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恶灵法师传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9:07:16 作者:我是狄仁杰 来源:纵横中文网
恶灵法师传
恶灵法师传
作者:我是狄仁杰来源:纵横中文网
黑暗中是谁在低语,黎明终会来临,但不是现在。这个世界被恶灵入侵,人类负隅顽抗,魔法与战争,巨龙和精灵。

扶溪中学依旧是芍樱熟悉的样子。

踏进校园,左右两排枝繁叶茂的梧桐树。阳光透过叶隙,洒下斑驳的光影。

每当盛夏时分,那树上蝉鸣聒噪地惹人惦念。

门卫伯伯还记得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瞧芍樱进学校里,乐呵呵挥手打招呼,一时间忘记她早就毕业八百年了。

芍樱压根不需要带路,步履轻快走在前面。

晏棠止默默跟在后面,凝望她穿梭于校园间。

恍惚间,他错觉的以为,两个人还有成为同学、结伴上学放学的机会。

——可惜,芍樱比自己年长五岁。

就算他一直跟在芍樱背后,尽可能追逐她的背影,却始终被远远留在身后。

即使以后自己跟芍樱考入同一所大学,自己入学那年,芍樱刚好毕业。

晏棠止不甘的抿了下唇,却无法改变令人绝望的现实。

来到高一教学楼区域,晏棠止刚露面,就被班主任匆匆忙忙叫过去,讨论等会儿分享学习经验的细节。

芍樱朝他挥挥手,独自进入高一五班教室。

还没找到晏棠止座位呢,手里突然被塞了两个纸杯。

呃,什么情况?

芍樱茫然低头,瞅了瞅手里的纸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递给她纸杯的老师吩咐道,“同学,你把这个放到空着…”

“老师!”负责端茶倒水的班干部连忙说,“她不是学生,是咱班晏棠止同学的姐姐!”

“啊?原来是学生家长,抱歉抱歉…”老师搞清楚状况,一脸惊慌地准备把杯子拿回去。

“没事,我顺路带过去吧。”芍樱询问了晏棠止座位,在周围或明或暗的注视中,一路走过去。

她年纪太小,长相过分漂亮,跟周遭家长们格格不入。

芍樱来得稍晚,大部分家长已经到了。

晏棠止旁边的位置,坐着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正在翻开桌膛里的作业本和练习册,边看边频频皱眉,心里估计想把自家孩子扔不可回收垃圾桶。

觉察到芍樱过来,她先上下打量一番,而后友好的打招呼。

“你好,你是孩子的……姐姐吧?”

她太年轻,实在不像个当妈的。

芍樱‘嗯’了一声。

虽然私底下逗晏棠止挺好玩,但家长会这种正式场合,她姑且要给自家崽留几分颜面。

隔壁家长往旁边挪了挪,让芍樱坐下,充满羡慕的说,“我看到你家孩子的成绩单,他学得真好,你平常在家里怎么教的?”

芍樱思考几秒,老老实实回答,“我不怎么管他。”

“哦哦,平常都是你爸妈管着吗?”

“不。”芍樱淡淡给出否定答案,便没再说话了。

事实上,她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

虽然她一直以晏棠止的家长自居,可在教育‘孩子’方面,没有半点经验。

日常生活中,反而被晏棠止照顾的地方比较多。

芍樱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对晏棠止而言,自己的功能,大概等同于人形提款机。

哦,还是一台需要伺候,脾气恶劣的提款机。

隔壁家长还想问几句,恰此时,班主任站到讲台上开始主持家长会。

家长会过程相当无聊,讲得都是些让人耳朵长茧的内容。什么在家里多督促孩子学习,经常跟孩子交流谈心。

晏棠止自觉性好得吓人,压根不需要督促。

至于交流——

交流午夜十二点在夜店鬼混的经验吗?

芍樱听了没几句,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直到一阵响亮的鼓掌声,硬生生把她从半梦半醒的边缘拽回来。

“接下来,有请咱们班第一名,也是年级第一名的晏棠止同学分享学习经验。”

晏棠止踩着掌声,从容站上讲台。窗外洒进来的阳光,给他镀了层光芒万丈的金边,耀眼如斯。

芍樱勉强撑起身体,懒洋洋往后一靠,清楚听到周围的议论。

“这就是考第一的孩子?学得好,长得也好。”

“人家分数这么高,脑子咋长的?”

“我女儿要是有这成绩,我做梦都能笑醒。”

芍樱凝视身姿挺拔的大男生,勾起唇,真真切切被笑醒了。

牺牲懒觉赶来开家长会,真是值了,自家崽够争气。

晏棠止向来冷淡,即使再怎么热烈的掌声,也暖不化。

他淡淡跟所有家长打了招呼,而后语速飞快地总结了自己的学习方法和技巧。

言简意赅,干货满满,可听起来没有半点人情味。

“那个…同学,我能问个问题吗?”前排家长打断他,询问道,“你说英语每天至少要背100个单词,我家孩子就是背不过,怎么办?”

晏棠止残忍的回答,“不怎么办,无非是成绩差而已。”

家长:……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你至少委婉点吧?

“同学,”又有家长提问,“你说的这些方法,都挺难坚持,你是怎么做到的?”

晏棠止没有立刻回答。

他目光流转,落在芍樱身上,跟她四目相对。

“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失望,所以…”晏棠止直勾勾望着她,认认真真回答,“无论再难,我都可以坚持。”

‘啪啪啪啪!’

教室里又响起一阵掌声。

终于挨到家长会结束,芍樱打着哈欠准备离开。

她刚刚起身,扎着马尾的班长跑过来,小心翼翼叫住她。

“晏棠止的姐姐,你先别走,我给你说一件事。”班长把一份表格推过来,有些紧张地跟芍樱讲,“是这样的,我们班打算组织最后一次班级集体活动,班里所有人都报名了,只剩晏棠止没交钱。”

班长软软糯糯,声音小得可怜。

芍樱长得太艳,让人产生强烈的压迫感。

芍樱没有接她递过来的表格,只是淡淡扫了眼活动内容。

“报名费多少?”芍樱随意问了句。

晏棠止正好走过来,听到这句话,连忙说,“别,我不去…”

“你闭嘴。”芍樱打断他,又问了一遍报名费。

班长见晏棠止表情愈发冰冷,吓得缩了缩,颤巍巍回答,“一、一千二。我们打算玩两天,包括游乐场门票费和酒店住宿费。”

芍樱得到答案,二话不说拿出钱包,数了一千二递过去。

她弯起眼睛,朝班长笑了笑,“给晏棠止报名吧,辛苦你啦。”

“不、不辛苦。”她笑得很漂亮,班长接过报名费,碰到芍樱的手指,脸一下子就红了。

晏棠止眼神瞬间黯淡,开口准备说话。

想到芍樱让自己闭嘴,又只能不情愿的憋回去。

教室里,明明已经散场了,其他家长还围在老师身边,争着抢着询问自家孩子的学习情况,恳请老师多多照顾。

芍樱没什么好说的。就凭晏棠止逆天的成绩,就算她没有任何表示,老师也会好好照顾。

两人离开学校,顺着人行道慢慢悠悠往前走。

她脑子里混混沌沌,总觉得似乎忘了什么,又一时间记不起来。

算了,应该无关紧要。

晏棠止默默跟在后面,周身散发冰冷,比平常更加不可爱。

芍樱停在路边,瞪了他一眼,“你又摆什么脸色?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

晏棠止语气透着一丝委屈,“不是你让我闭嘴吗?”

芍樱:……

有这回事儿吗?

好像有哦,最近记忆力越来越差劲了。

她揉揉头发,投降般放软语气,“我撤回那句,你现在可以说了。”

晏棠止眼睛眯了眯,“我不想去游乐场。”

“为什么?大家都去,只有你破坏气氛,多不合群。”

晏棠止闷闷说,“我本来就不合群。”

“崽,人生在世呢,很少有人关注你本来的样子,表面功夫做得漂亮就够了。即使你心里不愿意,也要装成融入集体的样子。”芍樱想了想,又说,“更何况,游乐场应该挺好玩。我懒得带你去,你跟同学去,也是一样的。”

晏棠止:???

到底哪一样了。

你带我去公园玩老年人健身设备,也比我跟他们去游乐场快乐。

芍樱躲在树荫下,抬头瞅了他一眼,语气变得正经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报名费太贵,不愿意跟我要钱?”

晏棠止没有说话,可他的表情,分明是默认的意思。

“晏棠止,”芍樱难得连名带姓叫住他,声音染上薄怒,质问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家里很穷,你别乱花钱’这种话?”

“你没说过,但是……又没必要。”在晏棠止认知中,除了供自己读书之外,芍樱做得很多,都是没必要的事。

自己不需要名牌衣服,也不需要什么新款手机,只想让芍樱轻松点。

他目前学业抽不开身,没办法帮对方分担压力。起码,他可以不增加更多负担。

“怎么没必要了?你这个年纪,成长环境最重要,会直接影响一生的价值观。”芍樱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要知道,自尊和骄傲这些东西,一旦丢掉,就很难找回来了。”

芍樱一直没有告诉他,这些年来,自己最欣赏的,其实是晏棠止从小娇生惯养的贵气和傲骨。

她清楚那东西有多么脆弱,摧毁起来太容易,所以更需要仔细保护。

所以,她特别想让少年保持自己的清贵骄矜。

可晏棠止不明白,随随便便轻贱自己。

逼得芍樱想揍他一顿。

“……”晏棠止第一次听她说这些,胸口突然一热,被填得满满当当。

他视线低垂,目光湿漉漉的,一眼不眨望着她。

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响起来电铃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

“啧,谁这么烦?”芍樱摸出手机,看清楚屏幕上来电显示,心里‘咯噔’一下。

——她想起之前忘了什么了。

“樱樱~!”电话那边的付软软声音凄厉,“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还有个望穿秋水的小可爱在等你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