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他那么狂那么宠之公主的鬼命令

2021/6/11 20:48:37 作者:逆波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那么狂那么宠
他那么狂那么宠
作者:逆波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篇:《玫瑰色甜吻》新文火热连载中,大家多多支持!严喆活阎王,校草兼校霸,日天又日地,全校学生就没有一个不怕他的。一天到晚围在他身边的漂亮小姐姐从来都不带重样的,偏偏就从来没见过他在意谁。直到有一天严喆遇见了小仙女般的小姑娘唐乐兮,活阎王秒变追妻狂魔……兄弟们纷纷为他抱不平:“唐乐兮太难追,喆哥还是算了吧!”严喆一把甩掉手中的烟:“老子赌上一辈子!”“我这一辈子只要她一个人,为了能让她一直在我身边不离开,心恨不得掏出来给她……”年少轻狂,为你成痴、成颠、成狂!软萌小仙女X暴~躁~活~阎~王新文

下雨了,宿和在屋里画画,她送出去的酒被理所当然地退了回来。

“这就是了,怪我不周全,要送东西,就不该让棠溪去,应该让内侍捧着旨意去才是,一来送的是贡品,二来不能偷偷摸摸地去。”

她放下笔,得意地端详着自己的画儿,笑了。她画的是一只雀儿,正趴在地上吃米粒儿,这有什么好笑的,是啊,这有什么好笑的。她就是开心,心里像开了花一样,忍不住想笑。

一博哥哥说什么?

说他没事,让我保重,我当然会保重了,冲着他这句话,我也要好好地保重。

“对了,他最近在做什么?”

“没问。”

这就是了,棠溪不喜欢和人攀谈,自然问不出什么。

宿和笑道:“大概在准备诗对吧。”

明日就是端午节了,是个大好日子,宫中要祭祀祖先,然后去梨山别院看龙舟,梨山别院在很远的地方,是以前的官渡,成祖爷爷迁都时在这里换乘龙舟,一路开进宫里,是以成了皇家渡口。

每年端午节,皇上都要带着他们坐船,看龙舟,文武百官随行,作诗助兴。

宿和笑道:“一博哥哥也会去的,是不是?”

“是。”

“那太好了。”宿和放下画笔,准备绣荷包,虽说这东西没办法交给一博哥哥,可是她绣的时候心里想着他,也是十分甜蜜的。

“你说我绣个什么好呢?”

这个问题本不该问他,应该去问那帮丫头。

“她们才不懂呢,定要告诉我,‘公主,绣个牡丹吧,牡丹是花中之王,你是人中龙凤’我才不要绣牡丹呢,又老又土气,配不上一博哥哥。”

那绣个什么好呢?

宿和看了一圈,低头笑道:“棠溪,你喜欢什么样的荷包?”

我?

“回公主,属下没有喜欢的荷包。”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东西?”

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剑了,可是他看看手中长剑,内心并没有太大波澜,如果公主让他松手,他立刻就松开了。

棠溪问道:“什么是喜欢?”

“呵呵呵。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我姑母,她写了那么多话本子,一定可以讲清楚的,我就不行了,自己还糊里糊涂的呢。”

她又想到了一博,笑道:“大概就是很期待的感觉吧。”

她说话时像一个娇憨的小女儿,在棠溪眼中,就像一颗珍珠,摩擦着他的心脏。

宿和为什么会喜欢王一博呢,很明显她是一厢情愿的,王一博根本就不喜欢她,且不论什么是“喜欢”,但是棠溪看得出来,王一博就是不喜欢她。他做的这么明显,一次次地拒绝了她,可是她却不愿清醒,一次次沉溺其中。

宿和哼着歌,正是王一博吹过的曲调,少了胡乐的铿锵,多了几分江南小调的惆怅,尾音拉的特别长,像捻着杏花,在空中翩翩起舞。

“等天一亮,我就去找父皇,请他赐婚。”

宿和是家中唯一未嫁出去的女孩,姐姐们不是嫁人了,就是定亲了,一博哥哥那么优秀,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棠溪说:“公主,你不能喜欢他。”

“什么?”宿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恭顺谦卑的棠溪,竟然数落起自己来了。

她不高兴地崛起了嘴,问道:“你说什么?”

“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事事都躲着你,如果强行指婚,只会让他更加嫌恶。”

“嫌恶就嫌恶吧!”宿和赌气似地扔下荷包,一头倒在床上,哭道:“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忍不住地想他,想和他呆在一起。”

和他呆在一起?可是你根本不了解他啊。

“没关系啊,我会让他了解我的,我也会更加了解他。”

前两天她看过一个话本子,说的是一个女孩喜欢上了一位极其优秀的男子,然后慢慢相爱的故事。

她也可以的,她有办法让一博哥哥爱上她。

棠溪沉默,静静地看着她。

第二日天气晴朗,是个赛龙舟的好日子。

宿和和女眷们一起,在宫里登船,走水路去梨山看龙舟。

她穿着七彩纱裙,腰间别着一只香花金丝荷包。

“棠溪,你闻闻香不香?”

“是。”

棠溪跪下,闻了闻她的腰。

香,很香。

宿和笑道:“好痒啊,你不要咬我。”

他没有咬啊,但是他知道宿和娇弱,一来怕热,二来怕痒,碰她一下,她便像含羞草一样缩起来了。

皇后娘娘看见了,笑着招手道:“宿和。”

“皇后娘娘!”

宿和欢快地跳过去,像一只小鹿,她的天真无邪,很讨皇后娘娘的喜欢。纵使她的生母是臭名昭著的杨妃,可是她还是立住了,用自己的天真烂漫打动了皇后娘娘的心。

皇后娘娘笑道:“棠溪是个好孩子,你不要欺负他。”

“我没有欺负他啊,我给他闻荷包。”

她给皇后娘娘闻了一下,笑道:“怎么样,很香吧,我可是放了很多东西的,还加了香石和檀木。”

“檀木我知道,可是这香石又是什么东西?”

“是我自己配的,将十几种香料碾碎了,烤熟做成的。”

“你又瞎折腾。”

“是啊,我平日闲着无聊,就折腾折腾这个。”宿和撒娇似地抱着娘娘的胳膊,兴奋地指着沿途的风景说:“真好看,这里的柳树真好看。”

这是她第九次出宫,宿和觉得树好看,桥好看,人也好看。

虽然沿途有官兵把守,做了戒严,可是还是留了些酒旗和小摊子。炊烟袅袅,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羊汤、鱼汤和馄饨汤的味道。

还有灌汤包子,想是早茶刚过,扬州师傅还未收摊。宿和觉得有趣极了,恨不得立刻跑下去尝尝。

“尝是不可能尝的,这辈子是不可能尝的。”皇后笑道:“切莫忘了规矩。”

“嗯,宿和知道了。”

宫中规矩实多,皇后念在宿和年幼,常往开一面,但有些事情,是绝对不可以逾越的。比如王一博……她早看出来了,宿和喜欢王医官,可是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宿和是绝对不可以嫁给他的。

她惋惜地看着宿和,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心想今日贵族宗亲这么多,兴许她能改改主意,换一个对象看看。

宿和没有发现娘娘的异样,依旧天真地找寻着王一博。

在那!他站在岸上,穿着紫色的官服,在一群红衣老爷中,显得格外俊秀。他看见宿和,点了点头,立刻转过脸,和别人说话去了。

这人……宿和还没来得及行礼,欢喜的心就像被人泼了冷水,变得冷冰冰的。

我又不是妖怪,怎的这般不待见我……

她往船头走了几步,脚下一滑,差点跌倒。

“当心!”棠溪忙扶住她,这里人多,他不便出手,只是用剑柄护着她,将她护送到没有水的地方。

“是蜡油,这甲板打过蜡油,见到水之后格外的滑,公主当心,还是回到中间去吧。”

打滑!

宿和心里突然生出一计,姑母不是说吗,想知道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只要看危险时,他有没有冲上来保护你就可以了!

宿和笑道:“棠溪,你说这水深不深。”

“深。”

梨山别院的水,少说也有三人高。

公主笑道:“不怕,我水性最好了,一会我跳下去,你可千万千万别来救我。”

什么?跳下去?

“是呀,你不要担心,一博哥哥会来救我的!”

她美滋滋地看着王一博,幻想着他像上次那样奋不顾身地冲上来。

棠溪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凌厉,仿佛在说:你竟然也耍起心计来了,只是这个心计,实在是不高明。

“棠溪,你听好了哦,这次一定一定不要救我,让一博哥哥救。”

她常泡温泉,自认为水性很好,便笑着踢开绣鞋,闭上眼睛,跃了下去。

“什么!”棠溪下意识地冲到船边,可是公主有令,不可以救她,这是什么鬼命令,简直是一个让公主变鬼的命令。

大家都慌了,伏在船舷上喊救命,侍卫纷纷下水,可是公主沉得太快,转眼就找不到了。

“宿和!”皇上看着平静的水面,愤怒地喊道:“宿和!”

周围的文官清流也纷纷下水救人,王一博水性最好,很快便游到了公主失踪的地方,他潜下去,发现这里缠着许多水草。

宿和甩开沉重的金冠,可是头发散开,又和水草缠在一起,挣脱不得,她呛了几口水,不停地蹬腿,可是就是浮不起来。

王一博喊道:“刀!谁有刀!”

几把刀丢了下来,沉入水中。他没办法砍断水草,又焦急地潜了下去。

“我来。”

是棠溪,他还是跳下来了,他能不跳下来吗?就是死了,他也要把她杠回去。

棠溪对一博做了一个上浮的手势,示意他在上面等着,自己则继续下潜,帮公主解开缠绕在颈间的水草,公主渐渐昏迷,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什么不让救,再不救她就死了。

棠溪狠狠地游过去,抱住她的腰,吻上她的唇,这是他第一次吻宿和,只觉得凉,嘴唇凉,脑袋也凉,像进了水。她的嘴唇像柔软的海棠花瓣,她的肩像圆润的珍珠,却显得格外美丽,让人忍不住拥入怀中,给她生的气息。

直到王一博拉着她的手,浮上水面,棠溪才渐渐松手,看着她远去,该死啊……怎么这么闷,闷到无法呼吸。

太医抱着箱子,排队问诊,可是一个个的,就是掰不开宿和的手,她死死拽着王一博的袖子,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一博哥哥……”她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她就知道,一博哥哥会来救她的。

棠溪呢,棠溪呢,她恨不得马上告诉他,自己的计策成功了,一博哥哥是在乎她的,他是在乎她的啊。

“棠溪……棠溪……”她不知道,棠溪穿着厚重的铠甲,正在水中苦苦挣扎。

宿和虚弱地笑了,轻声说:“父皇,是一博哥哥救了我,女儿想好好谢他。”

再傻的人都看出来了,她是在求父皇指婚。

皇上听懂了,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渐渐转为发怒,他放下婚事不提,先问起了棠溪。

“公主落水!暗卫何在,还不快出来自尽以谢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把表小姐撩过火太倒霉

    容戈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庭院。这个世界她多一秒都不想待,一点自由都没有。为什么偏偏是她穿越来了,太倒霉了也。紫苏还是第一次见到容戈这么生气。王爷不是安排人去十里堤找玉佩了吗?为何还是如此生气?“容戈,你别生气了,明天就是回丞相府的日子,要是夫人见你这般模样,肯定是要伤心的。”紫苏安慰着生气的容戈。对呀

  • 帝王修真系统在线阅读傲慢的少公子

    林中死去侍卫的尸体已经全部回城,正准备妥善安葬。杀死他们的人虽不能确定如霍光所说,但留在尸体上的剑和那些光头随从的配剑确实一样,这不得不让赵逸廷将他们和最近时常发生的袭击事件联系起来,这都与如今的赵氏首辅、也是晋安城主大哥赵孟最得力的辅臣董于虎有关,而这个人也是他此行的要事之一,仿佛一切都与他相关一

  • [全职高手]账号卡争夺战第三章

    003李元宝来到养猪场的时候还不到下班时间,刚想进去就被跑过来的保安拦住。这保安留着两片小胡子,眯着小眼睛,一脸诧异的问道:“你干什么呢?”李元宝道:“我不干什么,我找人。”保安道:“你找谁?”李元宝道:“我找谁管你什么事?”保安道:“当然管我的事,你不告诉我找谁,我不让你进去。”李元宝道:“我找大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