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弃女重生之神医太子妃第五章

2021/6/11 17:55:19 作者:小小牧童 来源:红袖添香
弃女重生之神医太子妃
弃女重生之神医太子妃
作者:小小牧童来源:红袖添香
(本文已完结,可放心入坑。)医科博士一朝重生,相府嫡女成弃女。没爹疼没娘爱没关系,她以一根银针屡救垂死之人。打针输液有什么稀奇?她一把手术刀走遍天下。切喉剖腹,开颅续骨,以惊人的医术与医德,拢群臣,得天心,收民意。又得太子亲睐,风云势头一时无两,便宜爹来相认,她冷脸相对,不认祖,不归宗。当初是你把我弃,抛弃便抛弃,现在又要用亲情,把我哄回来,女儿不是你想认,想认便能认,我心已寒,我要离开,滚蛋吧老爹!!(新书已发布,重生逆袭:神医世子妃)

每个人的生活总能找个词概括形容,不管贬义褒义。

沈迎夏的生活说好听点是舒适安稳,说难听点是平淡无聊,她的学生时代也是这样。

沈迎夏生长于H市的一个小镇上,她爸是小镇上的一个小领导,她妈是小镇上中心小学的语文老师,与他们的职业形象不符,沈风同志温和老实,优柔寡断,夏云女士嫉恶如仇,个性强硬,当年沈同志初入职场,遇到来办事的夏女士,一见倾心,现在沈迎夏爸妈的老朋友们还会打趣沈迎夏他爸当年是如何如何追到的她妈妈,虽然夏女士每次看沈同志不顺眼时都会嘲讽一句自己“当初看走眼了”,但总体来说,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沈迎夏在一个友爱的环境下长大。

人有逆骨,但沈迎夏可以说“生性温和”,除了家里人知道她的一些坏毛病,沈迎夏一直以品学兼优“乖乖女”的形象示众,高中时顺利地考取了H市最好的H一中。

不过在那里,沈迎夏就是中国高中生群体中普通的一道剪影,而每个高中总有那么几个风云人物,或高调或低调,反正就是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的一种存在。

张放就是以沈迎夏为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当张放在高中身为风云人物的形象和现在的形象重合,沈迎夏不无惊讶自己不但撸了他家的狗、蹭了他家的饭,还幻想和他搞个对象。

她高中的时候是个正直的学生,特别瞧不上年级里那些个招摇撞骗的装逼人士。

哪料到今天。

这人物形象的改变效果不亚于整容啊。

*

新的工作周开始,张放真的给沈迎夏准备了早餐,他哪天早上如果做了早饭,就会给沈迎夏留言,告诉她做了什么,如果想吃就去吃,不想吃就放着,碗也不用她洗,实在体贴的过分,让沈迎夏想给他发工资。

沈迎夏自回忆起此张放即彼张放,就无法直视他们之间友好的邻居关系了,她心情复杂,甚至开始考虑搬家。

程一炀不明白,“为什么,这有什么尴尬的?”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搬家搬到了高中的教导主任对面。”

“高中教导主任叫什么名字?我忘了。”

“我也忘了。老头?”

“哈哈,对。”想起教导主任小个子大光头,程一炀笑了好一会,“可是张放又不是教导主任。”

“感觉很像。”

程一炀回想了下,“虽然成绩好但他也不是什么遵规守纪的人吧,”他突然悟出了些道理,“沈迎夏,你别是暗恋过人家吧。”

“没有。”

“那你心虚什么?”

“我没有心虚。”

“你别装,你不是有想法你别扭什么。”

“我就是尴尬,换任何一个以前认识的人我都尴尬。”

“那你举老头的例子干嘛。”

“张放的尴尬程度堪比教导主任。”

“所以啊,为什么就他让你感到特别尴尬?”

“……”

程一炀在那头得意地笑了,“被我说中了吧,嗯?校草面前自卑了?”

“我们高中什么时候有校草了?”沈迎夏嗤笑了一声。

“他不是吗?反正我当时听你们女生天天提他。你别自卑啊,高中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这就是缘分,叫那个什么,额,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程一炀又问,“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搬过来都多久了,怎么会没有认出来他是谁啊,我一听名字就想起来了,你这记忆力……”

吵死了。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沈迎夏把电话挂了。

不过程一炀说得对,她怎么会一点都没有想起来,那几天沈迎夏表面上毫无异常,实际上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小人在折磨着她,像被唐僧念着紧箍咒的孙悟空似的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你怎么会没认出来他!”

但这情有可原啊,这都过去快十年了,她连同班同学都想不起来名字了,为什么还会记得张放这号人物。

另一方面,沈迎夏在想该不该和张放提一下这件事:我们不仅是大学校友,还是高中校友。

不提吧,双方对彼此身份认知不同,徒留沈迎夏一个人尴尬;提吧,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纠结来纠结去,沈迎夏琢磨着找个契机随机应变。

*

这个契机很快就来了。

也就是C市和H市太近,使得沈迎夏爸妈毫不担心地给她寄了极重的包裹,乡下几十斤纯手工的糯米粉和面条,包的严严实实的几十个土鸡蛋,各类干货,几个西瓜大的竹笋和包菜,甚至还有一大篮子草莓,等等。

沈迎夏非常无语,一边把东西理入冰箱一边打电话和她妈抱怨,电话那头的夏云女士声称这些都是无污染没农药的绿色产品,“我特意去园子里摘的,和外面买的那些不一样的。”

“下次别寄了,草莓这些东西快递很容易烂的。”沈迎夏说。

夏云女士:“这次烂了吗?”

“……这次没有。”

“天气热起来我当然不会寄了。”

夏云女士叮嘱她把分些给新邻居,最初她听说女儿的新邻居是单身男性后,直叫她小心点,门窗锁锁好,沈迎夏随口替张放辩解了几句,当妈妈的风向就变了,问这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长相如何,哪里高就,沈迎夏赶紧三言两语搪塞开来。

“你和新邻居相处的怎么样啊?”这厢沈妈妈又提起了这一茶壶。

“就那样。”

“噢噢,那不错就挺好的。”

挂掉电话后,沈迎夏新奇为什么人总有撮合别人的兴趣,而她自己面对不错的异性,明里暗里潜意识里也总会将其嵌入“交往对象”的模板里审视一番。

读书的时候一男一女做同桌,一般情况下大家总是默认两个人有暧昧关系或会发展出暧昧关系,而那时的确有很多校园情侣都是做同桌或者前后桌时熟稔起来的,沈迎夏不知道这之间有多少是氛围的作用,她高中也被起哄过,明明不喜欢对方却不免脸热。

如果两根火柴有性别,大家大概就更想看它们干柴烈火直至燃烧殆尽吧。

沈迎夏想起程一炀和她说的,学生时代同性恋谈恋爱最爽,不管怎么亲密别人只当他们是好朋友,老师抓情侣怎么也抓不到他们头上。

沈迎夏当时评价这是“地下恋爱好者们的福音”。

*

沈迎夏把所有东西整理好后,列了个清单发给张放,解释了下这里有好些是她妈妈准备的要给他的。

过了十来分钟,张放给她打了电话,沈迎夏接通,张放说:“替我谢谢阿姨。”

“不客气。”沈迎夏说。

“我今天回来会比较晚。”

“嗯,你大概几点回来?”她问,其实不用和她报备,沈迎夏想,她会带老大去散步的。

“七点半之前吧。”

“好。”

那头顿了几秒,问沈迎夏吃饭了没,沈迎夏说没有,礼节性地回问他吃了没,张放也说没有,“你饿吗?如果你还没有很饿的话,我给你带晚饭回去吧,我现在在解放路这里。”

解放路有一家沈迎夏特别喜欢的餐厅,既然张放主动提起了,沈迎夏也没客气,跟他说她想吃那家店的油爆虾和海鲜烩饭,“就在解放路牌坊那里,我把地址发给你,导航也可以找到,我充了会员,结账的时候记得报我的手机号码。”

张放轻笑着应道。

这个电话挺亲昵,沈迎夏隐隐有些慌张,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照常带老大下楼溜了一圈,现在的小区绿化都规划得很好,沈迎夏一般都牵着老大去伴湖的那片大草坪玩。

早已过了春分,以春分到夏至的这段时间来说,白天在慢慢变长,但对于每一天而言,这样的变化极慢极小,春天的晚风有点沉闷,在湖畔稍稍会多带些湿意。

老大今年三岁多,体积也不小了,沈迎夏把飞盘扔出去,它极敏捷地奔向飞盘,很快叼着它摇着尾巴朝沈迎夏跑来,沈迎夏心都萌化了,心里直呼怎么会这么聪明可爱,真是小天使。

应该所有看见老大的人都会这么觉得,沈迎夏已经发现老大作为一只狗的回头率极其高,有小孩子看见它就走不动路,老大也不怕生,如果有陌生人想摸一摸它,面对他们友好的触摸,老大会表现得非常体贴,像是深知自己的魅力,实在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沈迎夏非常骄傲。

遛完狗回去不久,刚喂饱老大,张放也回来了,沈迎夏一闻味道就知道他点了不止两道菜,打开袋子,他几乎把每一道招牌菜都点了,沈迎夏不动声色咽了咽口水。

“听你的描述这家店好像很好吃,我就多点了几样。”

“诶,那我们……”

“AA?”

“好的。”沈迎夏心安理得地坐下了,说起来她第一次留下来吃饭那次是张放做了培根蛋酱意大利面和菜肉浓汤,特别好吃,好吃到沈迎夏还想再吃一遍,但没好意思开口。

他家的餐桌是一张款式简约的木制四人桌椅,房间的装潢比沈迎夏的好很多,一是家具齐全,二是他品味不错,那次她生病后,张放说他第一次见有人不装修直接住进新房。

时至今日,她后悔的事情太多了。

张放还打包了排骨瓦罐汤,鲜香清美,有一点点偏甜的余味,沈迎夏喝得很舒畅:“在店里吃味道更好。”

“下回有时间试试。”

这时张放的手机响了,张放没避着沈迎夏,“诶,奶奶。”

他说的是H市方言,沈迎夏耳朵都竖起来了。

“嗯,在吃饭。”

“今天下班迟了。”

“嗯嗯。”

“没事。”

“好。”

这对话,沈迎夏心想,和她妈在她吃饭的时候打给她如出一辙。

挂了电话后,张放解释了一下,“我奶奶。”

沈迎夏吸了口气,开始表演:“诶,你是H市人啊?”

张放看了她一眼:“是啊。”

“我也是诶,我刚听你说H市话我才发现,我一直以为你是C市人。”

张放看起来不怎么惊讶,一点没有沈迎夏想象中的那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惊喜感和亲切劲,这让她有点坐立不安,怀疑她是不是演得太做作了。

他们就着H市聊了几句,张放提到他是H一中毕业。

沈迎夏从来没有这么真枪实弹地演过戏,是极其努力地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诶,我也是一中毕业的,你是是哪一届的,”她顿住,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三分惊讶七分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们是不是同一届的?”

“是。”张放说。

沈迎夏继续讲着台词:“我们好像真的是同一届诶,我都忘了。”

“我记得,”张放说,对沈迎夏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但看你忘了我就没有说。”

“你跟我说你叫沈迎夏的时候我就想起来我们是同一个高中的,但我看你没印象就没有提。”

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

  • 霜*之天下一隅

    浑元天下,万民先祖起于南疆九黎,北上入华夏九州之地,立夏国。先祖封夏帝,定都盛京,年号大衍,开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夏国南抵苍山,苍山之南有小国,唤“云国”。云国尚武,三祖之一的暗罗殿与九宗之一的南疆翎羽宗便在国中。云国再向南有大河,名唤澜河。澜河自西向东奔流入海,千年不息。河岸有一部族,名为渊流族。

  • 【综英美】这里是宇智波之相遇

    日本东京某条大街上——一名中国女孩走在街上,女孩的穿着在人群中显得突兀,频频吸引着他人的目光。只见女孩将柔顺的墨发简单盘起,红色发带垂在颈边,乌黑的双眸清澈透亮,小巧的鼻翼,淡粉色的樱唇,苍白的脸色,米白色的竖领对襟琵琶短袄搭配浅绿色的织金马面裙,以及米白色的绣花弓鞋,凸显少女的端庄淡雅,恍若一尊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