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小天子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6:55:16 作者:江舟子 来源:17K小说网
小天子
小天子
作者:江舟子来源:17K小说网
寻常人身处江湖,江湖之上有庙堂,庙堂在山下,山上人却仰头看天,皆不得自由。少年自蛮荒秦国而出,破尘劳关锁,尘尽光生,那日照破青山万朵,举剑向天!

门外寒风呼啸,刮过破庙门洞窗洞,早已关闭的门窗发出吱吱吱的声响。油灯昏黄。燃着的灯芯,不时炸出一朵火花。

易行看着躺在床铺上的小女孩依旧没有醒来,拿出一张破败不堪的旧棉被,给到老者。

"爷爷,我就两张被子,这个给你!"

老者接过被子,放在腿上。"冬夜寒冷,给我,你又如何御寒?"

易行笑笑,走到小女孩睡着的地方。指了指小女孩,说道:"我和她都是身材幼小,这被子足够大,我就睡在她旁边,要是她夜间醒来,也好照顾她!"

老者不再说话,就在那安然独坐。

易行熄了油灯,整个破庙一片漆黑。易行对这里再是熟悉不过,摸索着走到小女孩所在的床铺,在小女孩另一头,易行轻轻掀起被子,躺下去。蜷缩着身子,仿佛是担心碰到那一头的小女孩。

老者听着易行二人传来平静的呼吸声。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座雕塑。

"唉……世道如此艰辛,这两个少年也不知有怎么命运……这少年如果能有坚韧不拔之志,总会有出头之日,也不枉费我留经卷这一番心思。但愿能有再见之日!我也该去做那件事了,在不做怕是来不及了。"老者看着黑暗中熟睡的两人,喃喃自语。

老者走过去,把手中薄被盖在已经露出半个肩膀的易行身上。老者是一位修为极其高深的修者,眼前一片漆黑,并不能阻挡他看清四周。

盖好被子,走向门口,轻轻推开门,跨出去,又转身轻轻把门掩了起来。然后消失在一片漆黑中……

一觉醒来,易行只觉得浑身舒坦。

起身看到原本给老爷爷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马上跳了起来,看到庙内没有人影,就急忙跑到庙外,依旧没有。

易行感觉自己像是一下子失去一个亲人一般,心中满是不舍。

在易行跳起来时候,小女孩就被易行惊醒了。待到易行从庙外走来,她已经起床收拾起床铺来。

易行看到小女孩醒来,很是欢喜,赶忙跑过来。"你醒了!快放下吧,我来收拾!"

易行抢过被子,收拾起来。这些被子又小又少,易行很是熟练,几下就把被子收拾妥当。

"对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易行,你以后就叫我大哥吧。"易行这才想起来还不清楚这小女孩名字,就开口问道。

小女孩呆了一下:"我叫苏苏!"

"苏苏啊,以后我俩就一起了,你就是我妹妹,我就是你大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易行拍着胸脯说着。

"走,我们去后院打水洗洗!"看到苏苏一身白衣沾染了不少灰尘,两个小辫子也松散开来,显得很是凌乱,易行就叫苏苏和他一起去后院水井处,打水洗漱。

苏苏除了身上穿的,没有别的衣服,易行只能把自己的旧衣服给她找了一套。穿着满是补丁的旧衣服,苏苏显得很是瘦小,衣服太大了。看着松松垮垮满是补丁,穿在苏苏身上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感受。

"苏苏你长得可真是好看,这破烂衣服你穿的都像仙女一样!"易行忍不住夸赞苏苏貌美。苏苏听后很是开心,笑的眼睛眯成月牙。雪白的皮肤,圆圆的脸蛋,不知是娇羞还是开心,双颊泛红,显得很是娇俏可人。易行看着苏苏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想起一个词语——秀色可餐……

洗漱完了,易行就开始犯愁:以往只有自己一个人,饱一餐饥一餐,他也不在意。现在有了苏苏肯定再像以前那般,肯定是不行的。该怎么办才好呢?

把苏苏换下的衣服洗了挂在后院,易行就准备进城,昨天去山林带回来的干柴就在庙里,易行背起干柴就走,苏苏就跟在他后面。

进了城,易行就来到之前一直去的那家做糕点的店铺。

"李大娘!我又给你带干柴了。"易行看着店铺中的中年妇女,开口叫道。

"是易行送干柴来了啊!你把干柴带到后面来吧。你先过去,我这里有客人,忙好了就过来。"李大娘和易行显然很是熟悉。看着店铺中来来往往的客人,就让易行带着干柴去店铺后院了。

易行和苏苏在后院等了好久,这才看到李大娘过来。

"哎呦!易行啊,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是谁啊?长得可真水灵啊!"李大娘之前没有注意到苏苏,这时发现苏苏,开口惊叹。

"这是我妹妹!这才重逢。苏苏,这是李大娘,赶快叫人!"易行说着。

"见过李大娘!"苏苏很是乖巧的叫了一声,声音清脆甜美,仿佛夜莺初啼。

"真是个乖孩子!"李大娘很是喜欢苏苏。"这冰天雪地的,你怎么还带着你妹妹到处跑!真是的,不怕冻坏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对易行在这时候带着苏苏很是有意见。

易行颇感无奈,"没办法啊,这不是不出来就吃不上饭了。对了大娘,你可知那里有要人的,我可以做很多事,力气也挺大的。"

"你这倔强的小东西终于开窍了啊,之前天剑宗外门弟子要侍从,我叫你去,你不去。现在才想起这事了啊!"李大娘听到易行想要找个事做,忍不住唠叨起来。李大娘一直在这里开店铺做糕点,易行又天天卖她干柴。时间一久,李大娘也就知道易行的事。她也很是喜欢易行,小小年纪却是能自食其力,之前听到天剑宗外门弟子要侍从,当时就让易行去。易行没有去,说是舍不得这里。要做侍从就无法待在这里,只能跟着主家。

现在情况已然不同。易行准备去试一试。好在李大娘的侄子很早就在天剑宗给人做侍从。能从李大娘这里知道天剑宗的情况。

天剑宗在中州城距离赤炎城不远。是一个强大的宗门,宗门中强者无数,平时修炼。当附近州城中出现妖灵和别的异常情况时候,天剑宗就会派人出山帮助帝国武者平定。

天剑宗在这一带声誉很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满怀欢喜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怎么在这?”在跟回忆搏斗的颜如玉听到声音,抬头发现身旁站了个男人,眯着眼才看清对方是谁。她本能想要起身,只是刚才坐久了,腿麻了,踉跄的同时本能的抓了下身旁的男人。待到站稳后,发现手里还抓着男人的胳膊,如触电般的松开手,并且跟对方保持了安全距离。这一切都被纪子墨看在眼里,只是他神色未变。“你怎么在

  • 我的小青梅[华娱]第10章在线阅读

    “今天的事情多谢顾总解围,送我到这里就好了,希望顾总有一个好梦。”宁浅希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可是牵动着一侧的脸颊,有点疼痛,让宁浅希本能“哎呦”了一声,却被顾泽凯看在了眼里。伸手握住了宁浅希的手,顾泽凯看着刚想下车的宁浅希。“你不回家要去哪里?”顾泽凯一眼就看出了,宁浅希明显是要往小区外面走去的样子。

  • 沉浮我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说真的,看到刘鑫的时候,吓得我手机都扔了。不是我胆小,真的吓人,试想一下,一个正常人,突然看到班级群里面的某个人变了样,你什么感觉?更不用说那么吓人的模样了。过了能有两分钟,我才把手机捡起来,你别说,手机质量挺好,没坏。我立马就跟晨辉打个电话。“晨辉,你看看那个群的头像,真他喵的吓人,我们这回可能真

  • 一不小心成为了天道之我欲疯魔

    鲜血在脚下肆意蔓延,沾染了白色的床单。秦诗,麻木的看着纠缠在一起两具肉体,笑得淡然。两个人的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但是专业人士知道那些伤口都不足以致命,却只会让人生不如死。试问一个手脚具废的人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郑泽,这就是招惹我的代价!”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男人,秦诗温柔的抚摸

  • 春山不知秋水情入府

    第五章:入府走到阴影处,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脸上有一块黑色胎记的女孩子,走上前去排队。我突然想起电视里面曾经表演过去牢狱探人的时候,要给点银子的,不知道招聘这回事要不要给银子?不如也给点吧,说不定就进去了,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我可不想在宰相府外面一直守着,直到柳傅延出来了,才能跟着他走来走去。再

  • 青色在线阅读恋爱中的女人

    有人说了,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为零,这话不无道理,外人看来,张浩天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份热度,甚至是冷酷无情,也许在他的内心里,就从来没对这个叫王晓晓的女人动过情,王晓晓在他眼里也许就是一块想用的时候捡起来,不用的时候抛一边的抹布,但王晓晓不明白。……王晓晓急匆匆地走在去往张浩天学校的路上,手里提着从

  • 血红大唐第3章在线阅读

    从小就知道王母娘娘是个大大大的人物,所以一直心生敬畏。在很多电影和戏剧里,王母娘娘就如同一个专门喜欢棒打鸳鸯的法老一样,令人心生恐惧。真心说,“王母娘娘”四个字,曾经在我脆弱而幼小的心灵里,是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痕”的。据说王母娘娘的夫君是玉皇大帝,两夫妻一东一西统管天庭,所以王母娘娘又被尊为西王母

  • 开局花光十个亿在线阅读毁掉你的一切和毁掉我自己有什么区别

    “你这个贱人,你敢这样做,我这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墨言满脸愤怒的看着叶兰心。见到愤怒中的墨言,叶兰心不怒反笑,身躯缓缓的凑到墨言的耳边,叶兰心轻轻的说道。“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哈哈,真的是好笑呢,那不如我们就试试看?”说着叶兰心举起手中的水杯便打算强制性的灌进墨言的喉咙。“叶兰心,你给我放手,你

  • [综]女主直球百分百第一章在线阅读

    B市,炎炎夏日的傍晚。楚乔守在许家的大门外已经整整一天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她突然感觉到头顶有闪电划过,抬头一看,天边狂风卷着乌云,滚滚而来,将整夜城市吞噬。暴雨瞬间顷盆而致,连老天爷都像发了疯般,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在她的身上,仿佛想将她淹没在泥土尘埃里。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缓缓开向了许家

  • 春天里的一把刀第7章在线阅读

    吃过了晚饭,潘强命将士们休息了,方怡和方玉因为是女子,所以单独住一个行军帐篷。潘强又和村里的几位老人聊了一会天,才得知村民惧怕他们的原因。原本距此不远的地方有个马龙寨,里面聚着一群专门打家劫舍的贼人,平日里总是欺负村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里人因为惧怕,所以都远走他乡了,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家里有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