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战山为王】特布他林前尘往事

2021/6/11 21:37:31 作者:范又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战山为王】特布他林
【战山为王】特布他林
作者:范又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6月底,小许护士打来电话,说白景澈已经回国,在滨城最大的私立医院泰康医院就职。

得到消息,温如瑾立马跟李姨请了假,李姨体谅她,二话不说准了假,她当即带着冬至回到五年不曾踏足的滨城。

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已然陌生的街景,一时心头思绪万千。

五年了,她离开这座城已经整整五年。

不知父亲可曾怪她五年来没去看他一面。

不是她不想去看他,只是事情太多,既要带冬至四处求医,又要拼命赚钱,抽不出时间去看他。当然,还有一个自私的原因,她不想回到这个曾埋葬她所有痴恋的地方。

可如今为了冬至,却不得不回来。

当初离开是逼不得已,如今回来亦是迫不得已。

命运待她何其刻薄,从来都由不得她选择。

五年前父亲在狱中病逝,曾经滨城呼风唤雨的人物,当时却人人避之不及。她记得葬礼那天,秋雨绵绵,明明才入秋不久却冷得仿佛冬天,墓前只有她和管家郑伯两人。

那一天,她在墓前站了很久,凝视着父亲的遗容,眼泪几乎流干,而作为女婿的辛辞晏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当晚,许久不曾回家的辛辞晏破天荒的回到温园。她有预感他回家不是因为在意她这个辛太太,她不是聋子,也不是傻子,他外面的那些荒唐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装作不在意罢了。

甚至偶尔会有胆大的佣人在家里嚼舌根,说辛辞晏之所以肯娶她完全是冲着他们温家的财产来的,如今温老爷子身在狱中,温氏早已是他囊中之物,他不爱她,踢走她这个温家大小姐只是早晚的事。

她原本是不信的,虽然她清楚的知道辛辞晏不爱她,但她想着,三年夫妻,就算没有爱情,总还有点旁人无法比拟的情分,他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不至于做得这么绝。

结果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与辛辞晏一起出现在温园的,还有一纸离婚协议。

她想大约是父亲的离去已经让她悲伤到麻木了,看到离婚协议书,竟还能平静地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离婚?为什么三年了,还是捂不热他的心?

辛辞晏只冷冷看着她,眼里的嫌恶与恨终于不再掩饰,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扔到她面前。

“自己看!”

她直觉里面的东西会让他们本就脆弱的关系完全破裂,她不想看,可心底却有一道声音不断叫嚣着要看。

挣扎片刻,她撕开纸袋,抽出里面的纸一页页翻看,越是看到后面越是心如死灰的绝望。他们的结合,如今看来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错误!是她鬼迷心窍,竟然奢望有着杀父之仇的辛辞晏爱上她!

是的,辛辞晏的父亲赵玉平死在了她父亲温成刚的手里。

二十多年前,温成刚只是一个势力不算大却也让警方头疼的地头蛇,他走/私、开/赌/场/,甚至行/贿,什么挣钱干什么,只不碰毒。为了端掉温成刚,警方煞费苦心,安排赵玉平混入其中搜集他的犯罪证据。

一切似乎进行得很容易,赵玉平成功打入温成刚内部,深受他的器重。然而在一起打击走/私案的行动中,赵玉平不小心暴露了卧底身份,温成刚警觉,及时取消交易,却没打算放过赵玉平,让手下私自解决了他。

这一仗警方损失惨重,不仅一无所获还牺牲了一名警察。而温成刚行事谨慎,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销声匿迹,警方根本找不到他的错处,案子只能搁置。

赵玉平牺牲后不久,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妻子悲伤过度,终日以泪洗面,在一次过马路时精神恍惚出了车祸,没能抢救过来,一尸两命。

当时辛辞晏不过四岁,寄养在南方的姨妈家,尚不知生离死别的含义,一夕间却失去了三位至亲。

她父亲欠了赵家三条命!有这血海深仇在,他们之间确实不适合温情。难怪他从来冷眼旁观她的爱情,漠视她的感情。

手里的文件一瞬间仿佛有千斤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心头涌起深深的无力感,没想到电视剧里的狗血复仇剧情有一天竟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惭愧?亦或是同情?无论哪种,作为始作俑者的女儿好像都没有资格,她只能作面目表情状,“所以,你来温家,是为了复仇?”

父亲入狱,应该有他一份功劳吧。明明几年前就洗白的差不多的资产,突然间却被人寄了证据匿名举报,有这能耐的人除了辛辞晏,她想不出第二个。

赵玉平没能完成的事,终究是他替他实现了。

她不怪他,温成刚罪有应得,毕竟人总要为犯过的错付出代价,没有谁可以逃脱惩罚。可是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怎么会在入狱短短几个月后就离开人世了?

紧接着温氏就召开股东大会,父亲手里50%的股份突然全部转移到他名下,再加上早就收购来的其他股份,辛辞晏一跃成为温氏实际的掌权人。

这一切,他谋划了多久?

她突然感到一股沁入骨髓的冷,她竟与城府这般深沉的人同床共枕三年而一无所觉,她对他的那些卑微讨好,在他眼里不过是笑话一场吧。

辛辞晏勾唇一笑,俯身掐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 ,“温家欠我那么多,不讨回点什么岂不是很亏?光是和你结婚这三年就够我恶心的了!可你要明白,就算温成刚那个老东西已经死了,化成灰了,你们温家造的孽、欠的债,这辈子也还不清!”

温如瑾悽惶地笑笑,是啊,三条人命,一个完整的家庭。温家对他造成的伤害岂是可以轻易挽回的?她的确是没法还清了。

如果离婚能够替父亲赎罪的话,她还有什么立场死赖着不放手?

她看着他平静道:“离婚是吗?我答应你。”

辛辞晏闻言放开钳着她下巴的手,拿纸巾擦了擦。

温如瑾感到好笑,不过是碰了一下就如此嫌恶,更亲密的事他们都做过,他这些年岂不是忍得很辛苦?

拿过桌上摆了许久的离婚协议,她一眼就看到上面龙飞凤舞的“辛辞晏”三字,他的字体刚毅洒脱,一如其人。她突然想到他父亲姓赵,那么辛辞晏应该不是他的本名吧!

她觉得夫妻一场,到头来连前夫的姓名都不知道实在有些荒唐,便问他,“辛辞晏应该不是你本名吧,你原本叫什么?”

辛辞晏瞥了她一眼没作答,显然不愿多费口舌。

温如瑾撇撇嘴,不说就不说吧,左右今晚过后他们就是陌路人,知道他的名字又能怎样?

她没看协议内容,果断签了自己的名字。

辛辞晏接过离婚协议扫了眼,又从其中抽出一份递给她,“既然协议已经签了,就收拾你的东西离开吧!记住,除了你的衣物,别想带走其他任何东西!”

“什么?”温如瑾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他这是要赶走她?可这是她的家,他那么恨温家,离开的不应该是他吗?

辛辞晏将她的疑惑尽收眼底,轻蔑地笑了,“怎么,温大小姐舍不得这富贵窝,签了协议还想反悔?”他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讥嘲道,“可是怎么办呢?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温园以及你名下的温氏股份归我所有,温大小姐净身出户。净身出户什么意思,还需要我再解释吗?”

“你!”温如瑾气得发抖,想到父亲犯下的过错,终究是她理亏,只得沉默接受。如今温家的一切于她而言不过是座冰冷的牢笼,他想要便拿去吧,就当是替父亲赎罪了。

不愿与他再待下去,转身上楼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辛辞晏瞥了眼她离开的背影,示意佣人,“你上去看着,别让她带走什么不该带的东西。”

温如瑾将衣柜打开,里面满满当当的衣服她只挑了些比较日常的带了出来。珠宝首饰她平时很少用,但离开温家后肯定有不少用钱的地方,辛辞晏不许她带走温家的钱,但这些东西是她自己,关键时刻还能换钱用。

她挑了几样正要装起来,佣人阿凤突然上前拦住她,一改往日恭顺的模样,从她手里夺下首饰,厉声道,“这些东西你不能带走!”

“这都是我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带走?”

“辛总说了,除了衣服,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走,我只是执行他的命令。”

温如瑾气得想笑,这是她的家,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如今要离开了,却被人当贼一样的防着。

可她终究没说什么,与佣人争执有什么用?如果这是他所期望的,她满足他就好了。

那天离开的时候,她只带走了自己的衣服和一张私人银行卡,这张卡除了她没人知道,里面存着她大学期间参加演出挣的一点零花钱,不多,只有两三万,却也够用一阵的了。

就是这笔钱,帮她度过了离开温家的最困难的那段日子。

她以为净身出户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辛辞晏对待她的手段远不止这些。

她当晚离开温园,打算找个便宜点的宾馆将就一晚。可一连找了几家宾馆,对方一看到她的身份证无一例外都拒绝她入住。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无非是辛辞晏动用关系,想要将她彻底赶出滨城罢了。

她很清楚以自己的能耐只有被辛辞晏揉圆搓扁的份儿,根本无法与他对抗。于是连夜去了火车站,随意买了张车票,没想到辗转来到安城,一呆就是五年。

从此抛却过往,在安城扎了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气息在萌发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将军啊——跟我去江南吧……”琉朝边疆——北疆,军帐中,北疆的战神又一次在梦魇中惊醒。“苏致茗……”姜令徒然从梦中醒来,似在问梦中人,“你回到钱塘了吗?”你父亲的病好了吗?你答应过我,会带着婚书回北疆来娶我的。已经三个月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呢?夜,沉寂,无人回答。军帐中烛火将要燃尽,天光破开黑

  • 洪荒之最强红云求个评价票鲜花

    这一章会删掉,就是让我的书在更新,求大家个鲜花评价票。如果我醒来,评价票五百了,首日十更给你们砸出去。没有,我就自己五更。

  • [家教(10027)]白兰的手札第5章在线阅读

    孙默经过了一天和这些军人的相处,得知他们是来自英国SAS的最顶尖的一批人,曾在维和任务中有着极为亮眼的表现,被冠与了世界第一特种部队的荣誉,是世界上大多数特种技术的开创者,历来走的精兵路线,以人数稀少和低调著称,不过却在一次次实战中给敌人以致命的血的打击。而这群人就是其中最为顶尖的一队人,被英国皇室

  • 快穿之男主全都崩坏了行迹暴露

    “天哪!”边拍着程澄还不忘激动的感叹,“原来她真的有男朋友,竟然伪装的这么好,发了发了,我这次真的要发了!”对眼前的一幕童心也震惊了,苏琰素有冷面女王的称号,对男人从来不屑一顾,可她刚才的样子跟传闻真是大相径庭,不得不说人都有两面,尤其是这些公众人物。“真不愧是歌后,眼光就是高,虽然只是个背影,那种

  • 网游:开局幸运满值在线阅读第5章

    沐日恒右手握住枪尾,再屋顶一划,枪尖与屋顶的砖瓦因为迅速的摩擦从而产生一片火星,在火星四溅的同时,沐日恒提枪一跃而起,引导体内的内力包裹住枪头,成为火星的燃体,随着火焰烧灼着沐日恒的内力,一颗巨大的火焰龙头升腾而起,沐日恒快速的将炙龙枪用力向前一刺。呼啸的风声与火焰升腾而起的声音相互融合,仿佛龙啸一

  • 一晚定情:傲娇先生也撩人在线阅读将心代语兮

    纪荀再醒过来时人已在久安殿里。“大王……”李弋正抱着他浅眠。“别动别动。”纪荀背上全是伤,刚刚结痂可碰不得,这会儿他是半伏在李弋怀里的。“我……还活着?”“等你伤好了,看我怎么治你的罪。”李弋低头吻了一下纪荀的额头。“还能再见到大王,真好。”纪荀眼泪再也忍不住。李弋侧过身,小心翼翼的再次亲吻他的脸颊

  • 唤我之名在线阅读第四节

    包厢里叶南嘉、沈慕钧和子弹聊得正欢,其实是叶南嘉和子弹聊得开心,沈慕钧时不时附和几句,三人的出现使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阿泽你这个家伙居然迟到了,今天这酒你是跑不掉了。”也就一瞬间,低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顾明泽笑了笑大步走了进去。“知道了,我认罚。”缪妙靠着顾明泽坐了下来,她环视了一圈,发现原剧的重要

  • 终极透视眼之大雨(6)

    小院内,两人推门而入,痛快地玩了一晚的子清心情大好,刚想寻一处坐下,却见一只发光的白蝶轻悠悠地在空中迂回辗转向他们飞来。“咦?这不是我和连炎用来传话的灵蝶吗?”子清好奇连炎是传了什么话,正欲伸手,那灵蝶在她身旁绕了几圈,却往她身后的子钰飞去了。灵蝶飞到子钰身旁,似是找对了人,在他的耳畔扑腾着翅膀停留

  • [火影]都是性转的错在线阅读第5章

    桃叶有些犹豫,扯了扯青枝的袖子:“主子可能吃她的东西?”想上前做些什么。青枝摇了摇头,拉住了她,轻声说道:“别去了,主子自有考量,若我们贸然前去便是在下梁小仪的面子。”桃叶思虑了片刻,也晓得她说的对,便站在一旁不吱声了,安安静静的侍奉两位主子。宋折香本就爱吃这糕点,自是极为捧场,不一会儿半碟子糕点就

  • 玄幻都市之魔王纵横在线阅读第六节

    司若尘用力拉开她的手臂,冷漠且暴力,眼神犀利,似乎在说:就不怕我杀了你!唐月瘫坐在地上,撇了撇嘴巴,揉了揉被拽红的手臂,碎碎念道:暴力的男人,一点也不温柔。“解药!”司若尘站起身,睥睨的看着她伸出手道。“解药?”唐月故作无辜,疑惑道,“什么解药?”他半眯着眼睛,带着丝丝的危险。“呵呵……”唐月不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