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妖夜行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44:18 作者:江山半唐 来源:17K小说网
妖夜行
妖夜行
作者:江山半唐来源:17K小说网
她是赤狐一组百年难得的天才,本来可以进入青丘划地分城成为分支尊主。奈何遭到赤狐尊主的暗算,在她两百岁的时候谋划,断了她的三尾,夺了她的仙根。一百年后,尊主杀她心不死,依旧设计害她。这次其母拼命抵抗,并用铸元丹将她化为人类的婴儿,托付给了元稹道长带到了清虚宫中修炼。在林樱十六岁的时候,妖魂开始觉醒,人类的凡胎肉体开始崩坏,清虚宫被奸人算计,惨遭灭门,她被迫走上亡命之路。

“随便拿吧,反正也没什么用。”

“还是用来抵扣工资吧。”沈莱茵觉得珍妮一定不知道她要拿走多少。

珍妮很不解,但看沈莱茵那么坚持,就答应了,然后提醒说:“你不要后悔。”

沈莱茵摇头:“我不后悔。”她觉得自己现在在珍妮眼里一定像个傻子。

当天晚上,冯婉、许宜宣和上川花子就看到沈莱茵带了一堆碎布料回来。一起讨论完功课后,她就坐在床边,拿了把剪刀,把布料剪开一个口后,用力撕扯。

嘶啦——

嘶啦——

她有点明白为什么传闻里妺喜喜欢听裂锦声了。因为真的可以爽到,还很解压。

那是上千跟细线短时间相继绷断组成的声音,有的声音闷一点,有的声音亮一点。因为都是些边角料,所以不大,撕开也是一下子的事情。

如果是一块完整的面料,从边缘开始,密得数不清有多少根的横向线随着两边的拉扯相继绷开,声音又绵长又清脆,从耳朵钻进去,在头顶炸开,爽得头皮发麻。

沈莱茵已经开始期待起撕完整面料的那一天了。

真的太爽了。

宿舍里其他三人奇怪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冯婉问:“莱茵,你在做什么?”

抬头对上三双充满疑惑的眼睛,沈莱茵回答说:“我打工的女装店老板让我学习分辨布料。”

三人点点头,只觉得这个分辨的方法有点奇特。

许宜宣:“你打工的那家女装店现在生意怎么样了?之前听你说都要开不下去了。”

“已经周转过来了,现在生意不错。”

“那就好。”

冯婉说:“我的父亲刚给我汇了一笔生活费过来,我在想和许宜宣一起去逛街买条裙子穿。”

“我还没决定好。”许宜宣还有些犹豫。出国前她是比较传统的大家闺秀。现在看着身边的同学还有沈莱茵穿着很漂亮的连衣裙,她一边羡慕,一边又有点害怕尝试和改变。

沈莱茵一听她们想买裙子,热心地说:“不如去我打工的珍妮女装店逛逛吧,裙子都很漂亮,会是以后的流行款式,可以给你们挑好看的。”

珍妮女装店的风格虽然在贵族中渐渐开始流行,但是在学生间显然还没什么名气,尤其是在留学生间。

冯婉和许宜宣对沈莱茵的话半信半疑。

沈莱茵都开口邀请了,还那么热情,她们拒绝会显得不太好,又想想沈莱茵买的那条裙子虽然看着简单,但上身确实还不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决定去她打工的店里逛逛。

第二天下午没课,冯婉和许宜宣收拾了一下,和沈莱茵一起去珍妮女装店。

珍妮看到她带了两个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国小姑娘过来,问:“她们是谁?”

沈莱茵介绍说是她的同学,想来店里看看裙子。

珍妮站起来,朝她们笑了笑说:“欢迎随便看看,看中的可以有折扣。”

沈莱茵沉默了一下。

这态度也差太多了,对她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这么温和亲切?

冯婉和许宜宣惊艳地看着珍妮,觉得她太漂亮太优雅了,还有她身上那股自信,也深深地感染着她们。看到她,她们觉得女人本就应该活成这样。

怪不得她们觉得沈莱茵身上的气质也在一天天变化,越来越漂亮,就连学校里的男生,不管是中国的还是英国的,讨论她的都很多。

和这样一个迷人的女人在一起,能没有改变吗?

这些沈莱茵自己倒是不知道。因为她每天在学校的时候就忙于学业,不上课的时候就来珍妮女装店,满心都是学英语和完成任务,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的。

她们当即决定,就在珍妮女装店买裙子了。

珍妮让沈莱茵自己给朋友挑选款式。

平时都是珍妮给客人推荐的。沈莱茵有点拿不定主意,趁冯婉和许宜宣专注地看着裙子的时候,低声呼唤步屈:“步屈,你给点意见?”

宁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可以随便使唤他给女生挑裙子了。他拒绝说:“这种事也叫我?你自己看。”

“以前我买衣服你不是挺多意见的吗?”在沈莱茵的印象里,步屈是个有点喜欢装扮的人工智能。

宁肆被她问住了,顿了顿说:“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宁肆一下子回答不上来。

沈莱茵买衣服的时候他确实有很多意见,但是别人选衣服,他都懒得看一眼,别人穿什么都和他没关系。

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沈莱茵是这部翻盖手机的主人,也算是他的主人,而且他们朝夕相处,如果她穿的很糟糕,也是折磨他的眼睛。

以前那些朋友说他眼光高他还不觉得,现在他发现自己确实可能是个肤浅的颜控。好在遇到的是沈莱茵,朝夕相对他还能忍受。

沈莱茵已经习惯了步屈那大爷一样的脾气了。

他不愿意就拉倒。

沈莱茵给冯婉选了条淡粉色的裙子,腰下稍微有一点点蓬,可可爱爱的,很适合她。

许宜宣的性格还是比较偏保守,她给她选了条蓝色的半袖裙,颜色淡雅。

两人试穿了后都很喜欢。珍妮给了她们很大的折扣。

买完裙子后,沈莱茵把她们送了出去。她们继续逛街,她还要工作。

站在店门外,冯婉好奇地问:“珍妮多少岁啊?”

沈莱茵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珍妮的年龄一直是个谜,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冯婉又说:“多少岁都不要紧。她可太漂亮了,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英国女人。”

连许宜宣都说:“真想像她一样。”

沈莱茵鼓励她们:“你们可以的,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和沈莱茵告别后,冯婉和许宜宣离开。这时候她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有多好,花买普通裙子的钱就买到了条珍妮设计的裙子,以后会有很多人羡慕她们。

沈莱茵回到店里,看到珍妮优雅地在桌子前坐着,也有被她美到。她能感受到冯婉和许宜宣来店里之后心态发生的变化,尤其是许宜宣。这是因为珍妮和珍妮设计的裙子。

珍妮抬眼,慵懒又高傲:“送走了?你的朋友还不错。”

沈莱茵点了点头,忍不住问珍妮,珍妮女装的品牌理念是什么。毫无疑问,珍妮女装以后会成为一个非常有名的品牌。

“品牌理念?”珍妮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你的设计想表达的,你自己的想法,你的精神。”沈莱茵解释说。

珍妮想了想说:“简约的背后不是简单,而是极致精巧的细节。女人不应该被束胸衣约束,只要自信优雅,特立独行也是美的。”

说完后,珍妮自己也有了点感觉。

她其实一直是有想法的,只是没有这么清晰,被沈莱茵提醒后,她决定把这个理念贯彻下去。

她觉得如果没有沈莱茵,这个店开不成,也不会有今天。

命运果然会安排好一切,给出指引。

**

不过连三个月的时间,珍妮设计的礼服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皇室贵族的舞会、酒会、晚宴上。那些夫人们都以能有一件珍妮设计的礼服为炫耀的资本。

客户越来越多,珍妮在她家附近租了个房子当工作室,雇了个人看店,还雇了个经验丰富的老裁缝。

沈莱茵则还是当她的助手。因为一直跟在珍妮身边,她在伦敦的时尚圈也变得有名起来。大家都知道珍妮的助手叫莱西小姐,是个漂亮的中国姑娘。

任务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半了,沈莱茵的英语突飞猛进,日常交流几乎已经不需要宁肆出马了。在珍妮时不时的纠正下,她学成了一口标准的伦敦腔。

至于任务,她已经能听出来普通面料和一些稍微高档点的面料撕裂时不同的声音了,但是名贵的面料接触的还是太少,更别说有机会撕了。

还剩半年的时间,希望能把任务完成。

今天,沈莱茵陪同珍妮来参女伯爵艾德琳的私人酒会。

珍妮是在给贵族做衣服的时候结识女伯爵艾德琳的。艾德琳是皇室的异类,浪荡的名声在外,与许多男人都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她性格洒脱,倒是和珍妮很投缘。

沈莱茵找了个角落坐下,酒会上不少人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和珍妮一起也见过不少皇室贵族,现在对贵族的礼仪很熟悉。几乎每个第一次见到她的人都很惊讶,惊讶于她一个东方人竟然对英国贵族的礼仪非常熟悉。

沈莱茵今天穿了件白色灯笼短袖的礼服,收腰的设计本来就显得腰身很细了,上面还镶嵌着珍珠。珍珠的光泽让她的细腰更加引人注目,脚上一双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加高挑纤细。

裙子是珍妮送的。珍妮已经看清了她抠门的本质,发现她好像打算一直穿最早买的那条裙子,有一天非常嫌弃地甩给她一条裙子,让她换着穿穿。

之后几乎每隔一到两个月,珍妮都会丢给她一条裙子。

至于高跟鞋,是沈莱茵自己买的。虽然她觉得穿哪一双都可以,但是珍妮肯定不允许不好看的高跟鞋配她设计的裙子。沈莱茵的高跟鞋越来越高,跟也越来越细。

在珍妮严苛的训练下,她现在踩着恨天高都能如履平地了。

“真奢靡啊。”沈莱茵看着脚下颜色鲜艳的手工地毯感叹说。

女伯爵艾德琳的私人酒会是她见过的最奢靡的了。

“小步——”

“叫我什么?”

“步屈。”沈莱茵讪讪地笑了笑,“步屈,以前我觉得爷爷奶奶给我办的欢迎晚宴排场已经够大了,和这个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等任务结束回到现实世界,怕是什么样的酒会晚宴都打动不了我了。”

宁肆“嗯”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眼界高点是好事。”

沈莱茵皱了皱眉:“你这是内涵我原来眼界太低?”

宁肆反问:“还用我内涵吗?”

虽然这是事实,但他的语气还是让沈莱茵气到想掰断手机。

“莱西。”珍妮走了过来,“你怎么了?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沈莱茵平复了下心情:“没什么。”和一个人工智能生气不值得。

珍妮想她一个人坐在清静的角落里也没什么可生气的。“艾德琳阁下说会把我引荐给女王陛下。”

沈莱茵高兴地说:“这是好事。”

两人就着给女王陛下做衣服的话题聊了一会儿。在她们聊天的时候,几个贵妇从旁边走过,用小扇子捂着唇窃窃私语。

“她居然也来这样的酒会。”

“以为自己是贵族了吗?只不过是个裁缝而已。”

轻蔑的交谈声传进沈莱茵和珍妮的耳中。

虽然现在有很多人请珍妮做衣服,但还是有很多人看不起她是个平民。

这些人十分讨厌,脸上总是挂着轻慢的态度,逮到机会还要为难她们一下。

沈莱茵认出其中一个是布拉纳子爵夫人,故意用比较大的声音问珍妮:“那位夫人是不是半个月前来找你做礼服,结果被你拒绝了的那个?”

珍妮笑了一下,同样用别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那是布拉纳子爵夫人。她是悄悄来的。”

布拉纳子爵夫人一直把珍妮当成假想敌,和她的关系一直特别不好。半个月前,她来找过珍妮,有示好的意思,表示想要做衣服,珍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一点面子也没给她。布拉纳子爵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对珍妮更加讨厌。

其他几个贵妇看向布拉纳子爵夫人。

说好一起不穿珍妮女装店的衣服的,你居然悄悄地去请人家?

布拉纳子爵夫人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心里狠狠把珍妮和沈莱茵骂了一遍。

看着几个贵妇离开,珍妮双手环抱,抬着下巴,姿态优雅地说:“我就喜欢她们看不惯我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

沈莱茵:“都是跟你学的。”

珍妮轻哼。服务生走过,她要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沈莱茵。

“沈莱茵,你会喝酒吗?”宁肆问。

在任务世界半年多了,他还没见过她喝酒。他觉得她应该是不会喝的,不然早喝了。

珍妮同样问她:“能喝吗?小朋友?”

沈莱茵接过高脚杯说:“没喝过,但可以试试。”

这一试,沈莱茵就试醉了。

她喝多了倒是不吵不闹,就是走路打飘,别人说话也听不太进去。

让她以喝醉的状态回学校也不太好,珍妮干脆把她带回家塞进客房里住一晚。

等客房的门关上,没有别人了,宁肆开口:“沈莱茵,沈莱茵?”

沈莱茵面色酡红,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声音娇软。

“酒量这么差,不会喝以后就不要喝。”宁肆猜到她不会喝酒了,但没想到她的酒量这么差,小半杯红酒就能把她撂倒。

沈莱茵只觉得好像有只虫子嗡嗡嗡地在耳边叫,不耐烦地挥了下手说:“烦不烦啊……”

好心提醒她,居然嫌他烦?

宁肆冷笑了一声:“你再说一遍?”

即使是醉酒状态下,沈莱茵还是感觉到一阵凉意,不说话了,翻了个身,柔顺的头发贴在脸上。

过了几分钟,宁肆隐隐听到一阵呜咽声,低低的。

他试探地叫了声:“沈莱茵?”

呜咽声变大,沈莱茵哭了。

难道是他语气太重,把她骂哭了。

眼泪是很多女人的武器,所以宁肆很反感女人在他面前哭。但是沈莱茵哭起来的声音细得像小猫一样,软软的,让他有点不忍心。

“好了,别哭了。”他出声安慰。

谁知道她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爸爸,我想你了。”

宁肆沉默了一下。

原来是想她爸爸了。从她平时的表现里一点都看不出来。

想到她的父母都不在了,哭成这样没人回应,宁肆的心揪了揪:“爸爸……也想你了。”

沈莱茵哽咽着说:“那你以后要多来我的梦里看看我。”

宁肆的声音不自觉变得温柔了起来:“好,那你乖一点,听话别哭了,嗯?”

“好。”沈莱茵虽然答应了,却哭得不能自已,眼泪浸湿了枕头,隔了会儿又叫了声“妈妈”。

“……我在。”宁肆耐着性子哄她。

宁肆能这么温柔有耐心地哄人,别人看到怕是会惊呆。

沈莱茵喝多了已经分不清男女了,又哭哭啼啼地说:“妈妈,能梦到你真好。”

她哭热了,扯了扯领口。

一边的衣领滑落肩头,宁肆就看到她圆润的肩膀和分明的锁骨,一缕缕像云一样的黑发蜷曲在颈间,黑白分明。她的裙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大腿之上,两条交叠的腿陷进被子里,又细又长。

“把领口拉好。”宁肆沉着声音提醒。

神志不清的沈莱茵说话难得带了几分娇气:“不要,你帮我……”

带着哭腔的声音黏糊糊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我还不想死之第八章(8)

    前一天晚上,李幼恩整个宿舍都在祈求明天的天气会冷一点,这样体测结束后不会有很强烈的死亡感,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体测这天的天气好到让人愤恨,对李幼恩她们来说一时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痛,太阳照在地面上仿佛在挑衅着这些学生们:你们祈求阴天,我偏要晒死你们尽管不情愿,李幼恩和室友们还是互相“搀扶”到了操场,

  • 我有无数怪兽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怕冬雪的来临,人们总是趁着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储备好足够的过冬口粮。马儿歇了脚,牧民放下手中的扬马鞭,在温暖的帐篷里,围着篝火吃着最肥美的羊肉,喝着最醇香的奶酒,兴之所盛之时,结伴成群,载歌载舞,用最欢快的笑声感谢盘鞑天神的厚赐。然而,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出奇的大,草原上欢声笑语不再,

  • 无良女配作死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景在荒原的千人大军在临近南王城时终于放慢了脚步,与之一同放慢的还有南王雪清紧张急促的心跳,在马车里雪清靠着车厢闭目养神,心里还在消化着元景刚派人传来的消息——炎卫军大将军龙擎将于三日后龙家后院突破白银境界!众所周知,迷海海域九元灵铜就是灵武者修炼的顶峰,而灵武者通过修炼所延长的寿命也因此有了上限,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

  • 复仇三宫主之第一次野战

    扭头看向身后的小城,虽然是小城,但它高大的城墙即使在如此远的距离看去,依然能令人感到它的宏伟而这种近乎劳民伤财的举动却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个世界中有高逾十余米的恐怖魔兽唐展离开时,城内的小街道上已经有零星的冒险者在摆地摊,叫卖着一些低级魔兽的材料,这座小城因为合适的地理位置,还是驻留着不少冒险者的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