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上门战婿家丑不可外扬

2021/6/11 11:02:31 作者:孟火火 来源:黑岩网
上门战婿
上门战婿
作者:孟火火来源:黑岩网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大炎国第一战神荣耀回归都市,诛仇敌,灭神魔!

焦宗盛不放心地在办公室踱来踱去,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这个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女儿这次闯下了大祸。

“家丑不可外传。”

“她这么年轻,不能就此毁了啊。”

“......不行......”

焦宗盛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推迟所有的会议,送焦婉儿回家。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映衬的水晶垂钻吊灯。

纯黑色的橡木桌,精雕细琢的橡木沙发,含隐蓄秀,奥僻典雅。

眉清目秀,但眼眸中冒着阵阵怒火的李丽心疼的抱着焦婉儿,一时乱了心智一样,不知从何入手才能安慰自己呵护万分的女儿:“婉儿啊,你从小都听话的啊,怎么遇上了这个常敬之,你就越来越糊涂了。”

“跟常敬之有什么关系......说正经的!”焦宗盛虽然对这个独女也是疼惜万分,但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待这件事情已经理智很多了。

“怎么跟他没关系了?要不是因为他,婉儿今天能这样吗?”

“跟我吵有用吗......吵吵吵就把能找到孩子了?”

酒后的焦婉儿经过几次的折腾,酒劲也过了不少,听见焦宗盛和李丽两人的争吵声,头疼欲裂地醒了过来。

“你们就别吵了好嘛,烦着呢!”

“好婉儿,你告诉妈妈,孩子呢?”端庄优雅、雍容华贵的李丽,此刻一减往日的盛气凌人,变得语重心长。

“孩子,孩子,你们就只知道那个孩子吗?”焦婉儿眸子绯红,不耐烦地挠挠头。

“你知道吗?但凡那孩子有点好歹,你以后都要后悔死的呀。”

焦宗盛打断李丽的话,严肃地说:“她后悔?要是那孩子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警察都不会放过她的。”

“你吓她干什么!”李丽板着脸,对着焦宗盛就是一顿白眼,“婉儿,你告诉妈妈,妈妈一定替你保密好不?或者,我们把孩子先接回家,我们不告诉任何人......妈妈也是过来人,我知道你一定很想他对吧......你看你爸,想抱孙子很久了,我们把孩子接回来,有你爸在,任何人都不敢欺负你和孩子的......”

“......妈啊......”焦婉儿猛地就嚎啕大哭起来,李丽只能继续抱着焦婉儿安抚她。

“当初让你找个门当户对的,你不听......你说你,忽然说是要去国外,一回来就那么大个肚子......你知道妈妈生你的时候糟了多少罪吗......你怎么一点都不让妈省心哦......”

焦婉儿嚎哭了一会儿,声音慢慢变小了,李丽又试探着问:“婉儿,你告诉妈妈,孩子放哪里了,你听话好不......别再让妈妈担心啦......”

“我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你们一定会告诉常敬之的。尤其是爸爸,肯定会告诉他的。”焦婉儿扭过头看向焦宗盛:“你不是也一直很欣赏他吗?你不是也说了很看好他吗?没有我们,他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怎么可能有今天......他现在倒是高高在上了,可是我们就是吵架而已,他扭头就找了个新欢,还大声的宣告天下了......”

焦宗盛自然是很心疼焦婉儿的,但是站在男人的立场,却又有些同情常敬之:“你们吵架?你们哪次吵架不是因为常敬之忙于工作,不能和你谈情说爱?婉儿你糊涂......他忙工作说到底是为了谁?你说没有我们就没有他常敬之的今天,可是我告诉你,如果没有常敬之,艾瑞集团就不可能有今日的规模......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我之所以默许你跟他交往,就是希望可以换个形式,把他永远的留在身边,你懂个什么!”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商业联姻啊?再说了,我还就不相信没人比他常敬之有才能了!”李丽嘲讽焦宗盛。

“爸,怎么连你也胳膊在往外拐!”

“我这是帮里不帮亲......你现在说出孩子的下落,我况且还有机会帮你,要是常敬之找到了,你跟他就真的完了!”

“孩子......孩子......孩子已经被我......”焦婉儿吞吞吐吐,又欲言又止,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深受喜爱第1章在线阅读

    “杀了他们。”“毁灭他们。”“他们毫无意义。”这里的天空是血红色的,周遭全部都是黑色的粘稠的水,只有一条石道没有被淹没,一名银发男子走在这条道上,一路走来,他不断听到黑水中传来的怒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怎么回事。”男子神色惊恐“我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顺着石道不断的前进,终于,一个石碑伫立

  • [全息]这个boss太难推第一章在线阅读

    “殿下,马上就要举行登基大典了,您还在这做什么?”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恭敬道。这是一个少年皇帝,登基这年他不过十二岁。此刻他站在太华殿上,怔怔地看着高处的皇位。“古师傅,爷爷在这里做过什么?”少年问道,他的脸上没有孩子应有的稚气,腰间的佩剑证明着他体内鲜卑人高贵的血统。“世祖皇帝如您一样在这里登上至高

  • 不却长安发布会

    “砰砰砰……”作为训练有素的杀手,这些黑衣人在迅速回归神来后,二话不说就扣动了手中扳机,向秦长风尽情倾泻子弹。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完全超乎他们想象之外。这一次秦长风没有选择消失,而是身形犹如鬼魅,那些子弹就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竟然避开了秦长风。“这……”所有黑衣杀手都懵了,从事杀手这个行业这

  • [霹雳法儒贺文]五三大法好之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神经病啊?林薇抬头望去。大概是因为卷子被毁,又被人说了风凉话,小前桌的眼底带着微许怒意。不过在她碰触到他的视线之前,她漆黑的眼底已经变成了平时乖巧柔怯的模样。江宿又有点想笑了。见过变脸的,没见过像她这样秒变脸的。十几岁的孩子,绝大多数都不善伪装的,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坏情绪都藏不住。可他这个小

  • 时间让我遇见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整座城市渐入夜色,华灯初上,新安南街一条道上霓虹闪烁。尹花悦坐在吧台前尝了口酒保新调制的鸡尾酒,刺激的酒精顷刻间入侵每个细胞。“这酒这么辣?”吴慧银笑道,“对呀,这酒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醉生梦死’。”“呵。”“你别嫌弃得这么明显啊,这名字我可想了好几天。话说那位沈先生,每次来都穿得特别正经,就

  • 音乐~爱在线阅读第6章

    出了乾坤一掷,洛冰河便折返凝波楼。长夜里一点烛火跃动,他靠在水榭的榻上翻阅裘十三查出的往事。纸上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铺陈着沈清秋的过去。洛冰河一张张看完,无情的陈述里漫出星星点点的哀愁,像一条慢慢汇集的溪水。沈九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奇怪的界限,割裂过往。他恨沈清秋冷漠刻薄,虚伪妒忌,如今却又因为沈九与

  • 去踏马的破镜重圆在线阅读第6章

    张平将那大千世界符文详解用本子记录下来,留待一会儿慢慢阅读,张平虽然用之前的幻阵困住了来犯之敌,还颇为精通精神禁锢之术,但是这只是张平在外门宗门典籍中找到的一本符文书上学到的,本来那幻阵也不过一重,精神禁锢也是普通的禁锢符阵而已,张平闲来无事,侵淫多年,偶然间将其幻阵环环相扣,禁锢法阵又多加了几分变

  • 和你一起有点甜之第七章(7)

    有钱人家的大宅院就像是迷阵似的,弯来绕去,费脚程,更费建房的材料。“救救我,我要去找我弟弟。”这是我见过的最惨的新娘子了,别人出嫁都是开开心心的,我们在门口见着她时她就沉着一张脸,现在更是哭的梨花带雨。“你家还有什么亲人吗?出去后要去哪里?”新娘子楞了一会,摇摇头对我说道:“我只剩下一个弟弟了,可他

  • 将男配宠上天[快穿]之皇子

    次日,我早早的起床了,一问小青,尤彦昱又去上朝了。这早朝也忒早了点。真的好无聊,无聊到我这个每天巴不得睡到日上三竿的人都开始早起。我躺在床边长吁短叹。“夫人,你为什么要叹气?”“没什么,对了小青,有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小青丢过来几本书继续绣花。“还有没有别的?”小青丢过来一堆绣线和一块布一根针

  • [火影]木叶崩溃纪事在线阅读捡回来的两个孩子

    我叫李振坤,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过着不同的生活。我生活的城市叫北市,一座位于华国北面的城市。小坤,快点过来做饭啊!要是继母他们回来还没做好我们可又要挨打了。说话的人是我的姐姐李佳。我和我的姐姐从小生活在继母家,我们不知道该感谢继母还是憎恨继母,因为,在我们还是牙牙学语的时候,遇到了继母和继父,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