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美人醒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57:28 作者:左喆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美人醒了
美人醒了
作者:左喆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名是后来盲取的/爱大家/建议慎戳/没啥好康的/瘫平/作者是废物系列文】原文名/原文案/原一句话简介如下:文名:反派组团来救我一句话简介:我竟冤枉了好人!文案:天询令令主燕泊兰活了三世,短命了三世,死出了不同的姿势。第一世,和竹马骆惊雪反目成仇后惨遭毒手,鸠酒一杯顷刻上路。第二世,被闺友舒容嫣夺权上位剖出天询令,形如废人立即暴毙。第三世,叫夫君谢弘钰心狠手辣死前拉她黄泉作陪,夫一亡妾吊梁。燕泊兰咽气前咬牙切齿的保证:下辈子必得一个一个讨回来,要她命里的反派不得善终!——第四世。她还是和骆惊雪青

她斩下最后一人的头颅,那头颅睁着死不瞑目的眼咕噜噜滚到地上,和满院子男女老少的尸体一起,泡进血腥里。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踉跄了下,再也站不住,也缓缓倒了下去。

炫目的白光中,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极快走来,眼角有泪划过,惨白的面容上浮现刻骨的恨意,她的手往掉落在一旁的长剑伸去。

可她再也未能摸到它。

——引文。

简陋又昏暗的房间里,有一男一女。

男人身高腿长,五官深刻又冷峻。但这会儿很有些狼狈。

他瘫倒在床上,胸前的衣襟大开,露出精壮的胸膛,脸孔紫涨,脖子上青筋直冒,似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他的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前柳幺儿的手,而柳幺儿此时脱得只剩肚兜和里裤,已是半裸。

但她全身都在颤抖,瘦削的脸孔雪白,执拗的挣开被制住的手去脱男人的衣裳,神情怯懦,有些慌乱。

男人额头浮现一层冷汗,哑声道:“你不需要如此,赶紧出去!”

柳幺儿抖着嗓子道:“可她们给你下了春·药,如果妾不救你,你会死的。”

“我不需要你救……”

“妾知道,”柳幺儿打断他,哆嗦着去解他的裤头:“正是因为如此,妾才更要救你……”神情决绝,可眼角有一滴泪落下,她忙抬手擦了。

男人眉头跳了跳,呼吸愈发急促火热,眼底浮现赤红:“老子说了,不要……”

“壮士放心,妾干干净净的。”

男人愣了愣,便是这瞬间他的裤子被扒了下去,下面早已起了反应,将底裤高高撑起,柳幺儿看了一眼,脸色绯红,不自在的别开眼睛,顿了顿,僵着身体趴上男人赤·裸的胸膛,火热与微凉相触,几乎瞬间她的身上就起了层鸡皮疙瘩,心跳了跳。

男人强忍着翻腾的欲·望,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深深吸了口气,正要推开她,却只听‘噗’地一声响,什么东西从窗户射进来,打到了柳幺儿背上,她痛呼一声,软倒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一僵,又几不可见的舒了口气,这时一个蓄着络腮胡、身形健壮的汉子从窗户跳了进来,压低了声音喊道:“爷?你怎么样了?”

男人咬牙切齿:“老子怎么样你没看见吗?赶紧将这女人挪开,再送老子去医馆!”

汉子嘿嘿笑了两声,给半裸的柳幺儿随意披上两件衣裳,把她从男人身上掀开。

压力骤去,男人刚松了一口气,体内春·药少了压制,气血翻涌,他‘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汉子大惊,手忙脚乱的给他穿上衣裳:“怎么还吐血了?这小娘子不是自愿救你的么?要我说爷你何必拒绝?说不得这会儿还受了内伤呢。”

“你才来,如何知道她是自愿救我?”男人被他扶着坐起,忍着胸口的刺痛瞪他。

汉子心虚地避开他的目光:“那不是看你一直不近女色,咱们都以为你有啥问题么?正好这回机会难得……”最终在男人冷怒的目光下闭上了嘴。

男人道:“她是有夫之妇!若今日当真与我发生了什么,你觉得她还能活?”

汉子嘟囔:“有什么不能活?她丈夫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你现在这模样还是拜她那婆婆所赐,他们都不在意,你又何必较真。”

“他们不在意也要问问老子愿不愿意?老子留了二十几年的清白之身可不想就这么憋屈的没了!”

男人被汉子扶着站起来,见女人胳膊腿儿还露在外面,扯出被子盖住了,搭上汉子肩膀催道:“好了,赶紧走,说不得那臭婆子还在外面听墙脚呢!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下作的女人!”说着嫌恶的朝地上呸了一口。

汉子道:“可怜了这小娘子。”

两人已经走到了窗户底下,男人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神色有些复杂,终是转过头在汉子的帮助下爬了出去,外面有人接应,几人趁着夜色,快速消失在了僻静的街角。

柳幺儿什么也不知道,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直到鸡叫三遍,天色微明,她才慢慢睁开眼睛。

坐起身,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穿上衣裳打开门。

出去就是个破旧的小院子,收拾的还算干净,三间正房,左右两间厢房,她所在的是左厢。

她看着对面的右厢,眼眶发红,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正房的门却突然开了。

走出来一个身材壮实的婆子,穿着身墨绿长衫,头上包着秋香色帕子,里面隐约露出个银簪头。面皮糙黄,耷拉着脸,很有些压迫人的气势。

正是柳幺儿的婆婆宋婆子,柳幺儿见着她忙缩回了脚,低下了头。

宋婆子甩着帕子走过来,先往房间里瞧了一眼,没看见人就问柳幺儿:“人呢?”

柳幺儿轻声道:“走了。”

宋婆子上下打量她,突然一把扯开她的衣裳,见她一身皮子上没有丝毫男欢女爱之后的痕迹,登时大怒,一巴掌甩到她脸上,打得柳幺儿一下摔倒在地,耳中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疼。

宋婆子大骂:“你个没用的贱货,老娘我花了整整半两银子才找来这么个年轻力壮的,你倒好,人给你弄床上了都没成事!老娘我告诉你!若是不能给我宋家生下儿子,老娘转手就卖了你!”

柳幺儿抖成一团,不敢应声,宋婆子愈发来气,一把揪住她头发就往柴房里拖,柳幺儿只觉头皮剧痛,惊叫一声之后却咬紧了牙关再不吭声。

宋婆子几乎没费什么力就把弱不禁风的柳幺儿拖到了柴房里,一把将她扔到满是灰尘的地上,从柴火堆里随手抽出一根手指粗的木棍就啪啪往她身上抽去。

边抽边骂道:“你个丧门星!贱货!蠢货!老娘当年是瞎了眼才会将你买回来。没给我儿生下一儿半女不说,还将我儿克成了摊子!老娘好不容易花银子买了个男人来,你又犯贱装什么冰清玉洁?就你这破烂货扔到大街上别人都嫌你没二两肉,还敢不听话!老娘打死你个贱货!”

木棍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柳幺儿紧紧抱着自己头,牙关咬得快出血了也一声不吭,因为她知道喊叫只会换来更严酷的打骂。

直到身上的衣衫被抽破了几条口子,沁出鲜血来,宋婆子方喘着粗气住了手:“若不是还要你伺候我儿,老娘早拔了你皮!”说着扔了棍子,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身上没有哪处不疼,柳幺儿脸色惨白,满脸虚汗,可眼睛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她一时也不敢动,就那么瘫软在地上,控制不住的发着抖,神情麻木的看着不知哪里。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宋婆子开了门,来人是个身形偏瘦的中年妇人,着一身翠绿衫子,戴着两三样银首饰,薄薄的耳垂上吊着一对银丁香。一双不大的眼儿骨碌碌的,显得不怎么安分,正是斜对面王平家的。

她一见宋婆子就挤眉弄眼的笑:“嫂子,成了吧?这小伙子长得俊,身体也好,你家这是白捡了个便宜,往后你媳妇儿生出的小子定然也俊俏!”

宋婆子呸了一口:“捡个屁的便宜!那蠢货快把老娘气死,人都给送她床上了,偏她还能让人跑了,别说借种了,连身都没沾上!”

“跑了?”王平家的愣了下:“怎么可能呢?妹子我可是用了最烈的药,中招后人就跟软脚虾似的,站都站不起来,怎还能跑了?”

“哼!”宋婆子冷哼:“之前说起找个典夫借种她就不愿意,这回只怕也是她放走了人,还当自己多坚贞呢,这世上男人多的是,跑了这个难道找不着下一个?”

说着一把揪住王平家的衣袖:“王妹子,这回可是白白浪费了我五百文,你可得再找个男人来,不然就把银子还我!”

王平家的脸色一变,暗道宋婆子抠门儿。

因她家人少,屋子多出来几间,便拿出来做了租赁,收些租子。前几日来了个年轻俊朗的后生,生的高大威武,虽穿着普通可到底人才难得,王平家的倒也用心招待了一回。

哪知当天那后生就发热不起,连着烧了两天也不见好,也没钱请大夫,租子能不能收到两说,若人病死在家那才真是晦气。

夫妻两个正商议着是不是趁晚上把人给扔出去,宋婆子就找上门,说让给介绍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她要让媳妇儿典夫生子。

王平家的当时就心中一动,说帮着物色,转头就给那后生下了药,把人抬到了宋家。宋婆子一看,当下也十分满意,便给了她五百文。

因此,她不仅白赚了五百文,还扔了个烫手山芋。

只是到底有些不放心便想着来打听打听,谁知人倒是没死,却给跑了,到手的银子眼看也要飞了。

见宋婆子满脸不甘,心知她轻易不会罢休,眼珠子一转,顿时想了个主意,朝外面看了一眼,见各家各户都起来了,拉着宋婆子到屋角,正好在柴房外面,轻声道:“嫂子,既然你这媳妇儿如此不识好歹,妹子这里倒有个主意,只看你舍不舍得了。”

宋婆子冷哼:“又蠢又无用,有什么舍不得!”

王平家的笑:“如此就好。嫂子,你家媳妇儿虽瘦黄了些,可到底年轻,颜色也好,到时候拾掇拾掇,说不得能卖个好价钱!”

“卖了她?买她的时候可花了三两八钱,如今能卖多少?顶天不超过八两,只赚了四两,这两年她吃我的粮食都不止四两!且卖了她谁给老娘做活?谁照顾我儿?不划算。”宋婆子摇头拒绝。

“嫂子,谁让你一回就把她卖干净了啊!”

王平家的忍不住嗤笑这婆子蠢,和她细算:“我那里时不时就有些男人来租赁,出门在外的谁不需要个排解?找楼里的姐儿们吧,贵不说还不干净,若叫他们知道这巷子就藏着个年轻小媳妇儿……”

说着朝她挤眼睛:“你说,到时你是不是孙子银子都有了?还不耽搁白日给你做活照料你家宋昌,是不是一举多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乌托邦在线阅读第5节

    “哇哈哈哈,将军阁下是要我们来做什么吗?是要来测试不肖泽村的投球能力吗?”正在自主挥棒练习的一军们老远都听见了泽村的大嗓门。“好吵。”“青道难得有这种队员在,吵吵闹闹的可以帮助其他人放松紧绷的弦。”结成虽然看起来天然但是作为青道的队长还是看得清很多事情。事情也正如结成所想的那样,气氛一直死气沉沉的二

  • 全球示爱慕太太第三章在线阅读

    1.小沙弥不痴:在风华寺修行后外出游历,一个个精彩故事即将展开。其心始终以十分善待善,以十倍恶报恶。2.熊武:爆发性的体格,出招拳拳到肉,是不痴的第一位师傅。3.小喵:一只神奇的小猫……4.如我真人:八卦山道家。善,如我,恶,如我,万法如我,万法不如我。5.叶满城:红岩村村长之孙,修炼祖先传承,堕入

  • 我有女主同款美貌在线阅读第五节

    早晨天刚亮,肖子瑜和肖婉儿打了声招呼,便出发到肖府后山修炼去了。肖子瑜炼体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一直重复着枯燥的动作,让肖子瑜感觉到有些不耐烦,寻思:“现在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再不突破怕是会影响我的修炼速度。今天必须要突破到淬体境,要达到淬体境,就必须破而后立。“肖子瑜来到了瀑布前,瀑布起码有十丈高

  • 末路花开之转身爱第三章在线阅读

    国庆的机票实在难买,陈池恩到达厦门已经是晚上八点,袁莱早已在出机口等上了。“你室友呢?”“我不想让室友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万一传出去不好,咱们不是地下恋嘛,所以我就谎称这边有亲戚,来亲戚家玩几天”,袁莱笑嘻嘻的说道。“听你这话怎么感觉我这个男朋友拿不出手呢”?“哪有,明明就是太能拿的出手了,怕别人惦记

  • 贫僧一拳你会死的!之被动接受的世界

    第四章被动接受的世界【关卡一时间:2016.8.8物品箱:清零。】嘈杂,暴乱。这从来不是一个安静的世界。重置你的人生。倒计时开始……60……59……“喂!什么情况!倒是给我说清楚啊!”顾文忽视不了这如同耳边絮语一般的倒计时。什么人生重置?什么游戏开始?他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无法用语言沟通的古老部落,没有

  • 肖张的异界之旅之大比冠军,前往宗门!

    借着能够吞噬血肉的能力,吴天很快恢复了巅峰!向着灵峰镇眺望,据说这次冠军可以选择一个宗门,并不是宗门选他,而是他选宗门!这便是他要夺冠的原因,他要进的便是这训兽宗,因为训之法则!所以他要进入顺手中才不会引起怀疑!毕竟他实力太弱了,如果他有全盛时期的实力,他可以大胆的使用这些法则之力。但是现在如果他使

  • 综艺:遇见爱在线阅读第8节

    “你怎么上来的?!”段慕鸿很吃惊,饶是她喜怒不形于色惯了,可也被傅行简吓了一跳。要知道,她和傅家兄弟住在这套屋子里,房分二层,一层有两个小套间儿,分别住着傅大傅二,她是刚来的,所以便住了二层的小套间。傅行简挂在窗台上,那他·······“就这么爬上来了呗!”傅行简笑道。他对着段慕鸿做了个“嘘——”的

  • 我用麻将征服全世界在线阅读第4章

    通天教天晶山脉,天梯断裂,凡间真神难寻,然而天师道的死对头,被遗忘的天魔们,以及天魔后人还活着。幸喜神的使者信徒还在,当年许多神仙停留人间,也留下了许多躯壳分身,那便是众多的法身,真身,金身。法身者,信徒苦修,汲取天地精华,将自己化为神的躯壳,引本尊之神念,供神行走人间,民间传说神仙的化身万千,分身

  • 原来是想谈恋爱太子心伤

    “嗯,谢谢爷爷夸奖。”顷洛淡淡颔首,她今天救出蓝战等人,本就不是什么意外之举。之前她就听说了蓝战将军的事,再加上在朝堂之上,蓝战和国公候府是持相同意见的。可以说,对于救下蓝战的事情,是她故意为之。也就是说不管当初蓝玉答不答应自己的要求,她最终都会出手干涉。“洛洛啊,你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啊?”顷老爷子

  • 女神的修仙老公在线阅读第八章

    濮颂秋难相处——简绍才刚刚跟他认识就发现了。行吧,不给改拉倒,反正也就长出那么一丁点儿,凑合穿吧。简绍说:“这区别待遇真是令人伤心。”焦望雨坐在那里笑:“这区别待遇真是令人害羞。”濮颂秋抬眼看了看他,没说话,继续给他改裤脚。伤心的简绍从床上下来,捞过桌子下面的篮球就往外走:“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