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偶有所悟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11:37 作者:心闲寄字 来源:17K小说网
偶有所悟
偶有所悟
作者:心闲寄字来源:17K小说网
顺手拈来的一点所悟,想到什么就寄存什么。本来发在汤圆创作更合适,不过不想当个老顽童混迹在小孩子堆里凑热闹。就发到这里吧。仅此而已……

陶哓哓推开门,眼疾手快,立马把沙发上的衣服抱成一团,粉色的内衣漏在外面,她连忙塞进怀里,尴尬的收拾出一点坐的位置。

“你先坐,我,我去给你倒杯水。”

祁亦言面色比刚才好了些,只是嘴唇依旧发白,裤子边溅了不少水,水渍一块块的。

祁亦言安静坐下,目光打量着她居住的地方。房间很小,是一室一厅老式布局,客厅紧紧挨着卧室,从进门他就看到柜子摆着的麻雀的标本,她买了一个玻璃罩子遮住,还是和以前一样。

低头,目光落在茶几上,上面的笔记本不断有消息提醒震动,他一不小心碰到鼠标,屏幕被点亮。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小说,从上到下扫了遍内容,碎发下的黑眸缓缓眯起,好看的嘴角也上扬了些。

他安静坐着,鼻间缭绕的,都是属于她的气息。令人,很是怀念,也很引人犯罪。

陶哓哓在厨房里,对着窗子上反射出的背影发呆。从相逢的时候开始,她本能告诉她应该离开,医院的夜晚,是个意外。

可现在陶哓哓却没法解释自己今晚的行为,明明已经想好,要和他说清楚,断干净,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但是,当她看到雨夜中他的模样,那落寞的眼神,就感觉到心被谁紧紧扼住一样,让人窒息。

尝过最浓烈的酒,醇香之绵长,始料未及,怕是永世难忘。她现在才知晓,有些习惯不知不觉间已经刻骨,铭记在心。

锅里的热水,“噗呲噗呲”冒泡,溅到手背上,她本能缩手才回神,也收回思绪,她小口吹气,然后把盖子彻底打开放在一旁,转身去拿中午吃剩的速冻饺子。

哪里知道,才刚转身,就撞进一个硬邦邦的怀里。鼻子被撞得生疼,刺激到泪腺,一瞬间红了眼眶,她一边揉鼻子,一边说:“你走路都是没声吗?”

说完,她又突然有些后悔,她才轻微抬头就见到他毫不掩饰侵略性极强的目光。默默往后退了退,直到抵住背后的柜台。祁亦言向前一步,两步,来到她面前。

快要逼近时,她伸手挡在他胸膛,隔着衬衫,从手心传来他沉重的心跳声。热热的,甚至觉得有些烫手,她缩回了手,连忙说:“我,冰箱里还有些饺子,你胃疼的话,就煮烂些,吃完了吃点药,你好像有点发热。”

陶哓哓从旁边挪过,打开冰箱,背对着他,一边拿东西,一边絮叨:“你是傻吗?我没回消息就不会打电话吗?干嘛在雨里淋着。”

祁亦言这时开口,嗓音有些沙哑,“我有伞。”

陶哓哓气急,微怒道:“你不是还有车吗?不会去里面等?”

“车里你看不到。”

“……”

陶哓哓无言以对,轻推开他,走到电磁炉前,用勺子挡着点饺子,慢慢倒进锅里,再用汤勺搅动。

祁亦言退了一步,往后慵懒倚靠着冰箱,痴迷的看着她的后背。那朦胧的热气腾腾上冒,身体一点点回暖,甚至会觉得有些热得烦闷。小小的身影忙碌,六年过去,她真的没多大变化,比如,还是喜欢粉色。祁亦言浅浅的露出一丝笑容,白色的T恤有些透,他看到了的颜色。

高腰牛仔裙下,是一双白净细腻的腿,裸/露在外,他目光如炬,似要看穿她的一切。

陶哓哓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的目光太过于火热,自己仿佛赤/身被他打量。

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昨夜的情景。她急得脸通红,恨透了自己的反应,两腿紧紧贴在一起。

祁亦言在身后自然是看到她的动作,她的反应让他很满意,露出笑意变深许多,眉目也染上些许愉悦,举步上前,陶哓哓的心跳随着他的走近,越来越快。

终于,他走到几乎要贴上她后背的位置,从她的身侧拿起汤勺,一字一句说:“熟了,可以起锅了。”

低沉的男音传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撒在她脸颊,陶哓哓控制不住打了个冷颤,浑身酥麻。她急忙跳脱他的怀抱,从一旁的碗柜拿出碗,放下就急忙跑出了厨房。

祁亦言低头忍笑,余光一直看着她害羞的动作,心情好了许多,关了火,一个接一个把饺子放进碗里。

陶哓哓一口气跑到卫生间,匆匆用冷水洗了把脸,卸了妆,用橡皮筋绑上头发,走出来,看到祁亦言安静的坐在客厅里。

清隽的面容被腾腾升起的热气蒙住,让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许多,陶哓哓按下饮水机的开关,蹲在柜子旁翻药,拿起药瓶看了眼日期才走过来。

她坐在祁亦言的对面,把药搁在他左手边。饺子因为她的晃神,被煮得稀巴烂,他用筷子夹死,蘸了点酸醋,双眸却紧紧盯着她,一小口一小口,优雅的吃下。

他吃得慢条斯理,看着她的眼光,有些渗人,仿佛吃的是自己一样。

陶哓哓只敢埋头玩手机,当做没看到,一直到他吃下最后一个饺子,她起身跑去接水。

陶哓哓刚到饮水机那里时,祁亦言后脚就跟着,只感觉自己被一团阴影遮住,转身,就碰到他的胸膛。

“啊。”她不由惊呼出声。

祁亦言笑意渐深,目光落到她脖颈的某一处。因为头发扎起,露出白嫩的脖颈,上面红色的咬痕更是明显。

他伸手,拇指反复抚摸上面浅浅的印子,她一怔,随即在他怀里发抖。

身子在发抖,她竟然怕他。接受到这一信息,祁亦言无疑是愤怒的,他克制着快要破笼而出的欲/望,收起笑容,咬了咬后槽牙。

他移开手,捧住她的后脑勺,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松开她的绑住发丝的皮带。

陶哓哓伸手推搡他,嗫喏数次,终于小声说道:“祁亦言,我们,不对的,我们不该……”

祁亦言再也忍不住,一手紧紧抓她的双手,举过头顶,一手捧住她的后脑勺,紧紧把她抵在墙上。

冰冷的墙一下刺激到陶哓哓,只感觉后背一阵疼痛,还没来得及呼痛,他的吻落下。

不像昨夜的温柔,而是如同暴雨,牙齿啃咬着她的下唇,灵活的舌@尖慢慢撬开她的牙关,她一稍不留神,就挤进她口腔中,寻找,追逐……

一手来到她的腰际,力道大的感觉快要被他掐断了一般。陶哓哓眼里溢满泪水,水汪汪的眼睛,在控诉着他的罪行。

祁祈亦言看在眼里,越激发了内心的兽性。

陶哓哓开始挣扎,她情急之下,咬破了祁亦言的唇。祁亦言尝到了血腥味,反而笑了,她的手被他擒住,她咬紧牙关,隐忍着不敢叫出声,她刚脚下要用力踢他,就被祈亦言用膝盖顶住,自己真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祁亦言,你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

祁亦言看到她慌乱狼狈的模样,也看到了她瞳孔里失控的自己,闭上眼,停了动作,下颌放在她肩膀处,叹息一声,缓缓说道:“哓哓,如果真的躲我,就不该回头,不该心软,更不该放我上来。你知道的,如果你回头了,那就永远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陶哓哓哭了,一是慌乱,二是委屈,同时又恨自己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祁亦言感觉到脖子上的冰冷,他一边吻去泪珠,轻声温柔说:“是你告诉我,要陪着我,哪怕是下地狱也陪着。六年不见,就忘了吗?”

“没事,我会帮你一点点记起。”

说着,手滑衣摆处,他突然用力扯下牛仔裙,牛仔裙是扣钮的,纽扣都被扯坏了几颗,“啪啦啪啦”掉在地上。陶哓哓真的急了,挣扎着怒骂道:“混蛋,祁亦言,你混蛋,变态!”

祁亦言黑眸眯起,冷哼一声说:“装不下去了?陶哓哓,你身上其他人的味道,让我很想杀了他呢!”

陶哓哓睁大双眸,他果然都看到了。

他重重的吻下……

一夜荒唐,陶哓哓已经记不得第几次被折腾晕过去又醒来又晕过去,只知道自己置身在一个笼子里,被各种折腾得死去活来。

直到黎明时,陶哓哓已无暇顾身体的狼狈,直接晕睡过去。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进,暴雨过后,空气显得清新得多。

她还没有醒来,祁亦言,却一夜未眠。他侧身,一手杵着脑袋看她的睡颜,修长的指间,划过她的脊梁骨,立马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哪怕是睡着了,还是有本能反应,这才是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慢慢的,阳光落在她身上,那细小的绒毛,很是可爱。

他指间描绘着她的后背,她似乎有些不满,刚想挪动位置,却扯到身子,嘟囔着痛,又埋在他怀里又睡了过去,久久不曾醒来。

她双手搂着他的腰,像很久以前一样,有些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变的。

这样的早晨,总适合怀念,而睡梦中的人,在熟悉的怀里,又一次,梦到从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气息在萌发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将军啊——跟我去江南吧……”琉朝边疆——北疆,军帐中,北疆的战神又一次在梦魇中惊醒。“苏致茗……”姜令徒然从梦中醒来,似在问梦中人,“你回到钱塘了吗?”你父亲的病好了吗?你答应过我,会带着婚书回北疆来娶我的。已经三个月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呢?夜,沉寂,无人回答。军帐中烛火将要燃尽,天光破开黑

  • 洪荒之最强红云求个评价票鲜花

    这一章会删掉,就是让我的书在更新,求大家个鲜花评价票。如果我醒来,评价票五百了,首日十更给你们砸出去。没有,我就自己五更。

  • [家教(10027)]白兰的手札第5章在线阅读

    孙默经过了一天和这些军人的相处,得知他们是来自英国SAS的最顶尖的一批人,曾在维和任务中有着极为亮眼的表现,被冠与了世界第一特种部队的荣誉,是世界上大多数特种技术的开创者,历来走的精兵路线,以人数稀少和低调著称,不过却在一次次实战中给敌人以致命的血的打击。而这群人就是其中最为顶尖的一队人,被英国皇室

  • 快穿之男主全都崩坏了行迹暴露

    “天哪!”边拍着程澄还不忘激动的感叹,“原来她真的有男朋友,竟然伪装的这么好,发了发了,我这次真的要发了!”对眼前的一幕童心也震惊了,苏琰素有冷面女王的称号,对男人从来不屑一顾,可她刚才的样子跟传闻真是大相径庭,不得不说人都有两面,尤其是这些公众人物。“真不愧是歌后,眼光就是高,虽然只是个背影,那种

  • 网游:开局幸运满值在线阅读第5章

    沐日恒右手握住枪尾,再屋顶一划,枪尖与屋顶的砖瓦因为迅速的摩擦从而产生一片火星,在火星四溅的同时,沐日恒提枪一跃而起,引导体内的内力包裹住枪头,成为火星的燃体,随着火焰烧灼着沐日恒的内力,一颗巨大的火焰龙头升腾而起,沐日恒快速的将炙龙枪用力向前一刺。呼啸的风声与火焰升腾而起的声音相互融合,仿佛龙啸一

  • 一晚定情:傲娇先生也撩人在线阅读将心代语兮

    纪荀再醒过来时人已在久安殿里。“大王……”李弋正抱着他浅眠。“别动别动。”纪荀背上全是伤,刚刚结痂可碰不得,这会儿他是半伏在李弋怀里的。“我……还活着?”“等你伤好了,看我怎么治你的罪。”李弋低头吻了一下纪荀的额头。“还能再见到大王,真好。”纪荀眼泪再也忍不住。李弋侧过身,小心翼翼的再次亲吻他的脸颊

  • 唤我之名在线阅读第四节

    包厢里叶南嘉、沈慕钧和子弹聊得正欢,其实是叶南嘉和子弹聊得开心,沈慕钧时不时附和几句,三人的出现使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阿泽你这个家伙居然迟到了,今天这酒你是跑不掉了。”也就一瞬间,低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顾明泽笑了笑大步走了进去。“知道了,我认罚。”缪妙靠着顾明泽坐了下来,她环视了一圈,发现原剧的重要

  • 终极透视眼之大雨(6)

    小院内,两人推门而入,痛快地玩了一晚的子清心情大好,刚想寻一处坐下,却见一只发光的白蝶轻悠悠地在空中迂回辗转向他们飞来。“咦?这不是我和连炎用来传话的灵蝶吗?”子清好奇连炎是传了什么话,正欲伸手,那灵蝶在她身旁绕了几圈,却往她身后的子钰飞去了。灵蝶飞到子钰身旁,似是找对了人,在他的耳畔扑腾着翅膀停留

  • [火影]都是性转的错在线阅读第5章

    桃叶有些犹豫,扯了扯青枝的袖子:“主子可能吃她的东西?”想上前做些什么。青枝摇了摇头,拉住了她,轻声说道:“别去了,主子自有考量,若我们贸然前去便是在下梁小仪的面子。”桃叶思虑了片刻,也晓得她说的对,便站在一旁不吱声了,安安静静的侍奉两位主子。宋折香本就爱吃这糕点,自是极为捧场,不一会儿半碟子糕点就

  • 玄幻都市之魔王纵横在线阅读第六节

    司若尘用力拉开她的手臂,冷漠且暴力,眼神犀利,似乎在说:就不怕我杀了你!唐月瘫坐在地上,撇了撇嘴巴,揉了揉被拽红的手臂,碎碎念道:暴力的男人,一点也不温柔。“解药!”司若尘站起身,睥睨的看着她伸出手道。“解药?”唐月故作无辜,疑惑道,“什么解药?”他半眯着眼睛,带着丝丝的危险。“呵呵……”唐月不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