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舞王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15:20:45 作者:丫丫爱 来源:飞卢小说网
舞王
舞王
作者:丫丫爱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台湾特殊家庭成长的孩子,在社会、家庭和感情的重重压力之下,他的心理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他以为得到了很多他是胜利者,但是在得到的同时他失去其实比他想要的更加珍贵的东西,他是舞王,他的光芒是能被看到的,但是不被社会接受。他是像魔鬼和天使般的男孩,他的那对美丽的翅膀之上隐约着一丝伤痕,这些都在她的眼里,只有她能够看到。她对他的爱始终不被他真正的接受,那一抹夕阳下的浅笑,是她留给他最真实的记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墨染远远朝佑安院走过来,碧知、碧鹤规规矩矩跟在她身后。

主仆三人皆是脸色沉静,看不出高兴欣喜,只是平日来请安的模样。

苏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藿芝,已经等在院门口了,她见墨染走过来,便稍稍打了个手势,示意墨染不要高声讲话,又稍屈膝给墨染行了个礼。

墨染了然,用眼神示意碧鹤、碧知,抬手指了指两边的路。

碧知、碧鹤心领神会,立刻站到了通往“佑安院”的两条路上,两人分别把住两个路口。

若有来往的人通过,或有其他几房的人来串门,都可事先拦住,或者能事先往院里通报,好使在院里的夫人、小姐有所准备,不至慌乱。

墨染明白,只有这路上站了自己的两个心腹,母亲才能放心地和自己细细相谈,不必有所顾忌,若不然母亲总是心神不定,不一会儿就要叫芳归或者芳时进来问问,看看院外边有没有人走动。

每次总要等芳归、芳时回完话,说“院外边无人走动,请奶奶放心。”

苏夫人才能放下心来,继续和墨染说话,就是说话,也总是含含蓄蓄,点到为止。

若是其他事倒还罢了,只今天这事,母女两个言来言去的打哑谜,那实在说不清楚。

墨染自己走上前来,对藿芝微微点头以示还礼,轻声问:“母亲在里面?”

藿芝点头,对墨染屈膝行礼,回道:“是,夫人已经在等三姑娘了。”

墨染点点头,转身进了院子。

藿芝仍站在院门口,未随她一起进来,看来是母亲安排的。

墨染见藿芝未随着一起进来,心内就更确定了七八分,再想想墨琋那件衣服,看来那件大事,是八九不离十了。

院内静悄悄的,没有小丫鬟走动,平日打理花草的人也不在,只余一对鸟儿挂在廊檐下,半闭着眼,似有睡意。

墨染自己掀开帘子进了屋内,转过外间,穿过厅廊,径自进了里屋。

苏夫人正坐在椅上上,手里拿着一把团扇,见墨染进来,笑着让女儿坐下,喝口茶去去暑气。

墨染看母亲已经换了衣裳,只穿着蜜藕色对襟,一条略深些的橘色襦裙,并未穿外衣长袖,便知老太太今天定是免了晚上问安。

墨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规矩地坐在椅子上,不再言语。

母女两都不说话,苏夫人打量着女儿,,墨染低头坐在椅子上,只端着茶杯。

苏夫人看了半响后,手里团扇一停,略皱眉问:“染儿,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墨染转头看向母亲,徐徐地说:“娘,这不是女儿怎么想,您怎么想,就能成的事情。祖母刚赏了五妹妹一件衣裳,母亲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苏夫人面色有些不忿,抬手拍在身侧矮己上,低头不语,看上去心绪颇为不宁。

墨染见母亲生了闷气,心中自是理解,她知道母亲这次为何如此生气,也知道母亲这次必会生气。

她们三房这么多年来不争不抢,母亲更是恭恭敬敬地孝顺老太太,对大伯母也客客气气的,两房也算交好。

可什么好事,还是大房、二房先得,从衣料、吃食、补品、乃至下人、田产、三房都排在其他两房后面。

大房自不必说,是侯府长房嫡出,大伯父又承袭了安国侯爵位,凡事自然是上上等。

可二房近一年来,竟也可以动用公中的钱,不需禀报就可以自行采买丫头,私自置办田产了。

这也怪不得母亲要怨、要生气,难道三房不是老侯爷嫡出?凭什么事事都低他们一等呢?

三房不太得老太太喜欢,虽是表面看不出来,可各房之间都暗自打量,多少知道老太太的心思,也就都各自留了心眼,心内多了几分计较。

就因如此,连着墨染在府内,也受些冷落。

虽不怎么样,短不了吃穿,只是受些言语压制罢了。

不过也无非就是姐妹间的攀比,实则没什么,所以墨染并不在意,假装不理会,也就过去了。

况且除了墨琋、墨玪,其她姐妹也不会这么没计算,竟然在家里同自己姐妹不和,就是不和也不会明面上就撕起来,这当真是没脑子,也真是闲得没事了。

谁不为以后想想,谁知道哪个姐妹以后会高嫁。

生在林府这样的人家,若是高嫁,那以后的前程,可就难以估量了。

墨染便是这样想的,姐妹们和气地相处着,遇事若无伤大雅,那便退一步,倘若以后谁高嫁了,不求能帮扶一二,只求不被推一把就好。

林府女儿不愁嫁,巴巴上门求亲的都要踏破门槛了。

只不过府中众位姐妹,各有各的原因,不是心太高,就是身份不合适。

加之各房爷儿们近几年官位升迁,对女儿婚姻之事,恐都多多少少,存了几分别的心思,这里面大有文章,谁肯放过这个好机会?

嫁进高门阔府,自是好过贫寒考生,故而林府虽是众多小姐千金,除了已封妃的林墨衡,竟连定亲的也没有一个。

新君登基,墨衡封妃,林府众人更是心气高了不少,扬着脖子看人。

众姑娘们的姻缘,这才因此耽误下来。

二房墨琋、墨钤早已过豆蔻年华,却都还未定下人家。

墨染想想她们,又在心里自嘲一笑,自己都要及笄了,这不也还未定下人家。

这些事总是急不来的,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父亲和弟弟远在边地,母亲一个人,不能做主。

所以苏夫人就指望老太太能看顾一二,可这几年看下来,老太太并不另眼看待墨染。

苏夫人说墨染也是不懂事,也不知道往老太太那边凑凑,也不满心满意去讨老祖宗喜欢。

苏夫人急得说了墨染几次,让她殷勤去老太太房里凑趣,没事儿就往那里站上一站,也显露个孝心,总比不去的好。

墨染倒是笑着答应,可回头一出佑安院,还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除却晨昏定省,她偶尔给老太太送些吃食、小物件,就再也没别的了。

苏夫人想到这些就禁不住着急,她低头思索一阵,抬头见女儿默默地坐在那边,不说话也不上前来劝解自己,似是早就有主意一般,遂惊讶道:“难道你不想进宫赴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包治百病宾至如归

    天未亮,雄鸡未鸣,秦逍已经在自己的屋内打了一套拳。八极拳是老头子在秦逍六岁的时候传授,拳法本身并不复杂,甚至有些简单,不过老头子说过,这八极拳强身健体,长年累月锻炼,可以增强体质,而且让人的脑子变得灵活。通常情况下,老头子说的话都不会错,所以多年来,只要没有特殊情况,秦逍必定早早起床,风雨无阻地打上

  • 我,星空巨兽第四章在线阅读

    纪冉微微一怔,若无其事地走到一边拿毛巾擦了一把汗,回来见咖喱还站在原地看他,也站定了跟他来了个长时间的对视,忽而笑得灿烂耀眼:“你很喜欢我是吗?”咖喱没法回答,他屁股后面的蔡老板急火火地帮他猛点头:“对啊对啊,团里它就对你这么亲热,肯定是特别喜欢你啊,你还不赶紧收了他?”纪冉淡淡地扫了蔡老板一眼:“

  • 编程之战在线阅读第3节

    外感,对于村里的来说很常见,多是指鬼儿啦魂儿了的缠上人,不过对于这才结婚没几年的小媳妇来说,一时很难想到。被老人家一提醒,女人突然就明白了。可饭刚吃完,柱儿坐在炕上玩着玩着,突然原本红扑扑的小脸一点点的变了色,又开始铁青,上了锈一般的颜色叫人害怕,柱儿趴在炕沿上哇的一下,又吐了。女人跑过来,看着趴在

  • 异世神话在线阅读第八章

    夜深如水,身边的小受段言陌王爷睡得十分香甜,而叶小婉却连翻身都不敢,只能僵硬的横在那里挺尸。任身边的男人八爪鱼一样缠上自己的身体。眼睛乱转,她在用法术探寻陌王府,在找寻兵符的下落。只是她的意念一入王府里,却如石沉大海,虽然没有遇到对手,却是没有任何目标。顿时觉得有些奇怪,却又找不到原因在哪里。收回意

  • 王者荣耀外挂在线阅读第8节

    日子又过去了半个月,曾家突然接到了圣旨,说是赐婚于大皇子和曾宝贝,而念曾宝贝年岁尚小等到十五及笄之年完婚,再之后丞相力荐护国将军回边疆护国,却是户部尚书一派称北蛮一族前些年内战伤害极深近些年根本无法举兵侵犯,于是闹闹哄哄之下,皇上最终下旨护国将军劳苦功高,留于盛京,回北边一事暂且搁下。盛京众人很是疑

  • 魔语路在线阅读第八节

    手中的高跟鞋成了累赘,一个弧线就把它们丢在了路边,胸腔里好像有一游泳池的水在蔓延,希望台风能快点过境,希望局势好一点。“别走神!”整个身体被拉住,往后一带,一辆抢修的工程车刚刚擦身试过,我看了眼拉着我的陆泽,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只顾着跑,根本没有看路况,没有细究他眼神里到底是责怪还是焦急。我们又开始向前

  • 最好的模样无限回忆

    只有董是知道,其实她是不想回那个包间的。无论demon是不是成昱,她都无法理智冷静的面对他。她无法忽视他冷漠的神情,她更无法漠视自己乱成麻的内心。“老姐,你该不会还在期待那个人吧?”每每谈到她为什么不接受郁行云瞿以就会冷不丁冒出这句来。然而每每瞿以说这句话,便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刺痛她的心。如果他们之间

  • 铁炉烽烟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豆豆原本紧绷的脸庞,此时才有一丝放松。接过黄瓜,却没有立即就吃,抬着头看着凤瑶,慢慢的眼眶又湿润了:“娘亲,你不会丢下豆豆,对不对?”孩童稚嫩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与渴望,凤瑶只觉得仿佛被什么狠狠捶在心头。顿了一顿,摸着他的脑袋,说道:“我怎么会丢下你呢?”她已经答应过他的母亲,会好好照顾他。她从来不

  • 豪门假千金她跑路啦第一章在线阅读

    “小姐,你醒醒啊!呜呜……”“好吵啊!还让不让人睡觉……”段小小不满的嘟囔着。“小姐!小姐!……”段小小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段小小瞬间清醒了过来。段小小看了看周围,挤满了人群,而更令她意外的是,她竟然躺在了大街上,身旁是一顶大红的花轿,而自己身上也穿了大红的喜服,她

  • 万河星辰美人迟暮

    【五】夜已深,大雨滂破,那跪地的身影几经摇晃,却依旧死死地跪在地上……亦如她本人一般,不屈不挠。皇后……呵!什么皇后!?父兄战死,美人迟暮,夫妻一场,再无一丝温情,再无一丝怜悯。皇后……?“皇后娘娘,您还是回去吧,今儿个皇上是怎么着也不可能见您的,您这又是何苦呢?”皇上身边的大太监苦口婆心地劝着。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