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末世之我要成魔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10:31:01 作者:一炁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末世之我要成魔
末世之我要成魔
作者:一炁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末世,一切的规则都荡然无存,只有强者,才有资格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为了保护我要保护的一切……我愿意杀戮成魔……这是一本可以一直看到几百万也不会崩的小说,请放心收藏。(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卢家堡大门紧闭,门前熙熙攘攘堆了许多人,他们三两成□□头接耳。

“听说了吗?卢家堡也被灭门啦!”

“卢堡主也失踪了?”

“这是继燕山宗、崇山派、逍遥门之后的第四个门派!恐怕江湖要乱啊!”

“谁说不是呢!”

“现在说这话为时尚早吧。毕竟卢家堡并不像那三个门派那样凄惨。”

……

卢止戈领着几人自后门而入。整个卢家堡死一般的寂静。难不成重伤的兄弟都身亡了?怀揣疑惑,往前厅走去。前院整整齐齐站着一队人,是卢家堡所有的兄弟!他们身上均带着伤,但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立在院中。

他们分辨出卢止戈的身影纷纷喊道:“少堡主!你终于回来了!”一人随后应声倒下。

卢止戈和小石冲上前去扶起他。

“小锤!发生了什么。”卢止戈问道

小锤看着卢止戈,缓缓道来。“自师父失踪之后。频频有人来犯。是九先生要我们紧闭大门守住卢家堡。断不可走漏堡主失踪的消息,他让我们守着少堡主你回来,我们做到了!”随后晕厥。连日的强撑,他已然是强弩之末。

又是九先生?卢止戈对众人道:“兄弟们!我回来了!你们休息吧!”

小石会意,抱起小锤。其余兄弟相互扶持,他们苦撑许久,终于能休息了。

沈幸雪见状为之动容。她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可想而知这几天他们经历了多少场恶战,他们也许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死守,但只要是为卢家堡好的事,他们便不顾性命。卢家堡一门门徒不多,但个个都是忠义之士,这点景潇山庄难以比及。

小石收拾掉院中尸首来报:“公子,兄弟们都安顿好了。他们的后颈处都有六芒星的印记。”

卢止戈点点头。九先生要他们死守卢家堡,是为了不让消息外泄,但还是起了谣言。这些谣言就足以引起恐慌,若是卢家堡无主被攻陷,有心之人便可趁乱夺取渔利。他忽然明白为何爹和九先生都要他回来接任卢家堡。六芒星?到底是什么人?

“小石,将我接任卢家堡的消息发出去!请各路豪杰明日前来观礼!”

“是!”

卢止戈端坐堂上,身上浮躁之气褪去,颇有一门之主的风范。

沈幸雪心想卢家堡现在其实是外强中干,但是他仍要将消息广而告之,是为了安定一方人心。卢止戈他心中有豪情,有侠义所以才能担此重任。

“我与师兄代表景潇山庄明日观礼!”

卢止戈抱拳“多谢!”感激之意明显,沈幸雪明白他心中所想,并愿意相助,令他心安。

是夜,花自量来到沈幸雪房中,却没看到沈幸雪的身影,故四处寻找。在高亭里,看见一月。

“一月!”花自量施施然坐在她边上的。“可是在等我?”

一月看向花自量,心里想着十月怎会看上这样的男子?难不成只是看中他的皮相?

“月下相逢即是有缘,可别辜负这良辰美景。”花自量不知从哪变出一只酒壶。问一月:“来点吗?”

一月摇头。“你自便。”转身便要走。

“你是要辜负我一番情义?”

一月顿了顿道:“我与你没有情义。”

“一月可知,情为何物?”

换做以前,一月断然不会搭话,因为她不知,而现在她想知道。她坐回原位道:“有何指教?”

花自量喝上一口佳酿,幽幽道:“直教人生死相许。”

“何为生死相许?”

“一月可有心悦之人?”

“与你何干?”

“你若是有心悦之人,便会明白,只要她高兴,命都可以为她舍去。”

花自量的模样似醉似醒,似真似假。叫一月辨不明。“你有心悦之人?”

花自量自饮无言。

一月想,他当然有,还不少呢。“每一个你都愿为之生死?”

花自量笑道:“是了是了!哈哈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笑里都是嘲弄,对自己的嘲弄。

一月觉得与花自量多说无益,起身离去,却在转角之处看见卢止戈和沈幸雪二人。他们双双立于池边,月光打在他们身上,果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心中不悦。

花自量凑上前,看看月光下那二人,再看看一月紧蹙的眉头。笑道:“情之一字,高深莫测。除却生死,还有……嫉妒。”撂下话他便笑着离去。

留下一月原地冥想。嫉妒?她定了定心神,此时与她何干,闲事莫理。闲事莫理!

卢止戈和沈幸雪自然不知道亭上发生之事,两人畅谈正欢着。

“在下多谢沈姑娘相助之情。”卢止戈瞧见沈幸雪独坐在池边,美人美景,叫人不忍心打破。

沈幸雪回眸。起身走向卢止戈。“我觉得你不该叫我沈姑娘。”

“幸雪姑娘……”

“卢止戈!沈幸雪三字,你喊不出口?”

卢止戈真是拿沈幸雪的直率没有办法。“沈幸雪。”

沈幸雪满意地笑着。“你不用谢我!我不见得是帮你。”

“此话怎讲?”

“明日你接任卢家堡,必有包藏祸心之人。就算不是包藏祸心,也会有试探虚实之人。卢家堡现在的情况,只有你和小石还能与人一斗。可是你们两个人又能打赢多少人呢?”

卢止戈默不作声,看着沈幸雪,她说的都对。

“江湖上想瓜分卢家堡的不在少数,明日会来的想必都存了这么个心思。卢家堡失势,江湖必定动荡,这对景潇山庄不见得是好事。”

卢止戈瞧着沈幸雪头头是道的模样,总觉着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沈幸雪闻言失了神。他想起来了吗?要告诉他吗?

“在我闺房门前,不是见过吗?”沈幸雪笑道。终究未说出实情。沈幸雪就是沈幸雪,一月就是一月。两人性子大不同,相认与不相认有何影响?

卢止戈闻言也笑了。他对沈幸雪一直怀有偏见,实则沈幸雪率真大度,是他错看了她。

“你说的有理。而你愿以景潇山庄的身份坐镇,来的门派自然会看在景潇山庄的面子上,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本来十分艰难的局面,便会扭转。还是该我谢你。”

“谢来谢去,好不洒脱!我帮你这一次!你欠我一顿酒!可好?”

“好!”卢止戈闻言开怀大笑。

两人关系明显地亲近许多。沈幸雪看着池塘,月亮在池中游荡,如同她心中的涟漪,是我的终究会是我的。

第二日,卢家堡门前依旧堆满了人,其中不乏江湖名门。

“听说了吗?卢少堡主回来了!”

“人家现在是卢堡主啦!”

“老堡主哪去了?该不会……”

卢家堡内。

“公子!放人进来吗?”

“不放,先晾着!”卢止戈坐在首位,神情庄重。“陈叔那里,准备的如何?”

陈叔上前答道:“一切准备就绪了,少堡主。”

卢家堡是卢道武一拳一脚打拼出来的,从未换过堡主,自然也不存在什么接任仪式。今日,卢止戈就要借着卢家堡往日的威名,震一震那些包藏祸心之人!

不一会门外有人叫嚣起来。

“姓卢的臭小子!既然请大伙来了,又不让大伙进是什么意思!”

“你老子没教过你该怎么尊重长辈?”

卢止戈嘴角微扬,时候到了。“小石,开门!”

“是!”

各大门派鱼跃而入,生怕晚进错过了好处。院中平坦空荡,地面上嵌着一面面宽约一尺的木雕板。众人蜂拥的脚步被堂上几人镇住脚步。景潇山庄沈幸雪、花自量、烟雨楼一月、卢止戈。

聪明的立马就反应过来烟雨楼楼主就是卢家堡新任堡主,且有景潇山庄相助,随即规规矩矩道声贺,便不再做声。只有不聪明的还在嚷嚷,例如龙藏。

“你就是卢家少堡主?我说你怎么脾气那么大,原来是傍上烟雨楼。怎么?卢家堡今后准备带着一帮娘们闯荡江湖?哈哈哈哈!”龙藏不知好歹凑近沈幸雪。“我说你小子怎么迟迟不开门,原来是藏了美人在屋里。”

沈幸雪嫌恶地转开头。

小石呵斥:“龙掌门!请你放尊重些!”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少堡主都没开口!轮得到你。”

“龙掌门。”卢止戈语调沉稳。“这里没有少堡主。你该称我一声卢堡主。”

龙藏斜着眼瞧卢止戈。他已经是烟雨楼的楼主,再让他接手卢家堡。那江湖哪还有金峰派的地位。“接任仪式好歹也是个大事,怎么不见卢堡主人呢?”

“家父云游去了。”

“云游!你说云游我便信你?我凭什么信你?听闻卢堡主失踪了。你小子该不会趁机夺取父位。这等不孝不仁之事做不得,做不得啊。”

陈叔忙道:“堡主之位是老堡主亲传的!我老头子可以作证。”

花自量躺在座椅上,嗤笑:“龙掌门,仁孝二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呢?”

龙藏面露不悦。“花小儿!你个没爹娘的杂碎!”

“龙掌门!花自量是我景潇山庄大弟子,你这话是将景潇山庄不放在眼里?”沈幸雪喝到,这小姑娘护短得紧。

龙藏哪敢惹景潇山庄,他还有大把事情要仰仗武林盟主沈景瑜。“我懒得与你废话。你要想坐这个堡主的位置,也得问问江湖上的前辈同不同意!”

卢止戈目光一凌,终于进正题。他嘴角微扬,走下正位,踏入园中。众人自觉地为其让开一块地方。 “按照江湖规矩来。不服者皆可来战!”

陈叔适时按下机关,一根根木桩自地面升起,原来那些木雕并不是面板而是藏在地中的木桩!

卢止戈率先飞身而上。俯视一众人物,最后看着龙藏道:“龙掌门请!”

龙藏环顾四周,方才那般叫嚣,现如今骑虎难下。卢道武他断然敌不过,卢家小子他还能敌不过?龙藏亦飞身立于桩上,木桩恰好能容纳一脚。

“你觉得卢止戈能赢吗?”花自量悄声问到。

“难说,先看看。”沈幸雪对卢止戈的功夫深浅略有了解,龙藏酒囊饭袋一个该不是他的对手。但龙藏若是使一些下三滥的招数,胜负便难说了。

卢止戈朝龙藏施礼。龙藏趁此机会发起进攻,抢占先机。龙藏并未因为卢止戈是晚辈便手下留情,反而使了十足十的功力。卢止戈在木桩上来回闪躲。

桩下议论纷纷。

“龙藏此举忒小人!胜之不武啊!”

“欸!可怜了卢家小儿。”

卢止戈只守不攻,在外人看来便是落了下风。其实不然,卢止戈实则在观察龙藏的招式路数,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龙藏练功夫的日子比他久,实战经验多于他。

龙藏见卢止戈只守不攻,得意起来,心中念叨:不给你点厉害的看看,你便不知天高地厚!随即下了狠手!

卢止戈等的便是这么个机会,龙藏攻势凶猛,但多数招式未有后路。卢止戈发力拦住龙藏一掌,龙藏未有后招,卢止戈紧接着飞身一脚。龙藏眼看被踢落木桩,这是他忽然广袖一挥,三枚暗标从袖中齐齐飞出,射向卢止戈。

沈幸雪飞身上前,刚至厅门。就见卢止戈手中变化出一把折扇,折扇飞旋,轻松将三只暗标化解。沈幸雪见状放下心,对着龙藏喝到:“龙掌门!使暗器乃小人行径!我劝你自去认错!要不然中原武林容不下你!”

龙藏本就因没伤到卢止戈懊悔,再听沈幸雪这么一说,若是景潇山庄不再护着金峰派,金峰派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中后怕,立马转变脸色,笑道:“我只是替大伙试试卢堡主的功夫!果然后生可畏啊!”

“龙掌门承让”卢止戈站在木桩之上,受众人仰望,衣炔飘飘,不骄不躁,恭谦礼让。

不由让人感叹公子当如是!

“哪位前辈还愿赐教?”

众人无言。

沈幸雪笑道:“卢堡主英雄少年!江湖中有你这样的豪杰,是江湖之幸。”

众人附和。

花自量闻言,浅浅一笑。这小丫头片子,吹捧起人来,有模有样的。随后执杯自饮,一偏头便看见一月的神情。担忧才下眉头,欣喜便上心头。一月喜欢卢止戈该是喜欢得紧,偏生拿着架子,这两人皆不说破,白白误了好些光阴。

卢止戈飞身而下,陈叔再次摁下机关,木桩根根回落,嵌入地中。

“卢某多谢各位前辈前来观礼,中原武林各大门派本是一体,想必各位也听说了,燕山宗、崇山派、逍遥门三派掌门接连失踪,明显是有人妄图动荡江湖,不论此人是谁,意欲何为,我身为中原武林一员,该以江湖安危为己任,卢止戈在此立誓,誓死守护一方安宁!“

“好!“沈幸雪与花自量行至卢止戈身侧。”景潇山庄义不容辞!“

一月深受动容,亦言道:“烟雨楼亦如是。“

众人心中激昂,他们驱散恐慌,真真正正地相信这帮年青人,给予他们厚望。乱世出英雄,若是眼前这帮少年,他们愿意将打拼半生的江湖交托在他们手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心机[电竞]在线阅读第二章

    他把flag往田洛脸上一甩,拎着自己的喷子就义无反顾地冲进了当下人最多的P城。P城的枪声连绵不断,跟放鞭炮似的,比大年三十的晚上都热闹。而玩家们屏幕左侧的击杀消息也不停地在闪。【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S686击杀了精神小伙】【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UMP9击杀了网名加载失败】【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AKM击杀了

  • 哈利波特:我拥有熟练度系统之饭局(1)

    夏心研刚刚下班,然后就接到了沈墨寒的电话他们两个人一直就是那种普通的朋友关系其实夏心研喜欢她很久了,所以看到他打电话过来很快就接了起来。“你今天不跟美女约会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啦!”夏心研装的很镇定的样子,然后用那种稀松平常的语气跟他说话。“偶尔也是要跟你这个美女联系一下的嘛,再怎么说我们都这么多年的

  • 宁川往事在线阅读第5节

    这一拳,宛若齐天大圣的金箍棒,沉重且灵巧。此刻,神无月就是齐天大圣。眼神之中,释放出一种不羁之感,天地之间,无所畏惧。他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嘭!纲手被这一拳打倒在地!自来也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纲手可是三忍之一,初代的孙女,居然被一个下忍打倒在地。周围的村民也是惊呆了。平时看起来斯

  • 她一笑就心动在线阅读第2节

    “老公,我的手机在那里呀,快帮我找找。”“你自己找,我在刷牙。”“真是的,我上班要迟到了啦!”姚凤彤急得到处乱翻东西,向镇东却还是不慌不忙的刷着牙,一看时间,八点十分了,姚凤彤气急“那你的手机在那里呀!”“在电脑桌上吧。”姚凤彤赶忙拿起向镇东的手机拔她自己的号码,铃声响起,却在床头柜下面。这时,向镇

  • 原来我是虫大王在线阅读第十节

    今天是星期五,是在炮兵连的最后一天了,早上还不到六点钟,自己竟然就睡了个自然醒,用凉水洗了一下脸,感觉十分的清爽。我一边擦脸一边不禁想起四天前刚刚来到这里的情景:仅仅在一天的时间里经历私人物品的收缴、站军姿、每顿饭之前的唱歌比赛、饭里面的高蛋白、还有半夜里恐怖的紧急集合、甚至还有同学当场心脏病发……

  • 流淌的旧时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又过了些时日,这里的人开始变少,听说是贵妃失了宠,然后又不知犯了什么错,被打进了冷宫,这里便开始荒废起来。百年了吧,这里换了很多个主人,受宠,失宠,惨死,终于这个殿宇被彻底的遗忘掉了。而清芷也早已经厌倦了这吵闹的生活,可是现在,当一切都回归安静的时候,清芷却又耐不住寂寞了。满池子的鱼儿们,早已经不知

  • 开局成了自己小说的反派!准备惊艳2

    就在楼上两位皇子惊呆的时候,罗溪已经从后门闪进了四海楼的密室。“昨天情况如何?”罗溪坐在黄花梨木的椅子上呷了一口雨前龙井。“四海楼内一切服务正常,糕点蜜糖莲藕,雪山飞狐,寒宫玉兔,黄金满地依然卖的最好。最新推出的普洱茶被相爷府定了,第一批就放出去五个茶饼,第二批的八个茶饼按计划打算下个月再发,不过外

  • 南悲梵第一章

    “徐嫂子,来拿好,这是你要的盐。”一米高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白净的少年。说话间将手里的盐袋递给了门外的女人。“原子,你妈呢,怎么今天又是你在这?”女人问道。“哦我妈今天不是进货去了嘛,前两天村里小学儿童节把店里零食都买完了,我妈去进点货。”少年一笑,眉间那颗小小的痣似乎跳动了一下。“原子,你们过几天不

  • 高冷黏人精[重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她尖声的控诉,“你不是色狼,你的手放在这里干啥?”经她这么一说,轩宇放在她的肩上,谁知道……难怪他老觉得左手握住的地方软软的。经这尴尬事件,诗樱才发现她此刻站的正好是水较浅的地方,水深度只到她的腰下,也就是说,她此刻正以半裸的姿态面对一个陌生男人!噢!上帝,现在是什么状况?怎么这么倒霉!她现在急需要

  • [HP/DH]星辰在侧在线阅读第八章

    林婉眉间拢着一缕哀愁,手中的笔举了半响也没落下.望着窗外眼神幽幽地看不到底.苏丹的事让她意识到,她忽略一双儿女太久了.她突然有些愧疚,“未眠,我这些年是不是花太多心思在柳旭尧身上了?未眠闻言,直觉地就想点头,再一想却是不对,细细斟酌了下,小心道:“少爷和小姐乖巧孝顺,身体康……未眠突然住了嘴,垂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