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帝如初床上的姐妹花

2021/6/12 1:10:03 作者:宁子凡 来源:17K小说网
帝如初
帝如初
作者:宁子凡来源:17K小说网
阳春三月是个好季节,明日当头,万里无云。可谁知下一刻宁静便被打破虚空被一双金色巨手撕裂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百零八将,为首的有着“扑神”的称号,名为欧阳靖,为化神境八重的...

绑架,强X!

这种事情,她们作为一个正常长大的女孩,还是听过不少的。

从小到大,就像是听故事一样,听着那些事情,被父母教导,作为一个女孩子,要好好的爱护自己的身体,同样也要好好注意安全。

她们也这样去做了。

然而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都没想到,居然有这样一天,会被人强行在一个无人的小道上掳走,绑架到了这个少年的床上!

这种从前都是听听的恐怖故事,居然真的发生在了她们二人的身上!

这可真是让她们两人眼前一黑,只觉得很是绝望,虽然叶苏长得很是帅气,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已经能够看出,一些白马王子的味道,然而——叶苏的恶名,她们却是听过的啊!

叶苏这个富二代,在整个洛城,都是赫赫有名的!这里山高皇帝远,叶家势力极大,几乎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能量之大让人无法想象,叶苏虽然年纪不大,但正是因为年纪不大,有未成年保护法加上父母有权有势有钱,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能够摆平,平时一些出格的事情,做过不少!却没有一点事情!

她们两姐妹,虽然长得很是好看,但家庭条件并不好,和叶苏的家庭相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被他玩弄之后,最好的结果,也只是赔点钱而已,如果真的想要告他强X的话,不说能不能成功,就算成功了,恐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对她们的家庭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无论是林紫萱还是林紫薰,都是很聪明的女孩,她们也意识到了这方面,脸色不由变得惨白,眼神越发变得哀怨起来。

叶苏感受着这两个女孩的眼神,自然知道了他们的恐惧与想法,不由笑了笑,说道:“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然而这样的话,在两个女孩听来,又怎么可能相信?

叶苏的那温和的笑容,就像是恶魔的笑容一样!

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笑容,这样的声音,更是让两个女孩眼前一黑,心中的恐惧,更多了一些。

叶苏看着两个女孩的神色,并没有任何好转的样子,不由有些无奈,他也知道,这样的话,他们多半不会相信。

叶苏将姐妹二人塞住嘴1巴的东西拔出,说道:“我不是在逗你们玩,我是认真的。”

这样说着,叶苏给林紫萱还有林紫薰松了绑。

虽然松了绑,但两个女孩第一时间并没有逃走——她们很聪明,叶苏此时的举动,实在是太怪异了,明明都将她们绑架了,都扔到了床上,按照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们呢!想的不要太美了!

这个……恐怕是什么特别的玩法吧!

所以,虽然叶苏给姐妹花松了绑,但姐妹二人都还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叶苏。

叶苏也看着姐妹二人,说道:“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并不是在逗你们玩,我是认真的。”

叶苏虽然再次重复了一遍,但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都没有相信。

叶苏有些无奈,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金卡,放在了姐姐的手里。

林紫萱自然不敢收下,连忙还给了叶苏。

不过叶苏的力气更大一些,他抓着林紫萱的小手,硬是将这张金卡,塞在了林紫萱的手里,同时说道:“这算是赔礼吧,你们姐妹二人的精神损失费,我知道你们家庭条件不算好,既然如此,就拿下我的钱吧,以后好好读书,为国家与人类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叶苏这样的话,如果是一个七老八十的人说出来,或许没有任何怪异,但是叶苏不同,这家伙才十四五岁呢!居然这样说,还这样做了,就显得非常怪异了。

这让林紫萱和林紫薰二人面面相觑,满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叶苏这是在玩哪出啊!

叶苏这样再三重复了,似乎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和耍花样?

可是……叶苏真的就这样放过自己了?无论是林紫薰还是林紫萱都深深表示怀疑。

叶苏继续说道:“这里面有20万块钱,虽然不多,但足够让你们好好读完大学了,密码很简单,是123456。”

20万!

这个数字,落在林紫萱和林紫薰的耳中,如同惊雷一样!

这样的数字,对于叶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她们这样不算太好的家庭环境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姐妹二人上大学之前,每一个月零花钱,加在一起还没有两百块钱呢!

现在,她们的手中,有二十万!

二十万啊!

他们父母多少个月的工资啊!

一瞬间,林紫萱只觉得原本轻飘飘的银行卡,变得无比沉重与烫手,这直接吓得她将银行卡还给了叶苏,同时说道:“这钱我不能收,真的不能收,实在是太多了,太多了!”

姐姐的声音很好听,声线很好,让人听了非常舒服,看来,外表上完美,声音上也很完美啊。

叶苏淡淡笑了笑说道:“这钱对你们来说,或许算是很多,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收!”姐姐林紫萱摇了摇头,固执的说道。

叶苏无奈,他叹了一口气,板着脸说道:“我叫你收下,你就给我收下!”

叶苏的声音有些大,虽然他的年纪比这姐妹小了很多,但是气势上的话,十个林紫萱也不是一个叶苏的对手,完全被碾压过去了,此时叶苏表现的强势一些,声音大了一些,直接吓得林紫萱和林紫薰浑身一颤,就差抱在一起了。

叶苏很蛮横的将钱塞在她们二人的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好读书!”

————————————————————————————————

【新人新书,诸位读者大大如果觉得好看,还请收藏,投一下鲜花,或者打赏,诸位读者大大每一个支持都是我创作的动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撩骗二分一(娱乐圈)在线阅读奇怪的人

    第五章:奇怪的人晚上醒来,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除了下、身微微的刺痛,下、身还有粘腻的湿漉感,我只能强撑着想去洗漱一下。下楼的时候,借着月光,我似乎看到有个人正坐在客厅里,看背影像是大姑。这个时间了,也不开灯,一动不动的坐在客厅里,想必是因为张天朔的事情还在伤心呢。“大姑。”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却见大姑

  • 三国:我爹是曹操之立规矩(2)

    第2章立规矩傅城帛这也是第一次见宋青初本人,他知道她过去生活的所有背景,却并不了解她这个人。当然也不会知道,她不是不知者不惧,只是深知自己所处的环境跟身份,知道自己不愿也没得选择,所以无论多不想,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前走。她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眼下更没有临阵脱逃

  • 见秋之激烈的还钱交锋(8)

    “冯小姐,您坐。”他看看她的面前,什么饮料都没有,看来她没点。他招招手,示意服务生上饮料。他点了两杯咖啡和一杯可乐。“冯小姐,作为父亲,我非常感激您对我儿子的帮助,否则影响了高考,将成为他一生的阴影。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花费了多少?这理应是我来承担。”他直奔主题,不设任何悬念,这是他做生意的风格。服

  • 射雕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想着林素素的嚣张,想着她差一点被那些恐怖的男人,她就止不住地惶恐,一直压抑着这样的惶恐,她不想想起,但是此时却如洪水猛兽般,直接奔跑在她的大脑里,让她想躲也躲不了。林素素是个强劲的对手,虽然她并没有将自己当成她的对手,但是不代表林素素要拿她开涮。“你怕什么?”秦洛将手中的烟灭掉,脸颊爬满一丝温柔,移

  • 玄幻:我能看到经验值在线阅读第一章

    裴若羽是个平凡的女孩,自幼父母早丧,由外婆一手带大,21岁她专科毕业后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朝出暮归,闲暇就看书,听音乐,上网打发时间,周末会回外婆家看看老人,承欢膝下.毕竟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看着外婆的日益佝偻的背脊,昏花的眼睛,她隐隐也会觉得哀伤,留不住啊,这无可御敌的时光如此的伤人,却是那

  • 随身空间之周芷若地狱之门

    季辛寒拿着房卡,他在502的房门前停了下来,他站在门口,踌躇起来。他知道,在这家豪华得如同宫殿一样的酒店里,许许多多肮脏的交易都在这无耻的进行着。那张房卡,握在他的手上,就如同握着打开地狱的钥匙。他想离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可他知道,退后一步,也绝不会是天堂,它充其量拥有另外一个称呼:人间地狱。父亲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在线阅读第十节

    宋温馨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现在就给你答复,我的答案是,我接受。”齐风站了起来,朝着她伸出手,“合作愉快。”宋温馨也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谢谢。”“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就把合同签了,而我希望,宋小姐今晚就能够搬过来,明天正式进入就职状态。”宋温馨:“……”要不要这么着急?齐风收回手,笑着

  • 无悲僧在线阅读第3章

    云深,中国内地男演员、歌手、制片人,2007年参加选秀节目出道,过后参演了很多大妈剧一直不温不火。刚才苏暖暖看到那个估计就是。2014年暑期因电视剧《琴心剑魄》中的“苏百里”一角而获得广泛关注成为了万千少女心中的国民老公。又主演大热季播剧《盗墓笔记》后续一直都在走红,苏暖暖死之前云深的微博粉丝已经到

  • 柯哀之柯南的选择做次挡箭牌

    谢小晚双脚离开了地面,她努力的想着地可是这男人力气真得好大,任她怎么用力还是感觉自己软棉棉的,她现在的小脸已经红得似滴下血一般,现在的酒精正发挥到了极致,谢小晚只感觉自己的心似要被融化了,喘,息之间那滚烫的气息虽着谢小晚的呼吸喷在了江浩泽冰冷的手上。江浩泽将这个醉的如烂泥一样的女人就这样夹起来,刚走

  • 做梦变成黑魔王怎么破[HP]之暮然回首

    “叮当”“叮当”山道旁的一辆马车,一匹棕色骏马颈下那枚古铜色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响音,音律在整个被炎热所笼罩的山间久久回荡。锦缎的车厢内,一名黑色衣衫戴着斗笠的女子,坐在里面默默不语,她似乎在静静的聆听铃铛的响音。直到一声微微的叹息,那名女子似乎才止住了发呆,她摘下了斗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饱含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