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在你眉梢点花灯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1 21:47:07 作者:沉筱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你眉梢点花灯
在你眉梢点花灯
作者:沉筱之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我是人间富贵花》,古言,希望小可爱们点进专栏收藏一下,谢谢大家!】【今天的更新时间推到晚上七点多啊。——3月22日】云浠出身名门,有个人人艳羡的未婚夫,本该一辈子顺风顺水。一朝侯府败落,未婚夫退婚,她为了生计,领了份差事——盯紧金陵城恶贯满盈为非作歹,除了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一无是处的小王爷。好巧不巧,小王爷落水了。再捞起来,变成了个心有乾坤,朗如星月,机智又优雅的……沙雕。-------------备注:①男主穿越。②男主头脑机智,气质优雅,因为古代与现代不可跨越的文化鸿沟,导致初期行为

姜应许这就更不明白了,“你能不能说人话,莫非还需要我背你上去不成。”

“好想法,也不是不可以。”

“……”

只见那边的手指拂过水面,掀起的波澜又被覆掌掩住,玩着池水的高让出神了良久才问她。

“你不管了吗?”

刚要起身的姜应许闻言一愣,随后像是兴致来了,走到高让所坐的石头另一侧,偏头反问:“那你呢?”

本以为她会不理他,高让挑眉笑看她一眼便撑着脑袋往后躺,观察起头顶黑幕中闪烁的星星,语调随意得好似什么都不在乎。

“关我屁事,浪费我时间。再说了,我觉得我问了句废话。”

姜应许肯定的“嗯”了声。

他这不是废话,简直就是没话找话了,毕竟这件事很难再查下去。而且这事也不是她管得了的,牵连到朝廷就注定是趟浑水,她也没兴趣蹚浑水。

想到这的姜应许看向身边的人,就看见他无声地眨了眨眼,那双眼里是满天星,而忽然松懈了紧绷情绪的姜应许却觉得。

不知道为什么,旁边这个人好像也融入了那些星海里。

就在难得的静谧中,姜应许想起了件事。

“对了,你是不是也有根银簪?”

怕他听不懂,就又挥臂凌空学着他当初客栈开锁时的动作。

“啊,那个是我娘给我的。”

“……”

手中拿着两根发簪的高让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啊,看来他好像真的找对人了。

于是,最后的最后还是姜应许把高让给带上了青山,到了厢房后就准备向师父辞行,结果却被唤住了脚步:“哪去啊。”

姜应许看了眼那边坐着喝茶的高让,才转过头回道:“我有东西交给师叔。”

“行吧。哦对了别忘了,后山有个人说找你,”只见她师父说完不耐烦地挥手赶人,“快走快走,别杵在那挡光了。”

被赶出门外的姜应许:“……”

索性她捏紧手中的瓷瓶就去隔壁找师叔了。

而此时的室内,

“观主应当是明白我此次来的意图。”还是高让最先打破沉默。

被称之为观主的青山道人只是笑而不语,随后从后方的垫位上取出张棋盘来放在桌面问道:“有兴趣下一局吗。”

虽然是问,可出口的语气却不容拒绝。

而这边姜应许将东西放置在又跑没影的师叔药架上后,就动身前往了后山。

青山巅云雾缭绕,蔓延开来像是来到了仙境。尤其是后山的位势极为陡峭,常爱在此修习的姜应许常常在想,这实在是个推人下山的好地方。

她孤身前往山巅处,果然就见一人负手像是等候已久。

“姜应许。”

被直呼其名的姜应许皱眉两步上前,开口便是质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显然这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找她了。

“我需要你帮我个忙。”那人直截了当道。

“我说过,滥杀无辜的事我做不来。你找错人了,请回吧。”

“不,”那人转过身,黑色的斗篷遮住了脸,“只能是你,先别急着否认——你看看她是谁?”

一张女人的画卷自他手中展开,画中女人模样清秀,眼角的皱纹能看出其年龄已经不小了。

姜应许只是淡淡扫了眼,除了觉得面善外就没什么感觉了。

等等,这个人……

“看出究竟了吗。”

“……”这个人,姜应许想,或许化成灰她都不会忘记。

就是因为她,才导致她后来再也寻不见她唯一的亲人。那盆沸水泼在少年人身上比在她身上还痛。

那时的她不过才满六岁,继失去双亲后那对救她的夫妇再次不幸而亡。

她又变回了那人人嫌的孤儿,而那位唯一活着的大哥哥则是被他姑妈接走。

曾记得有一次她饿得太厉害了,村子里的人又都嫌她晦气,说她是个扫把星克人的命,她没了法子只好去求助隔壁村被收留的大哥哥。

她现在还记得当时两人隔着个狗洞偷偷摸摸地递馒头,她吃的眼睛都香眯起来了里面的大哥哥则温柔地揉着她脑袋,满眼都是心疼。

而当时还小的她并不知道,那是大哥哥干了好多苦力,挨了不知道多少打才攒起来的口粮。

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姜应许被丢弃后最温馨的一段时光了。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转眼间就会发现眼前一黑。她被少年紧紧地护在怀里,滚烫的沸水迎面泼来,尽数被少年隔绝在外。

而她只能感受到那个温暖的怀抱下隐忍的颤抖与闷痛。

耳边是女人恶毒的咒骂:“不要脸的贱蹄子竟然还敢来偷吃?嚯!不是命硬吗,来来来看老娘不打死你们!两个该死的野种!”

重重的木棍落下来却没有伤到她分毫,直护住她的人被打得奄奄一息时才停歇,只听见女人嫌恶地吐了口唾沫,狠狠踹了脚便一丢棍子离开了。

走时还骂骂咧咧的说些什么,迟早要把这挨千刀的给收拾了之类的。

当时的姜应许听不懂,她只能呆呆地抱紧那唯一的依靠,少年单薄的身躯像巨树般伟岸。

那时候她六岁,高成渝十一岁。

从那日以后,她就再也没敢找过他了,她怕再害得大哥哥替她挨打。她也不敢问村里人大哥哥过得怎么样了,怕他们动手打她。

后来听说那户人家搬走了后,她才敢悄悄的回到曾经两人偷偷说话递东西的狗洞,她当时想着啊,大哥哥总有一天会再回来的。于是她只知道傻傻地坐在那等啊等。

等到浑身高热不退,等到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她都没有等回那个温柔的少年。却等来了另一个给她重生的人,也是她现在的师父。

“她在哪?”姜应许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黑袍人见目的已达到,便卷起了画卷抛给她道:“画卷背后,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姜应许伸手接过卷轴后那人就离开了,可她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复。

她离开时六岁,十四岁曾独自寻找过他们的踪迹,可那时他们待过的那片村庄已经被夷为平地,再难找到人。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去好好问候问候了。还有……不知道那个人如何了,他那姑妈有没有再打他骂他。

姜应许手中的画卷被她握得皱成一团。

而于此同时的另一边。

揭开茶盖轻吹了下的道长放下最后一颗棋子,看着整盘棋局满意地笑了,“你输了。”

他抬头看向那边沉默复盘的年轻人,“你太浮躁了,这盘棋就是最好的证据,这也足以证明你们的不成熟。”

“可是——”闻言的高让猛然抬头,话刚开口就被人抬手打断了。

“别急,听我说完。你们不是缺人吗,我这道观讲究的是忠国二字,首先你能跟我保证当今圣上不会成为先帝那样的存在吗。

行,就算能保证,可是你们现如今又有几人?你们能变动整个国家?老实话告诉你,就算襄王把当今圣上拉下来自己坐皇位,只要他能护国我也不会多说一句。”

高让张了张嘴,一时间被说得语塞。可他很明白他自己在做什么:

“我说再多相信观主都能给我反驳回来,不管你是觉得我们自不量力也好,觉得我们无中生事也好,既然下定决定要做,我是绝不会回头的。”

对面听他说完倒是笑了,青山道人捋着长须笑着开口,“还别说,这小陛下还真找对了人来。”

高让明白他这话就是松口了,一直紧憋着的气松懈了些,忽然像是想到什么问道:“她……这些年还好吗?”

“你知道了?”青山道人没回他这个,倒是笑得意味深长,“这话你该去问问本人,可不该问贫道这么个糟老头子。”

“哦对了,劝你最好你去后山一趟,去晚了怕是又得等段时间才能再见了。”

可等高让赶到后山时,早已经只剩空荡荡的一片。

在他转身刚要下山,却被一块石头绊住了脚。要不是他反应及时,怕是得直接从崖巅摔下去。

刚想指着那块破石头大骂一顿泄泄愤,谁知道在看清在看清石壁上的刻痕愣怔在了原地。

看得出来,刻画这幅图的人极其用心,可这并不是让高让驻足的缘由,而是……

他弯腰用手指擦去石上的尘埃,却在指腹划过有些磕手的痕迹处停下。

只见指缝间两个小孩蜷缩在一块,大的呈保护状,小的则抱住膝。看得出来手法很稚嫩,应当是在尚且年幼的时候刻上去的。

而在小孩们身侧的不远处是一对正做农事的夫妇。

再下面是两位完全如同木棍形成的男女。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蹲身触上了指尖,抵在那女人头顶佩戴的发簪上,他眼波微动从怀中取出那根银簪对比。

“果然是你啊。”轻声的低喃萦绕落下山崖,穿过山水木林逐渐消散。

山水另一头的林中有残影掠过,而靠近的狭窄小道上正摇摇晃晃地架来一辆马车。

光辉透过林缝映在车帘上,里面坐着的人刚想撩开帘子敞敞气,就被声长剑出鞘的声音吓得一抖。

紧随着的是马车分离崩裂的炸响。

姜应许旋身落在碎木上,剑锋一转直直架在下方人的颈间,无视那惊恐的目光冷声道:“高丽娟?”

本来搓了顿喜酒后特意备了辆马车回家过把瘾的高丽娟,如何都没想到居然会在半路遇见煞星。

那寒铁冻得她浑身鸡皮疙瘩,却不敢动弹,在听见那人直呼出她名字后更是吓得她连连摆手,“不不不,大人您认错了,哈哈哈什么高丽娟啊,小的叫二狗,二狗呵呵。”

高让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接着编。

眼见着这招没用的高丽娟表情几变,忽然想起什么人来着搓着手笑道:“大,大大人是要钱吗?我我我有的是钱!没钱我还有个在官的侄子呢,你找他去,他肯定有钱!”

对于她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姜应许捕捉到了个关键,剑身朝外一偏欺身上前质问:“侄子?当官?”

高丽娟瞧有戏连忙点头,“对对对,我那侄儿可厉害,据说还是当朝陛下面前的红人呢!”

“……高成渝在哪。”

“他——”她说得正起时话音戛然顿住,像是这时候才看清姜应许的长相,“你,你是谁?”

“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还记得高家曾经收养的小女孩吗。”姜应许边回边刻意朝她更欺近了几分。

高丽娟一听,吓得双腿一软,“你不是那个,你……你不是死了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表白后,我红了[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四节

    “听说你不想干了,指派给你的任务也不接了,哪怕你是暗杀界大名鼎鼎的‘银狐’,想要脱离组织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我没那么傻,只是在国外待的有点厌烦了,所以这边的任务我暂时不想再接了。”“算算时间,你也有十年没回去了吧,正好接到一个华夏的小任务,你回去散心的时候顺手解决了吧!”“嗯,我知

  • 今生有酒在线阅读第8节

    自从来到这个小镇,凌曦基本每天都比较懒散的上班、工作、下班、睡觉。那个不大爱跟人打交道的性格依旧。凌曦有一头漂亮的秀发,但是到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小村子后,就再也没有打理过。说是想入乡随俗,其实每天像丢了魂一样,现在就像稻草一样盘踞在头上。在这个村子的日子,不是用天计算,而是年。同样的风景,每日例行着同

  • 快穿之宿主又被拐跑了第2章在线阅读

    孙佑羡回去之后,查了李昕岚给他的地址,是本市一处高档别墅区,闹中取静,环境一流,小区里的住户,大多非富即贵。所以……李昕岚让他带着行李过去,到底是几个意思?虽然不明白李昕岚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孙佑羡还是拖着行李箱按时到了轩和雅苑,刚想打电话联系她,就见一辆白色宝马停到他身前,车窗降下,带着墨镜的李昕岚

  • 洪荒之紫天人主在线阅读三年

    LPL夏季赛最后的成绩有点出人意料。原本拿到春季赛亚军、夏季赛常规赛成绩稳定的KLD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十分辜负粉丝期望地倒在了四强,连季军赛都丢掉了胜利。赛后的俱乐部微博简直腥风血雨,瞬间刷出两万条评论。粉丝们痛心疾首,提心吊胆算着世界赛积分,得出来的结果是KLD的积分排在了全联盟第四名,不得不去

  • 商女倾城:公主撩夫种田忙第五章在线阅读

    “乘哥,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啊?回家继承公司?”“不然了?你了?”“我打算出国玩几年。”……两人并肩走出校门。一路上说说笑笑。全然一副没有人间疾苦的样子。人生而有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乘乘和刘光人手拿着一罐装的雪花,右手上拿着一圆筒盒子,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竹签子。竹签子上扦的是鸭肠、鸭胗、鸡肠、鸡胗、

  • 快穿之反攻略系统之跳崖(5)

    天空乌云渐渐散开,微微露出月光,弯月不知何时已悄然爬升至半空,似乎有意等待着欣赏这高手对决。周围的虫子似乎感觉到周围的杀气,叫声戛然而止。只见玉尘子手持天殇剑与莫欺人相对着,准备着随时出击。说时快,只见莫欺人回身向后飞去,瞬间到达陈青身边,一手提起陈青,挡在身前,陈青想要挣扎,莫欺人小声对他说道:“

  • 缘如水--清宫文在线阅读第5章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就陷进了各自的幻觉,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幻觉是什么情景,因为我也不幸中招了。在我的幻觉里,我会看到了长沙九门的有盛转衰,看到了东北张家,还没等我仔细思索我丢失的记忆,就被一阵巨响给惊醒了。原来是他们汇合之后找到了真正的棺椁正在那里商量到底要不要开它。在商定之后我们就往上走去,

  • 从韩娱开始制霸第八章

    “那怎么行,大热天的,怎好让你白唱,都是同学,能帮的是一点。”彭佳慧说的情真意切。林岫一下成了扶贫对象。斯砚不愉,把彭佳慧的钱推了回去,“佳慧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林岫是我同桌,没那么见外。”谈子田向来喜怒形于色,脸上笑一下就没了,连他一个不懂事的人都能感觉到彭佳慧的言行不妥,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

  • 丑妃好混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一起床,我就带好存折,单独去了银行,从那99821圆的存款中取出了800圆。那时的钞票最大的面值就是10圆的,那时的钱还是很经花的。80张的10圆大钞,也算是挺厚的一沓,把钱装在内衣口袋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底气。这些天我一直在花学校寄来的100圆的“酌送路费”。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从原著中得知

  • 超能对弈在线阅读第四章

    “小王子,该起床了,您要和大皇子一起撤退到宫殿后面掩护。”苏锦生皱了皱眉头,他的起床气一直很大。原来的时候保姆从来不敢叫他起床,他外公更是直接给他请了三年的早自习假。再加上苏锦生本来就聪明,他从来不在睡眠上虐待自己,都是九点准时睡觉。来到人鱼世界的这几天,虽然并没有焦虑等情绪影响他的睡眠,但是那万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