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诣·如 [参赛作品]之第一章(1)

2021/6/11 5:18:13 作者:绾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诣·如 [参赛作品]
诣·如 [参赛作品]
作者:绾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晚九点日更,有事会挂请假条。0.0】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最初失去的那个人。——胡赛尼《群山回唱》文案:1.应如是四年前毕业旅行时,胆从酒中生,和那个有着一双惊鸿掠水般好看双眸的男人一夜癫狂。翌日,她在空荡荡的房间醒来,没注意到床头便签薄上那行颜筋柳骨的字,起身洗漱离开。第四年,她因私事回国,带着个三岁的漂亮小女娃。2.一年前,南城医院心外科室空降了一名男医生,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男人长相斯文雅致,性格冷矜自制,即使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因为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掩掉几分风流意,也丝毫浇灭不

[抑郁症?别装了,你根本就不是,只不过是个性格阴沉的家伙罢了。]

[其实抑郁症不就是懦弱的人给自己找的借口吗?]

[你懂什么抑郁症啊……]

[今天的天气那么好,就这样死去,不觉得可惜吗?]

[今天的便当超好吃的,你要不要也尝尝看?]

洛承泽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脑海中不停地回放着一些人的话,交杂的声音一直环绕着他。

今天又是去医院的日子,他抬头看了看耀眼的太阳,确实是个好天气,只是他已经感受不到了。

最后一次观察天气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隔得太久,他已经不记得了。

就这么盯着刺眼的太阳,直到生理性泪水止不住的流,他才恍然回神,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

这一路上,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有人把他喊住,才反应过来已经到医院了。

“洛承泽!”

他转过头,只见陈医生正站在治疗室门口和他打着招呼。

洛承泽点点头,走了进去。

其实在见到洛承泽的第一眼,陈医生就有些惊讶,因为对比起上一次见到的人,这次对方简直瘦了太多了,说是瘦骨嶙峋都不为过,再加上厚重的黑眼圈,他真的怕对方会随时倒下。

“承泽,最近感觉怎么样,一个月没见了,有没有什么新的感觉?”

洛承泽摇摇头,他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

陈医生看着对方一副对外界无所感知的模样,有些担忧,会不会已经从中度抑郁转变为重度抑郁了?

“那药也按时吃了吗?”陈医生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洛承泽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是想要扬起一个嘴角的弧度,但最终也只是像抽搐似的动了动。

他点点头,表示吃了。

但是陈医生却不信他,吃了药不说好转,怎么也不会恶化吧,但是看着对方不配合的反应,他什么都做不了。

不,说是不配合,但是洛承泽的态度也没有强烈的反抗,但是对方的沉默不语,也让他无法再向前进一步。

陈医生看着病例上的年龄,对方才二十二岁,正是青春年华正当时,怎么就这样了呢?

他也知道对方心底的抗拒,叹了口气,给洛承泽开了一些药,就让他回去了。

洛承泽也知道医生帮不了他,因为是他单方面放弃了。

刚走到医院门口,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被人架住了,那人注意到了洛承泽,便死死地盯着他,嘶吼着要杀了他。

两旁的人拽得更紧,一边走一边向着洛承泽道歉,说这人有躁郁症,让他不要怪罪。

“你们放开我!我要杀了他!啊——”被拖离洛承泽后,仍旧转头盯着他大吼。

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觉得害怕的吧,但是洛承泽的内心却毫无波澜,就好像与他无关似的。

洛承泽想要轻笑出声,但是他的面部肌肉却不由他控制,或许整个身体乃至心灵都是沉寂的。

他走出门外,转头看了看高高的楼顶,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又转身走进了医院。

洛承泽的手放在裤兜里,手里紧紧攥着医生开给他的药单,他没有去拿药,他也不需要吃药。

电梯的数字不断上升,直到十三楼。

洛承泽出了电梯后,熟门熟路地走到一个安全门前,这条路他走了无数遍,最后还是选择了返回。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伸手推开铁门,入目的是一张张飞扬起来的被单。

应该是住院部的护士晒的,洛承泽没有理会,直接拨开这些扰人视线的被单,直直走到天台边缘。

微风轻轻吹过,连带着洛承泽的心,好像也变得轻飘飘似的,本就瘦弱的身体,也有些摇摇欲坠。

洛承泽想,或许现在就是能够觉得他自由的时刻了吧,他终于能够拥有一次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他把脚抬起,准备踏上边缘的小平台处……

***

“一千,两千,三千……八千,一共八千三百二十……”

关澈从兜里掏出几个硬币,仔细数了数,拿出五个,递给护士小姐,“零五块!”说罢,便扬起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少年阳光的笑容也让护士小姐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她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顶,“对,医药费都还清了,关关真厉害。”

关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个药费都拖了三个月了,要不是医院好心,根本就等不到他还钱的这天了。

“那我就先走了,等下还要去打工,我怕来不及。”

“好,你去吧。”

看着关澈奔向电梯的身影,护士小姐无声地叹了口气,摇摇头。

这小孩真是太难了,家境贫寒,奶奶在三个月前病逝,家里应该没有其他人了,毕竟住院期间也没人来探望过。

回想起那天,小孩穿着洗得泛白的衣服,脚踩一双已经微微开裂的鞋子,泛白的鞋头早已污秽不堪。

他弓着背,低着头,说他只剩下五百块钱,要给他奶奶处理后事,没钱给治疗费了。

但是他保证他不会赖账的,最多三个月就会还清,请叔叔阿姨们给他一个机会。

本来这孩子还想下跪的,是他们给拦住了。

孩子的孝顺他们是看在眼里的,可是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要如何偿还怎么大的一笔债务呢。

而且规矩便是规矩,是不能因为一个人改变的,要是今天对少年赊账了,那明天可就不止一个了。

最后还是护士小姐站了出来,她愿意用个人的身份帮少年先垫付这笔钱,告诉对方这是医院同意赊账,就是不想他有太大的压力。

护士小姐拿着钱,转过身走回护士台,才发现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挡着路,低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红色的塑料袋。

这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五六个苹果,想想小孩来的时候好像是背着手的,难怪走路的姿势有些变扭。

护士小姐哑然的笑了,同时也有些暖心。

“这孩子真是的……”

而被护士小姐念叨着的关澈,此时已经坐电梯到达一楼,他整理着衣服,正准备走出去,就看到远处走来的三人。

“卧槽,这不是追债的,怎么找到这来了!”

关澈赶紧回到电梯里,猛按关门键。

与此同时,那三人也看到了关澈,冲了过来,嘴里喊道:“妈的,那小子在那呢,快追。”

带头的那个光头大汉呸了一声,“俺就知道这崽子肯定要来还钱的,果然蹲到了。”

“大哥厉害!那小子有钱给医院,咋没钱给俺们啊!”

“还废什么话,他肯定跑不了的,快追!”

眼看着电梯门关上了,关澈的心还在砰砰跳,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能找到这里,而且明明也没到约定的还钱时间啊。

“叮——”

电梯门开了,有人进来了,关澈看了一眼,五楼。

他想着等到十二楼的时候再出去,毕竟十二楼以上就是住院部了,而且最重要的十二层有一个通往其他大楼的天桥,他可以通过这个天桥逃到其他楼去。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十分骨感。

从六楼开始,电梯每层都在停,关澈他心里焦急啊,但也没有任何办法,好不容易熬到十二楼,他才松了口气。

关澈随着人流一起走出电梯,没走两步就被拽住了。

拉住他的是刚刚光头大汉身边的一个黄毛,这时正喘着气,“果然,老大说的没说,让俺先从楼梯跑上来拦着你。”

黄毛的话让关澈心里一惊,他扭头看着另一部电梯,已经上到十楼了,他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黄毛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但拽他的衣服倒是死紧,关澈灵机一动,马上把外套脱了,那人抓着他的后背完全没用。

甩衣服的同时,也起步冲向远处的天桥,而反应过来的黄毛也开始追着前面的人。

关澈并没有走过这一条路,只是以前奶奶还在的时候,他上来十二楼找医生的时候路过天桥,但当时他的心思都放在奶奶身上,并没有去注意这个天桥通向何处。

但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够顺着天桥跑过去。

跑过去后,身后仍然传来黄毛的喊声,关澈左右看了看,咬咬牙,拉开楼梯间的门就跑了进去。

想了两秒,朝上走去,也不管上面有啥,走就完事了。

才跑了一层就已经是绝路了,没想到这栋楼只有十三层,刚刚的那栋楼可是有十五层的。

关澈已经听到楼下那层的门被打开,他也无法选择了,只能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去,便看到走廊尽头的一个铁门,旁边贴着两个大大的天台字样。

关澈眼睛一亮,果然天不负我,朝着天台跑去。

一走进天台,纯白的床单就遮挡住了他的视野,什么都看不到。

关澈扫了一圈,突然发现角落处扬起的一张被单,若隐若现地显露出一个瘦削的背影。

少年视线一晃,感觉和记忆中,奶奶提到过的那个影子重合了,他不由自主地跑了过去,推开这些碍人的被单,直到那人面前。

抓住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第三章在线阅读

    洛忆笙回忆着故国的旧事……虽然,哥哥洛忆思是颜国皇帝的嫡长子,但是,父亲并没有把他立为太子,太子之位虚悬,很多人都猜测着,这个位子是为薄妃的儿子预留的。只待他能成年……不过,洛忆思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聪慧异常,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博览群书,他与秀才同考,匿名做卷,被点为状元,只是后来,他无意于虚名,才撤

  • 梦幻西游从千亿开始之遇见你真好

    那年,杏花微雨,上官皓在圣德高中,与文洁初次相遇。就是那一次相遇,让上官皓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所谓一见钟情。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一个正电荷和一个负电荷,异性相吸。在命运的安排下,上官皓在相遇之后,一直没能够再次见到文洁一面,所以他会就像之前偶遇的那一次一样,在相遇的那个地点,一有

  • 清穿之乾隆娴妃传在线阅读第1章

    洛雪篇--雪落情殇上卷第一章初嫁王府晨风饶有力道的托起紫色的纱质帐幔,细小的扬花伴随着绵绵轻纱,簌簌飞舞,华丽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随遇而安。廊亭下,身着单薄衣裳的洛雪若现其中,不耐寒的俏脸,微微泛白,眉心却有一抹嫣红,漠视着早春清冷。突然有人浅声询问:“不多睡睡吗?”说话者便是豫王爷洵阳了,如是传闻,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