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起初不经意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9:47:09 作者:亦时光 来源:17K小说网
起初不经意
起初不经意
作者:亦时光来源:17K小说网
时下女性,靠自己双手赚得一切,有权追求美好事物。

白鹿吃完一篮子水果后,觉得有些无聊。

白鹿想仰头冲梁上的三人叫两声,转念又想起恩人的吩咐。

唉,不能出声。

百无聊赖之下,他卧在地上,静静地望着门口。唉,恩人快点回来吧,一头鹿呆着可真无聊呀……

阳光透过门上的雕花和纸,零零碎碎的散落在地上。

白鹿低头看着光斑,愣愣地出神。

门被哐的一声大力推开,赵澜面色苍白如纸,但眼神凶恶,眼尾发红。

白鹿有些被吓到,一动不动,傻傻地望着他。

“都给本王滚出去,滚远点,不准靠近!”赵澜的声线已经有些抖了。

梁上的墨三、墨四和墨五,彼此对视了一眼,跳下去行了个礼,便带上门,快速离开。

“你也给本王回地下室去!”赵澜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揪着胸前的衣服。他额头冷汗直冒,不过一会功夫,浑身就湿透,像刚从水中爬出来一样。

白鹿摇了摇头,恩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他不能走。

赵澜气笑了,“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白鹿躲进桌子底下,睁着大眼睛望着他。恩人现在的样子好像魔族啊,可怕。

赵澜怒极,撑着桌子的手就要将桌子一把掀开,还未使劲,胸口就是猛地一痛。

赵澜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仰躺着昏迷了过去。头上未痊愈的伤口崩裂开,丝丝红色渗出

白鹿小心翼翼地钻出桌子。他走到恩人身边,用前腿推了推恩人的身体,没反应,再推,还是没反应。

“呦呦?”白鹿低低唤道。

恩人面色惨白,生息微弱,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

白鹿急了,他绕着倒地昏迷不醒的赵澜转了几圈。

怎么办?他现在没有魔力,也打不开空间戒指,该怎么救恩人呢?

“呦呦!”白鹿顾不得恩人的吩咐,冲门外大声叫道,想要喊人进来看看恩人的情况。

奈何有王爷的命令在先,护卫们不敢进去。再来说了,护卫们跟着王爷已久,自然清楚王爷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要是进去了,等王爷缓过来,不知道会有什么惩罚等着他们。

恩人的气息几不可闻,随时可能断绝。

白露急的跟无头苍蝇一样,东看看西看看,左思右想,想破了自己的小鹿脑袋,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血!

他可以用自己的血啊,他可是白鹿啊,精灵们说过白鹿的血有奇效,让他注意不要受伤的。

不管有用没用,先试试再说,万一恩人死了,他在这个世界可就是孤零零的一头鹿了。

想到就做,白鹿狠狠心,猛地一咬牙,柔软的舌头被锋利的牙齿咬破,口腔内瞬间被鲜血充盈。

唔,白鹿疼得眼泪汪汪的,圆溜溜的大眼睛浸在眼泪中显得可怜又可爱。

他凑到恩人头边,艰难的以嘴渡血,小心翼翼地掀开恩人的唇,再撬开牙缝,将血送进去。

血从白鹿嘴里流出,一部分喂了进去,一部分则流到恩人脸上脖子上。

白鹿心虚地瞄了瞄恩人满是血的脸和血迹斑斑的领口,希望恩人醒来不要怪他才好。

白鹿卧在恩人身边,静静等候。

过了好一会,许是鹿血起了效,赵澜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

赵澜缓缓睁开眼睛,心里有些疑惑,这次醒来怎么觉得身体前所未有的舒畅,不像之前发病结束后浑身无力且酸痛不已。

“呦呦。”白鹿开心的小声叫道,恩人醒了太好了。

赵澜闻声转过头看去,饶是心里素质良好也差点被吓了一跳。白鹿的嘴边和脸上脖子上的白毛上沾了不少血,他再细看,竟从白鹿的眼睛里发现自己脸上脖子上也有不少血。

赵澜往自己脸上伸手一摸,摸到一些黏答答的液体,再把手伸到眼前一看,果然是血。

五感渐渐回归,赵澜尝到了嘴里的铁锈味,是血的味道。

“你喂我喝血?你的血?”赵澜费力地从地上撑起身子,靠着桌子腿坐在地上。

白鹿点了点头,鹿眼里是纯然的欢快。他的血就是厉害,瞧,恩人现在好多了。

赵澜扯了扯嘴角,朝白鹿招招手,“过来。”

白鹿以卧着的姿势往他身边挪了挪。

赵澜摸着白鹿的小脑袋,一下又一下,直把白鹿摸得一头雾水。

“呦呦?”白鹿疑惑地叫道,恩人你再摸我的头,我就秃了。

赵澜盯着白鹿翡翠般的眸子,定定看了好一会,才露出一摸温柔到渗人的笑容,“小家伙,本王给你取名叫阿澄如何?”

话是这么说,但他眼里分明写着不容拒绝。

就算如此,白鹿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名字了,不需要再取新名字,于是呦呦两声以示坚定拒绝。

“既然你同意了,那么以后本王就喊你阿澄了。”赵澜压根没想征求白鹿的意见,假装没有听明白白鹿叫声的意思,自顾自的给白鹿取了个新名字。

白鹿瞪大了眼,被恩人的行为震惊到了,恩人就会欺负鹿。

“哈哈……咳咳……”

赵澜被白鹿不敢置信的眼神取悦了,大笑不止,还笑得呛了起来。

赵澜又笑又咳,脸涨的通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白鹿眨眨眼,心里幸灾乐祸道,哼,这叫做报应,谁叫恩人就知道欺负鹿。

赵澜笑够了,也咳嗽够了,捂着脸缓了一会。

“来人。”

护卫墨三、四、五应声推门而入,三人见王爷与白鹿身上有不少血,彼此对视一眼,心有有些讶异,但并未做声,只静候一边听候吩咐。

“墨五,你给本王的阿澄清理一下,顺便上些药,他嘴里可能有伤。”赵澜淡淡吩咐道,从怀里掏出帕子擦掉脸上的血。

“是。”墨五领命。

外室北墙开了扇门,推开后就是一间浴室。墨五领着白鹿进去。

“墨四去请林大夫过来,至于墨三你,出去给本王的阿澄买些吃的玩的。”赵澜说道后面,嘴角带笑。他的阿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阿澄,赵澜的心情愈发好了起来。

“是。”墨四领命。

“……是。”墨三犹豫了一下,也领下命令。阿澄?说的应该是白鹿吧,但给一头鹿买些吃的玩的?是买些草和树叶和水果吗?这些府内都有,哪需要出去买,墨三愁眉苦脸。

墨三和墨四一起出去,墨三拉住墨四,“喂,你说我该给王爷的白鹿买些什么好?”

墨四耸耸肩,“王爷把这个任务交给你,说明在王爷心里给白鹿买吃的玩的是一件重要的事。”

“这个不用你说,我是问该买些什么?”墨三被难住了。

墨四哪里知道买什么,于是趁墨三不注意一把打掉墨三拉着他的手,轻功一用,腾转挪移间已经没了影子。

“这家伙,等我回来再收拾你。”墨三气道,但一想要王爷的吩咐,头都要大了。唉,难啊。

墨四与林大夫不一会就到了。

林大夫一进门,见赵澜坐在凳子上,悠闲品茶,刚要嘲讽两句,灵敏的鼻子就嗅到了空气中隐约的血腥味。

“哟,王爷可真厉害,这次竟还吐血了。”林大夫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看起来就是个爱笑活泼的人,这会对着赵澜却没什么好表情。他就没见过比赵澜还要难伺候的病患,不配合治病不说,还对大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赵澜心情好,没跟他计较,伸出手腕落在桌子上,“给本王把个脉。”

林大夫翻了白眼,往凳子上重重一坐,不情不愿地将手指搭在赵澜手腕上。

嗯,脉象虚浮散乱,迟缓滞涩,弱为无力……将死之人,无药可救。

不对,与以往相比竟有所好转。林大夫眉头一皱,突然看向赵澜,严肃道,“你近日可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赵澜轻笑,“本王确实得了味灵丹妙药。本王问你,我这毒可还有解?”

“若是吃上这灵丹妙药十天半个月的,说不定还有救。”林大夫沉声道,不知这灵丹妙药是何神物?竟能在不伤身的情况下化解了些赵澜身上依附多年的毒素。

“墨五,带本王的阿澄出来。”赵澜拍拍手。

浴室的门被打开,清洗一新的白鹿自门后缓缓走出,通体雪白发亮,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若翡翠般美丽温润,周身自带一股圣洁渺远的气息,令人想要跪服。

“白、白鹿?”林大夫惊讶地长大了嘴,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滚出来了。

“对,本王的,你要是敢泄露半个字……哼!”赵澜轻轻瞥了林大夫一眼,随后对白鹿招招手。

林大夫身体一抖,立马保证道,“那是当然,我不是多嘴的人。”随即想到一事,他问道,“你喝了鹿血?”

赵澜点点头,然后摸摸白鹿的角,对白鹿温柔道,“阿澄,本王吩咐墨三去为你买些吃的玩的,开心吗?”

吃的玩的?白鹿弯了弯眼睛,又咧了咧嘴,显然很开心。

林大夫一脸心疼,这可是白鹿啊,怎么能被一些身外之物迷了眼。再闻到白鹿与赵澜身上浓郁的血腥味,更是心痛,唉,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血。

林大夫问墨四要过他的小药箱,拿出自己珍藏的灵芝,递到白鹿嘴边。

赵澜出手夺过,皱眉道,“你做什么?”

“灵芝益气补血,我给白鹿补补,这可是年份上千年的灵芝。”说着说着,林大夫还有点肉痛,他就一穷大夫,这灵芝对他来说可谓是家底了。

赵澜把玩了一会灵芝,问白鹿,“阿澄,吃吗?”心里想着若是不喜欢,那就换些补血的东西,唔,红枣也不错……

白鹿连忙点头,想吃。自林大夫拿出灵芝的那一刻起,他就闻到灵芝散发出的一股诱人香味,特别想吃。

赵澜将灵芝掰成一块块的,然后亲手喂白鹿吃下。

灵芝下肚后,白鹿体内涌起丝丝热流,那热流流转全身后竟化作了一丝熟悉的魔力。

白鹿的大眼睛转了转,这个叫灵芝的东西真是个好东西,看来以后要想办法多吃点。没有魔力,他总归有些不适应。

林大夫心痒痒,偷偷伸手想摸一把白鹿,刚伸出手就被赵澜一巴掌打下。

林大夫抱着被打红了的手,眼泪汪汪的,下手真狠啊,这也太小心眼了吧,摸一下都不让。

“本王的东西,让你碰了吗?”赵澜冷笑,眼神如刀扎向林大夫。

霸道、小气……林大夫在心里偷偷吐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