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猎杀哥斯拉第二章

2021/6/11 9:46:50 作者:林老师 来源:17K小说网
猎杀哥斯拉
猎杀哥斯拉
作者:林老师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一群有特殊能力的人和巨大怪兽之间的故事。哥斯拉采取美版哥斯拉设定,具体怪兽取日版东宝怪兽设定。

陆从容完全变成人身,顾长砚早已把她丢进池中,拂袖而去。

眼下在她身形和七八岁孩童无异,只能用粗短的四肢不断划水,才可以保证自己呼吸到新鲜空气。前些天积攒的灵气终于发挥作用,加上绝好的灵泉水,陆从容的形貌发生明显转变,灵气达到峰值时,停留在十五六岁的模样。

只不过,她现在身无寸缕的待在池中,夜风阵阵袭来,有些微凉。她连拭了好几次,终于用细微的灵气给自己捻出一套衣物。

她出去时,顾长砚坐在榻边翻着古卷,修长的手指在棕褐色纸张映衬下更显白皙,一尘不染的墨袍随意的堆在罕见的清木地板上。继续往上,衣袍整齐,脖颈下方的衣襟露出边缘宛若冷玉的锁骨,他眉目微微垂着,看不见眸色。

一把匕首凭空出现在陆从容面前,她吓了一惊,但身形未动分毫,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如同从画卷里走出的重华师祖。

哐当一声,匕首失去倚托摔在地上。

“你自刎吧。”顾长砚的声音有些低沉,听不出情绪。

陆从容没想到,这位正道师祖居然要杀了她。

空气恍若凝滞,半响,率先响起的是一声哭泣。

陆从容早年间还不是凤凰明王在外闯荡三界时,最先学会的,就是能屈能伸。遇到打不过还惹不起的,称小服软都是权宜之计。

“我本在草丛里躺得好好的,谁知一醒来就被人放在鸟窝里,那只青鸟发现我原本不是鸟窝里面的,今天险些把我啄碎,我跳下树才堪堪避过死劫,话说回来,冒犯您始终是我不对,但并非我本意,您要怪,就怪把我带到这里的人吧。”

陆从容边哭边说着,暗中将矛头指向他,还把青鸟的行为添油加醋,意思就是说,如果不是你那天把我捡回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顾长砚漆黑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冷冽的杀意,陆从容的狡辩之词更是让他生恼,他声音带着天生的寒意,让听者忍不住打起冷颤:“但你总归逾越了,我可以饶你一命,但要留下你的眼睛。”

顾长砚方才的眼神冷的骇人,即便是见惯大风大浪的陆从容看了,表面看着没有异样,心里还是忍不住怔了怔。能让陆从容流露出这种情绪的人,实属不多。上一次,还是几百年前对阵一个杀了近万人的妖王。

那嗜血妖王的眼神,像极了现在的顾长砚,犹如来自地狱的淬了毒寒的利箭。难以想象,这种眼神居然在一个正道之首身上看见。

他和陆从容见过的所有正道都不一样。正道人士一般满口好生之德,通情达理得过分,经过她解释过后的无心冒犯,应该被轻易原谅才是。

看来传闻是真,拓苍山最神秘的重华祖师果然不近人情,甚至近乎残酷。陆从容忍不住想,她好不容易挨到了破壳,没想到遇到一个变态师祖,不是要她的命就是要她的眼睛。

“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到这里来?”陆从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十足的楚楚可怜。不到最后一刻,陆从容从不轻言放弃。

顾长砚把眼光收回去,手下的古卷翻了一页:“你把眼睛剜了之后,我在将你送回原处。”语气轻飘飘的,陆从容的眼珠子,对他根本不值一提。

陆从容:“……”

紧接着,陆从容发出了更响亮的哭声,好在她现在身形尚幼,哭起来不算违和,甚至还有几分怜人:“明明就是因为你,我才来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现在你还要挖我的眼睛,这是什么道理……”

一阵柔和的风拂来,将陆从容的身体托起,直接送到了门外。顾长砚刚才明明是想杀了她,现在却这么容易的放了她?

“你走吧。”

直到顾长砚的声音响起,陆从容才敢确定自己安全。她还以为是重华师祖怕脏了地板,才把她弄出来挖眼睛。

虽然顾长砚是正道之首,但是陆从容相信,顾长砚要她自刎,决不是吓吓她而已。至于为什么又要放了她,陆从容想不通。

她擦干眼泪,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这个正道之首,怎么看都怪怪的,比她之前见过的各种恶首还要让人心生寒意。她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死在变态师祖的手里已是万幸,没余力研究自己被放的理由。逾白峰上只有顾长砚一人居住也是有道理的,她一刻不停,立即下山。

陆从容刚下逾白峰,就被山下和善的拓苍山弟子安排住进了客房,两位师祖也闻风赶来。

从逾白峰上走下来的陌生女子,当然十分罕见。

“成为师祖首徒,你就是那些人的师叔。”岳凌指着远处山峰上飞速略过的白影:“重华君会教授你这世间最好的修仙之术,你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出去之后,你只要说起你的师门,世人都会对你避让三分。”岳凌凯凯而谈,列举了一大堆拜入顾长砚门下的好处。

还未等陆从容回答,一旁的江迈风忽然站起身子,伸手把岳凌头顶严重偏歪的木簪扶正,变化发生在瞬息之间。

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江迈风已经坐回去,顺手将膝盖上的褶皱抚平,然后轻轻的舒了口气。

岳凌:“……”

陆从容:“……”

察觉氛围有了轻微的变化,江迈风轻咳一声:“拓苍山乃三界中数一数二的修仙门派,重华君是万里挑一的尊贵上仙,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说回正事,刚才的小插曲被三人选择性遗忘,陆从容面对着两位身份尊贵的上仙师祖,内心依然从容无比:“我想,不只是当徒弟这么简单吧?重华师祖修为高深,身份尊贵,为何千年来未收一徒,又为何独自居住在逾白峰上,以及……”

她想起那晚的经历,依然觉得眼珠子发疼:“罢了,成为重华师祖的徒弟,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两位师祖互看一眼,这凤凰年纪虽小,心思倒是机敏。

岳凌自己扶了扶木簪,生怕江迈风又忍不住冲过来:“你说的对,我这位师弟自小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亲近,世间妖魔混乱,我们师兄弟三人创立拓苍山,后来时局稳定,拓苍山越来越壮大,长砚就愈发孤僻,独自居住在逾白峰上。”

“之所以选择你,”江迈风补充道:“是因为你被长砚捡了回来,虽说他那时以为你只是一枚普通的鸟蛋,而且,”他停顿片刻:“你从逾白峰上完整无损的下来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砚选择了你,这是你们的缘分。”

江迈风的话有些残忍,但事实就是如此。曾经有一位给顾长砚送衣物的弟子,见亭下棋子有趣,她忍不住用手触了触。顾长砚看见了她的逾越,不听任何求饶,当即断了她一只手。那可是自己门下之人,顾长砚都没有丝毫怜心,从此门中就传出了他不近人情的传闻。

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位师弟,性格孤僻过甚,有些时候的行为让人难以理解。

“要是我不答应呢?”陆从容问。

江迈风:“姑娘并非拓苍山门人,那就请姑娘离开拓苍山,我等乃名门正派,既然姑娘不愿,不会强人所难。”

竹息肯定正在满世界找她,离开拓苍山,她就再难以找到这么安全的地方。相比较而言,陆从容更愿意担起做重华师祖弟子的风险。

重华师祖虽然奇怪,但到底还是留下了她的眼睛。而且依着拓苍山家大业大的仗势,成为重华师祖的弟子后,她想要什么疗伤灵器就有什么,因涅槃损耗的灵气就能快速修补回来。重华师祖就算在变态,也不能屠杀自己的弟子吧。

陆从容这般想着,正要答应,屋外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我愿意!”

陆从容:“……”这不是我的词嘛?

门口立着一位青衣女弟子,模样清丽,额前有些细微的汗珠,她的脸略显青涩,眼神却异常坚定:“拜见乐天师祖,靖节师祖。”

她起身,眼神一直停留在陆从容身上。

陆从容毫无顾忌的回看着,对方眼中毫不掩盖的赤/裸/裸/的野心,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穆染,别胡闹!快回去练功。”岳凌道。

穆染站得不偏不倚,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可以,凭什么我就不可以?我想成为重华师祖的弟子,我有这个实力。”

江迈风双眉皱得愈发深,这位叫做穆染的女弟子,对顾长砚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坚持。就算是被顾长砚弄断了手臂,她偏执的情感也没有减退半分,甚至越来越烈。

一向以笑示人的岳凌难得拉下脸来,他厉声道:“这是我们决定的事,容不得你质疑,你应该知道,重华君不可能收你为徒,”最后他声音渐渐柔和:“穆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跟着你的师父也能学到很多修行之术。”

不知是哪句话触到了她敏感的神经,穆染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愤愤的瞪了陆从容一眼后,转身走了。

两位师祖继而看向陆从容,后者仿佛忘了刚才的事,没有追问,只是笑眯眯道:“我重新考虑了一下,能拜入拓苍山,是我的福气。”

陆从容这边谈妥了,两位师祖还得继续去和顾长砚长谈,那才是真正棘手的事。

送两位师祖到门口,他们直接就往逾白峰去了。

看着那座云雾缥缈的逾白峰,陆从容深深吸了一口气,到底是修仙圣地,连空气都清晰得让人神清气爽。

“哈哈哈,臭名昭著的凤凰明王陆昭终于死了!可算是解了我等的心头之恨!”

刺耳的笑声穿过拓苍山素来雅静的空气,清楚的传入陆从容耳中,她所住的地方并不算清净,很多刚入门的新弟子都住在这边。

现在是晨练时间,这一大堆男男女女结伴同行,他们相互说笑着。

现在正派人士间的闲谈,无非都是前段时间突然暴毙的凤凰明王陆昭。

“陆昭在青古神殿作威作福这么多年,可算是死了,真是让人痛快!”

“可惜她是暴毙而亡,我没机会亲手杀她,否则我一定会将她千刀万剐。”

“听说新继位的是陆昭的心腹,叫什么竹来着,不知道他怎么样?可别和陆昭是一丘之貉。”

“再怎么样也比不上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禽,好在她现在死了,不然这世上不知道还得枉死多少人!”

“……”

经过陆从容门前的时候,他们都飞快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谈笑自若的离去。

陆从容脸上始终是十五六岁少女应有的懵懂,仿佛对于他们口中杀人如麻的恶禽,一概不知。

世人都知道青古神殿里住着一位吃人不吐骨头的凤凰明王陆昭,却极少有人知道,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陆从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