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世界的智能系统第一章

2021/6/11 17:58:56 作者:阿赖耶Alter 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越世界的智能系统
穿越世界的智能系统
作者:阿赖耶Alter来源:纵横中文网
因为以前扶了个老奶奶,魏杨获得了个系统,然后就被系统带着穿越到各种世界了,请问遇到不熟悉的世界时怎么办?总感到这个剧情有点问题,这主角有毛病啊?

人来人往的宇宙航空站,四处可见的,都是眼中饱含明亮希望,嘴角洋溢着激动笑容的人类。

地球刚刚经历了一场严苛的文明考核,如今终于获取立国资格,成为大宇宙时代光明正大的一份子。而今空间站的成立,更是成为了人类正式迈入宇宙,将地球的名字传扬向世界各地,足以载入史册的重要第一步。

特级通道中,站着一群内心激动的人们。他们西装革履,仪表堂堂。雀跃不已的躁动神色被管理的很好,只有那自信自豪的神色,被毫无掩饰的停留在了脸上。

他们是代表地球的外交官,是刚刚经历了惨重战争,迫切需要稳定的地球眼下最重要的“带来和平的兵器”。今天,是他们离开地球,前往宇宙各大星球赴任的日子。

在外交官们离开祖国之前,政.府部门特批将平日对外封锁的特级通道打开,让他们与过来送行的亲朋好友进行最后的道别。

喜极而泣的眼泪,万般不舍的思念,纷纷在这里展开。

唯独一片区域,不一样。

这里的送行人数,毫无疑问是最多的。地球上各个领域的知名人物齐聚一堂,仿佛是在开什么全球百大排行榜的线下聚会。

却也是气氛最为沉默、无言、甚至是凝重的。

旁边的外交官们心知肚明的注视着这一切,没有过来叨扰。他们审视的视线不断投入过来,看得人心中越发窝火。

终于还是有人克制不住了。

送行人员中的一名男子走到人群中央,他面带怒容,压制着声音气愤低吼:

“你到底在想什么?!”

这句话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身为地球第一外交官,在场所有人的骄傲与希望。游云染自从坐上这个位置起,便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重大责任,背负寄托,肩扛着人类的未来不断前行。却在此时即将上任就职的关键时刻,狠狠打了所有爱戴他的人们一记无从预料的重重耳光。

这已经不是失望惋惜就可以形容的了。

“游云染,你太过分了!”男子的语气带着一股的恨铁不成钢:“自甘堕落没问题,但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吗?是地球的!是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数十亿人类的!你凭什么胡乱做主,这么糟践自己!”

没人明白,只需按照计划往最完美的道路去走,迟早有一天能成为宇宙公认的地球代表发言人的游云染,为什么偏偏要跟自己过不去,跑到那种娱乐星球去做什么外交官……

男子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努力多年,如今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游云染,竟然在这种时刻选择自暴自弃,这太让人痛心了。

“相信我,我为这个决定已经准备了很久。”游云染缓缓开口,声音清越宛若松柏,舒和的语气渐渐冲淡了男人脑海中的怒火。他眼含淡淡微笑,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对他道:“我不会让你,更不会让我的祖国失望。”

他接过旁边为他送行的友人们的礼物,是一个装满各式物品的空间枢纽,外表精巧别致的金色徽章。徽章上用精妙的手艺细致勾勒出地球的国徽,如同一个护身符,随时陪伴在游云染的身边。

亲手将它制造出来的空间道具大师,将徽章仔细别在游云染的西装上衣胸前,看着游云染的眼眸,轻声宽慰说:

“我们相信你。”

即便内心充满愕然,无法理解游云染的作为,但他们清楚游云染的为人,知晓他的做事方式,因此,他们愿意在这个时候,为即将离开的好友送上最深厚的祝福。

游云染浅浅一笑,眼中带着欣然的笑意,珍惜地用指尖摸索着胸前的徽章,认真道:“谢谢。”

说完,他坦然的目光看向不远处气势不凡的上位者人群,嘴角微微抿起,悄悄流露了一抹失落与怅然。

培养他二十多年,抚育他长大的家族,终究是一个人都没来。

包括他心目中最为尊敬的那位大人。

“哥,时间到了,该走了。”

站在游云染身旁的贺厘说道:“飞船到港了,我们得提前进去核对身份。”

四周人群闻言齐齐沉默了片刻,最后再仔细看了游云染一眼,纷纷道:“好了,就送你到这里,以后到了外星常联系,我们有空了也会过去看你。毕竟你们外交官,不方便随意离开。”

游云染眼睛弯起,笑了笑,说:“你们一个个平时都忙得不行,抽出时间过来送我已经足够了,何必还跑那么大老远。放心吧,就算不来,你们接下来肯定也能时常见到我。”

看着众人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含义地点了点头,游云染嘴角抿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挥挥手告别身后友人们,笔挺着腰杆,在众人注视中昂首离开。

他将身负使命,奔赴属于他的战场。

安检处,贺厘神色不安地看着身旁的游云染。绞尽脑汁组织语言,直到最后一刻都希望能够说服对方回心转意。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贺厘语速极缓的说:“凭哥你的本事,宇宙十大政治主星随你挑选。长官们肯定也会很高兴,会用最大的力量来支持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他清楚自己此时再说这些话已经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可一想游云染被卸下来的首席外交官的身份,再对比他眼下的处境,贺厘就觉得内心一阵心酸。

“长官们到底为什么会同意让哥你去那种地方……”

杀鸡焉能用牛刀?这都不是大材小用可以形容的了。明明可以用强权压迫命令,甚至是扣押着将游云染绑到宇宙政治主星上班,怎么就这样轻易放弃,真让游云染自作主张的胡乱来。

一颗到处构架着拍摄场地,来往人员皆是宇宙娱乐明星的星球,能和地球建立什么外交。

游云染走过安检,上了飞船。站在船舱口处回头看了那一脸委屈小媳妇样的贺厘,挑眉说:“你以为我是做什么的?”

他是外交官,一个最擅长用嘴皮子说服对方,进行沟通、洽谈的存在。如果连地球人都说服不了,游云染又如何用自己的本领去打动宇宙中的其他种族。

贺厘只能瘪着嘴巴,老大不乐意地沮丧跟在游云染身后,一同进了飞船。

飞船很大,空间辽阔,光线明亮,仿佛步入了一间时尚轻奢的宅邸。充满舒适感的设计风格,是从来只坐过逼仄军用宇宙战舰的贺厘,第一次踏足的地方。

他愕然看着与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场景,稀里糊涂跟在游云染身后走过很多地方。七拐八拐,绕来绕去,走马观花地欣赏了无数宇宙间特有的奇妙的图画,这才来到一片公共空间,里面坐满了各式各样——真的是各式各样,模样千奇百怪的“生物”。

贺厘心想,本以为在战场上遇见的虫族、泰坦巨兽甚至是天使,已经足够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了,没想到如今章鱼、罐头、机器人都能买票坐飞船……

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说明他们和地球人一样,都是被承认为宇宙公民的智慧生物。

贺厘有点被这过于具有冲击性的场面震慑到,就好像乡下小子头次进城,先是被四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华街景所震撼,又开始惊艳的起观察路边时尚夺目,让人眼花缭乱的都市人群,目光忍不住不断打量。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相信此刻每位登上太空飞船的地球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这么做。

不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贺厘表现的十分明显,他带有惊叹诧异的目光不断打量四周人群,表情有种一眼就能看穿的惊奇。而他和游云染坐的位置恰好是这个飞船的头等舱,里面坐着的,都是群心气高、见识广的人群。

难免会有人因为贺厘的视线感到被冒犯,一些对自己外貌十分敏感的人群,不喜欢别人那么露骨的看着自己。

例如某位有十只触手的……女士。

她不满的看着贺厘,对他说:“你让我感到很不快!”

贺厘听后红了脸,连忙道歉。多少懂得点宇宙礼仪与常识的他知道自己不小心犯了错误,赶紧打开植入到身体里的“转换器”,将四周人群的模样,转换成了地球人类。

这是宇宙间一种很常用的仪器,能够将周围人种无缝切换成同种族的人,方便大家快速接受环境,起到无歧视无抗拒的效果。

虽然不明白原理是什么,但据说这能够百分百将四周人物按照特殊方式完美变化成相同人种。而且这个变化十分遵守“原则性”,丑的人不管怎么转换在所有物种人眼中看来他还是丑,美的人就算转换成十爪章鱼,那依旧是宇宙间一条最漂亮的章鱼,可以说非常严格了。

按下转换器开关之后,贺厘眼中的世界瞬间变化得不一样了。方才还让他感觉奇葩滑稽的章鱼女,眨眼间变成了一位身着艳丽红裙,相貌绮美夺目,十分漂亮的性感女人。

四周还聚着一群正在给她献殷勤的男人们……

贺厘被女人漂亮的外表看红了脸,忍不住又道了一次歉,这次语气诚恳多了,带着股真心实意。

现在他才明白过来,刚才那种看小丑一样诡异的眼神看眼前的女人,究竟有多失礼。任谁见到了都会不开心。

“没见过世面……”

女人依旧有些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

贺厘自知有错在先,讪笑一下,连忙找到座位缩起来,不和女人继续纠缠。

游云染的位置在贺厘的旁边。

因为就职地点的事情,他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达两天两夜接力赛一般的审讯质问,身心皆受到了非常大的煎熬。又强撑着摆出好气色让地球上的朋友们安心,一路勉强着自己,此时终于可以得到休息,松口气后难免显得有些困倦。

他靠在椅子上,黑色的刘海自上而下在他脸上打了一层薄薄的阴影,垂着的眼帘和上挑的下巴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冷峻。往日高居上位久了,一直收着的气势不自觉露了出来,带着一股肃然而又尖锐的气息,隐隐散发着压迫感。

贺厘坐下之后,看见游云染眼底有层青黑,正在闭目养神,很识趣的没有开口继续刚才的劝说。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好奇而又收敛的目光观察着四周,内心这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激动起来。

他这是要冲破银河系,上宇宙去了!

带笑的嘴角不自觉勾起,贺厘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在公共场合拍照不会触动律法,于是又站起来,高高兴兴的狂拍了好多张照片。有大范围的船舱全景,有靠着舷窗和地球航空站的合影,有飞船内的梦幻绮丽景色,甚至还有一个科幻感爆棚的饮水杯!

他打算发给留在家中的小妹妹,告诉他,哥哥此时要离开了。

这拍照的动静不算小,多少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关注,大家一看就知道贺厘是头次坐飞船,不可避免有人露出了不屑的嗤笑。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谁会喜欢头等舱里有着一个坐飞机都能狂喜成这样的没礼貌的人呢?

飞船靠岸停留了许久,这个许久在兴奋不已的贺厘眼中或许只是一下子,但在其他乘客看来就不对劲了。

有人叫来了乘务员,问他怎么回事。

乘务员歉意回答:“十分抱歉,我们引领地球上的乘客抵达他们的位置耗费了些时间。”

“地球?”问话的人看起来更不满了,“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乘务员解释说:“这是刚刚被联盟认可,通过考核的星球……所以最近也被纳入了我们的航行路线上。”

这句话一出,几乎过半听到乘务员解释的乘客都将目光看向了船舱某处的贺厘。

贺厘:“……”

那问话的乘客不满说道:“上船找个座位都能用这么长时间!他们是瞎子吗?路都不会走!”

贺厘一听就很是不高兴,嘴角一挂,笑容都没了。

乘务员连忙道歉:“很多乘客不认识飞船上的文字标识,所以……”

所以为了将那群稀里糊涂乱转的人类一个个找到带回座位上,耗费了点力气。

一个人忽然说道:“现在的层次真是越来越低了,什么野鸡星球都能被划分为智慧物种。字都认不全,还好意思说和我们一样都是智慧生物?审查员怕不是因为猴子会拍照,就误以为他们是人了,呵呵……”

贺厘这要是还能忍的下去,他就不是贺厘了。

他怒发冲冠飞快冲到男人面前,大声质问道:“有话你给我说清楚!谁是猴子?你凭什么说我们地球不够资格!”

男人巴不得和贺厘吵,他从刚才起就看贺厘很不爽了:

“我就说你,怎么了?”

“地球是什么地方?听都没听说过!别以为刚刚被允许走出星球就很了不起,我告诉你,要不是你们侥幸过了考核,现在就是群被我们随便杀死都不用负责的动物!你们的星球也不过是个刚开化的破地方,你就是从那破地方出来的野猴子!什么都不懂至少该学学吧?那么野蛮没有教养,放出来对社会就是群祸害!我说你怎么了?我说你是教你怎么做人!你该谢谢我!”

贺厘气得脖子粗红,他大喊:“你才没教养!我们人类刚得到认可怎么了?不懂得怎么坐飞船不行吗?你难道一出生就长这么大了?你一出生就能学会读书认字啊?你没有个第一次啊!这点教养都没有,我看应该是你先回去好好学学怎么做人!”

乘务员一看贺厘这个架势,就知道事情不妙,两人针锋相对的态度那明摆着就是要大吵特吵下去,一脸的为难,硬着头皮想方设法调解:“您请息怒,地球是被联盟承认的国家,人类也绝对是应该被认可被尊重的物种。”

说完又对男人说:“是我们的工作出现失误,导致没能很好的引导乘客抵达座位,绝对不是客人们的问题。”

可惜这话两个怒火中烧的人根本听不进去,因为他们现在想听的根本不是这些,而是对方的认输服软以及道歉。

于是这纠纷还真就越吵越裂,大有种要彻底抛下脸面狠狠撕逼,亦或者撸起袖子用实力说话的架势。

贺厘的大嗓门惊动了正在休息的游云染。假寐中的游云染睁开眼皮,露出一双颜色浅淡宛若琉璃的眼眸。古井无波地看了远处对峙着的三人一眼,他开了口,低哑困倦的嗓音效果十分冻人。

“人身攻击他国人士,贬低质疑物种人权,甚至否认联盟权威扬言人类是宇宙的祸害。这位先生,您知道自己此刻的发言已经触动了宇宙一级最高律法,就算被我们起诉也绝对无法逃脱责任吗?”

游云染放下被贺厘小心盖在身上的薄毯,起身缓缓走过来。

他的眉眼是毫无疑问的冰冷,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那是常年站在公开场合,接受其他家族以及外界人士质问,还依旧能够舌战群雄,用话语做刀,把所有人都说的无言以对吃瘪愤恨的首席外交官,融入骨血中毫无保留的敌意。

游云染精通全宇宙的律法,对每个种族的文化、历史都有着足够多的了解,即便出身地球刚刚进入宇宙时代,他的见识与能力也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宇宙人民所能比拟的。

“如果我没看错,您应该是卡比尔星球的人士。我是地球的外交官,因此多少了解一些您星球的事迹。进入宇宙一千三百多年,两百前年刚刚从D级国家升为C级,一千年时间获得如此大的进步,首先要对您说声恭喜,您的国家的实力当之无愧是宇宙里的新星。”

男人看游云染说话先是带着威慑性的正式警告,又忽然话锋一软开始认可称赞,大棒加甜枣的讲话方式让他先是忌惮又是舒心,所以回答也显得平和收敛许多。

“哼,你明白就好,我的国家有多厉害,绝对不是你们这种刚刚进入宇宙的人可以比的,我说那些话也是为了让你们有自知之明。”男人傲慢道。

“自豪自己的出身,这很好,每个人都应该骄傲并且热爱着自己的祖国。”游云染颜色浅淡的眼眸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语速又快又稳,带着让人无法不听的信服力。

“但按照你的说法,区区一个C级国家,而且还是已经立国上千年的国家,到底是有什么本事,站在我们人类面前如此颐气指使?”

游云染抬高下巴,目光睥睨审视对方,自豪的说:“您知道人类和地球吗?您了解吗?坐井观天什么都不懂的人或许是您才对。我们地球,是B级国家,刚一进入宇宙,就越过D、C,直接被认可成为了仅次于A的B级国家,那还是因为我们地球的星球数过少,历史还不够悠久所以升不上A的原因,您知道吗?”

男人一愣,立马反驳:“不可能!你别以为凭你一张嘴瞎说,就能——”

“是不是瞎说,您问问您身边的乘务员不就好了?”游云染打断道。

一旁乘务员立马连连点头,用确定的目光看着男人,向他保证地球确确实实是B级国家。

“不知道您星球当年的考核标准如何,反正我们地球的考核对象是3A级的国家,虫族伊特拉斯帝国。言语辩论、科技发展、单兵作战、军事指挥,哪一项不是碾压!一对一战胜全宇宙最强物种,十分钟内击败星际巨兽,军队实力完胜肆虐宇宙恶名远扬的虫族,您说,我们地球,我们人类,有没有资格进入宇宙?”

男人越听,眼神越不可置信,在“虫族”二字出现的时候,他甚至是带着荒谬的语气,对游云染说:“虫族?就你们?!”

“这是和联合国签订的契约,身为地球首席外交官的我自然也是在场。我奇怪这种‘常识’,您怎么会不知道。”游云染语气嘲讽:“全宇宙都希望获得我们人类的保护,因此签订契约,邀请我们成为星际外援。您刚才那么嫌弃人类,不屑我们地球的存在,看来是有足够的本领面对虫族了。是否需要我向卡比尔星球官方人员确认,您的星球并不需要地球的保护?申请撤销对卡比尔星的援助?”

男人听完哑口无言。

他面色涨红,脸上浮现出羞赫的神情,眼神躲闪,根本不敢面对此时的场景。竭力想要放下点狠话,继续嘲讽游云染二人,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立场,甚至是不敢硬气的说“是”。

这偌大宇宙,没有人敢一口咬定,说自己不怕虫族。

而人类却能够抵挡虫族侵害,是全宇宙当之无愧的保护伞。

所以他面红耳赤,站在这里面对众人的目光,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太丢脸了。

“地球毫无疑问是宇宙的一份子,这事情刚刚发生不过一年,您不清楚,情有可原。”

坚定了立场,捍卫了地球的尊严后,身为外交官的游云染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但是希望您可以明白,以后请不要随意嘲讽污蔑其他种族,这才是身为智慧物种最应该知道的‘常识’与‘礼仪’。”游云染看了贺厘一眼,说:“信息无法抵达的地方,文明可以。请您好自为之。”

贺厘站在一旁,一脸爽爆了的神色,激动到不行。

看男人那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样子,实在是太解气了!

恰在此时,乘务员终于收到通知,说地球乘客已经各自抵达座位。他连忙给眼前的纠纷收尾,对那硬邦邦杵在原地下不了台的男人找台阶下。

“飞船马上就要离港,请乘客回到座位,避免起航时的颠簸。”

贺厘和游云染便坐回位置上,贺厘脸上仍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他说:“哥!你太帅了!”

游云染神色淡淡。

他什么大场面没有经历过,像现在这种级别的纠纷,那顶多算是动动嘴皮子,说他认了真,那都是侮辱他的职业素养。

但贺厘不一样,他当然是高兴的。只是高兴着高兴着,再一想想游云染接下来的处境,那嘴角的笑容又挂下去了。

他心疼。

真的心疼。

所以他又开始在游云染耳边啰嗦起来,希望劝游云染回心转意,去更加优秀的星球入驻。

游云染困得不行,耳边有着这么一个噪音源,他休息不好,忍不住抬起重重的眼眸,说了点心里话。

“驻扎一颗星球,代表地球进行外交。稳固我国地位,抵挡他国污蔑,处理国际纠纷,笼络友好关系……这种事情即便不是我,其他家族的外交官们也能够做得好。”

游云染拉了拉身上的薄毯,困恹恹的情绪让他的语气显得有些淡漠,但话语中的含义,却是那么的真诚炽热:“我不满足这种程度的工作,人类完全能够拥有一个更美好的宇宙环境。”

而不仅仅只是像刚才那样,必须用“能战胜虫族”的这种名头,去以势压人。

否则被嫌弃“未开化、土包子”,依旧是地球数百年内难以避免的事情。

但是,人类为什么要受到这种鄙夷与嫌弃的目光不可?至少游云染是不喜欢见到的。

贺厘迟疑着说:“可是,到了洛菲尔星,可以实现哥你的想法吗?”

“可以。”

游云染的语气自信与笃定,他仿佛生来就应该是吃外交官这碗饭的,永远都不会露出自卑怯弱的神情,永远都是那么的一往无前。

“外交虽然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流,但实际却是人与人在打交道。”游云染轻笑着说:“只要方法用的对,不管什么形式,我都能实现我的目的。”

飞船缓缓离开港口,象征着游云染征途的长行此刻终于正式起航。

游云染说:“我忍耐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到了可以出手的时候……又怎么可能胡来。”

贺厘闻言,沉默了许久。末了,他忽然发出一声苦笑。苦笑过后,又诞生了一丝释然。

他抹了把脸,大声说:“行!反正我已经跟哥出来了,别说是颗娱乐星球,就算是怪兽横行的蛮荒之地,危机四伏的刀山火海,我也跟着你一起闯!”

飞船起航后,蓝宝石般的地球很快就被留在后面,再也看不见身影。

乘务员留在船舱内辅佐乘客们航行,小声提醒各位旅客飞行中的注意事项后,想了想,又走到头次进行星际跳跃的贺厘身边,对他轻声说道。

“不久后飞船就要经过跳跃点,进入固定轨道,空间压缩期间您可能会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建议您进入睡眠状态,减少压力。”

贺厘看四周静悄悄一片,很多人,包括他的哥游云染,都闭着眼睛或假寐或睡觉,有心也想跟着一起有样学样。

可他实在是太激动,太兴奋了。

谁让他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就是那无边无际的星海呢?

这都能快速睡着,贺厘他就不是贺厘了。

乘务员想了想,建议说:“这里有宇宙经典十大金曲,您可以听一听。”

本应该是个很好的提案,贺厘却表现的有些敬谢不敏。

“这……听歌……”

如果是地球上的安眠曲也就算了,但宇宙里的歌曲,贺厘是在是无法接受的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