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知恩图抱之莫名其妙

2021/6/11 23:31:40 作者:无聊到底 来源:晋江文学城
知恩图抱
知恩图抱
作者:无聊到底来源:晋江文学城
国内首款全息网游公测后,知名大神苏末路过新手村时顺手救下了一个快要饿死的萌新。举手之劳,本不图回报,萌新却要对她以身相许。没必要,真没必要,这抱大腿的技术过于拙劣,她都不忍拆穿。只是在明言“不带萌新”后没多久,苏末猛然发现此萌新乃萌新界一大宝藏。打架时身法飘逸,逃跑时飞檐走壁,关键脾气比身手好,还特别精准地长在了她的审美上。不带萌新苏真香:“报恩,抱恩,就是要抱抱恩公的意思。”啥都不懂顾停云:“???”CP:武功高强的天然呆VS无条件保护我方天然呆的死傲娇。网游大神捡养古穿今女侠,双强、互补、彼

莫名其妙吧?说实话,我也觉得一切都是莫名其妙。

老实承认,把钱途扔到人生理想第一位之前,我只看颜值的,所以我只在高中时候交往了一个体育系的阳光少年,那是每个女生梦寐以求的初恋,我能被他挽住了手,真是我骄傲,我自豪。

只是,当他被迫牵起别人的爪时,我头也没回的跟闺密吃老台门的包子去了。

坦白说,我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也不想懂,我只想找一个合适的人,过日子。

这个人,我现在觉得,非莫槡不可了。

不管是在钱途还是在颜途上,他都让我没得挑了。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我经常幻想和他一起过日子的样子。

我呢,每天坐在豪宅的庭院里,看着眼前的小狗小猫挠来挠去,偶尔接过帅气的塞巴斯蒂安一号的电话,那头传来某设计师给我量身订做的礼服已经空运过来的消息。莫槡会在每个节日给我制造一些小惊喜,比如给我买个鸽子蛋啦,或者送我一辆跑车啦,再或者帮我买下某个男明星的一夜啊……

“你打住,李昕艾,你这些幻想,也太离谱了吧!”被我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臆想骚扰的袁汇,无法忍耐的打断了我的美梦。

袁汇是我大学时候第二个最好的闺密,不过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成为了此次唯一的闺密,我们就像拴在一起的蚂蚱,在一个城市里打拼,吃住在一起,犯二也在一起。

而且,她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和莫槡恋情的人,除非莫槡把我们的事告诉其他人了。

“我说你啊,你和莫总裁,是在谈恋爱吗?为什么我一点从你们身上没看到恋爱的影子呢?”

“那要怎样才能算谈恋爱啊?非得像你和霍渊一样,成天腻歪在一起,情话不断,甜蜜霍乱啊?”

“那你们俩也太无趣了吧!据我所知,你们谈恋爱的五个月里,你没有一次不是按时回家睡觉的吧?”袁汇轻蔑的眼神在告诉我,我被她蔑视了,深深地蔑视了。

白了她一眼,我反问道:“那要像你袁大小姐,三天串个门,五天回个门,才叫爱吗?”

“去去去,我们那是恋爱初试期,当然需要一些手段提高提高温度的嘛!”

“那你干脆住霍渊家里得了,省的来来回回,在路上在耽误了良宵吉时。”

“那可不行,住一起的话,他会发现我很多坏毛病的。”

我敲敲她的脑门,说:“你要是以后想跟人家过日子,早晚要暴露你的坏毛病的。”

“呦,那你怎么没有住进你那大总裁的豪宅呀?”

“切,我又没说,以后要跟他过日子。”

“什么,你不是吧,莫大总裁这样的金龟婿,你都不要啊?”

“也没说不要,我还要继续试探试探呢!”

“大小姐,这年头找一个条件这么完美又爱你的男人,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吗?”

“爱?他从来没说过他爱我。”

“什么?你们都在一起五个月了,他从来没说过爱你?”袁汇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没有啊。”我淡定的表情一定让她想要掐死我。

“亲爱的,该不会一直是你自己在这里成天做白日梦,幻想和总裁大人的不寻常恋爱日常吧?”果然,这个迷恋网络小说的菇凉喜欢这种狗血无理的剧情。

“我倒希望这是白日梦呢!这样,我就可以放肆的去钓别的凯子了,而且,不用这样躲躲藏藏的。”

恋爱五个月,每□□夕相处,可是,却从来没有在人前牵过手,接过吻,好吧,其实没有人的时候,我们也没怎么牵过手,每次都是我主动去挽他的胳膊。接吻是奢侈,我用一个手的手指可以来回数五遍了,没错,就是吻过一次,还被他彻底翻篇了。

那天,公司开了一个大趴,因为是公司的60周年庆典。

不胜酒力的他被那些元老什么的灌了不少,虽然我偷偷给他把酒换成了绝对可以混淆视听的果汁水,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一杯白兰地就让他彻底晕厥了。

所以,我奉命把他送回总统套房。

他昏昏沉沉的被我撂倒在双人床上,我不怀好意的解开他的衬衣扣子,当他结实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承认我拿他的衬衣擦了擦嘴角。

本来以为,男人会趁着酒精的作用,做一些清醒时候不方便做的事,可是,这个老怪,一直哼哼着,好像被酒精害得十分难受。

“莫老怪,你是不是装醉啊?嗯?”我躺在他的一边,用食指划过他高挺的鼻梁。

“嗯……”老怪闭着眼睛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我确定了,他是真的醉了。

用热毛巾给他擦了擦上身和手臂,让他觉得舒服一些,我不舍的离开他的床榻。

“唉,你这个怪老头。”正当我彻底无望决定离开的时候,身后的老怪一把拉过我的手,我重心不稳,跌倒在他的胸口。

第一次亲吻,我的嘴巴献给了他的胸膛。

“昕艾?昕艾?”

第二天一早,我模糊中听到老怪叫我。

“干嘛呀,再睡一会儿。”我特别不知廉耻的一把把坐起来的老怪又撂倒,大腿一下子压在他身上。

我缓缓神,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却不敢睁开眼睛。

那时我已经清醒,我记得他粗鲁的拿开我的腿,然后用无比嫌弃的口吻说:“这世上,不会有男人对你这个大花脸动手吧?”

是的,洗脸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实际是什么妖怪变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百变大主宰师父果然厉害

    南音音眼睛一亮,王禹都这么厉害了,那他师父岂不是更厉害了?她点着小脑袋,小手捧着脸颊,欣喜的道:“是不是可以彻底解决离魂的问题?”“让师父看了再说。”他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王禹哥哥,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你说。”“我昨天没洗头。”王禹转身去卫生间洗手了,身后传来南音音咯咯的笑声。-网上照常直

  • 特种兵:黑科技太子爷在线阅读第5节

    后面的季末和郁厢站姿很随意,季末和郁厢差不多高,都是1m65左右。季末穿的白色体恤牛仔外套和黑色紧身裤,还有一双小白鞋,扎着低马尾,很清爽的感觉。郁厢穿了一件白色卫衣,牛仔裤和帆布鞋,披着齐肩短发。郁厢本身就长得很有御姐范儿,说话认真起来也是有种让人毋庸置疑的姿态,妥妥的霸气御姐范儿。和季末这种看起

  • 大明涉异志:画皮第3章在线阅读

    卜算之术,信则灵。萧云芊不曾为林小姐卜算,只不过是让即将发生的事都关联上了她这个巫女罢了。第二次入国公府的时候,她乘的马车较之先前有了显著的改变,虽还是被钉了帘子,可里面铺陈的软垫地垫全是换作了最上乘的。“人啊,风光给外人看又有什么用,舒不舒坦,冷暖自知。”萧云芊也是从云端跌入尘埃的人,如果命数告诉

  • 意恐迟迟亏第9章在线阅读

    到了第二日过了一个沉闷的晌午,花自青懒洋洋的没了出门游玩的兴致,只窝在屋里捣鼓最新的战利品。一卷乌黑发亮的马尾毛,潮汐总说她的琴弦柔韧度不够,这次她特意留意了好的马尾毛,想着给她做琴弦。然后是一柄精致的鹅毛扇,商贩说以往都是销给各国皇后公主的,如今战乱才暂时断了销路,送给娘亲正好。最后是一只怀表,西

  • 恶妾第一章在线阅读

    “殿下,该起身了。”我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有几个宫女伺候我穿衣。小严子也连忙进来跪下,我这才不紧不慢的踹了他一脚。他疼极了,但又不敢发出声音,只好咬牙忍着。我这一会儿功夫倒是清醒了,死后回来的第四天,这才踹了小严子四脚啊。我轻笑一声,他倒是更怕了,抖得更厉害,从旁边桌上拿了盒点心过来,蹲下身,他不

  • 叛国后死对头和我HE了之第二章(2)

    顾陌寒见女孩眼睛盯着他的手,松了松。颜柒揉了揉略微发红的手腕,微微抬头,看了下站着没说话的男人。变化很大,很成熟,但那股气息没有变,还是那么……冰冷。倒是和记忆中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他总穿着白色衬衣,现在都搞上西装了,果然岁月不饶人呀。成熟冰冷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质,黑色西装搭在身上更是有一股威严的感觉

  • 都市:开局被摊牌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什么衣服啊?唐简看向了丢在床上的白色超短裙。这也太……唐简看了一眼儿就十分嫌弃,起身在衣柜里找了一套粉色兔子睡衣。还是三层别墅?走出房间,唐简发现,绑架她的人还是个有钱人,竟然把她绑到了三层别墅。“顾少爷,洛洛下来了。”坐在客厅里的赵慧珍看到唐简穿了睡衣就下来了,蹙了蹙眉,然后不得不微笑着朝坐在旁

  • 将军有喜:农门悍妻狠绝色在线阅读血色世界

    “是你唤醒了本尊吗?”那声音问道。叶言很奇怪,他并不知道这诡异的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直到他看了眼手上的锈刀。但只见锈刀之上的血色符文光芒大盛,仿佛拥有了生机。叶言感到背后发寒,现在的一切彻底超出了叶言这个少年该有的认知水平。很快,血色不断凝聚,最终,一个诡异的血色魔眼在叶言的眼中出现了。这,到底是什

  • 特种兵:史上最强军二代在线阅读2020.4.1

    2020.4.1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太过一帆风顺,所以今天拿到病历卡,我居然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小学老师就曾教过这么一句真理,人生来就是会死的,但是我从来不觉得我现在就要面对这种问题。毕竟这距离才二十四岁的我太过遥远,别说爹妈,我外婆爷爷奶奶每一个都很硬朗。起码打我十个没问题那种硬朗。死亡离我不仅仅是

  • 修真之金手指真多第8章在线阅读

    舒悦醒过来的时候,足有一分钟没弄清眼下的状况。她的头很痛,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她想,原来这就是宿醉的感觉吗?自己从老家来到这里,在餐厅找了份零工,一直很努力地想要融入这座繁华的城市。她看见自己的同事经常来这家酒吧,自己也想来见见世面,可是她不喜欢那里,五颜六色的灯愰得人眼花,嘈杂的音乐声震得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