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柯南之诸天万界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57:10 作者:梦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柯南之诸天万界
柯南之诸天万界
作者:梦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位少年,一枚戒指,一段行走在诸天万界中的旅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离境。

离境当真是世外桃源,天外之境,云雾缭绕,花开不败,蝶飞雁舞,泉瀑交融,鱼戏其间,穹顶之下,无与伦比。

萧翌协原以为认离洛为师,从此以后过上的当是逍遥自在的生活。谁知第二天拂晓,便被离洛唤醒并给了他一本约摸着有一尺厚的心法集。

离洛还要求他听其抚琴,在琴声中朗诵心法,而且仅限今日是朗诵,明日开始便不是朗诵而是背诵。

萧翌协有苦说不出,可怜兮兮地看向离洛,而离洛却冷漠地忽视了他的乞求,只道此是离境的章法,既已入离境,便不得不从。

萧翌协心道,还想着可以过上锦衣玉食,悠闲自得的神仙生活,却不想是入了虎穴龙潭,嘟囔着便抱上那一尺厚的心法集在离洛面前作势励志潜心向学。只是半晌后,离洛只逮得一只卧在玉溪旁睡得正恣意的人,哪里还有在背什么心法?

睡梦中萧翌协正啃着一根鸡腿,只是这肉嚼着嚼着就是不烂,无从下口,烦闷地想要丢开,这一丢便把自己丢了出去,忽的一惊,睁开了眼,哪里有什么鸡腿?只有离洛正居高临下审视着他,而他手中抓的也是离洛的衣角,萧翌协对着离洛讪讪笑道:“师父…”

“也罢,心法确实比较枯燥乏味。那为师便先教你习音律,日后借助音律记这心法便容易了。”离洛叹了叹气,无奈道。

“甚好,我一定苦学音律,不让师父失望。”听闻不用先习心法,萧翌协连蹦带跳起来,管他啥时候能学会音律,只要现在不学这又长又臭的心法就万事大吉。

又半晌后,离洛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萧翌协竟然生来便是五音不齐,无法着调,这音律是别想学会了。

而此刻不自知的萧翌协,哼着小调,其难听程度让离洛不忍皱眉,心中燃起成仙以来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但见那萧翌协时不时冲他微笑,离洛凝神叹息,最终宣布音律学习就此作罢,让萧翌协死心去背心法。萧翌协不知哪里出了错,但见师父脸色不好,也就停止了不依不饶的发问。

“师父,我饿了。”瞧着日头高升,已到晌午了,是时候吃饭了。

离洛身为仙人向来辟谷,倒是忽略了萧翌协,于是挥一挥衣袖,便出了离境,飞至山下小城,买了饭。

萧翌协躺在玉溪边上的一棵树上,百无聊赖等着离洛回来。不一会儿,离洛提着食盒出现了,萧翌协一骨碌跳下了树,笑嘻嘻地迎接离洛,笑嘻嘻地开着食盒,只是打开的一瞬间笑容消失了,为什么又是馒头和白菜?

“师父,我能抓鲤鱼来烤吗?”萧翌协指着玉溪里游动的无辜锦鲤道。

“不可。”离洛毫不留情地道。

“那烤野兔子呢?”玉溪谷上正有几只兔子互相追逐着嬉戏。

“不可。”离洛依然无情。

山珍海味,琼浆玉液,全都破灭了,都破灭了,萧翌协在心上惨道。经鉴定,他这光风霁月的师父是穷鬼一枚。

“师父,我可以自己下山吗?”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只是离境设了结界,只有离洛才能打开。

然而离洛的下一句话让萧翌协心如死灰: “待你习得心法,能自己打开结界,方可下山。”

萧翌协已经数不清来离境多少个日子了,日复一日的背心法,习剑术,至于音律,他始终不明白师父为啥说什么也不再传授给他了。

这日,师父又不知去往何处处理动乱了,玩厌了兔子,摸足了鱼,掏烦了鸟蛋的萧翌协也想下山,只是这心法得背到何年何月才能去解结界?

等下,萧翌协灵光一闪,师父说的是背了心法,能解开结界方可下山,那重点是解开结界,而不是背心法!想到此,萧翌协一骨碌坐了起来,只是忘了他此刻躺在的是树上,没坐稳,脸朝地生生扑在了地上。

于是乎,萧翌协跑到结界边,开始用鬼音召唤周边鬼厉,只是这离境周边仙气缭绕,哪里有什么鬼魄。

废了好些劲,方才唤来两只远道的小鬼头,萧翌协有些失望,两只小鬼头能顶什么用?正欲遣散他们,却不想一小鬼头用头磕着结界,竟磕出了个小洞,原来这结界反而怕童子鬼!

又一会儿功夫,结界被这俩小鬼头弄出了一个像样的洞,起码比狗洞大,萧翌协能佝偻着腰穿越而过。

终于出来了,遣散了小鬼头,他伸了个懒腰,呼吸着离境外的空气,虽说不如离境清爽,但多了一分自由的味道,怎么也好些。

想着,萧翌协蹦蹦跳跳下了山,进了城。此时正是城中热闹的时候,有变戏法的,萧翌协卯足了劲穿进人群,原来只是简单的将一些小物什放在手中,用一红布遮住,然后把物什变走。此种戏法在修仙之人面前,一文不值,也就糊弄糊弄寻常百姓。萧翌协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退出了人群,看到其他更好玩的玩意便跑走开了。

有趣的时间总是度过得飞快,眼看日落在即,萧翌协合计师父也该返回了,当下便御剑歪歪转转地飞回了离境,手中还多了一串冰糖葫芦,他将糖葫芦收在囊中,心满意足地如归家一般踏入了离境。

离洛和灭觞抵达离境时,发现结界破了一个洞,心道不好,忧心萧翌协遭遇不测。慌忙入离境发现萧翌协一如往常,正装腔作势背着心法,当下放下心来。

萧翌协看到离洛,飞快迎了过来,嬉皮笑脸道:“师父你回来了。”看到后边黑着脸的灭觞,顿了一下,又道:“鬼使仙君你怎么也在?”因灭觞总是一副阴魂不散的模样,萧翌协给灭觞取了鬼使仙君这个称呼。灭觞乃幽冥之神,他本就不待见萧翌协,闻此言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

“阿协,不得无礼。”离洛状似斥责,但声音依旧柔和。

萧翌协做了一副鬼脸,忽的瞥见离洛手上多了一颗晶莹剔透的黑曜石,其灵光乍现,层次分明,看起来应当是上上品。

萧翌协不免好奇:“师父,这石头是?”

“北冥所获,予你防身辟邪,佩上后没有为师命令,切不可取下。”离洛将黑曜石递了过来,萧翌协如获至宝,心下狂喜,原来师父还是时刻念着他的。摸了摸囊中的糖葫芦,看着灭觞比刚才更为冰冷的脸,想想还是等会儿再给师父好了。

静待离洛和灭觞在远处谈话结束,灭觞离去了后,萧翌协才呼呼跑过去,蹿到了离洛身后,又跳过来,变戏法般,将一串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变了出来。

“师父师父,你看,糖葫芦!”萧翌协笑着,明亮的眸光带着孩子气。

“阿协,结界的洞可是你破的?”离洛接过糖葫芦,问道。

“…是。”萧翌协低头抿嘴,讪讪道。

“心法背熟了?”

“背……没有。”萧翌协向来不会狡辩。

“那你如何能破?”离洛不紧不慢追问道。

萧翌协将前因后果向离洛道了清楚,随即又道:“师父不是说了若是我能破结界,便可下山吗?既然心法能破,我控鬼亦能破,有何不妥呢?”

“心法化结界为正道,控鬼为邪道,结果可能都一致,但贪一时速成,而走上邪魔歪道,易被鬼煞反噬,失了心性,伤及无辜。是以,无论获取什么当取之有道。”离洛耐心教导。

萧翌协有些泄气地点了点头,忽的想起什么,随即道:“师父,那徒儿向你请教,若在一场竞技中,有一人通过邪道取得先机,那没有使用邪道的人落于了下风,什么也没得到,该当如何?”

“通过邪道取得先机,为无德,虽说他占尽先机,但德不匹位,贪得无厌,终有一日会饱受反噬之苦。走正道或许一无所获,但求问心无愧便罢。”离洛淡淡道。

“师父,还有一个问题,心法总言,邪不压正,邪不胜正,但它并未定义何为邪?何为正?所以邪和正,如何能辨?”

“匡扶正义,惩恶扬善者为正道,修习邪道,滥杀无辜者为邪。但若要追究真正的邪和正,为师看来,尚无一道明确的界限。这四界之中,仙也好,魔也罢,妖也是,还有人,皆是复杂难识。是以,为仙为魔为妖为人,心正则正,心歪则邪,依然是那一句无愧于心便罢。”

“但求无愧于心便罢,无愧于心。师父徒儿明白了。”萧翌协喃喃重复离洛的话,最终明朗一笑。

离洛见萧翌协领略,会心一笑,温柔地摸了摸萧翌协的头,拿着糖葫芦问:“阿协,这糖葫芦从何而来?”

“自然是…秘密。”萧翌协想了想,还是不告诉离洛他在城里拆穿人变戏法的技俩,抢了他的饭碗,还用蹩脚的法力作弊给人表演了大变活人赚取银两,就为了买这一串糖葫芦。

“既然如此,今日你私自破了结界,该罚还是得罚,你心法未熟,那就抄写一百遍。”离洛淡淡道。

“啊,师父,不要吧。”听到心法二字,萧翌协便苦不堪言。

“那便两百…。”

“我这就去抄……师父,好生歇息。”话未必,萧翌协已不见踪影。

离洛拿着糖葫芦,看着萧翌协消失的方向,唇角不自觉勾起微小的弧度。

又一年过去。

萧翌协已能熟用心法解开结界了,离洛也并未再阻止他出离境外边溜达,只是要求他不得生非,不可莽撞,不能无礼,不要…不给……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最后还是在他再三保证绝不惹事之下,离洛才许了他出去。当然他是瞧着离洛正与鬼使仙君交谈,趁离洛不注意,一溜烟出来的。

有一个散仙师父,他现在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散仙吧,作为散仙,他觉得他也可以像师父一样斩妖除魔了。于是他现在不向往热闹的城里,而总是游荡在野郊,总盼能遇上正迫害无辜姑娘的一妖半魔,这样他便有了理由可以一边降妖一边救美了。

但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这野郊还真是野郊,除了野草野花野山坡啥也没有,莫说好看的姑娘了,不是,是莫说正害人的妖了,兔子都不多一只。

正哼着小曲,悠闲自在地逛着阡陌小道,忽的传来了一声细腻的叫声,但不是人的,听起来应当是一只小型动物的。萧翌协寻声而去,扒开道上的杂草,竟见得一只匍匐着的红色团状物,细看原是一只小狐狸。小狐狸的腿有伤,想来便是因受伤而呻|吟。萧翌协一把抱起这小狐狸,这小狐狸受惊一般,想要挣脱,在感受到萧翌协并无恶意后,方才放下了戒心,叫唤着,似要求助萧翌协。

也罢,未救得美,拾到一只小狐狸,挺好。萧翌协查看了小狐狸的伤口,这伤口并不是寻常兵器所伤,伤口周边的狐狸毛有烧焦的痕迹,看来是挺厉害的法器。现下也无法包扎,便决定把它抱回离境,让师父救治。

兴许是伤口的疼痛难忍,一路上小狐狸都不安地叫唤,萧翌协也无他法,心上忽然燃起一计。他决定唱歌安抚小狐狸,于是便开口哼起了平时师父晨曦让他背诵心法时所奏的曲子,果然小狐狸先是狐躯为之一振,后再不乱动了。萧翌协心道看来是他的曲子有效,心里颇为满意地又哼了一曲,虽说这小狐狸不乱叫了,但这小狐狸莫名蜷缩得更紧了。萧翌协施施然,不以为意,好在马上到了离境。

离洛仔细察看小狐狸的伤势,灼伤处不是普通的火焰所致,而是被玄门法器所伤,修仙之人的剑矢,是以玄灵之火。这小狐狸有灵气,体中含丹元,已成妖,灵力被玄灵之火所损,方才遁了原型,若没有早日得到修复,怕是灵力会散尽。

究竟是何人下此毒手?离洛确认了小狐狸的丹元精气,并不浑浊,意味着这小狐妖的修为皆是靠自己潜心修行得来的,并未伤人性命,那便不能成为修仙族的降妖对象,只是这伤却为修仙之人所致。

如今修仙族竟落到这般境界了吗?是非不分,为求早日升仙,竟有滥杀无辜以充数之人。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萧翌协对离洛的言辞不解。

“修仙之人能否成仙,降妖除魔是一个重要的评判标准,是以所降伤害无辜的妖魔鬼怪越多,修为亦会变得越高。但自魔界覆灭,仙界百年来又整顿了妖界后,如今妖界已不成气候,很多妖为了长久活命,转而潜心修炼,不再害人。

然而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又是另外一个局面,他们少了能提升修为的渠道,不免有急于早日得道成仙的人剑走偏锋,滥杀无辜以作数增加修为,想来这小狐狸便是遇上了滥杀无辜之人。”离洛娓娓道来。

“那太可恶了吧!”萧翌协摸了摸小狐狸,小狐狸似听懂了他们的对话,灵动的狐狸眼噙了泪光。

“天下之大,可恶之人何其多。”离洛边施法为小狐狸疗伤边道。

待小狐狸疗伤完毕后,萧翌协忍不住道:“师父师父,我们把小狐狸留在离境吧!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她留在离境尚且可以和我们一同修行。”

离洛未发话,但算是默许了萧翌协的提议。

萧翌协见状,心下欢喜道:“师父师父,我们给小狐狸取个名字吧!”

“她可能有名字。”

“那她何时能够化为人形?”

“不知,取决于她的修为和意志,可能恢复得快,也可能慢。”

“既然如此,她也没法说话,我们总得对她个称呼,暂且给她取个名字吧!”萧翌协一旦想要做什么事,离洛不同意时,他总是这般无赖纠缠着离洛。

最终的结果,离洛都是无奈着许了: “随你。”

“我在阡陌小道上捡到的小狐狸,那么…就叫陌狸如何?师父?”萧翌协征询地看向离洛。

“…随你。”离洛自知反对亦是无效,“陌狸”一名倒是取得简单,也就只有简单了。

“哈哈哈,那以后陌狸就跟我们一起生活了!太好了,这样师父不在的时候我有狐狸可以玩了。”萧翌协笑着高举了小狐狸,也不问小狐狸愿不愿意。

“……。”离洛浅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萧翌协与记忆中那张邪魅的脸日渐重叠,心下沉了沉,不知多年以后还能不能像如今这般安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在线阅读第10节

    ===我能掩盖其他异类的气息!青玉明白是我故意在耍他时,立即猴子似的从半空滑下地,脸色绷紧,半抱着拳头开始恶狠狠地瞪我。“哎哟,我好怕啊,长舌鬼啊,长牙鬼啊……”我又是一阵装模作样。气的青玉更加七窍生烟。恨不得将我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孔给撕成一片片。不一会儿,冷无忧从里面笔直的走出来,“看来这边并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