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庶女闺中记事之第十章

2021/6/11 14:45:24 作者:君沧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庶女闺中记事
庶女闺中记事
作者:君沧海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匪女》开文了,喜欢我的小说与我本人的就跟我走吧!一起见证匪女如何娶夫!!!轻松版:随着庶女刘湘婉长大成人,不得不卷入后宅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时刘府众人突然间有了危机感……老爷感慨:很是精明算计!太太暗恨:很能装傻充愣!众姐妹气愤:很会扮猪吃老虎!众兄弟疼爱:很是温婉可人疼!未来相公:我牙口硬,好这口!刘湘婉揪着手指瞅瞅众人可怜兮兮道:上述所说,皆非本人!古风版:刘湘婉胎穿成知府家的庶女且还是不受宠的,总之很悲催:亲爹靠不住,姨娘不受宠,太太似贤惠,姐妹总相争,要想在这尔虞我诈的深宅内

陈登光当时正在家里吃饭,乔云岚刷朋友圈看到照片,给陈登光看说:“我就说鲸鲸有男朋友了,你还不信。”

陈登光只看到那句,陪妈妈吃饭,但是没看到人,就随口说:“这是什么?”

乔云岚指给他看桌上的烟,说:“鲸鲸坐在这里,对面坐的是个男生。就他们三个。”

陈登光接过手机,看了眼,果真看到了烟盒。嘟囔说:“她也没和我提。”

乔云岚淡淡指了句:“你又不问她。”

陈盈盈不在,乔云岚春天开始一直在备孕,准备生二胎,这几个月不怎么去公司。

陈登光只好说:“她一直……”,想说她一直和她妈亲,但是没说出口。

华克集团市值上千亿,但也不是他的一言堂。

要说私心,乐京啤酒确实不是难事。

他无非是觉得鲸鲸和盈盈为了钱,姐妹一直别苗头,不是好事。他是个家长,总要管着。

岑鲸鲸自从约了岑女士和李成蹊吃饭后,岑女士变得意外的积极。没过几天给岑鲸鲸打电话说:“叫小李来家里吃饭吧,算我回请他。”

岑鲸鲸拒绝:“我要是这么说,他肯定觉得你是还他那顿饭,我们两也没戏。”

岑女士不为所动:“有没有戏我不管。鲸鲸,小李的家世是没问题的。李家虽说他姑姑暂时掌权,但是以后谁说得准呢。”

岑鲸鲸认真问:“妈妈,你觉得他是个可靠的人吗?”

岑美黎思考了几秒,说:“鲸鲸,不要把婚姻想象的太好,但也不会那么坏,没人是一直可靠的。只有自己最可靠。”

鲸鲸真心说:“谢谢妈妈,我记住了。”

岑美黎又变成那个挑三拣四的家长,催她:“那就明天晚上吧,我让阿姨准备。”

也不给岑鲸鲸拒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岑鲸鲸人在外面,她在音品电台有个频道,一个影视文学点评栏目,她的电台名字叫阿鲸。

自从离职后,再没有录过。就在电子城买了几件装备,给李成蹊打电话:“在哪儿?”

李成蹊正在公司开会,张廷尉回来,在他办公室泡了半天,想问他用温南县那片地做什么。

他滴水不漏,张廷尉是个有利就能钻上去的人,向来看不上他手里的项目。话里话外又想借他的地盘开party,他没答应,还在扯皮中。

岑鲸鲸打电话来,他心里失笑,她可真是他的福星。

他闲闲的靠在椅背上,问:“你在哪儿呢?”

岑鲸鲸:“我在路上,要是方便,可以去接你。”

双方进入角色很快,男女朋友扮得逼真,让人丝毫看不出端倪。

李成蹊求之不得,应声:“我在15搂,你直接上来。”

挂了电话张廷尉也不走,半坐在他办公桌上,说:“我听我妈说你谈女朋友了?快结婚了?”

李成蹊不甚在意的笑笑。

张廷尉惯爱凑这种热闹,笑说:“让我瞧瞧,是什么天仙,把我们李少迷的流连忘返了。”

李成蹊淡淡说:“你差不多就行了,姑姑那边看着呢,再出什么篓子,可别说我带坏你。”

张廷尉最近和一帮网红混的挺熟的,但是见岑鲸鲸第一眼就觉得惊艳,心里嫉妒这个表弟真是艳福不浅。

岑鲸鲸长得漂亮,李成蹊一直都知道,但是张廷尉一脸垂涎的样子,他看着有点碍眼,催说:“等一下就走。”

张廷尉拦住说:“上哪儿去?大中午的,要不我做东,一起吃个饭?”

岑鲸鲸不是好脾气,没闲心应付别人,并不接话,也不看张廷尉。只是看着李成蹊。

李成蹊起身让她坐着,和张廷尉说:“我下午有事,下次吧,我先走了,董事长那里问起,你帮我说一声。”

张廷尉见岑鲸鲸像个美艳的小辣椒,觉得遗憾出门前还问:“南湖的项目你真不想去?要是想去,给我说一声,我帮你调过去。”

李成蹊笑笑:“暂时不想。”

等张廷尉人走了,他脸色才变得沉了,岑鲸鲸还没见过他变脸,觉得有趣,问:“憋屈啊?”

他忽就笑起来,“不是什么大事。行了,走吧。”

岑鲸鲸见他心情琢磨不透,连阴晴都看不出来。就像他这个人,始终隔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

等上车了,他看到她车上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她闲闲说:“吃饭的东西。我一个无业游名,总要工作的。”

李成蹊听的笑起来:“我倒是觉得,太小的地方,困不住你。”

岑鲸鲸见他难得的闭嘴,不那么游刃有余了,送他到家,她才认认真真观察了一圈他的房子。

真不错。

结婚了,如果住在这里,是真的不错。

她甚至都选好做录音的房间了。

在一楼的客厅里有台唱片机,见她好奇,李成蹊开了音乐,听起来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城堡。

她参观够了,才说:“我妈妈让你明晚回家吃饭。”

他的脸终于好看了,又成了滴水不漏的深情李先生,笑说:“我一定去。”

岑鲸鲸半真半假的问他:“如果我妈妈到时候问你,什么时候娶我,你怎么答?”

房间里悠悠的巴赫,他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带着她慢慢的摇。

一个熟练的师傅,带着一个磕磕绊绊的徒弟。

岑鲸鲸不会跳舞,但是觉得有趣,还挺浪漫的,跟着他的脚步,和他跳起舞来。

他低头凑在她耳边说:“我求之不得。”

岑鲸鲸痒的偏头,笑起来踩了他一脚。他并没有半分的逾越,像个标准的绅士,问:“你喜欢中式还是西式婚礼?”

岑鲸鲸无所谓说:“都可以。我妈妈喜欢西式。”

李成蹊又问:“婚纱和钻戒定制需要时间,怕没那么快。”

岑鲸鲸笑起来回说:“你果真是预谋已久了。”

李成蹊也不否认,说:“从看见你那天起,我就在计划了……”

岑鲸鲸听着他胡扯,笑的乐不可支,踩了他几脚,问:“你那天给我弟弟发红包了吗?”

李成蹊猛的将她向他拉过去,靠在他身上,警告:”岑小姐,我们在说结婚的事。”

岑鲸鲸丝毫不收敛,依旧笑个不停:“好吧,我对婚礼要求就是,能多隆重就多隆重。”

李成蹊也不意外,两人想法不谋而合。

她是真没想到,和他跳了将近一个小时舞。

一个神秘莫测,精明到连自己都算计的男人。

和她是一路人。

既然是联姻,就要有联姻的效果,她才能挖到老陈的痛处。

第二天晚上和岑女士吃饭,李成蹊就透露了结婚的想法。

岑女士也不意外,岑鲸鲸全程都不用说话,那两位就聊的挺好。

等李成蹊走了,岑女士才和她谈:“结婚是你的主意,还是他的主意?”

岑鲸鲸答:“我们商量的。”

岑女士:“看着不像。”

岑鲸鲸问:“你不同意吗?”

岑美黎:“不是不同意,你最好考虑清楚。这不是闹着玩儿的,要是结婚了,就安心回集团去上班吧。”

岑鲸鲸透露:“我想要华克新收购的乐京啤酒。老陈还没松口。”

岑美黎皱眉问:“你就为这个结婚?”

岑鲸鲸自嘲的笑了下:“倒也不是,我总要结婚的,以后未必会遇上这么合心意的人。”

这话是真话。李成蹊有没有本事她不在意,以后也未必会爱上她,也没关系。她看上了敦金李家。他现在的身份也很合适,再加上,他这个人聪明,和明白人说话,都不需要多张嘴。

她以后的路不会好走,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她总要给自己争一个公平。

岑美黎没想到她图谋的更大,只以为她就是想结婚了。

岑美黎思考了几秒:“倒也是实话,小李这人说话做事比你强太多了,不是看起来那个温和。你以后都要记住,夫妻亲密,但是也不能不防。”

岑鲸鲸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说:“他是什么人,手段怎么样,那是他的事。我也有我的事。”

岑美黎也没想到她的变化这么快,也觉得还没结婚,说这些太早了。

没两天她就去见了李成蹊的爷爷,关于他家里的事情,她一概不问,就像他不好奇她的家庭一样。

老爷子看起来就很难说话。

岑鲸鲸像个工具人一样,进门打招呼,递上礼物。保姆倒是看起来年纪不大,笑眯眯的收了她的礼物。

李成蹊冲保姆笑笑,让她去忙。

老爷子沉着脸,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前几天,张廷尉一直游说他去南湖的新项目,张廷尉削尖了脑袋进了项目,主持项目的是一个股东,容不得他挂名敛财,在晨会上非常不客气指责李文仪,让她当场下不来台,李文仪就是手腕再硬,也硬不过那群股东。

张廷尉不甘心就这么退出来,都知道那是块肥肉,就撺掇他进去给他干苦力。

看样子老爷子也是同意了,但是李成蹊一改之前无所谓的状态,态度强硬的拒绝了。

他手里有父亲李文笠的遗嘱,目前没人知道,老爷子都不知道。

父亲李文笠去世后,他的股份一直由老爷子代管。那时候他还没成年。

也就是去年,他重新装修房子,收拾家里的书房,才翻出来李文笠藏在书房里的遗嘱。

他有疑惑,父亲为什么要跳过老爷子直接立了遗嘱。

岑鲸鲸见老爷子绷着脸,她也不笑,只是坐在李成蹊身边。老爷子最终问:“什么时候结婚?”

李成蹊答:“还在商量。”

老爷子看了眼他两,手在桌子上敲了敲,说:“那就尽快吧。你姑姑给你安排的工作,正好结婚了,要养家,不能像从前一样不着调。”

李成蹊不置可否。

岑鲸鲸直觉老爷子不太喜欢这个孙子。

这样,她倒有些佩服老爷子,居然能跳过长孙,力主扶持女儿执掌敦金集团。

李成蹊和老爷子说的话很少,饭桌上气氛很是沉闷,老年人的可爱之处是做个和气生财的富家翁,要是老年人老而为贼,就没那么可爱了。

显然,李家老爷子不是个和气生财的人物。

李成蹊饭后就带着岑鲸鲸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来我是虫大王在线阅读第十节

    今天是星期五,是在炮兵连的最后一天了,早上还不到六点钟,自己竟然就睡了个自然醒,用凉水洗了一下脸,感觉十分的清爽。我一边擦脸一边不禁想起四天前刚刚来到这里的情景:仅仅在一天的时间里经历私人物品的收缴、站军姿、每顿饭之前的唱歌比赛、饭里面的高蛋白、还有半夜里恐怖的紧急集合、甚至还有同学当场心脏病发……

  • 流淌的旧时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又过了些时日,这里的人开始变少,听说是贵妃失了宠,然后又不知犯了什么错,被打进了冷宫,这里便开始荒废起来。百年了吧,这里换了很多个主人,受宠,失宠,惨死,终于这个殿宇被彻底的遗忘掉了。而清芷也早已经厌倦了这吵闹的生活,可是现在,当一切都回归安静的时候,清芷却又耐不住寂寞了。满池子的鱼儿们,早已经不知

  • 开局成了自己小说的反派!准备惊艳2

    就在楼上两位皇子惊呆的时候,罗溪已经从后门闪进了四海楼的密室。“昨天情况如何?”罗溪坐在黄花梨木的椅子上呷了一口雨前龙井。“四海楼内一切服务正常,糕点蜜糖莲藕,雪山飞狐,寒宫玉兔,黄金满地依然卖的最好。最新推出的普洱茶被相爷府定了,第一批就放出去五个茶饼,第二批的八个茶饼按计划打算下个月再发,不过外

  • 南悲梵第一章

    “徐嫂子,来拿好,这是你要的盐。”一米高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白净的少年。说话间将手里的盐袋递给了门外的女人。“原子,你妈呢,怎么今天又是你在这?”女人问道。“哦我妈今天不是进货去了嘛,前两天村里小学儿童节把店里零食都买完了,我妈去进点货。”少年一笑,眉间那颗小小的痣似乎跳动了一下。“原子,你们过几天不

  • 高冷黏人精[重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她尖声的控诉,“你不是色狼,你的手放在这里干啥?”经她这么一说,轩宇放在她的肩上,谁知道……难怪他老觉得左手握住的地方软软的。经这尴尬事件,诗樱才发现她此刻站的正好是水较浅的地方,水深度只到她的腰下,也就是说,她此刻正以半裸的姿态面对一个陌生男人!噢!上帝,现在是什么状况?怎么这么倒霉!她现在急需要

  • [HP/DH]星辰在侧在线阅读第八章

    林婉眉间拢着一缕哀愁,手中的笔举了半响也没落下.望着窗外眼神幽幽地看不到底.苏丹的事让她意识到,她忽略一双儿女太久了.她突然有些愧疚,“未眠,我这些年是不是花太多心思在柳旭尧身上了?未眠闻言,直觉地就想点头,再一想却是不对,细细斟酌了下,小心道:“少爷和小姐乖巧孝顺,身体康……未眠突然住了嘴,垂着头

  • 我在末世捡属性之不是冤家不聚头

    晏会结束后,他打发了所有人,走到那个他最爱的亭子里喝着着未完的酒,离开几个月了,亭子似有生命般,弥留着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气,轩辕离半蹙眉头,不意发现了桌子上的丝帕,他扯起一看,发现手帕右下角简单地绣着着朵玫瑰,红色的玫瑰是那么娇艳,那么高贵,就像那个他生命中重要的女人,永远都是那么圣洁,那么温柔,可

  • 大唐皇室第一猛人之哄妾别买(9)

    早上醒来的时候,阮阮躺在床上,身上不着一丝,浑身酸痛。看到旁边睁着一双湛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阮阮红着脸颊,把脑袋给埋进锦被里中。但是很快,便被宣谨月给扯了出来。“你怎么那么害羞?”宣谨月好奇道,戳了戳她的脸蛋。身下是柔软的床,阮阮低垂着眸子,不敢说话,只是一张脸涨得通红。羞的!“哈哈哈!”宣谨

  • 网红和电竞大佬是盛世cp在线阅读易说的抱怨,难说的苦水

    从磨砂玻璃看到的模糊身影,这个叫小强的人一屁股重重坐到位置上,忿忿不平地说起一个老太婆缠着他们给她介绍读小学的孙子能用到的文具。回忆起了当时郁结处,情绪忽然高涨起来,气呼呼说:“那老太婆一直拖着不让我们走,问来问去,质疑这不安全那有问题,她以为她买飞弹呢!”其他人在一旁忍着不发笑,都十分期待他继续说

  • 那条龙又亲我QAQ在线阅读第1节

    在一个一片漆黑窄小的地方,小七懊恼的不住挣扎,如果倒霉能评选诺贝尔奖的话,她小七绝对会是大奖得主!从她出生开始,霉运女神好像就对她特别宠爱,先是被无良的老爸老妈抛弃,在后自己的二十年人生之旅,一路苦难不断。从她记事开始,她一路飙升的体重,就让她沦为周围人的笑柄,老人家说胖点有福,可她的福气怎么不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