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今天又卖了我的辅助(电竞)之第七章

2021/6/12 0:55:46 作者:Vda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天又卖了我的辅助(电竞)
今天又卖了我的辅助(电竞)
作者:Vda来源:晋江文学城
英雄联盟林奈回归职业赛场后在一次直播中被自己的小辅助单杀了。“没事,这波不亏”“恩”正经:林奈退役的时候带着无数的遗憾和眼泪。还想打职业吗?想,林奈做梦都想回到那个赛场。顾怀的队伍第三次晋级LPL失败,队伍马上解散了。还想打职业吗?想,顾怀做梦都想登上那个舞台。远古AD少女x新锐辅助少年1.除个别选手外,为梦想坚持的选手们都是值得尊敬的。2.不上升任何选手以及战队。3.S8已经自闭,更出来的都是我的命。4.已经完结,放心观看5.开了新坑,开始更新了,可以去看看哦

四周又恢复到死一般的寂静中,前路依旧茫茫。这一路走来,梅楚曦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费尽了心思,终于从黑无常嘴巴那里撬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他心想,看来黑无常还是比较好套出话,毕竟他心里没有那么多绕绕,心直口快,没什么城府,完全凭着自己的喜怒来说话。要是在阳间,梅楚曦说不定还能和他交个朋友。以前梅楚曦的性格跟黑无常有点相像,也是直来直去的,有啥说啥。但后来他发现,自己这样的性格并没有让自己交到更多朋友,反而连生活和工作都变得坎坷不平。

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有所改观,梅楚曦不得不尝试着改变自己这种性格,虽然说达不到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程度,但说话做事圆滑他已经略有小成了,早已学会了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的本领。白无常恰好跟黑无常相反,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好恶不言于表,梅楚曦有时完全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方才黑无常的一番话,让梅楚曦知道了黑白无常好像跟牛头马面有过节,而且这个结恐怕是永远也解不开了。突然间,梅楚曦眼珠骨碌一转,想到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

“前面便是鬼门关了,手脚利索点,快走,别磨磨蹭蹭的。等过了鬼门关,就是你一直向往的黄泉路了,百闻不如一见,我就不多解释了,你自己留心看吧”黑无常又恢复到冷冷的声音回头对梅楚曦说。“八爷,其实你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只是那些人不了解您性格的而已,我看你倒蛮热心的。”梅楚曦趁势奉承两句。“少跟我套近乎,你凭什么说你了解我?你和我只不过才走过了一段路而已。”声音依然很冷,但似乎不是那么抗拒梅楚曦了。

梅楚曦听出了些端倪,继续奉承道“别人不了解不代表我也不了解呀,这一路跟着八爷您,我看得出您是个特别重情义的人。刚才我问起黄泉路的情况,八爷您也是准备打算告知我一二的吧?这点就证明你还是很热心帮别人解惑。重情义和热心这两点还不能说明八爷您近人情?”梅楚曦这些话说得简直是无懈可击,直击黑无常的弱点。黑无常听梅楚曦这么说,愣在原地仔细回味,最后还喃喃道“好像也对。”脸上慢慢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憨笑。

一路无话的白无常此时说话了“等到我们跟牛头马面交接结束后,我们的差事就算完成了,以后的路你得和牛头马面走,黄泉路上不安宁,跟紧点,别走丢了,不然你就只能永世游荡在无尽的黄泉里了。”梅楚曦眨了眨眼惊讶道“七爷,八爷,您俩不打算送我了?我好不容易才跟二位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你们就就这样抛弃我了,还要把我交给陌生人?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不知怎的,黑无常突然感觉到些许失落,或许梅楚曦之前的话唤醒了他内心深处柔弱的一面。

声音也带些安慰的语调说道“小子,地府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我和七哥的职责就是负责把你带到鬼门关前,做好与牛头马面的交接工作,其他的事就一概与我们无关了。就算我愿意再送你一程,那也是不符合地府章程的。你也不用太担心,牛头马面干这一行也好几千年了,跟紧他们就行。七哥说得对,黄泉路上不安宁,千万别走失了,不然你就只能永世不得轮回了。”

“黄泉路上不安宁?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谁敢来地府闹事?”梅楚曦用期望的眼神看着黑无常。白无常并没有阻止黑无常的意思,好像那一切都与他无关。黑无常看了看白无常,摇了摇头对梅楚曦解释起来“小子,几千年来,黄泉路一直不太平。严格来说,现在你还是阴灵,不能算鬼,一切都还有转机。只有进了酆都城才能叫做一个真正的鬼。

从古至今流传着一个教派,叫萨满教,教众大多为女性,用你们的话说就是阳间神婆。她们能通过一些隐秘的道法,代替阳间的雇主到阴间去查探一些雇主已故亲人的消息,叫“过阴”或“问米”。有些道法高强的神婆甚至可以直接把雇主带到阴间,让雇主和雇主已故的亲人交流。唉,有利益就有交易,用阳间的话说,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接着就出现了“买寿”和“借寿”的现象了。有些神婆仗着自己本事大,直接打伤鬼差而后抢走阴灵还阳的事例也并不少见。”

梅楚曦听得目瞪口呆“居然还有这等事?阎老板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这些萨满教也太嚣张,太明目张胆了,完全不把地府放在眼里呢!”“这还不是那些宵小之辈干出来的好事?”黑无常咬牙切齿地怒骂到。随后斜着眼看着梅楚曦“小子,你不会又打什么鬼主意吧?”梅楚曦连忙举起双手挥了挥道“不敢,小子不敢,再说了,我父母可能都不知道我已经死了。”黑无常的的表情又缓和了一些“这样最好!你要是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劝你早些打消那些念头,否则,哼哼,我下次再去抓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雷霆手段了。”

梅楚曦咧嘴笑笑“八爷,你能为我解惑,小子已经感激不尽了,我怎么能又做出些让你受辱的事情呢?”黑无常点点头“嗯,你这小子还算识大体。好了,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转头向白无常说“七哥,我们这就去与牛头马面交接一切事宜吧。”白无常点头道“准备好通关文牒和阴灵路引吧。”黑无常轻轻一抖衣袖,一本册子和一张文书就出现在他手上。

黑白无常在前面引路,梅楚曦跟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边走边沉思着。“抢魂?唉,还是算了,又会有谁来救我呢?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死了多久了,这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时间都没个准。等等,不对,好像白无常曾经说过什么七日回魂之类的,那就意味着地府的时间和阳间的是在同一个时区。问题是,在这七天里,我是阴灵还是鬼呢?黑无常说过,在我没进酆都城之前,一切都还没有定数。唉,只怪我得到关于地府的信息实在太少,也不好做出准确判断。

即使可能会出现“抢魂”的局面,也铁定与我无关,又有谁会冒着危险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鬼呢?如果真有“抢魂”的奇迹降临在我身上,我“被还阳”后还是得再次面对黑白无常二煞,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这世上还有他们抓不到的人吗?唉,就当听了一个美好的故事,做了一场好梦吧。”梅楚曦清楚地意识到,只有拿到生死簿,他才能真正还阳。这事还得从长计议,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地见一步走一步吧。我怎么那么倒霉?别人穿越就穿得风生水起,我特么就直接给穿死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梅楚曦还在自怨自艾地嘘唏着,突闻黑无常说到“我们到了。”梅楚曦抬头一看,鬼门关是一座牌楼,上面横书苍劲有力的“鬼门关”三个大字。这也是进入鬼国的必经关卡,传说是人死后到阴曹地府报到的第二座关卡。放眼望去,一条长长的坎梯正对着鬼门关,坎梯两旁整齐地站着手执剑戟的阴兵守卫。梅楚曦顿时有种好像被抓进了派出所的感觉,惊慌地跟在黑白无常背后。“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一个守卫喊道,随即又见那守卫献媚道“哟,小的眼色不好,没注意到是七,八二位爷,请原谅则个。”

“嗯,快去禀报牛头马面,说我哥俩给他们送阴灵来了,让他们快点出来完成交接。”黑无常冷冷道,说完把通关文牒和阴灵路引交给阴兵。一个阴兵立刻往关内跑去,另一个阴兵鞠躬恭敬地对黑白无常说“请七爷,八爷稍等片刻。”不一会儿,那个去禀报的阴兵来到了黑白无常面前说“七爷,八爷请随我来,牛爷和马爷略备了点水酒小菜替二位爷接风洗尘。”黑无常轻哼一声,并肩与白无常走在前面,梅楚曦瑟缩的左顾右盼紧跟在后。

还没等三人进入到关内大堂,一个洪亮浑厚的声音就喊了起来“哎哟,七爷,八爷,有失远迎,快请进来先歇歇脚,一路辛苦。二位请稍等片刻,待小弟命人把酒菜都搬上来。”“不必啦,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我兄弟俩消受不起,先谢过了。你我还是赶紧交接一切事宜,我兄弟俩还有别的差事要办。”黑无常毫不客气地说道。梅楚曦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洪亮浑厚声音的主人头上长着一双巨大的犄角,又粗又黑的眉毛下挂着一双铃铛般大小黝黑发亮的眼珠子,眼睛里尽藏狡黠圆滑之色,鼻子上吊着一个金色的大鼻环,样子十分滑稽。

看到牛头原来竟是这个样子,梅楚曦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大胆!是谁惊扰阴差办公?”牛头突然发出震耳欲聋吼声,好像要把整个大堂都震塌,梅楚曦被这吼声吓得忙捂住嘴往黑无常身后靠了靠。黑无常见牛头毫无来由的大发雷霆,哼了一声,回头看了看背后的梅楚曦。白无常面不改色的说道“牛兄息怒,是那个新来的小鬼不懂规矩,切莫与之计较。”

牛头也是圆滑世故之人,几千年来,他何曾见过黑白无常会为初到鬼门关报道的阴灵说话?牛头心想“黑白无常一向以铁面无私,冷漠无情自居,今日怎会出面帮这小鬼说话?莫非他们之间有何特殊关系不成?”随即眼珠一动,话锋一转“哦,原来是新来报道的阴灵啊,不知者无罪。小鬼,但你下回可要注意了,地府有地府规矩,惊扰了阴差办公可是要遭到惩处的,要不是七爷出面为你说情,你今天定难逃杖责。”牛头语气带有点拨的意思。

梅楚曦哪能听不出其中的道道,忙从黑无常身后走出来,对着牛头作揖“小子感恩牛爷的大度,日后定谨遵牛爷教诲。”对着白无常又是一个鞠躬“多谢七爷出面相助,小子无以为报,请受小子三拜”说完就要跪下叩头。谁知白无常却一闪身,躲过了梅楚曦跪拜之势,黑无常忙拦住了梅楚曦“七哥这么做,只是想快点办妥交接之事,自当有解释之责。你已言谢,不必再跪谢了。”这一幕哪能逃得过牛头的眼睛呢?牛头忙打圆场道“小鬼,你定要谨遵八爷的吩咐,七爷可不是随意受人跪拜的。”

此时的局面有些尴尬,梅楚曦其实根本不想下跪拜谢,他这么做完全是演戏给牛头看的。牛头也的确弄不清楚到底这小鬼与黑白无常是什么样的关系,连一向孤傲冷漠的黑无常都有意无意地维护他,他是什么来头呢?就凭这么一点,就能让牛头好好斟酌一番了。梅楚曦又对黑无常一鞠躬道“八爷,您对我的仗义相助,小子我是看在眼里,从心底里由衷敬佩您的品质。七爷能如此待我,我若只用区区三言两语,又怎能表达出真诚的谢意呢?”说完再次转过头去对着白无常跪下行叩头礼,这次黑无常没有再阻拦,白无常也没再闪躲,任由梅楚曦行完三跪九叩之礼。黑无常点了点头,表示对梅楚曦的赏识,白无常又恢复到阴恻恻的笑脸中,看不出是他到底在想什么。

牛头首先打破了僵局,又说道“趁时日还早,还是请七爷,八爷赏脸一起去享用薄酒粗菜吧。等二位用完膳我们再交接阴灵不迟。来人,把阴灵暂押阴牢!”黑无常微怒道“牛头衙差,刚我早已表明态度,你我还是快些完成交接,我哥俩还另有差事要办,不像你和马面整日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吃喝喝!”

牛头知道黑无常一向看不起自己和马面,也不好当场撕破脸皮,只得隐而不发,面带微笑话题一转“既然黑白二位使者还有公务在身,那小弟也不敢耽搁二位办差,定当早些完成阴灵交接。”转头向一个阴兵说“来啊,去看看马爷是否把通关文牒和阴灵路引都验证好了。”“领命!”一个抱拳,阴兵急忙朝内堂奔去。不一会儿时间,马面就急匆匆的从内堂里走了出来,面带不安之色。牛头瞥见马面有些不安的神色,忙给马面使眼色,示意他稍后再说。马面也是八面玲珑之人,哪能看不出门道呢。

“七爷,八爷,通关文牒和阴灵路引没问题,一切已经验明,麻烦您二位在阴灵交接册上画个押。”说完,马面命人递上交接册子。黑白无常对这种仪式早已是轻车熟路了,接过册子看也没看直接画押签名。牛头见一切妥当,就作揖对黑白无常说道“既然二位使者还有公差在身,我和马面也不便强留,就此别过。”黑无常回过头,语重心长看了一眼梅楚曦,道“小子,过了鬼门关,就是黄泉路了,一路上你可要小心紧跟在牛头马面身后,只要你谨遵我之前交待你的话,牛头马面两位衙差定当保你无恙。”

梅楚曦听完黑无常这一番话后,竟然有点心生感动。他想不到一个冷血无情的勾魂使者居然会关心自己的安危。自从他出社会以来,除了他父母,还从没有人去关心他的死活,听到此番关怀的话,怎能不让他感慨呢。梅楚曦抱拳对黑白无常二人作揖“多谢七爷八爷一路护送,小子无以为报,请再受小子三拜”说完,又对二人连续鞠了三个躬。

一番交接过后,梅楚曦被暂押阴牢。牛头马面等黑白无常走后,就匆匆忙忙走到后堂商议去了。“马老弟方才因何事慌张?”牛头转头问马面。“牛大哥,那新来报道阴灵的路引好像有点不对头。”马面把路引递过去给牛头看“牛大哥,你看,少了灵宝大法司的印章。”牛头定眼一看,深吸了口冷气,果然如马面所说的那样。牛头沉吟道“黑白无常难道没发现路引印章不完整?还是在押解途中被人做了手脚?能不动声色在黑白无常眼皮下做手脚的。。。

牛头越想就越觉得事情严重。“我们到底是押送还是不押?”马面一脸焦急地问牛头,等待牛头做出决定。牛头也是一脸拿不定主意的神色,又问道“我们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马面额头渗出丝丝细汗“这。。这个,倒是也有过一次,不过那一次是缺少玉清大法司的印章,牛大哥,你还记得当年三太子的情况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百变大主宰师父果然厉害

    南音音眼睛一亮,王禹都这么厉害了,那他师父岂不是更厉害了?她点着小脑袋,小手捧着脸颊,欣喜的道:“是不是可以彻底解决离魂的问题?”“让师父看了再说。”他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王禹哥哥,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你说。”“我昨天没洗头。”王禹转身去卫生间洗手了,身后传来南音音咯咯的笑声。-网上照常直

  • 特种兵:黑科技太子爷在线阅读第5节

    后面的季末和郁厢站姿很随意,季末和郁厢差不多高,都是1m65左右。季末穿的白色体恤牛仔外套和黑色紧身裤,还有一双小白鞋,扎着低马尾,很清爽的感觉。郁厢穿了一件白色卫衣,牛仔裤和帆布鞋,披着齐肩短发。郁厢本身就长得很有御姐范儿,说话认真起来也是有种让人毋庸置疑的姿态,妥妥的霸气御姐范儿。和季末这种看起

  • 大明涉异志:画皮第3章在线阅读

    卜算之术,信则灵。萧云芊不曾为林小姐卜算,只不过是让即将发生的事都关联上了她这个巫女罢了。第二次入国公府的时候,她乘的马车较之先前有了显著的改变,虽还是被钉了帘子,可里面铺陈的软垫地垫全是换作了最上乘的。“人啊,风光给外人看又有什么用,舒不舒坦,冷暖自知。”萧云芊也是从云端跌入尘埃的人,如果命数告诉

  • 意恐迟迟亏第9章在线阅读

    到了第二日过了一个沉闷的晌午,花自青懒洋洋的没了出门游玩的兴致,只窝在屋里捣鼓最新的战利品。一卷乌黑发亮的马尾毛,潮汐总说她的琴弦柔韧度不够,这次她特意留意了好的马尾毛,想着给她做琴弦。然后是一柄精致的鹅毛扇,商贩说以往都是销给各国皇后公主的,如今战乱才暂时断了销路,送给娘亲正好。最后是一只怀表,西

  • 恶妾第一章在线阅读

    “殿下,该起身了。”我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有几个宫女伺候我穿衣。小严子也连忙进来跪下,我这才不紧不慢的踹了他一脚。他疼极了,但又不敢发出声音,只好咬牙忍着。我这一会儿功夫倒是清醒了,死后回来的第四天,这才踹了小严子四脚啊。我轻笑一声,他倒是更怕了,抖得更厉害,从旁边桌上拿了盒点心过来,蹲下身,他不

  • 叛国后死对头和我HE了之第二章(2)

    顾陌寒见女孩眼睛盯着他的手,松了松。颜柒揉了揉略微发红的手腕,微微抬头,看了下站着没说话的男人。变化很大,很成熟,但那股气息没有变,还是那么……冰冷。倒是和记忆中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他总穿着白色衬衣,现在都搞上西装了,果然岁月不饶人呀。成熟冰冷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质,黑色西装搭在身上更是有一股威严的感觉

  • 都市:开局被摊牌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什么衣服啊?唐简看向了丢在床上的白色超短裙。这也太……唐简看了一眼儿就十分嫌弃,起身在衣柜里找了一套粉色兔子睡衣。还是三层别墅?走出房间,唐简发现,绑架她的人还是个有钱人,竟然把她绑到了三层别墅。“顾少爷,洛洛下来了。”坐在客厅里的赵慧珍看到唐简穿了睡衣就下来了,蹙了蹙眉,然后不得不微笑着朝坐在旁

  • 将军有喜:农门悍妻狠绝色在线阅读血色世界

    “是你唤醒了本尊吗?”那声音问道。叶言很奇怪,他并不知道这诡异的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直到他看了眼手上的锈刀。但只见锈刀之上的血色符文光芒大盛,仿佛拥有了生机。叶言感到背后发寒,现在的一切彻底超出了叶言这个少年该有的认知水平。很快,血色不断凝聚,最终,一个诡异的血色魔眼在叶言的眼中出现了。这,到底是什

  • 特种兵:史上最强军二代在线阅读2020.4.1

    2020.4.1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太过一帆风顺,所以今天拿到病历卡,我居然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小学老师就曾教过这么一句真理,人生来就是会死的,但是我从来不觉得我现在就要面对这种问题。毕竟这距离才二十四岁的我太过遥远,别说爹妈,我外婆爷爷奶奶每一个都很硬朗。起码打我十个没问题那种硬朗。死亡离我不仅仅是

  • 修真之金手指真多第8章在线阅读

    舒悦醒过来的时候,足有一分钟没弄清眼下的状况。她的头很痛,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她想,原来这就是宿醉的感觉吗?自己从老家来到这里,在餐厅找了份零工,一直很努力地想要融入这座繁华的城市。她看见自己的同事经常来这家酒吧,自己也想来见见世面,可是她不喜欢那里,五颜六色的灯愰得人眼花,嘈杂的音乐声震得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