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博君一肖]你是我的暖阳费拉拉

2021/6/11 3:53:41 作者:恋余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博君一肖]你是我的暖阳
[博君一肖]你是我的暖阳
作者:恋余笙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肖战拿着抱枕举在王一博面前,“提问!爱我还是爱大摩托?”王一博看着面前的人,内心:好萌啊,战哥怎么可以这么可爱……面上,一片正经,认真回答,“家庭地位,你永远第一,大摩托第二,我第三。”还行,勉强及格。肖兔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王一博一把把肖战拽到自己怀里,笑到,“轮到我了,战哥。”肖战警惕地看着他,胳膊却诚实地搂着王一博的肩膀,“你想问什么?”王一博勾唇,“选我还是选坚果?”???肖战瞟了一眼沙发角落可怜巴巴的小坚果,又看了看眼前的王一宝,狠了狠心,“选你!”角落里的坚果:我是一个没人疼爱的

这天的魔咒课上弗利维教授又教给大家一个新咒语“兰花盛开”。 Orchideous 。

“动作要轻柔,用你的手腕发力,不要用手臂,然后轻轻左右挥两下,注意,念咒语的时候不要大声吼出来,一定要温柔,你们的兰花会因为你们个人的不同而不同。”弗利维教授站在一大摞书上,反复向同学们强调这个咒语成功的关键。

“Orchideous ”凯瑟琳拿着魔杖左右轻轻挥了两下,同时轻声念出咒语,一朵纤巧的白色兰花立刻在她的魔杖尖处缓缓绽开。

“看呐,凯瑟琳小姐成功了。”弗利维教授高兴地说,“斯莱特林加一分,凯瑟琳小姐你和你姐姐一样有天赋,我记得七年前你姐姐学这个咒语的时候也是一次就成功了,她变出来的是一朵文山红柱兰,和你的大雪兰一样也是白色的。”

紧接着,对面格兰芬多的赫敏格兰杰也成功了,弗利维教授给他们也加了一分。

来霍格沃茨的这几个月里凯瑟琳最常听教授们提起的有关她自己的事情就是关于姐姐塞西莉亚,无一不是赞美之词。甚至就连斯内普教授也提起过,“费拉拉小姐,如果你有像你姐姐一样的时间观念,就不会犯迟到这种低级的波特式错误,当然,我也不奢求你那颗只长头发不长脑子的脑袋能有这种东西。”凯瑟琳原本以为斯内普教授会因为她的的魔药成绩还不错而对她偏心一点,但是事实证明她想得太多了,斯内普教授只对德拉科偏心。

“这个咒语有什么用?”达芙妮模仿着弗利维教授刚刚的动作挥动手腕,几次以后也成功了。

“对于你们这些姑娘们来说它确实没什么用,因为你们以后只要穿着裙子等待收到鲜花就行了。但是对于我们,它的用处就大了。是不是,德拉科?”布雷斯挑眉笑了一下,用肩膀撞了撞他左手边正盯着自己兰花发呆的德拉科。

“凯瑟琳,你看咱们两个的兰花是不是一样的。”德拉科把他的兰花放在了坐在他身后的凯瑟琳面前。但是后者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们就听见 “砰!”的一声。

对面格兰芬多的西莫斐尼甘的咒语大概是又出了什么故障,他魔杖的尖端冒出一股股黑烟,教室里面全都是一股意大利面糊了的味道。

“这个蠢货。”德拉科捂着鼻子说,“如果你饿了,就滚去厨房。不过我认为你会由于自己做出来的食物而中毒。”他把头扭了回去,但是忘记了他的兰花。

“只是一次失败的咒语而已,马尔福,你最好礼貌点。”哈利瞪了德拉科一眼。

“是啊,只是一次失败的咒语而已,一个简单得再也不能简单的咒语而已,连傻子都会的咒语而已。”德拉科冷笑着。米里森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因为她也没有成功,高尔和克拉布也没有,但是他们已经基本习惯被德拉科日常羞辱了。

“马尔福!”哈利很生气,他想再说点什么,可是被西莫魔杖新喷出的一股烟呛的一阵咳嗽。

弗利维教授往空中丢了好几个清洁咒,才让教室恢复正常。

“你们可以在四五年级的时候对这个咒语进行创新。”弗利维教授继续讲课,“我教过的好几个学生都对它进行过创新,比如塞西莉亚费拉拉小姐,就曾经变出过一棵向日葵,还有一个学生,”弗利维教授停顿了一下,他充满怜爱地看了看哈利,“还有学生变出过百合花(Lily),纯白的百合,美极了。”哈利绿色的眼睛闪烁了几下,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直到下课,德拉科也没有想起来把他的兰花拿回去,凯瑟琳顺手把它们都夹在了自己的课本里——那是两朵一样的兰花。

天气越来越冷了,低年级的学生都还没有学会保温咒,所以只能多穿几层衣服,用帽子和围巾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并在早餐的时候多喝一杯加糖的热茶。出乎人意料的是今天早上居然有猫头鹰来给凯瑟琳送信,这是她入学三个月以来收到的第一封信。

凯瑟琳:

我和你父亲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进入斯莱特林,你不能为你的家族带来麻烦。

米迦列拉·费拉拉

信很简短,是母亲一贯的说话风格,她从不浪费时间在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她应该是最近刚刚完成了某项研究,所以才有时间写信。

“烈火熊熊”凯瑟琳抽出魔杖点燃了手中的信,“你搞什么?”潘西正在给一片吐司抹黄油,被餐桌上突如其来的火焰吓了一跳。

凯瑟琳没有继续在礼堂待下去,她感到有一些烦躁,尤其是在烧完信收起魔杖的时候还打翻了一碗牛奶麦片以后,她不得不再把桌面清理干净才能离开。

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了而且还是上课的时间,黑湖周围并没有人,凯瑟琳一个人在湖边转来转去,像一个移动的黑色小点,她其实早就猜到父母的反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真正看到信时还是会感到一点莫名其妙的情绪――一种失望,愤怒,迷惑参杂在一起的情绪。

“嘿,魁地奇比赛马上开始了,你不去看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德拉科。凯瑟琳最近一直没有和他好好说话,因为那天她从图书馆回来告诉他自己也要关禁闭的事情以后,德拉科非但没有表示此事因他们而起的愧疚,反而小小雀跃了一下,说终于不用和几个格兰芬多关在一起了。

“我不想去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凯瑟琳说。

“我,我刚刚看你在礼堂点完火就跑了出去,担心你一会儿会把霍格沃茨烧了。”德拉科说,他没有围围巾,也没戴手套。

“那你就可以去德姆斯特朗了。”凯瑟琳记得昨天德拉科还在嫌弃霍格沃茨的巧克力蛋糕不够甜软。

“哦,是的,德姆斯特朗是所很好的学校,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想在霍格沃茨遭遇火灾――你是不是觉得很冷?”德拉科突然问。

“不,我一点都不冷。”凯瑟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她的围巾和披风都很厚,可比问这个问题的人穿得暖和多了。

“可是……”德拉科微微皱了一下眉——他总是喜欢皱眉——然后他走到凯瑟琳面前,离她很近,伸出一只手去拨弄她的头发。

凯瑟琳出于本能想躲开,但是被德拉科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别动!”德拉科说,接着他抓起她头顶的一缕金色的长发慢慢向下捋着,直到发尾他才停下来,一髻儿白色的雪花躺在了他手心里。“你真的感觉不到吗?这些雪都快在你头发上化完了。”

“我没有注意到。”凯瑟琳有点尴尬,不是因为雪,而是因为德拉科离得她太近了,她很少离人这么近,包括父母和姐姐,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也只是书桌和书桌对面。

“我看见你把猫头鹰给你的信烧了,是你的家人寄来的吗?他们批评你了吗?”德拉科似乎也觉得他们离得有些近了,于是他松开手向后退了几步。

“算不上。”凯瑟琳说,在她的记忆里父母从来没有批评过她和塞西莉亚,他们只是漠视,无论是她在七岁的时候爬树时差点摔断腿,还是八岁的时候就用家里的老魔杖自学学会了清洁咒,又或者是九岁时她失手烧了地精窝,他们都不关心,只是派一只家养小精灵来解决问题。没有表扬,也没有批评。偶尔有的对话也只是父亲不容置疑的命令,和母亲毫无感情色彩的祈使句。塞西莉娅的话有时候会多一点,但是她们的年纪相差太大了,而且塞西莉亚念书时也十分努力,因为她想要尽快成年,尽快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家,所以她总是很忙,从二年级开始的圣诞节她都是在学校度过的,暑假时也只是把自己关在书房,小精灵把午饭和晚饭放在她的门口,轻轻扣两下门就马上离开。

“你家里似乎很少给你写信。”德拉科说,他真的是一个从来不会考虑他人感受的人。

“对,这是这学期第一封,他们都很忙。”凯瑟琳回答,大概也是这学期最后一封,这句她没有说出来。“他们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进斯莱特林,这是一件超出他们掌控的事情,任何超出掌控的事情他们都会提出质疑或者不满”她又补充。

“你进入了斯莱特林,难道他们不为你骄傲吗?不过没关系,斯莱特林的人总是很优秀,而优秀的人总是不被人理解的――你天文学能及格吧?”如果没有最后那句,德拉科刚刚的话勉强可以算一句安慰。“走吧,我们去看魁地奇比赛,我给你带了全景望远镜,克拉布已经帮我们占好位置了。”他拉住她的袖子,后者出人意料的没有反抗,一步一步跟着前面的男孩向魁地奇球场走去。

“斯内普教授是今天的裁判。”德拉科走在前面说,“格兰芬多们都吓坏了。”然后他回头恶劣的笑了一下。

“不论是谁做裁判,我们都会赢的。”凯瑟琳从后面跟了上来,与德拉科并排走着。

“对,我们会一直赢。”

但事与愿违,斯莱特林在几年的连胜以后输给了格兰芬多,哈利波特抓住了金色飞贼,除了斯莱特林的学生,所有人都欢呼起来,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学生们大声喊着“格兰芬多,格兰芬多”,麦格教授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多了几条,斯内普教授皱着眉,脸上的褶子也多了几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

  • 复仇三宫主之第一次野战

    扭头看向身后的小城,虽然是小城,但它高大的城墙即使在如此远的距离看去,依然能令人感到它的宏伟而这种近乎劳民伤财的举动却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个世界中有高逾十余米的恐怖魔兽唐展离开时,城内的小街道上已经有零星的冒险者在摆地摊,叫卖着一些低级魔兽的材料,这座小城因为合适的地理位置,还是驻留着不少冒险者的在这

  • 配角人生[快穿]在线阅读第四节

    许多年后,人二土越发体会到了父亲的不易,但是同时他也慢慢认识到想要完整认识一个人是那么困难,甚至是遥不可及的。尤其是自己的父亲,尽管他们曾经离的那么近。人二土父亲那一辈儿取名很有当时的时代特色,大爷人中,姑姑人华,父亲人民,叔叔人族。父亲是四个孩子里最顽劣的一个,混到30岁才娶妻成家,等到人二土出生

  • 不写苏文怎么养本丸[综]在线阅读第5节

    青岚轻轻地掀开帘子,看了一眼自家姑娘安静刺绣的样子,放下帘子,对身后的喜鹊无声叹了口气,两个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外头去。“青岚姐姐,大厨房那边对咱们的刁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喜鹊暗暗心虚,要是她们继续偷老爷的锦鲤来吃,就算池子里面的锦鲤数量不少,也架不住这样吃法,早晚会被看出

  • 冰刀上的荣光在线阅读第六章

    易若雪开始准备东西和红缨一起去前线找将军。没几天,李茹云就送来了将军目前扎营位置的地图,果不其然,将军目前所在的位置就在西凉和南湘的交界处,距离那个修觉山不远。其实易若雪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去西凉的修觉山找着那位传说的纯阳真人,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帮自己回去。她在学校的实验还没有完成,还有在原来的世界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