了的。”

苏秒沉吟片刻才问道:“苏家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该啊,她表哥不是异性王吗?怎么说也会对苏家罩着点吧?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不行不行,苏家有难,她得回去救场呢!

“未曾听闻啊,外人都说咱们苏家生意昌荣,如日中天,很是羡慕呢。”

“那,会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

“不可能呀,老爷一向宅心仁厚,大家都称呼老爷大善人。”

“那么问题来了,你家老爷为什么要把你家小姐赶出来,还不让回去?”

苏秒循循善诱,香杏只觉得小姐的说辞有些奇怪,但她想得更多的却是小姐发出的疑问。

对啊,为什么呢?

如今经小姐一提,她确实觉得有些古怪。今年出门的时间比往年足足提前了两月有余。细细想来,老爷叮嘱小姐的时候面色凝重,难道真出了什么事不成?

“可是……可是老爷什么也没提过啊……”

香杏脸色煞白,开始有些慌了。

“你傻不傻,这种事他会说出来让我们操心吗?”

苏秒给了香杏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而后凑近香杏,问道:“老爷待你如何?”

香杏想也不想的立刻回道:“自然是极好的!”

“那现在老爷有难,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支援?”

“对,对,咱们得回去!小姐,咱们现在就启程回孚城好吗?”

“好好好。”

成功将丫头的思想带跑偏的苏秒心情甚是愉快,终于不用再听这丫头唠叨了,这丫头要是动不动就给她哭鼻子,那可太烦人了!

受过高等教育,活得潇洒自在的苏秒,哪里能习惯一个丫鬟像条尾巴似的屁颠屁颠的跟着自己。

皇城什么的,谁爱去谁去!

她可不负责走剧情,有本事把她遣送出去啊!

“小姐,咱们不是要回孚城吗?”

香杏疑惑的跟在苏秒身后,如今她心系苏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恨不能立刻飞回去。

可是,小姐为什么到现在还在闲逛?

“嗯,回啊。不过小姐今日身体不适,不能长途跋涉。”

路边新奇的事物总能勾起苏秒的兴趣,她走走停停,漫不经心的回着。她的一句话再次成功的让丫鬟急躁起来。

“啊!那小姐快些回去歇着,莫要再犯病了。”

“歇久了身子更不爽利,这样吧,你去那边帮我买些零嘴,我在这儿歇歇脚。”

眼尖的发现一家大排长龙的店铺,苏秒努努头,示意香杏过去排队。

“是,小姐您当心着点,奴婢去去就来。”

“行吧。”

香杏不疑有他,将小姐安顿在一旁柳树边的一颗大石头上,嘱咐了一句后便匆匆离去。

“嘿,真好骗。”

待到见不到香杏的身影,苏秒起身拍拍衣裳,笑得一脸得意。她转身向后头走去,刚刚途径一家戏馆,好似要上演什么大戏,她当时就想进去了,奈何身边还有一个缠人精。

“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精彩好戏即将上演咯!”

大老远就见到一个小二模样的人扯着嗓子囔囔着,由于现世中的职业使然,让苏秒很有去观摩一下的欲望。

她大步向戏馆跨进去,然而,前脚还未踏进去便被拦住了。

“姑娘,您这是?”

“看戏啊,不是有精彩好戏吗?”

苏秒回头望着这个小二模样的人,有别于方才拉客时的从容淡定,他此刻看起来有些急切,甚至三不五时瞅瞅周边。

“姑娘,这戏您看不得。”

“我怎么就看不得了?看不得,看不得你方才在那儿招呼个什么劲儿?”

苏秒来气了,双手环胸厉声质问,虽脸色苍白却气势凌人。笑话,没点气势还怎么当导演?

许是没想到苏秒这样看似文弱的女子,竟然有这等气势,小二着实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赶紧陪笑脸。

“姑娘您误会了,咱这也是为了姑娘的安全着想,这里头的表演会有猛兽出现,咱这不是怕万一猛兽发狂,伤了姑娘可就不好了。”

“那我也要看。”

感情这是马戏团?那倒有点意思了,正好瞅瞅是现世的马戏团本事大,还是这书里的更略胜一筹?

苏秒绕过小二,大步跨进去,但马上又被小二给拦住了。他皱巴着一张脸,神情有些焦急,近似哀求的小声说道:“姑娘,您真的不能进,里头……里头危险啊!”

苏秒想到了,这人百般阻拦是为了赚点外快吧?思及此,她毫不犹豫的掏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塞到小二的手上。

“给,够吗?”

小二简直欲哭无泪,将银子还了回去。

“姑娘,不是银子的问题,咱是怕您会遇着危险,您听咱一句劝行吗?”

“不行。”

苏秒再不理那么多,又一次绕过小二,小手向后一抛,银子瞬间落在小二的脚下,小二赶紧弯腰捡起来跟过去,却又时不时向门口张望,着实有些进退两难。

知道苏秒实在讲不通,他只得叫来另一个小二打扮的人,吩咐道:“李午,侍候好这位姑娘,给她找个安全的位子。”

被唤作李午的人见到苏秒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收到同伴递过来的眼色,立刻换做一副笑脸。

“好嘞,姑娘您随我来。”

“早这样不就得了嘛。”

苏秒双手环胸,昂着头,大步的朝里走,只是没走几步又被叫住了。

“姑娘,您这边请。”

“不坐这边,太远。”

苏秒随意瞥了一眼,目测这里是离出口最近的地方,坐在这么远的地方,怕是一句也听不见吧?苏秒不予理会,继续大步向前走。

李午更快了几步拦在苏秒跟前,陪笑道:“远是远了些,但是安全啊!”

“放心,若真遇到什么危险也不会叫你们赔。”

“话不能这么讲,咱们自然是要替姑娘的安危负责。要不,您坐这边?”

苏秒看了一眼,嗯,很好,倒数第三排。

这戏馆还真是心慈好善啊!

“怎么的,你们还做不做生意?真要担心顾客安危便不要出纰漏,好好演行吗?有点专业意识ok?”

苏秒干脆推开李午,实在受不了他们的作风,磨磨唧唧的。不是说有钱就是大爷吗?她可是他们大大大爷!

“我就坐这吧,给我上壶温水,再来点果子和花生仁。”

苏秒挑了第二排正中间的一个位置,满意的坐下来后,便惬意的翘起二郎腿。小手一抛,一锭五十两的银子落入李午怀中,被他敏捷的接住。

然而,看到银子他却高兴不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了一句:“姑娘请稍候。”便离去了。

当苏秒回味过来这家戏馆的异常,已是戏馆内宾朋满座之时,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模样的江湖人,苏秒当真有些惴惴不安。

因为这些人,太特马眼熟了好吗?

那日在拍卖场遇见的人几乎全在,还多了不少一身煞气,目光不善的人。

怎么他们一个个全瞪着她不放?她只是来看戏的,招谁惹谁了她?不跟他们夺宝了成吗?

难怪刚刚那些人一门心思阻拦她,原来这就是个局吧?

艾玛,后悔了!

苏秒虽嚣张,但关键时刻还是很惜命的。意识到危险,她二话不说站了起来,却在转身后见到一抹夺目的白。

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他有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俊得晃了她的眼。待她回过神,妈诶,表演开始了!

叉,被男色 | 诱惑了。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