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一浮生一场梦第七章

2021/6/11 4:32:18 作者:雪无魄 来源:17K小说网
一浮生一场梦
一浮生一场梦
作者:雪无魄来源:17K小说网
她说:我惧怕死亡,更怕自己死去,可最怕的莫过于他不在人世她说:我这一生都在躲,只是为了活下去,可如今我不想躲了,我不想让他一人承担一切,他已经太苦太累了她说:有些东西比命重要,而他于我比一切都重要她说:他是否陪在我身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平安她说:我愿倾尽所有,只为求他一世平安他说:我这一生都在妥协,唯独为了她不愿妥协,我想将她护在身后,一辈子他说:我的世界很小,而她恰是我的整个世界,她背负诅咒而活,那我便背负起她的一切他说:我从未求过什么,我只求上天予她平安,若天负我,我便逆天而行他说:瞒了她许

爸妈回家,璐璐意料之中的去告了状,把事情往严重了说,无非是姐姐打她,姐姐欺负她之类的话。

秦凯打着哈哈,一句“你不听话姐姐当然该打你了”就把这事儿给定了性。

陈敏慧有心要问,洛筝并不解释,自顾自地收拾行李,看起来很忙的样子。要不是春运期间车票难买,她恐怕中午就改签了票走人了。

洛筝明白,小孩子的话不应该太认真。她大璐璐十几岁,跟一个小屁孩计较实在显得小肚鸡肠。可理智归理智,情感上却接受不了。

第二天一早,洛筝拖着行李箱就出门,只让陈敏慧把她送到火车站。

她妈妈自从流产之后,身体一直虚弱,靠中药调理,如果送她到学校,一来一回,长途奔波,劳累程度可想而知。

出门太早,到车站的时候,离开车还有三个小时。洛筝想提前进站,陈敏慧拉着她去了车站附近的饮品店坐着。

洛筝面前是咖啡,陈敏慧要了一杯袋泡茶,母女对坐着。

在家里待了一周多时间,陈敏慧总是很忙,要么是工作,要么是家里的琐事,要么就是去应付那些人情世故。洛筝有时候很想跟妈妈聊些闲天,陈敏慧似乎永远没有时间分给她。

这会儿有时间,她却是低着头,两根手指捏着吸管在杯子里一圈一圈地搅着,看着棕色的液体在杯子里打旋,并不看陈敏慧。

虽然是车站附近的店,环境并不至于杂乱,除了背景音乐有点大。店里播的音乐很熟悉,是热播韩剧的主题曲。

听团子说,演员男帅女美姐弟搭档,电视剧的男主人设是有超能力的外星人,高情商高智商高颜值,家里还有数百年积攒的丰厚家底,富可敌国,百万少女心中的完美男友。把人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之外,团子还兴冲冲地把主题曲分享给她,恨不得逼她听一亿遍。

“你去学校要按时吃饭,别减肥,知道吗?这次回来,比上次瘦多了。”

她含糊地嗯了一声。

并不是她刻意减肥,只是有时候太忙,忘了吃饭。

“昨晚,秦深跟我说了你跟你妹妹吵架的事,我知道,你没打璐璐。”

她搅着咖啡的手顿了一下,垂着头,鼻子里不屑地轻嗤一声:“就他话多。”

陈敏慧笑了笑:“他为你说话,不领情?不会还记着他的仇吧?”

洛筝不再搅动咖啡,双手抱着杯子暖手,说:“反正你以后少让璐璐去他们家。秦深他妈净给小孩子灌输乱七八糟的思想,以前是秦深,现在是璐璐。昨天璐璐在我面前胡言乱语那样子,我就想起秦深怎么对你,如出一辙。”

她人前叫秦深的妈妈为姑姑,但在她妈面前,她不再掩饰她对秦玉珍的讨厌,就像秦深小时候,毫不掩饰他对她们母女的厌恶一样。以前的秦深好赖不分,陈敏慧对他好,他都不领情,还说过让陈敏慧离他爸远一点之类的话。不知道的外人恐怕还以为陈敏慧是他爸妈之间的小三,而不是他的舅妈。

她不是故意要记仇,可是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奇怪,比起挨揍,伤人的话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古来就有“恶语伤人六月寒”,不是没有道理。

就算秦深说那些话,很大程度是受大人影响,她心头总还是有根刺在。

“你妹妹到底说什么了?”

她吸了一口气,摇头:“算了,小孩子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的是什么话。”

“真不说?不说我怎么给你出气?”

洛筝看向她妈,唇角忍不住弯了弯,还是没憋住笑。

“得了吧,你还能打她一顿不成,那她肯定更加恨我。不过就是因为她要吃排骨,我不给她买而已,我早就不生气了,反正我没给她花钱,我赢了。”只要有陈敏慧那一句话,她就什么委屈都消散了。

陈敏慧看她那样,的确不像生气的样子,也就放心了。洛筝懂事,无论遇到什么事,她每次随便哄一哄就好了。

在饮品店一直坐着无聊,两人去了就近的连锁超市。

洛筝包里带了一些零食,陈敏慧又买了一包让她带着,生怕她在火车上饿着。

上车前,秦深来了一条微信。

Qin:洛筝姐,一路顺风

她排在检票的队伍里,读着他发的简单的几个字。

秦深大概是懂事了,知道自己小时候有多混蛋,这次她回来,他对她的态度大变,甚至有些讨好的意思。

算他还有点脑子,她考虑原谅他。

洛筝:嗯。好好学习

队伍前方一阵骚动,通道口上方的屏幕显示“开始检票”。她把手机放兜里,去摸索身份证和车票,然后跟着队伍进站上车。

知道洛筝返校,秦深拿着手机酝酿了很久,最后也只是发了模板式的一句话。

洛筝回消息很快,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再生气了。

他原本是要写试卷的,停下笔,拿着手机,觉得好像应该再说点什么,把和洛筝的对话续上。

Qin:我想把目标学校定为工大,你有什么建议吗

消息发出去之后,他把手机扣到桌上,拿起笔准备继续做题,可是笔尖在稿纸上写了几笔,他就忍不住把手机翻过来查看消息,洛筝并没有立刻回复。

他把手机放下,又拿起,如此反复了好几回,直到秦玉珍开门回来,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扔到书桌抽屉里。

“儿子,在学习吗?”秦玉珍把房间门推开,看向书桌前的秦深,唇边噙着笑意,“姿势坐端正啊,趴得太近,眼睛会近视的。”

“知道。”

“我买了扇贝,中午给你做扇贝粉丝,怎么样?”

“好。”他把椅子往后挪了些,起身去客厅倒水,瞥到秦玉珍拎回来的菜。

他爸工作忙,从小到大,照顾他的任务基本都落在秦玉珍身上。以前,秦玉珍上过一段时间的班,不过工资不高,和秦超的工资比起来,也就是个买菜钱。后来她干脆辞了职,在家当起全职主妇,专职照顾儿子。

有段时间,他爸妈频繁吵架,秦超很忙,除了公司的事,还有舅舅和新舅妈的婚事。那时候,他懵懵懂懂,只知道作为舅舅的亲妹妹,他妈秦玉珍对哥哥的婚事并不赞成,总是抱怨未来嫂子死了老公,克夫不吉利,还带着个拖油瓶,就更不吉利。虽然舅舅跟前妻离婚,后来也是二婚,但毕竟没孩子。在他妈妈口中,舅舅是吃亏的,而且吃的是天大的亏。

秦深那时候小,对他妈所说的话仅仅一知半解,但与他朝夕相处,任劳任怨照顾他的人是他妈妈,所以,秦玉珍说什么话,在他这里都是对的。对于一个小孩子,他的认知只有这样的一个水准。

类似的说辞抱怨的多了,就算他爸秦超脾气一向很好,也跟秦玉珍发过好几次脾气。这么一来,秦深越发相信他妈妈所说的,家里的不太平都怪新舅妈,新舅妈不是好人,她带来的那个姐姐也不是好人,虽然那位表姐长得漂亮,但女人,越是漂亮,心眼儿越坏。

随着年龄的增长,秦深意识到他妈的话并不完全是正确的,对舅妈和表姐的态度也逐渐转变,也自责自己曾经的不懂事。他和这个表姐相交不多,这次的寒假,他发现洛筝的脾气略微怪僻,但人不坏。

喝了几口水,秦深把杯子放桌上,转身进了厨房,看看能不能帮秦玉珍做些什么。

“这个菜我来洗吧。”秦深一边说,一面解开菠菜外面的包装盒。

秦玉珍朝他挥挥手:“不用,你去学习,开学的摸底考试好好准备,这些小事情我还做的来,用不着你。”

“我可以休息一会儿再学。”

秦玉珍瞥了他一眼:“每年一中一本率百分之90,只要在前200名,重本基本就定了。不过你也不能松懈,学习这件事,不进则退。”

秦玉珍在外面不自觉地会明里暗里跟人争高低,但是在儿子面前,她说话都很平和。她觉得,教育孩子就应该心平气和,而且秦深也不是那种让人操心的调皮孩子,她只要稍微敲打敲打就可以了。

“我知道。”

秦玉珍拿了几个蒜出来,秦深伸手要帮忙,她顿了一下,把蒜交到他手上。

“剥完蒜,你就出去学习吧。”

“好。”他应了一声,蹲到垃圾桶边。

“听说你洛筝姐的学校很好。”

“嗯,985重点大学,国内排20左右。”所谓的排名,总是常更常新,工大是老牌985,排名一直很稳定。洛筝中学六年都是住校,没让家里人操心太多,顺利考上工大,她本人是很优秀的。

秦玉珍听到秦深夸洛筝的学校,心头止不住就开始泛酸。

“也才20几名而已。”

秦深剥蒜的动作一滞。即便这么多年过去,陈敏慧和洛筝依然如同秦玉珍的逆鳞一般,他一开始就不该附和着说什么学校排名。

“你保持年级前十,清华北大应该也不难。”

秦玉珍还在念叨,秦深干咳了两下,手上剥蒜的速度尽可能地快一些。

要知道每个年级的一班都是天才班,每个年级的前十甚至前二十都被一班常年占据,他这次考到前十完全是运气,或者说是试卷太过容易,并列同样名次的人多,给了他机会。

秦玉珍拿他去与洛筝攀比,他有些不适,甚至反感。

后面秦玉珍还说些其他什么,他便不再附和,沉默着剥完蒜,洗了把手就离开厨房。

回到书桌前,他想起之前和洛筝发过消息,这会儿拿出手机,有两条消息。

洛筝:工大还行

洛筝:你学习好,目标应该再高一点[加油][嘿吼]

后面跟了两个系统自带表情包,有些老土,又有些可爱。

不知怎的,他开始回忆起她后脑勺对着他,甩过来“谢谢”两个字的懒洋洋态度,还有她面沉似水,语调却淡然地骂他“你懂个屁”的骄傲样子。

秦深心口像是有什么东西荡开来,无声无息,一圈一圈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枭的千亿宠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凌晨一点,一个人影孤独的走在大街上。韩歇满头大汉,精疲力竭,眼皮耷拉着,整个身体就像一坨烂泥一样。而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原因,完全是疲劳过度造成的。一天打三份工,朝五晚九的,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到五个小时,韩歇是真的撑不住了。但,不撑,又有谁来养活自己呢?高考失利,考不上理想的大学,韩歇只能退而求次,选择

  • 猪的告白之我带你上天

    第四章我带你上天戚越铮给今天的司机打电话。正在开车的刘师傅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按下通话键:“先生?”戚越铮:“把车开回去,不用去机场。”刘师傅:“啊?好的。那我现在就开回去。”说完,刘师傅看着面前的红绿灯,打算转弯去旁边的小道,抄近路回去。刘师傅开的是外放,车里的慕朝颜当然也听到戚越铮的话,她顿时不高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在线阅读第7节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爱上大龄宫女在线阅读砍瓜切菜

    此时树林边缘,正有几个玩家想进树林探索,其中一个穿着旧短裙头ID【冷妖颜】的少女突然指着前方,一声惊呼:“哥哥快看,深林里有好多人!”几人顺着方向看去,却见树林深处有不少人影晃动,而且正快速的奔来。颜无双:这些人不太像玩家啊?节操碎满天:笑红尘·盛世【领主】...卧槽,这些人是刚才公告里要打我们新手

  • 七零小可爱(穿书) [参赛作品]第七章

    而一面终于寻到正事的鬼太子炎在风林馆里对女子进行一批一批筛选,最后终于留下几个他认为的绝世美人给言欢定夺。如果光看不中用他也不介意带自己的好儿子跟那些个美人每个试用一次。风流嘛,求好不求独。但鬼书萤和言欢都默契地表示尽早成婚。他也就没办法,择了最顺眼的做了自己的儿媳。大婚当日,鬼书萤和鬼太子炎化身好

  • 绝宠医女不好惹在线阅读第9章

    顾曼婷带着顾诺出幼儿园的时候,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本想带着顾诺上车,却突然看到了幼儿园旁边的一家面包店,她顿了顿,又折了回去。被小姑姑拉着手的顾诺一脸不知所措,“小姑姑,为什么要去面包店呀。”“买蛋糕呀。”一边说着,顾曼婷就往面包店走去。却在开门的一霎那,她几乎是僵在了原地,因为透过玻璃窗,她看到

  • 奥特:正木敬吾在线阅读250

    一班教室。午后,徐苍舟留校,躲在书堆后面,写顾靖要的检讨。他给班主任设置了特别关注,于是,写着写着,手机屏幕忽然亮起,跳出来班主任的一条“@爱学习爱然然中午来我办公室。”徐苍舟抿了抿唇,颤抖着手指点进去。忽然,他的桌面被敲了敲,响起两声清脆的声音。抬头一看,正是他的表哥顾靖。顾靖正低头下望,神情漫不

  • 恶魔烙印之娇宠甜心在线阅读第4节

    渡江河将昔溪背起,带离了安族,往义国宫内方向走去。一个时辰后,二对对站在渡江河房门说:“渡使节该用晚膳了。”渡江河便拉着昔溪打开了房门说:“这位是我家皇上,可否一起?”二对对:“既然暗国皇上也来了,我先带二位去用膳。”渡江河:“不知能否问姑娘个事?”二对对:“何事?”渡江河掏出自己的黑暗令牌便问:“

  • 贵妾之女之话痨(9)

    “哎呀,来晚了,没有阻止一场惨剧的发生,真是罪过,阁下为何要滥杀无辜?”何辰如临大敌,立刻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这人既然可以飞行,那么修为至少是脱凡境,是何辰根本无法匹敌的。此人一身黑衣,气质不凡,看上去比何辰大不了几岁,却能有如此修为,一定不简单。黑衣人落在何辰面前,何辰持刀连连后退。“放心,我对你并

  • 玩转富甲在线阅读第8章

    “混蛋,战车即将超负荷,体力和精力也所剩不多,莫非就这样结束了吗?好像回去再、、、、”“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接受审判吧!”炮弹在身旁炸裂,若不是有着战车护体,张伟感觉自己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炮火轰鸣,子弹飞射而来,枪林弹雨横扫一切妖魔鬼怪,漆黑的触手虽然数量众多,更是在女祭司的加持之下威力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