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佛陀鬼市之回档再来(5)

2021/6/11 20:29:52 作者:酷酷的雨晴 来源:17K小说网
佛陀鬼市
佛陀鬼市
作者:酷酷的雨晴来源:17K小说网
欧阳咏鹰,他寻找自己的父亲,一个个故事围绕着他展开了。。。咏鹰伙伴的回忆也因他想起

宋弥的异能觉醒的恰到时候,生生救了自己主人一条狗命。

“我——操啊——”

宋弥被风吹到最高点,又猝然失重猛地往下跌。

剧烈的恶心伴着眼前一黑,宋弥从高空坠落,“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酸水。

顾浔第一次控风,对于风力大小掌握的不是那么熟练。

在宋弥“一飞冲天”后他立刻减弱风力,结果未曾想减的太多,宋弥又掉下来了。

“顾老板…”宋弥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全都移了个位,“你他妈…玩我呢…”

最终,经过顾浔多次调试,宋弥在空中起起伏伏不下六次后软趴趴地靠在了顾浔的怀里。

好轻。

顾浔蹲身抱着不省人事的宋弥,觉得自己一颠怀里的人又要起飞。

“我…呕……”宋弥刚要张嘴说话,翻过身子吐了顾浔一鞋。

顾浔瞬间生无可恋,叹了口气后去拍宋弥的背:“你先别说话。”

怀里的人轻得很,顾浔揽着他的背,没有感受到丝毫重量。

“身体有什么异样吗?”顾浔摸上宋弥的颈脖额头,被宋弥抓住手腕。

“吃…吃我豆腐?”宋弥虚弱道。

顾浔甩开他的手:“你的异能觉醒了。”

宋弥“嗯?”了一声,随后就被顾浔单手拎起来:“有什么不适及时告诉我。”

“异能觉醒了?”宋弥像个麻袋似的被顾浔挎在腰间,一时半会有点接受不了自己这个设定,“就这?就这?!!”

“可以控制身体重量,”顾浔大步走出校园,“你尝试着恢复正常。”

“这有屁用啊?!”宋弥手脚并用在顾浔腰间扑腾,顾浔嫌烦,又把他换了只手抱着。

“现在有风都会把你吹走,如果你在高空体重失控,会出意外。”顾浔警告道,“老实点。”

宋弥哭丧着脸:“那你也别把我当菜篮子拎吧!”

顾浔沉默片刻,抄着宋弥的腋窝把人给抱了起来。

宋弥手脚贼快,修长双腿瞬间缠住顾浔腰间,面对面胸贴胸把人给抱了个严实。

顾浔身子一僵,左脚拌右脚,差点来了个平地摔。

“这样是不是挡着你看路了?”宋弥转过脑袋,说话的热气呼了顾浔半张脸。

顾浔抬手把宋弥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闭嘴就行。”

“我给你看身后哈,”宋弥把顾浔脖子一搂,“咱俩这算合体吗?”

顾浔随手捡了个棒球棍,挥臂一棍砸开一个脑袋:“闭嘴!”

“我操那是什么!”宋弥一巴掌拍在顾浔肩头,两条腿就跟两根绳儿似的瞬间从顾浔腰上解开。

他麻溜爬上顾浔肩头,一个抬脚踹上了这个身后的“飞来横物”。

“当——”

宋弥从脚底板麻上了脑门,他竟然踢飞了一把开了刃的长刀。

顾浔立刻抬手,接住了一屁股坐在他手上的宋弥。

“嗬啷嗬啷——”

那把刀在地上左右抖着,发出诡异的声响。

突然它刀尖朝上,竟然就这么竖直了起来。

“嗬啷嗬啷——”

刀尖在空中转了一转,似乎在寻找着目标。

“刀…刀成精了…”顾浔几步远处有个男生一连退上好几步,满脸绝望地跪在地上大声哭号,“完了!一切都完了!”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他伏下身的瞬间,长刀劈开冰凉空气,裹着寒意直奔那人面门。

“你的马原及格了吗?”宋弥一把拎过男生后衣领,抬脚对着刀身又是一脚,“唯心主义不可取,咱们可都是马克思主义的接班人。”

男生大叫着逃命,手臂一挥把宋弥挥出去几米远。

“操!”宋弥手掌着地稳住身体,“农夫与蛇,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你他妈…”

“不要乱跑。”顾浔抓住宋弥的手臂。

“顾老板,”宋弥一本正经的问,“不会是有人的异能可以变成刀吧?”

“磁场控制,”顾浔又把宋弥往自己身上一挂,“或者是,磁铁控制。”

“有人在暗地里想要他的命,”顾浔道,“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有人?”宋弥抓住了重点,“你是说,人?”

“是,”顾浔一把扣住宋弥的腰,把他死死固定在自己身前,“这种目标明确的攻击,应该是意识清醒的人。”

顾浔:“优先保护自己,不要轻易树敌。”

宋弥突然意识到,现在他们的敌人不仅仅只是明面上丧失意识的人类,还有那些在暗地里趁乱搞鬼的搅屎棍。

“啊——”一声惨叫声起 ,宋弥心上一惊。

他扭头看向两人刚才离开的方向,那把长刀直直的插进了男生的颈脖。

血流了满地,蜿蜒流进旁边的草丛中。

“要把他揪出来。”宋弥声音一沉,“不然会有更多的人…”

“宋弥,”顾浔把人按在怀里,“你找不到他。”

“你不是有电吗?”宋弥建议道,“可以用电消他的磁。”

“我的电流没有交流电波,”顾浔道,“而且频繁使用异能会消耗我的体力。”

“就算消了磁,也只能确保他不再伤人。他混进人群,我们根本找不到。”

宋弥拳头握紧:“这种人一旦尝到报复后的甜头,根本停不下来…”

顾浔打断他的话:“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尽快远离。”

“那他们怎么办?”宋弥问。

“他们不需要你的保护。”顾浔道。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宋弥一拳头打在顾浔肩上:“你他妈这么会说院里辩论赛怎么没见你参加?!”

“宋弥。”顾浔手掌缠上蓝色电光,少年手臂有力,跟开了外挂似的无人敢拦。

“这些人都不需要你。”

除了我。

只有我。

“没人会救你。”

“他们永远只会考虑自己。”

宋弥闭上自己那双看谁都想救的圣母眼。

可是耳边的尖叫哭嚎混着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和房屋倒塌声却一个劲的往他耳朵里钻。

“啊啊啊我他妈的…”宋弥抱住顾浔,像是发了狂似的,“走吧走吧走吧救个屁,老子是个连体重都控制不了废物男人啊啊啊啊!”

下一秒,顾浔怀里猛地一重,他抱着宋弥往前一栽,手掌撑地,顺势打了个滚。

一声闷响,宋弥掉进草坪里,愣是砸出了个土坑。

宋弥手脚并用吃力地爬起来。

他觉得自己身体沉重异常,走起路来一步一个泥坑。

“哎哟我去?”宋弥抬手,轻易推倒了一棵大腿粗细的树木,“石头人?!牛批啊!”

顾浔抬脚,轻轻踹上宋弥胸口。

而宋弥真像块石头似的仰面往后面一倒:“我勒个…?!”

就在宋弥倒下去的瞬间,顾浔瞳孔一缩,周遭暴起激烈电流,向道屏障似的挡下了那致命一刀。

可是即便如此,刀身轨迹改变,却也深深扎进了宋弥肩头。

宋弥闷哼一声,捂住肩膀原地滚开,迅速寻找掩体。

长刀粘着血迹,是宋弥之前踢开的那把。

顾浔几步上前抓住刀柄,指尖迸发浅蓝电光。

那道光立刻布满整面刀身,呈扇形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空气中细细密密全是浅蓝光晕,顾浔站在电光中心,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刀身的轻微震动。

有风吹来,带着十月的深秋的寒气,吹动顾浔鬓边黑发。

突然,顾浔猛地转身,把长刀在空中一抛,又反向握住。

他确定下一个方向,用力就是一掷。

刀剑尖锐,带着噼啪电流猛地扎进不远处的草丛里。

一声闷响过后,周遭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刚才一系列突变不过发生在短短的半分钟内,宋弥艰难地撑起身子,看见顾浔捂住心口半跪下来。

“顾老板!”宋弥从地上爬起来,气喘吁吁地走到顾浔身边,“你怎么了?”

顾浔闭着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拆开后囫囵咽了下去。

“体力消耗太厉害了,”顾浔重新把眼睛睁开,抬手按住宋弥肩膀,喘息道,“止血…”

“没事,”宋弥握住顾浔手腕,“我血厚,你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他把顾浔按坐在地上,自己走到草丛处,看见了一具插着长刀的尸体。

即使五官已经被血水浸染,破碎不清,但是宋弥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们寝室的赵承。

宋弥整个人在原地呆住。

他愣了几秒,像是不敢置信一般,扭头对顾浔道:“顾老板,你猜这人是谁?”

顾浔向他的方向看过去,似乎在等宋弥给他一个答案。

“赵承这狗玩意儿至于要我命吗?”宋弥诧异地笑了出来,“就因为大一时我跟他打了一架?”

顾浔缓缓站起身:“人心比你想象中要丑陋许多。”

“一路走好。”宋弥踩着赵承肩膀,把刀从尸体的头上拔了下来。

人心这玩意儿,谁能想得透彻。

“美丑分人,”宋弥缓慢地走着,似乎已经开始隐约掌握了控制自身体重的技巧,“像我们顾老板,人帅心善能力强,心灵那都是玻璃糖做的,又美又甜又可口。”

“少说话保持体力。”顾浔道。

“动动嘴能费多少体力?”宋弥扶起顾浔,“我好像恢复正常了,来,哥哥抱抱。”

顾浔把他推开:“别闹我。”

“减轻体重提高灵敏度,加重体重增加打击力,”宋弥握住那把长刀,“我懂了,我能一打五了。”

“你还没有熟练掌控自己的异能,不能以身涉险,”顾浔帮宋弥草草包扎好了伤口,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巧克力放进他口袋里,“要及时补充体力。”

“我这辈子还没收过别人的巧克力,”宋弥拿出一块巧克力看了看,“这是不是你在宿舍楼下商店买的?”

顾浔开口,刚要回答。

然而他却像坠入一片空白,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一切像是突然静止了那么一瞬,就连风声、呼吸以及思考,全部都停了下来。

再反应过来时,顾浔察觉天空竟然比刚才亮了几分。

疲惫乏力和伤口痛感全部消失不见,顾浔和宋弥重新回到了图书馆的三楼。

“救命…”有微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宋弥扭头看着挂在阳台外、那个本应该被融进墙体的男生,以及…站在阳台里勾唇微笑的女生。

“你是…”宋弥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头皮一炸,“欣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