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逆风怪盗★琉璃雪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23:54 作者:神之呼吸、凌 来源:飞卢小说网
逆风怪盗★琉璃雪
逆风怪盗★琉璃雪
作者:神之呼吸、凌来源:飞卢小说网
楔子:怪盗和侦探的爱情简直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难,当神风凌遇上蓝烁枫的爱情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当都收到一封史莱克学院的邀请函会做出怎样的举动呢?当然她会带上神风凌、烁枫、还有斓栗。去了史莱克学院又是怎样的风波呢?他们的最终目标居然是逮捕琉璃雪,还是S级的。神风凌的哥哥居然是恶魔,当神风凌的对手是他的哥哥,她会下的去手吗?遇上新伙伴名字叫‘潇洒哥’居然是传说中的顶级侦探,蓝烁枫和潇洒哥的据对从此开始,目标赌注居然是神风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露台上,喧闹的人声,鼎沸的音乐还在继续,栾月的耳边却像是一瞬间被人消了音。

她的大脑有些许凝滞,耳边反复回旋着,学习委员不久前跟她说过的话。

“这次同学会的组织者是闻池,你不知道吗?”

“他没有给你打电话?”

……

她确实,没有收到闻池任何方式的联系,更加不知道,这次同学聚会,他会来。

要是,她一开始知道,或许,就不会来这里“自取其辱”。

“哎,栾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还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肖海跟老同学寒暄完,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出神望着地面发呆的栾月。

栾月反应慢了半拍,才缓缓抬头看向惊讶微露的肖海。

“不是班长你让人带我进来的吗?”

栾月的话,让肖海一愣,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大笑了两声,“啊,那既然来了,就赶紧找地方坐下,宴席马上要开始了——”

肖海热情的将栾月往已七七八八坐满人的圆桌上引。

栾月抿了抿唇,忽而开口道:“班长,我能问你个事吗?”

话出口的同时,栾月的心脏也带着几分加速的紧张。

肖海闻声停步,笑问,“什么事?”

栾月正要开口,露台上却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

几乎所有握着酒杯或椅栏,或面对面寒暄的老同学们,此刻,全都聚拢到了一处,眸眼灼灼的看着某个方向。

栾月随气氛牵引,顺势朝着人群围拢的方向看去。

露台的楼梯口,一身纯黑手工西装,气质贵雅出尘,眉眼精致如画的闻池,宛若聚光源般,在每一道视线不偏不倚的捕捉下,缓慢优雅的一步步拾级而上。

这还是距离那次在华易游戏大楼之后,栾月与闻池的第二次见面。

或许说是栾月见到闻池的第二面,更为贴切。

如同所有见到闻池便移不开视线的人一样,栾月的视线,也好像身不由己的完全陷落在了那个发光男人的身上。

尤其,当看到他薄唇微抿,目不斜视朝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时,栾月的呼吸像是被人揪成了一条纤细的线,耳畔“咚咚咚”只有心跳加速的声音尤为清晰。

“闻池,你来了——”

学习委员从人群中挤出,笑容亲昵的望着他问了这么一句。

周围人的眼光带着惊讶,在两人身上流连,甚至有好事者,看向了不远处僵在原地,看着闻池眸光微闪不知所想的栾月。

此刻,三人的站位也格外微妙,像极了一个构造的倒三角,而那三角顶端的站位,恰在闻池那里。

新欢旧爱抉择,很快就挑起了好事者蠢蠢欲动的八卦欲。

不过,这八卦的氛围刚涌起,就被闻池无情的给拍散了。

只见,他掀了掀薄冷的眼皮,淡漠无感的冲学习委员的方向点了下头,似有若无,暧昧全无,只像是礼节性的应答。

学习委员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就僵了,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看闻池一步步朝栾月所在的位置靠近。

当那熟悉到不久前还在梦里出现过的身影,在栾月的视野中逐渐被拉近,变得越发清晰,恍惚中她好像看到了十年前,那个义无反顾拉着她走出教导室的高冷少年。

*

那年,是紧张到脚不沾地的高三上半年。

就连曾经吊儿郎当,嚷嚷着“及格万岁,多一分浪费”的混世学渣们,都开始拉紧校服,握紧笔杆,认认真真的刷题冲刺。

最后一年的高中生涯,谁都不想留下遗憾。

却偏偏,年级第一的学霸,各科老师眼中市状元候选人的闻池,被人爆出了早恋。

早恋的对象,还是年级吊车尾,上次月考才好不容易冲上年级第一百名的栾月。

在学霸和学渣的权衡中,栾月首当其冲,是被教导主任叫去改造的头号“犯人”。

“你们年纪还小,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耽误了未来的人生,再说恋爱可以留到你们大学再谈嘛!”

教导主任端着他那泡着大红袍的茶缸子,苦口婆心的朝栾月喷溅唾沫星子。

被糊了一脸唾沫星子的栾月,瘪着嘴朝后退了两步,一脸担忧的反问:“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追上闻池的,等到大学,他要跟人跑了怎么办?”

她问的严肃且真诚,一双水盈盈的大眼中写满了认真的纠结。

教导主任被她这一句话反问的差点呛了茶水。

并且坚定的认为,栾月就是在给他找茬,是拒不配合学校规章的“顽固分子”。

“那你总要为闻池同学考虑,你不是喜欢他?恋爱极易受影响分心,你也不希望他高考发挥失常,抱憾终身是吧?”

教导主任换了种说法后,就见栾月眉眼纠结的陷入了某种深思。

以为是说动了栾月的教导主任,欣慰的再接再厉,“喜欢一个人,就是帮助他成为更好的人,所以栾月同学,你也应该把全部心思放在考试复习上,争取考个好大学,奔个好前程。”

“可是主任,我听说你当年跟师母也是早恋,所以你也是高考发挥失常,才沦落到我们学校当教导主任的吗?”

最终,栾月被教导主任以寻衅滋事为由,轰到了走廊罚站。

走廊上,不时有来往的学生路过,大概因为她曾经倒追闻池的那段经历太过轰轰烈烈,早就闻名一中,这些人看她的眼神,总带着某种异样的嫌恶和嘲讽。

那些卑劣的议论眼光藏在暗处,栾月倒也并不在意,不仅大大方方的让人看,反倒笑着跟那些一站半天,看着她议论纷纷的好事者打招呼。

“找主任啊,他刚去男厕所了,要么你们去男厕等?”

“你们说什么呢,大声点,让我也听听呗……哎,别走呀—”

当闻池听到消息,急匆匆赶到教导主任办公室时,栾月已经倚着栏杆,看了一个小时的重复风景。

当手被一只微凉的掌心握住时,她怔了一下,转头才发现是闻池,“闻池,你怎么来了?”

她像是有点惊讶,然后又开始变得紧张,连忙用手推他离开,“你快走,趁教导主任没出来——”

栾月推搡着闻池离开,深谙主任叨叨功力的她,一点都不想让闻池也领教。

再说他是好学生,全一中的榜样,她被人羞辱无所谓,可闻池,她就是容不得别人损他一分一毫。

她的少年,美好的如同那天上月,是容不得沾染半点尘埃的。

栾月急着让闻池离开漩涡中心,却没注意到,闻池在她这一举动中,清冷的眉峰紧蹙,薄唇抿成了一线。

反手就握紧了她的手,将她带进了主任办公室。

见闻池带她进了办公室,栾月惊的呼吸差点没停了,忐忑着一张泛白的小脸,不停的冲他挤眉弄眼。

却还是没能阻挡闻池执拗的脚步。

“主任,早恋不是栾月一个人的错,要罚就连我一起罚!”

闻池的嗓音带着少年独有的清冽,开口的语调却又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冷静。

教导主任没想到闻池会突然闯进来,还说出这样一番极有担当的言论,端着茶缸的手,一时不知道该放还是该继续举着。

当教导主任的视线落到两人交握的手上时,栾月忙挣了挣手,示意闻池赶紧松手。

这种好似在像教导主任示威的行为,怎么也不应该是他这样一个优等生做出来的。

可闻池呢,分明感觉到她的挣扎,手上的力道却不松反紧,就像是在坚定某种选择,不避不让,任由教导主任的目光都快将两人交握的手刺穿。

大概是见目光威慑没用,教导主任叹了口气,改为怀柔政策,面对好学生,他一贯是狠不下心。

“闻池,主任知道,你是想维护栾月同学,但早恋到底是不对,会影响你们的成绩和未来发展,你们现在还太小,等你们到我这个岁数,再回过头看今天的事,一定会后悔……”

主任说着动摇人心的话,列举了一大堆早恋危害的例子,都快把栾月给说动了,她有些不安的侧目瞅了眼身旁的闻池。

她是真的很喜欢闻池,什么未来发展,什么后悔,她都不怕,她就怕……闻池会动摇,率先放弃她,毕竟主任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栾月微低着头,脑袋里凌乱一片,就连指尖都微微有些泛凉,等待闻池表态的时间,对她来说却更像是凌迟般的煎熬。

“闻池同学,老师不会害你们,也希望你们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

教导主任做了个漂亮的结尾,满脸期待的等着闻池的回答。

“谢谢主任,不是所有早恋都会影响成绩,我跟栾月,不会是如上例子中的任何一个!”

闻池掷地有声的话,让低垂着脑袋忐忑当鹌鹑的栾月,倏地抬起了头,她看向他的目光,犹如浓重颓败的黑夜霎时聚满了星光。

没有什么比你坚定选择的人,也坚定的选择你更让人动容。

“我的女朋友,我自己教,她不会比我差!”

像是虔诚的宣誓,语调平稳却自带力量。

那一刻,被闻池牵着从教导主任办公室中走出,栾月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了云上,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连教导主任错愕震惊的表情,都沦为了虚无的背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