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山荒志在线阅读舞蹈技艺

2021/6/11 9:57:11 作者:堂吉康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山荒志
山荒志
作者:堂吉康德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隐蔽在小山村的少年,阴差阳错地卷入山海经世界纷争中,炎黄争霸、黄帝战蚩尤、共工触不周山、后羿射日……身世离奇的他将何去何从

焚空禅杖一挥,我便感到一阵如山岳般的压力朝我压来。凭我的小身板可接不下这一禅杖,双腿用力一踢树干,向下俯冲而去,梵空紧接着又一禅杖打来。

我凭空拧转腰身,多亏了从母猫那换取的敏捷,否则在空中转身这个动作做起来太难了。我刚才不应该向下俯冲躲避,而是应该向上飞,这样躲避起来更容易些。

以前我也曾和这大和尚打过几次,也拌过几次嘴,可他固执地认为我该死,次数多了我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

我拔下头上的曼陀罗发簪,别看我的武器小小一个,却是一个制造幻境的绝佳灵器。幻境一布置,这大和尚便再难分辨我的身影在何方,可我却不想就此逃离。这大和尚总是追着我跑,太烦人了,不痛痛快快打一场我不高兴。

我并不擅长攻击,贸然靠近他必然会被他打伤,只能通过制造幻境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后伺机偷袭。

我擅长攻心,我制造的幻境便是专为焚空设计的。幻境中却并非是金银珠宝、裸衣舞女那一套。焚空是个虔诚的和尚,有一颗悲悯之心,想要普渡众生,我的幻境便利用他的悲悯之心分散他的注意力。

幻境中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被人诬陷偷了鸡,小乞丐努力分辩说自己没偷鸡,可那满脸凶悍的大汉根本不信他,咬死他偷了自家的鸡。为了惩罚小乞儿,凶脸大汉抄起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冲小乞儿打去,小乞儿想跑又被大汉抓回来。

焚空见了这情景不禁皱眉,虽然明知是幻境,却依旧心生不忍。眼看着大汉狞笑着挥动手里的木棍,他不像是在惩罚偷鸡贼,更像是在享受打人的乐趣、一棍棍打下去,大汉眼中越见兴奋,这乞儿被他打的头破血流,鲜红的血液水一样流出来,和地上的泥土混合在一起。

小乞儿像一条狗一样在地上缩成一团,哀哀祈求大汉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结果反而被打的更厉害。逐渐有村民围观,可他们也只看着,没一个人站出来替小乞儿说句话。

焚空眼睁睁看着这一顿无情棍打到那小乞儿身上,丢的一只鸡还不如一条人命贵。他念了一声佛号,斥道:“果然是妖女,设计出这等没有人性的幻境攻击我。”

虽然明知道是花缤儿的圈套,可焚空还是闭上眼睛不忍再看那残忍的一幕。眼睛看不到,然而小乞儿痛呼声依旧能传进他的耳朵,渐渐地这痛呼声越来越低,焚空不禁想那小乞儿是不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就在焚空为那小乞儿担忧时,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妇的声音传来。原来是那大汉的母亲回来了。那老妇问他为啥打人,大汉说家里的鸡少了一只,他老娘嗨了一声,说那只鸡被她拿去送礼了。大汉这才踢了那小乞丐一脚让他滚蛋。然后问他娘为啥把鸡给送人了,那母鸡正是下蛋的时候。

焚空更怒,知道污蔑了人连句对不起都不说,那小乞儿被他打的那样凄惨,那大汉却只关心他的鸡。妖女!

焚空睁开眼睛,想看看那小乞儿的境况。却见那小乞儿握紧了拳头踉踉跄跄地离开,他深深地低着脑袋,那敛着的眸子里闪着如同恶鬼的光芒。焚空口诵经文,祈愿这小乞儿不要因为怨恨而误入歧途。

幻境中的一切不随焚空的意念改变,当天半夜小乞儿偷偷到了大汉家,在门外用那根打过他的、还染着他鲜血的棍子穿过门上的门环,让里面的人想出来也打不开门。然后拿出一堆稻草和干柴堆在大汉门前,用打火石把柴草点燃。

熊熊烈火烧了起来,小乞儿连忙跑了出去,躲在远处,像小孩子得到最喜爱的玩具一样微笑着看这火把那房子吞没。

焚空见了这幻境,他既痛恨这凶脸大汉泯灭了人性,又痛恨围观人的冷漠,最后痛恨那小乞丐命运凄惨,选择如此报复伤害他的人,最后入了歧途。

我躲在一边眼见着焚空心神动摇,抓住机会如闪电一般上前偷袭他。焚空觉察到我的偷袭,挥动禅杖来挡,我利用环境转换身形到他后面,朝他后心袭去。焚空依旧沉浸在幻境的悲愤之中,口中诵念佛经不止。感觉到花缤儿的袭击,回过神来,“妖女,我竟中了你的套。”

焚空被我打伤肩膀,可我也被他锁定位置,我躲过他一禅杖,笑问道:“和尚,你想知道那小乞儿最后去哪里了吗?”

焚空收起禅杖,皱眉喝问道:“这不是你施的幻境吗?”

“虽是幻境,却是我这些年走南闯北亲眼所见的一桩惨事。”我答道,又问:“我还有无数个类似的幻境,你可要看一看?”

焚空闻言脸上出现一种大慈大悲的神情,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红尘如狱,众生皆苦。”

我道:“众人皆苦,唯有自渡。地藏王菩萨曾发下大弘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十方诸佛曾赞叹宣说地藏菩萨之不思议事,千万劫中,不能得尽。如今千载已过,如此不可思议的地藏王菩萨至今未成佛,是他向佛之心不诚吗?”

焚空肃然道:“我佛慈悲,地藏王菩萨大无畏大牺牲的慈悲之心,再诚恳不过。”

我又道:“我曾闻地藏王菩萨身化百千万亿,普渡十方三世一切众生。可地狱的冤魂厉鬼还是满满当当,为何呢?”

焚空道:“世人执迷不悟,宁愿于苦海挣扎,也不愿放下七情六欲去往西天极乐世界,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佛普渡众生。”

“执迷不悟?”我问焚空:“什么叫执迷不悟?为何你偏偏认为世人在执迷不悟,而不是你在执迷不悟?你为什么一定认为别人是错,你是对的?”

焚空皱眉,愣了一下方大喝道:“妖女,休得花言巧语乱我修行!”

我笑了笑,焚空的声音越大说明他越心虚。我和他又过了几十个回合,最后以我伤了他一双眼睛,他划破我的脸结束,这一场打得两败俱伤。

因为被划伤了脸,我一直窝在租来的庄子里养伤,懒得去关注飞月那边的情况。许是奶水充足有营养,这群小猫崽子很快变得毛茸茸胖嘟嘟的,不复当初我抱回来时瘦小的模样。我蒙着一层面纱,坐在秋千上晃悠,怀里抱着一只圆滚滚的小猫崽逗弄着玩,这小猫开始学叫唤了,喵喵叫起来奶声奶气的,可爱的紧。

半个月过去,我脸上的疤痕已经养的只剩一道浅浅的痕迹,抹上些粉便可遮盖,便准备去看看飞月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飞月托肖正源从中说合的事情很明显没成。只因付柳年郎心似铁,肖正源也没什么办法,他不可能为了一个舞姬和付柳年闹僵了关系。

我看飞月满面愁容就,解除自己的隐身状态,笑着对她道:“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愿意和我交换,你可愿意?”

飞月吓了一跳,看着花缤儿道:“是你?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我从哪里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

“帮我?你怎么帮我?”

我又重复了一遍我的话,“只要你愿意和我交换,我就可以帮你。”

“交换?我有什么可以和你交换的?”

我看了看飞月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又摸了摸自己脸上被焚空打伤的地方。其实我很想要她的美貌的,可我知道飞月一定不会同意,所以便不提这茬。我道:“我要你一身舞蹈技艺。”

飞月愣了一下,没想到花缤儿会要她一身舞蹈技艺。她本以为花缤儿是要金银珠宝或者要自己帮她做事。她这一身舞蹈技艺是十几年来一日不辍地勤学苦练学来的,一般人如何拿走?可花缤儿既然提出来,必然有她自己的办法。由此猜到花缤儿不是一般人,飞月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那和尚总是来跟我讲经,原来是因为你。”

我听到飞月提起和尚,猜测是焚空。我倒是不关心焚空和她说了些什么,只是好奇,“要见你一面恐怕要不少银子,那和尚哪里来的钱?”

“妈妈信佛,那和尚说我近日有一劫难,又说要给我讲经避劫,不收他钱便让他进来了。”

嚯,原来做和尚还有这样的便利。

飞月又道:“那和尚整日和我说什么四大皆空,我本不懂他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此时见到你倒是明白了。”

我笑了笑,“那你要和我交换吗?”

“让我想一想。”飞月其实并不想交换自己的舞蹈技艺,这是她赖以生存的技能,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练舞付出了多少努力。飞月尝试着问道:“不能交换别的吗?”

我用不容商量的语气道:“我只要你的舞蹈技艺。”

飞月默然不语,我看她有几分犹疑,便道:“你想清楚,交换你的舞蹈技艺是个很划算的买卖。就算你跳舞跳到三十岁,那些男人会看一个三十岁的舞姬跳舞吗?你现在还是处子之身,再继续留在这里,你确定能保住你的处子之身?不定哪一天便被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强要了,他还不一定会给你赎身。”

飞月知道花缤儿说的有道理,她如今已经十七岁了,女子最灿烂的年华便是这几年,若不趁现在找一个可托付终身的依靠,便是明日黄花蝶也愁。飞月在心里话衡量了利弊,下定了决心,豁出去道:“好,我答应和你交换,但我要嫁给这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子。”

我挑眉,“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子便是当今皇帝,你要入宫作妃子?”

“不。”飞月摇头,当今皇帝已近花甲之年,她一个妙龄女子给一个糟老头子作妃子,就算飞上枝头变凤凰又有什么乐趣?二三十岁时做太妃吗?“我要嫁给下一任皇帝。”

下一任皇帝?果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我道:“好,我答应你,三日之内等我消息。不过有一点得和你说清楚,以你的身份是不可能嫁人的,你只能被收做身边人。”

听了花缤儿的话,飞月深吸一口气,“我知道。”

我笑了笑,等飞月话落上前取走她的舞蹈技艺,如同来是一般悄然离开。

回到住处,我屏退所有人做了一次占卜,推演出下一位真龙天子的身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