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男主前女友的分手日常[穿书]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14:49:32 作者:进坑就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主前女友的分手日常[穿书]
男主前女友的分手日常[穿书]
作者:进坑就填来源:晋江文学城
安梦舒穿书了,除了拥有盛世美颜,还附带一个“落魄”男友。她作为一个不婚主义,每天磨刀霍霍要分手,却意外发现“落魄”男友是“牛叉叉”男主,而自己是书中的心机前女友,还是一笔带过的那种,很好,新的分手理由又来了→_→PS:1.谢绝扒榜,购买比例80%,么么哒。2.喜欢可以关注专栏或微博:@进坑就填3.新文预收《炮灰女配的恣意人生》徐滢穿越到了一本狗血娱乐圈文中,原书徐滢无父无母,空有美貌,心狠手辣,和女主一起在福利院长大,却事事与女主作对,后抱上反派女配大腿,狐假虎威,刚策划了一场针对女主的阴谋,不

让薛晗不顾礼节惊讶出声的自然是白黎。

“小晗,怎么跟同学这么没有礼貌。”一位保养良好的美妇人跟在薛晗身后走了进来,不认同地看了眼儿子,“不好意思啊,两位同学,我是薛晗的妈妈,他平时不这样的。”

薛晗被母亲训斥了也不恼,指着白黎不可思议地说道:“妈!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有个少年模样的人帮我把脑子里的蛊给弄出来了吗?就是他!”

本就因为儿子用手指着人家不高兴的林柔闻言,更是急忙把儿子的手拍下。开什么玩笑,能这么轻松把蛊弄死的人可以随便指吗?何况这是救命恩人!

“恩人,上次的事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们家就小晗一个孩子,他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林柔上前给白黎鞠躬,被白黎一把扶住。

“妈——”

“阿姨,您不用这样,我之前就说了我跟薛晗有缘,只是顺手的事。你看,这不就成了舍友了吗?”

薛晗半搂住母亲,林柔的身体不怎么好,弯腰的动作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妈,你小心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会道谢。”示意保姆过来搀扶好林柔,薛晗走到白黎面前,深深地弯下腰。

“真的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前面是我突然看见你太惊讶了,才会这么无礼,还请你原谅。”至今想到那条透明的会爬动的东西,薛晗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次白黎并没有制止,而是淡然地站在那里接受了薛晗的道谢。道家出手是必须收回礼的,哪怕迟了数日,哪怕只是鞠个躬,心意到了自然就成。

宿舍里突然上演了这么一出,冯史有点懵,本来还是第一次见面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戏码,突然变成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画风转变有点快,跟不上啊跟不上。

林柔让带来的人给薛晗把东西整理好,就提议等最后一位新生到了带他们一起去吃个饭。当然,重点必须是儿子的救命恩人。要知道那天儿子回来跟他们夫妻提起这事儿,她吓得差点晕过去,这得是多歹毒的人,才能用出那种方法。她丈夫薛霖也是气得不行,怀疑是商界对手所为,可惜怎么查都查不出幕后黑手。

“阿姨,我报道的时候听辅导员提起过,谢凡请假了,今天不会过来。”冯史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他们。

谢凡就是401寝室还没来的那个新生。

薛晗担心有长辈在,舍友会放不开,好说歹说让林柔带着人先回去了。送走他们后,白黎三人决定在学校附近找个小饭店解决晚饭,同时庆祝下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嘴里嚼着苔条花生等服务员上硬菜的薛晗先给冯史解释了救命之恩的缘由,又问起白黎之前的下蛊之事。

“我说白黎,你是怎么看出我脑子里有那玩意儿的?说真的,我自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正埋头对付一盘无花果干的白黎抽空看了他一眼。

“你其实是有感觉的。还记得撞车之后,你下车时在做什么吗?”

“哎?”薛晗仔细回忆了下,“我在干嘛?”

“你在拍自己的脸,”见他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白黎提醒了一句,“你一下车,我就感觉到一阵阴冷之气。当时你的面相很奇怪,看骨相明明是长寿多福的命格,但面上却带着死气,加之你双目清明,脸上却出现了如醉酒般的神情,我就多观察了一番。”

听得津津有味的冯史忍不住插了嘴:“但是薛晗说那个蛊是长在他脑子里的,白黎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观气。”

不等他们继续询问,白黎又加了句:“这是道士的技能,你们没有学过,是听不明白的。”总不能告诉你们,这是我家独门密技,白黎腹诽。

刚好服务员把他们这桌的热菜都端了上来,三人暂时放下了这个话题,边吃边聊起了别的。

回到宿舍,白黎想起来有好几天没上直播了,跟舍友们打了个招呼,就登入了直播间。让他颇为诧异的是,竟然有一个人一直在线等着他。

许文彬挣扎着睡了一个小时后,就守在了电脑前,除了上厕所,就连吃饭喝水都不愿意离开一步。回放已经不管用了,他想试试听直播。如果,如果连直播也不管用……

胡思乱想之际,系统提示音出现了——“主播已经上线啦。”

精神一振,死死地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一丝一毫。对,对,就是这个少年!快点唱,快唱,快唱吧……

轻灵舒缓的嗓音传来,带着道家经韵特有的韵调、音律和节奏,少年不时以手指敲击桌面,更是凭添了一份神秘感。

“……万物万灵……山静水停……心神合一……”沉浸在少年时而低沉时而高亮的吟唱中的许文彬,趴在屏幕前慢慢闭上了眼,呼吸逐渐平缓。

姬玧珩正在翻看分公司开业计划书,听见设置了特别提示音的新邮件提醒,放下手中的文件打开了电子邮箱。

“帝都大学汉语言文化么……这几个人凑到一块也真是……”

思考片刻,拨出一个号码。

“玧珩,难得能接到你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声温润儒雅。

“表哥,”姬玧珩冷峻的面庞柔和了下来,“你现在还会带大一新生吗?”

对于这个除了性格其他都好的表弟,温沭洐一向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一如现在。

“玧珩,我现在只带博士生,偶尔会给本科生开一堂讲座。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没什么,就这样吧,再见。”

温沭洐……小兔崽子,和我那温柔娴雅的姑姑一点都不像!

挂断电话,姬玧珩又拨通另一个号码。

“哟,姬少爷,总算想起我这个发小了?给你发消息十条有九条不回,我还当你去了哪个没信号的深山老林当野人了。”

没理会唐尧的嘲讽,姬玧珩直奔主题。

“你表姐还在帝都大学教书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就是一连串语调夸张的询问。

“你问我表姐干嘛?你看上她了?不是吧!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了,要看上早该看上了。还是你要给她介绍对象?听我妈说她有意中人了,你……”

“闭嘴!”姬玧珩十分后悔打这个电话,唐尧这个话唠!

成功达到恶心某人的目的的唐尧也不再装傻,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

“去年出国进修了,目前在米国,怎么的也得过个两三年再回来吧。哎,你问这个干嘛?”

唐尧和姬玧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的很。当初姬玧珩发生意外,本人没表现的怎么样,唐尧倒是一副快疯了的样子。这么一个天之骄子,你让他二十多岁起就要一辈子坐轮椅,搁谁谁受得了?动用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还借助了唐家的势力,就为了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因为行动太过火得罪了一些人,被唐家扔到了偏僻的小地方受罪去了,美其名曰去基层锻炼。

姬玧珩没瞒他,将白黎的怪异之处以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一个刚成年的小子,能行吗?”唐尧有点怀疑。帝都乃至整个华国真正有本事的大师也就那几个,他们唐家也接触过其中一二,年纪最轻的也比白黎大了二十来岁,还是有正经门派师承的。

“只是想试试罢了。”相比唐家,姬家在华国的势力更大,凡是数得上号的大师,无论佛、道都请来看过了。可惜,竟没有一人能助他重新站立行走。

“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不会放过。”

在寝室度过了两辈子第一个集体住宿生活的白黎,第二天发现打赏过一艘宇宙飞船的那名网友疯狂地给他留言。

【大师,您什么时候上线?】

【大师,我有事相求!】

【大师,请您上线了务必回复我,真的有很紧急的事情想寻求您的帮助!】

【大师,求求您了!】

白黎打开了与他的私聊频道。

【你好,我是道心本心。】

虽然睡了个整觉,但许文彬依然很焦虑,他担心听直播催眠的方法过两天又失效,迫切地想找到一个能彻底治愈失眠症状的有效途径。那个少年主播,就是他现在能抓住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叮!您关注的主播给您发来了新的信息,请点击查看。”

普通的系统通知声此刻却犹如天籁般,让许文彬升起一股兴奋之情。

【您好,大师,我有事相求!】

快速地敲击着键盘,许文彬把自己这三个月的遭遇一五一十地描述出来。

【我从三个月前……听您的回放……又失眠了……昨晚……】

白黎看着对方发来的大段大段的文字,眉头渐渐皱起。

【大师,您能帮我吗?再这样下去,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白黎想了想,将自己的微信号码发给了他。

【加我的微信吧,然后视频一下,我需要看看你的面色。】

不到半分钟,一条好友申请弹了出来。

通过后,对方立刻发起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