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梅竹对心在线阅读那年夏天

2021/6/11 21:55:21 作者:杨哆哆 来源:17K小说网
梅竹对心
梅竹对心
作者:杨哆哆来源:17K小说网
青梅竹马塑料情谊。欢喜冤家笑料百出。实力互怼,谁更胜一筹?

“风之语,你下来。我是行者无疆,我找你有事。”

他能有什么事?他无非就是想见她。

“一、二、三、四——走。”

项玉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动弹。

“风之语,你下来啊。”

风之语是项玉的网名,来学校报道那天,她不可能想得到,有一天,会有一个网名叫“行者无疆”的男生公然地站在她们宿舍楼下朝她发出爱的呐喊。

“啊。”她肩膀往下一怂,突然泄了一口气。

她想躲避,他却想把她揪出来。

有的女生开始猜测,这个“风之语”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惹得这男生跟个疯子似的在这大喊大叫。

有两个女生从男生身边经过,其中一个不屑地说了一句:“有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呀,非要在这喊。神经病。”

接下来,“神经病”是要被宿管阿姨轰走还是被“风之语”接纳,一切都是未知。对于当事人项玉来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值得期待,所有丑陋的都别想阻挡我前进的步伐。

曾经,她停滞过,来到这个全新的环境,她仿佛重新认识了自己,也渴望一场重生。

“那么,我来了!”

时间倒回到2006年的那个夏天。

咣当咣当咣当……伴着绿皮火车的咣当声,北方姑娘项玉要去南方的L学院报道了。送她去学校的是爸爸项修贤。

他们来自A省B市C县马集镇油庄行政村。项修贤是马集中学的副校长。他媳妇李爱云在镇医院工作。他们还有一个小女儿。她叫项阳,比项玉小两岁。

满满的行囊里,超大号的编织袋里装着被子、褥子、毛毯、被罩、床单,大号的编织袋里装的主要是一年四季的衣服,包括羽绒服。这两个大件行李,项修贤拿着。他不让闺女拿,尽管闺女跟他要了不止一次。

项玉只是拉着两个轱辘的拉杆箱,背着一个小背包。拉杆箱是别人送的,旧的。它里面装着厚厚的字、词典以及雨伞之类的杂物。

项修贤提着两个大包,上下车也有点困难。项玉本想搭把手,门口的检票人员或其他乘客没给她这个机会。他们也会帮他。项修贤费劲地扭一下头,不忘说一句谢谢。

项玉拉着行李箱一点都不费劲,哪知,刚下火车,行李箱的一个轱辘突然坏掉。这种情况下,行李箱估计得抱着了。

拉杆箱坏掉后,项修贤二话不说,把里面的三本字、词典分别装进了两个包里。

在这之前,项玉拽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往外拿。她说她能抱得动。她说:“爸,你拿的这两个大包已经很沉了,不能再装东西了。”

他咧嘴一笑说:“嘿嘿,你能跟我比嘛,闺女。”

他还说:“你要相信你爸的力量。”

“那你就给我一个包吧。” 项玉说。

“不用。”

“你还是给我一个吧。”

项玉试图把其中一个包揽过来。

“哎呀,你就只管负责好你的行李箱就行了。”项修贤阻止了她。

接下来,项修贤就像个巨人一样,怀里抱着超大号的包,肩上扛着另一个包。项玉抱的行李箱,因为少了三本厚厚的字、词典,就轻松多了。

走了一小段路后,项玉想跟他换一下,又被他拒绝了。

很快地,那两个大包也接连出现了问题。先是超大号的编织袋开线了,上面裂了一道口子。后是肩膀上的大号编织袋,两个提手中的一个突然坏掉。这种情况下,项修贤就不敢把提手挂在肩上了。这也不太方便了。

他试着把两个大包同时抱在怀里,一边走一边还得留神:别让超大号编织袋的口子裂的更大,别让大号编织袋的另一个提手也坏掉,更别让它们从怀里掉下去。可是,上面的那个还是溜下去了。

“哎呀,咋还掉下去了。”他蹲下来,显得还有点不好意思。

“爸,你就把那个大的给我吧。”

项玉也蹲了下来。她试图把那个超大号的包揽过来,尽管,她在它面前显得有些渺小。

不出所料,她又被爸爸阻止了。

重新把两个大包揽在怀里后,项修贤显得更加小心了。他的身体还轻微地往后仰着。两个包太高,还会阻挡他的视线,他就伸长了脖子,扭着头走。他一步一挪,走起路来还显得一斜一斜的。

行李箱可以罢工,站在拥挤的车厢里几乎一夜未眠的项修贤不会罢工。不罢工,但是也辛苦。

看他累得气喘吁吁的,项玉又说:“爸,你就让我抱一个吧。”

“没事,”项修贤喘了一口粗气后,用一种轻松的口气说:“爸能抱得过来。”

“你就只管拿好你的箱子吧。(家乡话。)”停顿了一下后,他又说。

他是笑着说的,一脸憨厚的样子。

“唉,那三本又厚又沉的字、词典,早知道不带着他们了,这样还能让爸爸省点力气。当时,我只想着满足自己的欲望,没想过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项玉有点遗憾地想。

考虑到爸爸肯定累了,项玉说:“那咱们就歇一会吧。”

“嗯。”

不想罢工的项修贤不是机器人,他也知道累啊。

歇了还不到三分钟,项修贤就问了她一句:“你还累吗?”

“不累。”

“那咱们就走吧。”

“你应该累了吧。咱们多歇一会吧。”项玉说。

“我没事。”项修贤说。

走着走着,项玉又忍不住说了一句:“爸,你还是让我抱一个吧。”

“闺女,你要相信你爸的实力。这两个包又算什么。”

他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又喘了一口粗气。这种情况下,项玉是相信他呢,还是不信?

此时,他脸也憋得红红的。

“爸,不然你拖着走吧。”最后,项玉干脆说了这么一句。

心疼东西的同时,她更心疼的肯定还是人。

不出所料,项修贤再次拒绝了她。他总是在拒绝她。他说:“包不能拖,万一磨坏了,更不好弄了。”

转车的过程中,即使路程没有多长,因为他们的行李太多、太重,走起路来还是显得费劲了。

项玉和爸爸坐了两次火车,终于来到了L市。火车站门口的广场上,有专门的大巴车来接。上车的学生可真不少啊。车来了,他们不好意思使劲往前挤,就自觉地站在后面。结果,两辆车接连走了,他们还没有走。行李多也是一方面的原因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