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黎明之声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1 20:55:50 作者:半城樱花半城柳 来源:17K小说网
黎明之声
黎明之声
作者:半城樱花半城柳来源:17K小说网
本来好好的生活,却被突如其来的浩劫给摧残毁灭掉了。金钱,权力,资产,身世,在这里都没有任何用处,唯一的目标就是活下来,活到明天再活下来。

“柠柠,我听望望说你今天差点从四米多高的墙上摔下来,这可太吓人了,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鞠柠一手握着手机,另一手无意识抓了下头发,还在为刚才的嘴贱犯尴尬,但对方好像其实并没有听清。她对电话那头的吴春盈说:“阿姨,我没事的,没受伤。”

“那就好。”吴春盈似乎松了一口气,过了会儿,又问,“我看你们班主任在群里说下周要开家长会,这个家长会是必须得去的吗?”

鞠柠不知道家长会的事,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偏头看了眼谢望。

“应该……不是必须的吧?我妈每年都不来学校开家长会,也没见老师说什么,提前跟班主任打声招呼就行了。”

“哦哦,我跟人约好了那天去逛街,正想着要不要改天呢。”吴春盈笑了笑,“那到时候我再看看吧!”

吴春盈对鞠柠向来很热情,一旦聊开了就停不下来。

鞠柠招架不住,疯狂用眼神示意谢望把手机拿回去。

谢望丝毫不给面子:“你眼睛抽筋了?”

鞠柠窘得耳朵一红:“……你才抽筋!”

吴春盈在电话那头大笑出声,说不打扰他们了,让他们好好休息、注意安全:“好啦,我挂电话了。”

不久后,医务室的医生回来,看见谢望放下手机,他眉眼稍稍舒展,语气温和:“和你妈打完电话了?”

“嗯。”

谢望把手机还给他,顺口说了句谢谢。

之后鞠柠将谢望帮忙写的军训心得上交给了教官,又参加了军训汇演,走方阵打军体拳,谢望作为伤患不需要参加这些活动,安安静静待在板凳上看他们表演。

听说南裕中学的高一学生终于结束了他们悲惨的军训生活,隔壁靖宁八中的黎竞哥哥向鞠柠发来贺电。

[黎竞:你哥昨天发了工资]

[黎竞:请你吃烤肉怎么样]

[鞠柠:好啊!!!]

曾经黎明堂以生活费威胁黎竞,让他和他那帮不学无术的兄弟朋友断绝联系,黎竞悍然拒绝。

那之后他便开始争取经济独立,周末做兼职赚生活费,拥有了对于学生而言颇丰的收入和积蓄,还时不时请妹妹吃大餐、给她买礼物。

这样的好哥哥一度让邵绮云羡慕不已,捂住了脸。

“同样是当哥的,区别怎么这么大?!”

“我哥就知道抢走我爸妈在群里给我发的红包,还跟我爸妈打小报告,初中有个男生跟我告白被他撞见,结果转眼就他妈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你说他狗不狗!”

鞠柠义愤填膺:“狗,太狗了!”

连谢望都至少会帮她瞒情书呢。

-

黎竞所说的烧肉店,位于南裕中学和靖宁八中相隔那条街的美食城里,店内环境干净卫生,周围几乎都是学生,这是周五放学会出现的盛况。

黎竞放学后便提前去了店里。

他正低头玩手机,脑门被人从一旁敲了一下,抬头一看,发现是鞠柠。

定睛一看,后面居然跟着谢望。

黎竞一向不怎么给谢望面子,转了转手腕:“啧,干嘛带他来啊。”

鞠柠把书包往椅子上一放:“顺路嘛。”

谢望早就习惯了黎竞对他的态度,很自然地伸手拉开椅子在鞠柠旁边坐下。

黎竞觉得这小子在挑衅他,耀武扬威地展示他和鞠柠的关系有多亲密。

“三位看看吃点什么?”

既然是黎竞请客,自然由他点单。身为亲哥,他很清楚鞠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于是都依她的喜好来。

鞠柠说:“旁边那家泰国菜好像挺好吃的,改天要不要去试试?”

黎竞说:“我跟老爸去吃过,酸酸辣辣的,吃不惯。”

“欸,这样啊。”

提起爸爸,鞠柠不免有点想他。

“爸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工作顺利吗。”

虽然黎明堂和鞠彦芝的婚姻很失败,但其实他们本身并没有犯过什么大错,离婚的根源就是性格不合。

两人都是极其强势的、喜欢占有主导权的人,就像黎明堂要管黎竞交什么样的朋友、鞠彦芝坚决反对鞠柠参加艺考,他们注定会和家人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

黎竞想了想说:“老爸他最近升职了,明年公司要调他去首都总部,他说反正那时候我都高考完了,就也无所谓了……身体,他身体一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经常熬夜加班,前阵子半夜突然心口痛,吓得他隔天就去医院做了检查。”

鞠柠眉心一跳:“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他就是工作太累,让他多休息。”

听到这里,鞠柠稍微松了一口气。回去也该提醒妈妈多注意休息了。

虽然鞠柠和鞠彦芝在艺考这事上有矛盾,但她们母女关系本身并不差,她很担心她妈累瘫在工作上。

烤肉端了上来,一盘接着一盘,分量很足,完全够三个人吃到撑。

油滋啦滋啦地冒了起来,肉香扑鼻,肉质细腻鲜嫩。

鞠柠提议待会儿散步买奶茶喝。

黎竞毫不犹豫地说行啊。

三人走在热闹的街巷,只有鞠柠爱喝奶茶,手里捧着杯黑糖波波茶。

路过网吧的时候,一个老太太从他们面前挤了过去,愤怒地冲进网吧大喊:“我孙子是不是在这里面”,紧接着又对网管破口大骂道:“学校旁边开什么网吧!毒害高中生,烦得很呐,就该倒闭关门!”

网管是个青年人,太阳穴突突地跳,看在对方是个老太太的份上硬生生憋住了气:“奶奶您讲点道理行不,是我们网吧求您孙子来玩的??”

鞠柠噗地笑了出来,忍不住扭头问黎竞:“哥,你以前也碰到过这样蛮不讲理的家长啊?”

“多了去了。”黎竞掀起眼皮,朝网吧的方向看去,“不仅碰到过这样的家长,也碰到过屁事贼多的学生——你忘了我是为什么换兼职的了?”

鞠柠恍然大悟,噢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因为那个威胁你以后被你举报到学校的小混混!”

半年前,黎竞在这家网吧做过网管,虽然时常碰到难缠的家长、事儿多的学生,但总归来说这份工作很不错,满十六岁不属于童工,薪资待遇好、兼职时间自由、离靖宁八中又近,一切堪称完美。

然而这学期刚开学那段时间,一群穿着靖宁八中校服的混混走进网吧,用手机给黎竞看了张他们班主任的照片,言语之间警告他帮忙看着点。

这年头混混说话没几个好听的,动不动就飙脏话,没点教养可言。

黎竞脾气不好,受人威胁感到不爽。

他当场懒洋洋笑了下,没发作,心里却狠狠记上了一笔。

好巧不巧,那班主任真来了。

于是黎竞不仅没有提醒那伙混混,还“随手”一指说“您可以去那边看看”,一下子把那群混混从网吧的茫茫人海里揪了出来。

谢望随便问了问:“他们没报复你?”

“当然不可能放过我。”黎竞嘲讽地说,“天天来网吧找我麻烦呢。”

黎竞当时觉得烦,果断辞职,然后转眼就上报给了学校。

换做平时,靖宁八中多的是这种滋事挑衅的事,学校想管也管不过来,偏偏黎竞这事儿有那班主任愤然作证,立刻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闹得很大。

鞠柠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夸她哥厉害,拿出那套“哥哥你就是靖宁八中NO.1,吊打南裕谢望十条街”的说辞吹起了彩虹屁。

谢望听见她又在拉踩,沉默两秒,感到无语。

“你是不是想问他们后来还有没有来找我麻烦?”黎竞懒散地嚷道,“这不是废话么,他们连我哪个年级哪个班叫什么名字都知道了,只不过学校就在附近,他们不敢闹大,怕挨处分。”

谢望:“哥哥你在靖宁八中的光辉事迹真多,南裕谢望自愧不如。”

“操!”黎竞感到一阵恶寒,掀起眼皮,瞅了他一眼,“能不能别喊我哥哥,呕死我。”

谢望看了眼鞠柠,唇角似乎压下了一丝笑意,故意模仿她,闲扯道:“哥哥你明明就是靖宁八中NO.1,吊打南裕谢望十条街,怎么还不让人喊了,这么谦虚。”

鞠柠羞,鞠柠恼,鞠柠愤怒地踹了谢望一脚!

这男的好过分,居然学她说话!

黎竞更是太阳穴突突地跳,直接冲谢望脸上砸去一拳,拳风凌厉,被谢望偏头躲开,擦着脸过去了。

鞠柠生无可恋地想,谢望和她哥不合,这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有时候真的很欠揍,非要在她哥嘚瑟的时候横插一脚,莫名其妙!

等等。

鞠柠看向谢望,忽然突发奇想,难道谢望其实是因为她那句“吊打南裕谢望十条街”,才说出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啧,好斤斤计较哦。

谢望注意到她的表情,开口问她:“你是不是又在心里说我坏话?”

鞠柠眼睛倏地弯起,笑得像个狐狸:“你怎么知道。”

网吧那边传来了某男高中生和他奶奶激烈的争吵声,最终被网管忍无可忍的一句“麻烦你们换个地方解决问题,别在网吧门口吵行不行”终结。

也许是网吧门口的争吵声影响到了里头打游戏的人的心情,陆陆续续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其中就有一伙吊儿郎当、穿着靖宁八中校服的男生,出来后也不走,就杵在网吧门口。

为首最高个儿的那人低头咬住了烟,就地抽了起来,周围很快烟雾缭绕。

旁边的小混混乖顺地收回他的手,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手掌捂在四周,正准备摁下打火机,忽然眼睛一眯,注意到了什么。

“哎宇哥,那不是黎竞么?”

那个被称作“宇哥”的混混头儿蓦地抬起头,远远和黎竞对视了一眼,静默两秒后,扯出冷笑,一脚踩灭了烟。

鞠柠的思绪还没从“她哥为什么总是看谢望不爽”、“谢望为什么总是挑衅她哥”的问题里走出来,突然被黎竞拉到身后。

“哥,怎么啦?”

鞠柠稍愣,只见面前走来一群混混,一看就是要闹事。

她心里一跳,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很快回过神来,死死盯紧了眼前的小混混们。

鞠柠是个好学生,她从小都在好学校读书,完全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小混混打架的大场面,顶多听邵绮云说过隔壁靖宁八中校园欺凌和聚众打架之类的恶劣事件。

这样的事年年都会发生,但毕竟离她的生活太遥远了。

甚至让她觉得,用不太文雅的词形容就是很……傻逼。

她没想过有一天会碰到亲哥被人找麻烦。

而她身边唯一的助力,是和她同样没经历过这种麻烦的谢望。

“宇哥,看那两人的校服,还他妈是隔壁南裕的!”

“黎竞厉害啊,还能认识南裕的学霸。”

“啧,冤有头债有主,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反正你们南裕的学霸最好他妈就乖乖站旁边看,别插手,懂?”

鞠柠总算知道当初黎竞为什么宁愿惹上混混也要出一口恶气了。

这语气,听着太让人不舒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BTS】月亮与六便士在线阅读第四节

    呼啸而来的元素之力仿佛有了生命,转眼间从光团化为面目狰狞的骷髅,刮着气流发出凄厉惨叫。看着熟悉的图案,冷玖精致的眉宇间不由自主浮上淡淡的怀念,碧蓝大海上飘荡着的金色海盗旗,那些辉煌而久远的岁月。只是与她这般怀念不同的是,其余人面上都露出惊骇和惧怕,就连适才抱着侥幸心理的偌妍亦是面色惨白。糟、糟糕。呼

  • 荒野侏罗纪之夜访

    是夜,夜笙坐在黑木椅上,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白玉似的手放在额前,似乎是为了什么在烦恼。银灰色的长发半束,还是今日宴席上那副懒散的样子。族中的事情在老狐王还没有先逝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了,老狐王自王妃死去后终日沉迷酒色,族中大大小小的事都不关心,尚且年幼的夜笙就担起了大任。一开始谁都不认为这个似女子妖娆的散

  • 济炼在线阅读第四节

    简亦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医院,在楼下饭店叫了两道清淡的素菜当晚餐。放下菜单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叫住服务员,加了一道菜和一盒白饭。提着晚餐刚一到病房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边那似曾相识的叽叽喳喳声。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全都是灌了糖的嗲声嗲气。简母正坐在床边叠换洗的衣服,一抬眼便看见了门口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