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综]忍界玫瑰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19:43:07 作者:枢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忍界玫瑰
[综]忍界玫瑰
作者:枢玖来源:晋江文学城
斑和卡卡西在我心里就是火影红白玫瑰~好不容易熬过第四次忍者大战,进入前所未有的和平年代,成为社畜的六代目意外穿越到战国时代,此时木叶尚未建立,千手和宇智波征战不休。作为忠诚的火影派,卡卡西没有见到初代目,反而被未来报社君斑捡走。一切为了木叶顺利建立!卡卡西立下了FLAG。避雷区1、宇智波斑X旗木卡卡西邪教CP,作者自割大腿肉2、大量私设,OOC,作者恋爱脑3、卡卡西双性生子3、弃坑不必跟我说,看文图一乐,各自安好新文斑卡点击《一见钟情》

第九章

花园里的蔷薇开得正盛,瀑布似的从二楼倾泻下来,深的浅的红色沾着露水,大朵大朵怒放,一整条小径都弥漫着清幽花香。

“哎,你慢点呗。”

有人仗着自己个高腿长,出了家门之后一通狂奔,聂月勉强跟了一段,到中间就有点跟不住了。

聂月本来也不跑步,是看到晏惊寒的跑步机才心血来潮。

晏惊寒听了她的话之后似乎又提速了,聂月叫苦,“干什么干什么。”

聂月伸出手,一把扯住晏惊寒的护腕。

聂月这次真的误会了,晏惊寒不是故意加速的,他平时的速度要比现在快很多,他气息还是均匀的,手往回扯了一下,语气里的嫌弃半分不减:“别动我。”

聂月拉拉扯扯:“等、等我一下。”

晏惊寒:“是你自己要跟我跑的,现在又不行了?”

聂月气喘吁吁:“好歹也是市长跑冠军出身,怎么他妈就不行了。”

晏惊寒嗤笑一声:“什么时候的冠军?”

聂月:“……小学。”

晏惊寒回头,笑而不语。

聂月觉得自己被冒犯了,辩解道:“小学怎么了小学!小学也是我人生经历中的一部分!”

聂月加速一段,之后彻底萎了,“晏惊寒——”

晏惊寒斜睨他一眼。

“等——我——啊。”

晏惊寒:“还是跟不上吗?”

晏惊寒跑步姿势非常标准,回头对聂月道:“这只是我的慢跑热身而已。”

聂月也不恼,手往前一捞,捉住晏惊寒手上系的毛巾,摇啊摇的开始放赖:“这样,你拉着,拉着我跑,我就不累了。”

聂月喘着短气儿,一句话分割成几截:“刚刚也是我的,慢跑,热身,看来我们,连,连跑步习惯都一样啊。”

晏惊寒瞥他一眼,“你确定?”

然后终于提速,聂月手上一松,抓空了毛巾,眼看着晏惊寒跑远。

聂月死也追不上,逐渐停下来,手撑着膝盖,热度一波一波往脸上涌,喉咙里泛起血腥味来。

出来跑步就他妈是一个错误决定。

晏惊寒今天跑得格外舒畅,上楼冲了澡之后到楼下吃早饭,看到聂月换了身衣服,低着头不说话。

难得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晏惊寒愉悦的勾起唇角。

-

“聂月你太可怕了。”

何斯年接过服务员递来的寿司,自打聂月给她说完她和晏惊寒的事之后,何斯年就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怎么了。”聂月喝了口乌冬面的汤:“不怎么样嘛,好淡。”

何斯年被她这个不识货的样子气了一下:“全平城最好的日料店了好嘛,我费九牛二虎之力才借来的会员卡,勉勉强强给你庆个生,你还不领情??”

“明天才是我生日呢。”

“那不是因为我今晚的飞机必须得走么,再说了,我这么急匆匆回来一趟是为了什么啊。”

聂月说:“汤不好喝,面好吃啊。”

何斯年白她一眼:“就你会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啊,你这么撩拨晏惊寒,能行吗?你就不怕他一生气,把你从家里撵出去?”

聂月;“你以为谁都是我爸呢。”

早些年,聂月和段海的关系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吵得最凶的时候,段海在三九严寒天气里命令佣人把聂月关在花园里,不许她进门。

何斯年恰好和母亲过去拜访,她永远都会记得那个画面。

聂月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孤零零站在雪地里,风雪几乎将她淹没,别墅里暖黄的灯光映出来,想必里面温暖如春,因为忙碌的佣人们都只穿着单衣。

何斯年冲过去把聂月抱住的时候,她的睫毛都结了冰,沾了雪,脸色苍白几乎和雪色融为一体。

何斯年心软,这么多年了,一提这事儿她心里还是发酸。

聂月赶忙摆了摆手:“晏惊寒不会的,况且我现在这么大了,把我撵走我能更逍遥。”

“你图什么呢,答应你爸嫁给晏惊寒,把自己一辈子断送进去。”

聂月喝了口水:“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何斯年想起什么,笑了一笑:“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也就你敢在晏惊寒头上动土,你出去问问,外面任意一个姑娘,谁敢这么对他。你是真不要命啊。”

聂月把最后一口乌冬面吃完:“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两人这边吃着,只听身后服务员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匆忙找到领班耳语几句。

领班听后一惊,“把包间准备出来,我去找经理。”

两人分头行动,过会儿总经理从办公室出来,整了整领带直接奔向门口,开门的时候腰弯了九十度。

何斯年这个位置靠近门口,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并表示非常不屑,又强调了一遍:“平城顶级餐厅,老子都弄不来会员卡,来的是天王老子啊?总经理亲自接待。”

聂月不在意这个,就是觉得这个乌冬面真的淡得过分,却还要捏着鼻子吃完。

没一会儿,就听见门口的服务生齐刷刷鞠躬,“晏总。”

晏惊寒今天请的是江城四叶集团总裁林远时一行人,个子都很高,穿着黑色西装,晏惊寒走在最前面,谈笑晏晏从他们身旁过去。

非常惹眼。

“曹操来了嘿。”何斯年推了推聂月。

聂月一抬头,和晏惊寒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不过两人谁都没有停留,很快移开了。

“穿着衣服的晏惊寒,我并不感兴趣。”

何斯年笑死:“你是真他妈绝。”

何斯年看着晏惊寒的背影,想起什么:“你最近和沈清溪联系了么。”

聂月没有抬头,脸都快埋进碗里,眼睛蒸得湿漉漉的:“没有。”

何斯年没再多说,“哦”了一声。

“他说两年之后和我离婚,我就能去美国了。”

何斯年点点头:“,去定居吗,想好了?”

聂月乐了:“这是个什么问题,这不是我十二岁就决定好的事情么。”

何斯年似乎想说什么,可看着聂月的笑容,她忍住了。

何斯年要赶飞机,停留不了多久。

聂月:“我就不去送你了,饭还没吃完。”

何斯年:“行,你跟晏惊寒好好相处,别真把自己小命作没了。”

聂月难得认真:“放心吧。”

虽然难吃,可聂月还是吃了个干净。

毕竟这是自己的生日餐。

从小到大,也就何斯年还能记得。

时间不早了,聂月吃完饭到地下车库取车,准备直接回家。

下了电梯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里不是市中心,这个时间了人很少,从电梯到车库这一段就只有聂月的高跟鞋声音回响。

她莫名心里发毛,快走了几步。

来的时候车多,她的车停得远。

她走到一半,后悔了,索性不找了,打个车回家 ,等明天白天再来取车不迟。

可没等她转身,就被黑暗中窜出来的几个人影围住。

六七个男人,面容不善。

聂月心道不好,步步后退,直到背后抵到墙壁。

刚下过雨,她能闻到地下车库里特有的潮湿味道。

聂月强忍瑟缩,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们头儿是谁?都这个时候了,站出来吧。”

一个肥胖的身躯从柱子后面走出:“小月,我是真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啊。”

聂月定睛一看:“赵哥?”

“你他妈和傅其琛合起伙来骗我!想过后果吗?”

他就是那天傅其琛拉投资的土财主,聂月的脑筋快速转动。

这个人虽算不上显贵,可是投资的这点钱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更不必动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她。

只有被逼到绝境,走投无路了。

“赵总,钱是您自愿拿的,我们可没有强迫过你。你现在这样,可不是咱们的规矩。”

“去你妈的没有强迫!”

男人一巴掌甩聂月脸上,手劲太大,打的聂月的头狠狠歪向一边。

“你们说过要买酒吧一条街的事儿吗?投资酒吧,他妈投资到谁的地盘上去了!”

聂月的脑子“嗡”的一声,眼前花白一片,脸上燃烧般的火辣起来。耳朵里满是胖子的暴吼,却听不清他究竟在说什么,嘴里泛起血腥味,聂月往地上吐了口血水。

她缓了一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胖子太生气了,好说好商量已经不管用了。

聂月缓缓站直身子:“你应该也知道我身份吧,这么扣着我,你想过后果吗?”

胖子不屑的笑:“不就是海明集团的亲闺女么,骗女人的钱活下来的破公司,说出来我都嫌脏了我的嘴。”

“我告诉你,老子出来混的时候,段海那个小兔崽子还在卖力讨好女人呢!”

周围人哈哈大笑起来。

聂月吐了口口水在他脸上。

胖子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活腻了?”

胖子使了个眼色,周围的男人立马逼近聂月。

聂月扬着头,“你们,是谁的人。”

女人半边脸红着,嘴角沾着血,皮肤白到发腻,目光凌厉如刀,看上去又惨又美。

胖子早些年也是混子,后来成立了公司逐渐转型,这些年的生意全都是正规的,他人虽然不改流氓本质,可看这些打手全都是专业的,不可能是他手下。

聂月高傲的睥睨他们,气场当真把这些男人镇住了。

“是路西林,还是季云洲?”

她竟然直接说出两位大佬的名字,周围人开始有点摸不清她的底,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和他们老大有交集,不敢擅动了。

有实力有背景的,放眼整个平城,也就只有这两人。

聂月踩着细高跟站在一群男人面前,锐利泼辣,倒真把他们唬住了。

人群里一个瘦男人挠了挠头,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是……大哥。”

聂月冷笑一声,“季云洲啊。”

季云洲在外的名号就是大哥。

胖子说:“别整些有的没的!把人给我扣住,钱全都还给我,当我没做这笔买卖!”

聂月一扭头,周围人面面相觑,竟没有一人敢动手。

“我答应,两倍的价钱都可以,”聂月说:“可到底酒吧不是我的,我得回去跟老板商量一下才行。”

胖子犹豫了。

这人明显知道傅其琛的路数他对付不过,只敢拿她这个看着无依无靠好欺负的开刀。

“或者我可以先付给你定金,”聂月清冷笑起来:“赵哥,你早点放我回去,我也好早点劝傅总还你钱啊不是。”

胖子咕咕哝哝的,周围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聂月走得很快,裙摆飞扬起漂亮的弧度。

聂月始终没有回头。

她笔直的朝电梯方向走去。

这点小伎俩只能唬住胖子一时,他静下来一会儿就能想明白。

所以聂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上楼。

找晏惊寒。

找到晏惊寒之后一切都解决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第5章在线阅读

    简白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晨儿,曦儿,你们想要有一个爸爸吗?”简晨和简曦对视了一眼,难不成老妈终于感觉她的寂寞,需要一个男人了吗?“妈咪,我们举双手双脚赞成你找一个男朋友,但是做我们的爸爸必须要我们两个人都承认才行哦……”“譬如说,就像他这样的。”简曦忽然指了指电视上的此刻正在讲话的那个男人。简白顺着

  • 逆熵论在线阅读还是想卖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起过往或者是想起王楚楚,曾荣的脸有了几分狰狞,一旁的曾华看了她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战栗起来,怕怕吓吓地退了几步,却又忍不住打量她。“你,你,你过来。”曾荣见曾华了退后几步,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走神可能吓到了对方,忙换了和蔼的语气。谁知她不叫还好,这一叫曾华反而又后退了几步,一边摇头一边说不

  • 完美男神服务之第一篇 古蜀——释奴

    这一日,正当继墨、啸川和季姚在郪王府院子里,学着游侠的样子胡乱地舞枪弄棒的时候,蜀王杜尚派内臣过来宣他们进宫,他要亲自接见他们。三人还是第一次进入蜀国王宫。昨日他们已被蜀国都城宏伟的气势所折服,现在正在脑海里想象着王宫华美的样子。当大家一步一步走进王宫的时候,才发现,眼前呈现的样子跟想象相差太远。王

  • [综]超高校级的江户川乱步在线阅读第5章

    黎明。司云汀扯了两张符纸塞进口袋里,伸着懒腰出了门。祝冬打电话来说北边压制怨灵的阵法有些破损,出了事,让她过去看看。这儿离北边很远,司云汀是想御剑直接飞过去的,但是考虑到祖国爸爸的卫星随时都能捕捉到天空中不正常的影子,司云汀想了想,放弃了,乖乖和特案局第四小队的人坐飞机前往目的地。胖子酒醒了正在刷牙

  • 为何系统选择我第五章在线阅读

    (包咏琛)就这样她们在老宅住下等待她们的小妹回来,一直到七月末沈宁汐都未出现。八月中旬的一个午间,我接到律师的电话,驾车赶往棘家老宅。车子驶入乡间小道,我关去空调,敞着车窗任温热的风带着田间土香习习掠过。绿荫匝地,赤日当空,两旁杉树青绿唰唰后退。听着HYDE的EVERGREEN看到杉树间夹的一旁小路

  • 刺激战场之我成了人机第六章在线阅读

    王淼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看着白色墙壁上的挂钟的指针,一走一停的,病房内,唉声连连。她实在想念她的女儿,听了无数次她女儿唱的生日歌,直到手机听没电了为止。她收回了眼眸,见唐淑娟从门外进来,“唐医生,你怎么来了呀?”“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她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到床边。王淼一眼看到了唐

  • 巍巍青川第3章在线阅读

    书房里,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兄弟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哥,这样好么?”慕容枫讪讪的问道,他们哪里是在商量什么军机政要啊!“烟姐她要是知道了,我……怕,就算是你也……”会遭殃呀~慕容景冷漠的眼神一扫而过,慕容府不由得屏息凝神,闭了嘴不再说话。可是他心里还是很担心啊,现在是没什么事,可以后怎么办?烟姐万一发

  • 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5男生收拾时间普遍来说要短,尤其是大晚上且对女生没什么企图的男生。很快男生宿舍517落了锁。隋子浩拢了拢外套,扭头看着衣洋把卫衣的帽子扣在头上,低着头走在自己和赵方的中间。隋子浩努吸吸鼻子,忍着喷嚏没打出来,然后他说:“崽儿,一会儿别抬头,哥几个今天不想成为焦点,火锅重要。”衣洋抬头想看看隋子浩,被

  • 灭世吧!造物主在线阅读第6节

    东皇英悟这会正犹如困兽般暴怒不已。手里的剑灌注内力劈坏了三四根樱花木。可周围的幻阵依然没有消散的迹象。正当他打算再次砍劈的时候。筱爱的声音传到耳边:“住手,我现在带你出去,要是再弄坏一棵树,老娘就去帮沙王对付东皇国。”东皇英悟凝眉,停下了手中的剑,眼神冰冷的看向声音的来源。片刻后,周围的幻像瞬间消失

  • 带着空间种田养娃做我女人如何

    “冉冉啊,快来见过七王爷。”穆青云赶忙帮冉冉解围到。七王爷?冉冉眉头一挑打量到,难道他……就是爹爹和皇上给自己说的媒?韩絮筝甚是惊讶,第一次有人敢正面的打量他,而且还是一个女子。“小女见过七王爷。”穆冉冉恭敬的说道。“既然是在家中不必行礼便是。”虽说惊讶但是韩絮筝还是眼底闪过一丝轻蔑。但是她如果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