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娱乐圈之双性恋BTS之对峙(4)

2021/6/11 22:13:40 作者:西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之双性恋BTS
娱乐圈之双性恋BTS
作者:西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防弹少年团都说闵玧其以后的女朋友会是年下女,可是他们只是说对一半,闵玧其以后的男朋友会是年下男。EXO经纪人:“皓轩呢?”EXO:“皓轩又去找闵允琪。”闵允琪:“皓轩啊,你怎么又长高了。”皓轩:“允琪啊,你怎么又变白了。”

等谢疏霖气喘吁吁地从演武场出来,竹亭里已经空无一人,谢如意也受不得冷,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倒是外面有个来找他的丫鬟,近前来说:“二少爷,夫人请您去宛华堂一趟。”

跟过来伺候的小厮,麻利地从盒子里取出熏热的巾帕,恭敬地呈给自家少爷,谢疏霖接过帕子,擦了擦汗,随口问道:“什么事啊?”

“大小姐身边的夏妈妈来过。”丫鬟恭敬地答道。

“夏妈妈何时去的如意身边?”谢疏霖说完,忽然就反应了过来,白皙的脸顿时阴了下来,将手里的帕子狠狠地掷在了桌面上。

是谢兰庭的人!

这个刁钻的老婆子,也学会趋炎附势了,谢兰庭才进府多久,就都向着她去了。

夏妈妈和朱嬷嬷一样,是连氏身边面上得敬重的老人,公子小姐们都是她看着长大的,现在去了谢兰庭身边,个中意味,不言则明。

到了宛华堂后,连氏正让人剪一枝山茶花,果然,他进门一坐下,母亲就因为方才的事情,开始兴师问罪。

谢疏霖既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也不想接受谢兰庭的存在。

他一偏头,沉着脸说:“她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欠她的。”

“你这孩子!”连氏被他这句话一噎,难受得心口提不来气。

当年,连氏定要跟随谢桓去扶桑,就是因为谢疏霖的一句话。

当时谢疏霖养在寿安堂,连氏好不容易见一回,谁知小小的谢疏霖拼命打她,话还不怎么会说,就含糊不清地嚷着坏人。

彼时连氏年轻气盛,知道是谢老夫人教的,对谢疏霖这个小孩子没法生气,心里堵着一腔怨气无处可发泄,于是才不管不顾地,就追着谢桓走了。

你这个老太婆既然教儿子不认我,我也让你见不着下一个孙辈。

若非这出假凤虚凰,现在回忆起来,和谢桓在扶桑夫妻共患难相扶持,是他们最甜蜜的回忆了。

可是现在,这段曾经最美好的人生,浸满了苦涩和不堪的懊悔,她再也不敢回想。

每次看到兰庭,想到女儿身上的伤,她这个做娘的,就恨不得把心都挖出来算了。

一个女儿家啊,怎么受得了那些苦,没有锦衣华服,没有仆从丫鬟,从小养尊处优的连氏根本不能想象。

“不行,我不管,”连氏从背后重拍了他一下:“等你妹妹来了,就给她道歉。”

什么妹妹,谢疏霖愤愤不平道:“这要是大哥,您还会压着他,给那野丫头道歉吗?”

连氏一听就不高兴了,眉头皱了起来:“什么野丫头,别扯你大哥,你大哥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

“您等着看吧!”谢疏霖不敢当母亲的面再说,怕她唠叨个没完,只敢嘀咕了一声。

想到还有一个月才要回来的谢疏安,他不信大哥也会那么糊涂,对一个野丫头那么好。

要是让外人知道,他们有一个这样的乡下妹妹,日后可怎么在同窗面前行走。

这时候,谢疏霖和谢如意的想法,空前地达成了一致。

晌午,宛华堂将要用膳时,廊外薄雪纷纷,翠竹被压弯了一蓬。

他坐不住,出来透透气,就看见缓步而来的谢兰庭,披着金红羽缎斗篷,显得很贵气,这都是连氏亲自为她挑的。

正好四下没什么人,谢疏霖黑着脸,小霸王一样,挡在了谢兰庭的面前,喝问道:“是不是你?”

兰庭朝他弯眉一笑,唤了一声“二哥哥”,隽秀如春山的眉眼间,满是温柔又虚伪的落落大方。

谢疏霖这才猛地一激灵。

对啊,这样的谢兰庭,怎么会懂得剑术!

可他现在只想质问,她告状的事情,又觉得她指不定是瞎说的,眉眼倨傲并着怒意:“你若无其事的装给谁看。”

“二哥哥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兰庭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难道他说错什么了,还不是她转头就来告状,搞得他被娘灰头土脸地给训了一顿。

他拦住了她,笃定道:“若不是你告的黑状,母亲又怎么会训斥我。”

“让让,别挡路。”谢明茵从走廊那头过来,眼皮都不抬,自顾自地就从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臭丫头。”谢疏霖被迫让路,打断了气势,转头继续:“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我没做,说了没做就没做。”兰庭进府这些日子,倒也过得还顺遂,只是今日,这谢如意与谢疏霖回来了,才略有不快。

谢疏霖见她死不承认,咬牙切齿道:“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谢如意闻声而来,见到两人在争执,先是睁大了眼睛,而后走到谢疏霖身边,轻声道:“嫡兄,你千万可别为了我和姐姐针对置气,她也才来不久,不懂府里的规矩,做事难免失了礼数,我让一让姐姐也是应该的。”

谢疏霖正要回话,就听兰庭清淡道:“你不必自作多情,他是不高兴被母亲训斥了而已,和你没关系。”

谢如意的小脸白了白,一股凛然北风呼啸刮过,吹得人面皮子生疼,她忍不住瑟缩了一瞬。

谢疏霖顿时心疼的不行,连忙侧过身体,为她挡了挡风:“你什么意思,这么冷的天,如意好心为你解围,你还不知好歹。”

兰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拢了拢领口的毛边,道:“你若不在这里拦着我,岂会劳驾她来受冻解围,这不是活该吗?”

说完,兰庭抬脚就走,留下两人面面相觑,看着主仆三人的背影,无言以对,这是什么人啊,半点礼数都不讲。

碧釉抑制不住激动,小声道:“小姐,您好厉害啊!”

这家里上上下下,都敬着二公子呢,以往谁若是触犯了谢如意,谢疏霖准定是头一个跳出来的。

哪个与谢如意不对付的平辈能讨到好去,不说侯爷这些庶出子女和其他房的,连谢明茵也好几次被气哭了。

相比碧釉,红霜就谨慎多了,有点担心:“这样不好吧。”

毕竟谢疏霖可不是好惹的,方才留下的那句话,也不是开玩笑。

谁知,兰庭却笑语晏晏道:“这才热闹呀。”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

碧釉又不解道:“为什么不拦着夏妈妈,二少爷这样闹,对咱们不好吧。”

红霜看了看四下,轻声道:“你傻呀,二少爷一闹,这下人人都以为,夏妈妈是咱们的人了,对咱们只有好处。”

而且,还可以试探出连氏的态度,说出来的算什么,做出来的才是实际。

宛华堂的这顿饭,人不算少,但还不齐全。

除了在外读书的谢疏安,和上朝去的侯爷,正经主子拢共是七个。

秀姨娘所出的四小姐谢宜桃,和谢明茵同龄,十三岁,眉眼明艳,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双耳戴着小小的象牙烤瓷绿叶喜鹊耳钉。

据说从前很得宠的,性子还挺张扬的,和谢如意不怎么对付,被他们这位二少爷为难过不少次,现在学乖了,躲着谢如意两个人走。

可能这顿饭没躲过去,谢宜桃雪白的小脸很沮丧,但在主母面前,不能太吊丧着脸,连氏一进来就变得笑盈盈的。

兰庭看得乐不可支,有意思的小姑娘。

另外一个孩子,是三少爷谢疏玉,也是秀姨娘所出的,才七岁,胆子小,不大爱说话。

她父亲子女还挺多的,秀姨娘她也见过一面,是个姿色不错的,对谢桓很殷勤。

饭桌上,谢疏霖对兰庭没什么好脸色,满脸的不悦,明显看出谢宜桃松了口气,吃了一碗半饭,估计是因为终于来了个替身,取代她被谢疏霖为难的位置了。

这顿饭,大家吃得心思各异,连氏瞧得头疼不已,勉强算是阖家团圆的午膳,在诡异涩滞的气氛中结束。

她让朱嬷嬷去外面,将谢疏霖他们从姑母家带回来礼物取出来,拿出给庶子和庶女的,先打发了他们回去。

兰庭看着谢宜桃牵着弟弟,离开的脚步轻快,先前来时,沉重的像坠了石头,不禁莞尔一笑。

余下的四个儿女,谢如意和谢疏霖谈笑风生,谢明茵根本不说话,兰庭在看着汝窑美人觚里的茶花出神。

“兰庭也喜欢茶花吗,这是你二哥从姑母家带回来的。”

连氏觉得,不能让次子和女儿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否则,日后兰庭靠谁呢。

做女儿家的,就指望父兄撑腰了,女孩不要那么倔,对自己的哥哥低低头就过去了,打好关系才是重点。

兰庭只是在看谢宜桃,回过头捧着腮,淡淡答了一句:“我不喜欢。”

满脸笑意的谢疏霖听见,皱了皱眉,重重地将茶杯搁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这动静让人惊醒。

他不虞地看向谢兰庭:“母亲好心,你还敢挑挑拣拣,不喜欢滚回你的乡下去。”

“你胡说什么,兰庭是侯府的大小姐,”连氏难得对谢疏霖冷了脸,肃声斥责道:“你以后不许再这样说,要不然我就让你父亲请家法了。”

谢如意抿了抿唇,似是害怕地,缩了缩春纤玉白的手指,让连氏有点后悔吓到她了。

谢明茵看气氛十分不对劲,站起来说了一句:“女儿告退,要去寿安堂看看祖母。”

恰逢谢疏霖心情不顺,随口嘲讽道:“什么看祖母,装模作样,就是去看你的张嬷嬷去了。”

谢明茵都走到门口了,又扶着屏风折了回来,瞪着他,逐字逐句道:“干卿何事。”

说完,像阵风一样走了。

谢疏霖刚出生时,就被谢老夫人抱到荣寿堂去养了,宠溺是自然的,长大了倒是到前院去了,也时常带到荣寿堂。

而第二个孩子,也就是兰庭,后来取代她的谢如意,才是真真正正养在连氏夫妻膝下的第一个孩子。

谢明茵的出生,纯粹是个意外,不在父母所愿里,让生过病的连氏受了不少苦。

谢侯爷担心发妻的身体,正好次子也到了开蒙的年纪,谢明茵出生不久,也被父亲主动抱到了荣寿堂抚养。

老太太虽然有空闲,到底是比之前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又不是那么喜欢第二个孙女。

所以,谢明茵算是奶嬷嬷带大的了,爹娘不亲,祖母不爱,和谢疏霖从小互相看不顺眼,与谢如意也是关系平平,但终究是连氏的女儿,倒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至于谢疏安,少言寡语,祖母常常不经意间露出一些偏心,与谢如意的关系更不用说了,造成了谢明茵同谁都不太亲近。

连氏对待自己的孩子都有失偏颇,更不要提底下的几个庶出弟妹了,根本就是漠不关心。

这在大户人家倒也很正常,还没有任由自生自灭的,谢侯爷就指望着几个儿子里,能有那么一两个教导成才的,庶出的女儿,就看姨娘是否得宠了。

像秀姨娘的女儿谢宜桃,小时候被父亲抱的次数,比谢明茵还要多,不过现在年纪大了,谢侯爷也只有怀旧时,才会去看看,对谢宜桃,也就平平了。

所以,谢明茵一点都不相信,父母会因为血缘,就平白对谁付出情感。

不过,对谢兰庭这样从乡野来的人,能够吃饱穿暖,就足够了吧。

谢如意真是杞人忧天,和一个没见识的谢兰庭,有什么好争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我还不想死之第八章(8)

    前一天晚上,李幼恩整个宿舍都在祈求明天的天气会冷一点,这样体测结束后不会有很强烈的死亡感,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体测这天的天气好到让人愤恨,对李幼恩她们来说一时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痛,太阳照在地面上仿佛在挑衅着这些学生们:你们祈求阴天,我偏要晒死你们尽管不情愿,李幼恩和室友们还是互相“搀扶”到了操场,

  • 我有无数怪兽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怕冬雪的来临,人们总是趁着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储备好足够的过冬口粮。马儿歇了脚,牧民放下手中的扬马鞭,在温暖的帐篷里,围着篝火吃着最肥美的羊肉,喝着最醇香的奶酒,兴之所盛之时,结伴成群,载歌载舞,用最欢快的笑声感谢盘鞑天神的厚赐。然而,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出奇的大,草原上欢声笑语不再,

  • 无良女配作死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景在荒原的千人大军在临近南王城时终于放慢了脚步,与之一同放慢的还有南王雪清紧张急促的心跳,在马车里雪清靠着车厢闭目养神,心里还在消化着元景刚派人传来的消息——炎卫军大将军龙擎将于三日后龙家后院突破白银境界!众所周知,迷海海域九元灵铜就是灵武者修炼的顶峰,而灵武者通过修炼所延长的寿命也因此有了上限,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

  • 复仇三宫主之第一次野战

    扭头看向身后的小城,虽然是小城,但它高大的城墙即使在如此远的距离看去,依然能令人感到它的宏伟而这种近乎劳民伤财的举动却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个世界中有高逾十余米的恐怖魔兽唐展离开时,城内的小街道上已经有零星的冒险者在摆地摊,叫卖着一些低级魔兽的材料,这座小城因为合适的地理位置,还是驻留着不少冒险者的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