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从西游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17:58 作者:绳来之笔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从西游开始
从西游开始
作者:绳来之笔来源:纵横中文网
方阳在绝境下,进入了西游大世界,这是阴谋,还是?

在车上,顾长青再次感谢了祁禹秋,并送上了给他准备的谢礼,是一个刻着八卦图的小巧的玉葫芦,他不久前从拍卖会上得来的。

祁禹秋接过玉葫芦便十分喜欢,这只葫芦可不只是一个装饰品,它表面刻着八卦,内部更是雕刻着大量的道家经文,是一件被道法高深的人用过的法器。

“顾先生,你这份礼物我收下了,你的事情我会替你解决的。”

顾长青愣了一下,他父亲提前和祁禹秋联系了?

祁禹秋见状笑道:“你鼻梁丰起,五岳丰满,是个正直心上的人,本应事事顺遂。然而如今山根处却出现横纹,近期肯定事业受损,破财却免不了灾。”

“且你印堂灰暗发黑,你和你的直系亲属最近恐怕会有血光之灾。”

顾长青想起昨天的事,不禁心里一跳,如果不是那张符,现在他恐怕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钱财是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但是他的家人绝对不能出事!

“祁先生,这件事就拜托您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进顾家老宅,祁禹秋刚下车,蹲在门口的小孩便像颗炮.弹一样冲进了他怀里。

“哥哥!”小希眼睛发亮,甜丝丝的笑着仰头。

祁禹秋弯腰把他抱起来,笑眯眯道:“我就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小希吧唧一口亲在他的脸上,笑嘻嘻的窝在他怀里,看得一旁的亲爹顾长青嘴里酸溜溜的。

“小希,去找爷爷玩好吗,等哥哥办完事之后再陪你。”顾长青招手,让阿姨把小希抱走。

小希抱着祁禹秋不撒手,最后还是他再次承诺办完事后会来找他玩才算罢。

顾仁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道:“小兄弟,小希这是跟你有缘的,你看他亲爹都不理,就抱着你不放了。”

祁禹秋啾的亲在小希肉嘟嘟的小手上乐呵呵道:“大概是看我长得好看?”

焦头烂额的顾长青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顾老爷子抱着小孩进屋后,祁禹秋环视顾家的院子道:“你们家世代为善,福泽子孙,这次的事情不是天灾,完全是人祸。”

“人祸?”顾长青咬牙,他一向不与人为敌,生意场上虽然时有冲突,但是从来都是光明正大,没有耍过任何手段,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对他下如此毒手!

祁禹秋点点头,在前花园转了一圈,顺着侧面小路走进了后花园。,后花园有扇门直通院子后面的一座小山丘,登上山丘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区域。

顾家这座老宅位置极好。这片别墅区当初肯定是请了风水师来看过,一条清溪从东边的龙泉山流出,像条龙一样自东向西蜿蜒流过整片区域,顾家的这座宅子,就位于龙头的位置。

这条小龙脉虽然十分弱,但是庇佑住在周围的人绰绰有余,而占了龙头的顾家老宅更是占着整条龙脉三成的气运,龙脉祖运相辅相成,想不发达都难。

然而刚成形的龙脉却马上就要死了,祁禹秋站在龙头处,感受到的是一股濒死的腐朽之气,这股气息夹杂着被背叛的怨恨和不甘。

而位于龙头之处的顾家,则顺理成章的承受了龙脉的怒火,如果不是祖上庇佑,顾长青一家早就家破人亡了。

祁禹秋面色阴沉,这种天地灵物一旦非正常湮灭,巨大的怨气将会在短时间内带走周围所有的活物。

到时候,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将会排着队自杀,以祭奠这条龙脉的逝去。

为了对付顾长青,竟然要害死这么多性命,实在是该死!

“祁先生,有什么发现吗?”顾长青见他脸色不好,心里咯噔一下,上前问道。

祁禹秋点点头:“除了你们家,住在周围的人家有没有出事的?”

顾长青想了想:“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家里的老人,两周前老周的父亲去世了。不过那位老先生八十多岁,也算得上是喜丧。”

祁禹秋皱眉,道:“那周家老爷子去世后,家里没有发生过其他事?”

顾长青摇头:“没听说老周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怨气已经随着龙脉散于整个别墅区,这时候老人去世,肯定会受到龙怨的影响,不应该啊。

“带我去看看。”

周家大门紧闭,顾长青上前按了门铃也无人应答,他掏出手要给老周打电话,祁禹秋伸手拦住了他:“别打了,他们怕是已经不在这里住了。”

顾长青看不见,他却看得一清二楚,院子里一团黑色的东西被石麒麟压在水池中不得解脱,时不时传出常人听不见的哀叫

这恐怕就是两周前去世的周老先生。原本在龙怨之地去世,肯定会给家里人带来影响,如今老爷子被压在这里,既避免了影响家里人,还能在龙脉彻底消亡之后替周家挡住这一劫。

简直是一举两得。

“周老爷子真的是喜丧吗?”祁禹秋冷笑,那可真是巧了。

顾长青不是傻子,听出祁禹秋语气有异,沉声道:“和老周有关系?”

他和老周认识了有十来年了,当初老周白手起家,他见此人能力不错,便伸手拉了他一把。老周能有今天这样的家业,不说是他的功劳,好歹也有份交情吧?

顾长青有些不敢相信,口口声声说感谢他的老周,竟然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是不是和他有关系,明天就知道了。”祁禹秋拿出一张符,叠了几下,扔向院子里,“你放心吧,如果真是他,绝对跑不掉的。”

隔着好几米,轻飘飘的符纸准确的贴在石麒麟上,在接触的一刹那便烧起来。符纸燃烧完,石麒麟两只眼珠瞬间炸开。

顾长青看着祁禹秋轻描淡写便炸了石麒麟,看向他的眼神平添了几分敬畏。

祁禹秋看着那团人形黑气飘出大门,又往他身上打了道符,见他朝这边拜了拜,才满意笑道:“有什么冤仇,便去吧,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记得走你该走的路。”

顾长青看着祁禹秋对着空气说话,打了个寒战。

祁禹秋见状安慰他:“不用怕,你一身正气,就算有东西天天跟着,你也看不到的。”

本来不怎么害怕的,祁禹秋这么一说,顾长青突然就觉得周围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祁禹秋和顾长青原路返回,回到顾家之后,他让顾长青把老爷子和小希送出去,顺便准备一些东西。

龙脉的头部就在顾家,杀死龙脉的东西自然也在顾家附近,祁禹秋把顾长青买来的玉石削成长越一尺的小柱子,柱子上分别刻上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符文,然后围着龙头的位置立在对应方位上。

柱子立好之后,他便将墨斗线缠在上面,把整片区域围了起来,然后指着中间的位置:“挖吧。”

顾长青立刻拿着铁锹开挖,挖了半个小时,有一米多深的时候,坑底露出了半截木头。

祁禹秋看到木头便让顾长青上来,自己跳下去,先贴了八张驱邪符在木头上,然后将刚刚新刻好的玉楔子狠狠钉了上去。

玉楔子每钉进去一分,便有风打着旋儿吹过,等全部钉进去,这片地方狂风大作,隐隐有吼叫声传出,顾长青被吹的东倒西歪,只能紧紧紧紧抱着一旁的树。

“祁先生,这是什么东西啊?”

祁禹秋看着露出的半截木头上隐隐的黑红纹路,道:“这就是钉死了龙脉的东西。”

这根木头,在血中泡了九九八十一天,血必须每天换一种,且需要将活物虐杀到剩最后一口气,在其仍然清醒的情况下活取活用。

等泡完之后,将木头钉子分别在最脏、最阴毒的地方埋上四十九天,最终便成为所有天地灵物的克星。

最关键的是,炮制这东西的最后一步,是用制作者自己的血将符文画上去的。

祁禹秋冷笑着用小刀轻轻把花纹上残留的粉末刮下来,塞到叠好的纸人胸口处,咬开无名指,在小纸人额间点了一下,小纸人立刻站了起来。

顾长青看到这一幕汗毛直立,强行稳住表情,悄悄移到了祁禹秋身后。

将小人用钉子钉在地上先不管,祁禹秋再次跳进坑里。每一条龙脉的诞生,都是无数的巧合加上几千年的积累,这条龙脉还未彻底湮灭,他要试一试还能不能将它救回来。

掏出顾长青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龙形古玉,祁禹秋用混着金砂的墨汁在地上画好阵图,将古玉放在阵中。

溢散在整条龙脉中的气运,渐渐聚集到龙头处,汇聚成一团冲入阵中,最终化成一条金色的不足巴掌大的小龙。

身形几乎散掉的小龙虚弱的蹭过祁禹秋的脸,便隐进了古玉中,彻底沉睡。

祁禹秋将古玉收起来叹了口气,能做的他都做了,这条龙脉是彻底废了,只希望这龙灵别散了,能再次生出龙脉来。

顾长青眼巴巴的看着祁禹秋手里的古玉,道:“能让我摸摸吗?”

华夏人对龙有种特殊的情感,他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亲看看着小龙出现,也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都忘了自己脚底下还有个差点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地上的小纸人了。

祁禹秋将玉放在他手里:“龙灵已经沉睡,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顾长青小心翼翼的捧着古玉,心跳都开始加速,脸色也涨红起来,他手里捧着的,可是龙啊!

祁禹秋走到小纸人前面,将钉在它身上的钉子拔下来,提笔开始在它头部、四肢细细画出招魂符。

随着他笔尖移动,小人脸上笔画歪斜的五官渐渐移动到正确的位置,朱笔点出的眼睛转动了一下,整个小纸人变得更加鲜活起来。

顾长青仗着有“神龙”护体,小心翼翼的站在他身后,看到这一幕又差点魂飞天外,“它、它眼珠子动了!”

话音刚落,小纸人更加的活灵活现,龇牙咧嘴的挣扎起来,祁禹秋朱砂笔点在它额头,黄色的符纸竟然像被灼烧一样冒出了烟,而小纸人则是大声惨嚎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在线阅读第10节

    ===我能掩盖其他异类的气息!青玉明白是我故意在耍他时,立即猴子似的从半空滑下地,脸色绷紧,半抱着拳头开始恶狠狠地瞪我。“哎哟,我好怕啊,长舌鬼啊,长牙鬼啊……”我又是一阵装模作样。气的青玉更加七窍生烟。恨不得将我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孔给撕成一片片。不一会儿,冷无忧从里面笔直的走出来,“看来这边并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