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三界之乱世群魔第五章

2021/6/11 22:33:51 作者:喝水的挖井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三界之乱世群魔
穿越三界之乱世群魔
作者:喝水的挖井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封神之后仙神避退三界之外,五百年前人界不满天界统治,断绝天界通道,天人不甘心失败,派人下凡监视人冥两界,为未来再次控制三界做准备;郑子安由于不知名原因从医院来到冥界地狱之中,从冥界爬出来的他本以为可以回归原本的生活,但眼前的景象分明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有着冥府鬼差,修道者,有着封堵无间地狱出口的灵域,有着人间各种妖魔乱世**舞;我不要权利与长生,只想回家,回到我原来的时空,回到那个养育了我的人身边去看看她生活的如何,阻我者死,拦我者杀。一个普通人没有背景,没有血脉,更没有系统金手指,在满是妖魔

穆昱云下意识跟着力道低下头,就在马上要贴上那双红唇的瞬间,他突然清醒过来,双臂发力撑在宁遥肩膀两侧,那张思念又恨了三年的脸直接撞进他的眼中。

就像是当年,她毫无预兆的闯进他的生命中一样。

穆昱云的眸色瞬间沉了下去,微微抬眼便对上那双带笑的狐狸眼。

刚刚还紧闭着双眼的女人此刻眼中带笑,但是精致的妆容也挡不住苍白的脸色,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调笑:“穆总怎么回来了?改变注意了?”

穆昱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你装的?”

宁遥一愣,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没想到穆昱云会这么想,她在他的心里究竟是有多不堪,看她晕倒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装的。

想说的话瞬间哽在喉中,无法说出口。

穆昱云的话说出口便后了悔,但是口中却依旧控制不住的说着刻薄的话:“看来这三年,你并没有过得很好。”

说完看着宁遥懵懂的双眼,这才想起来。

她忘记了。

把关于他们的一切都忘记了。

穆昱云的眉心下意识拧紧,他站起身,单手扯了一下领带,打得规规矩矩的领结被扯松。

他的表情带着不耐烦,薄唇绷紧:“能起来吗?我送你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宁遥下意识摇头,像是小孩子一样,拒绝得干净利落。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

她的声音因为虚弱而糯乎乎的,以前她总是用这样的声音撒娇,穆昱云心里一跳。

低头和宁遥对视了几秒,声音下意识的柔和下来:“不去?那你想怎么样?”

宁遥是伸出纤细白皙的手臂向远处一指,下巴一扬,丝毫不客气的说着:“那就麻烦穆总在玄关上黑色包包里帮我拿一块糖,”她顿了一下,“蜜桃味的。”

在宁遥说话的时候穆昱云就已经走了过去,听到说是拿糖的时候他的动作一顿,脸色难看了一些,刚想发作,却看到宁遥的包里除了化妆品与香水和散落的糖果之外,一个小巧的收纳盒,收纳盒中散落着药片。

药盒旁边是几瓶葡萄糖。

穆昱云盯着包中的药盒和葡萄糖深呼吸了几秒,转头看了一眼宁遥,她还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她,丝毫没有刚才气他时张牙舞爪的样子。

现在完全就像是一只娇气的小奶猫。

看到这几瓶葡萄糖,再联想到之前饭局上她的表现和刚才的症状,穆昱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他走回床边,把手中的小瓶子扔给她。

宁遥慌乱的接住扔过来的东西,居然是葡萄糖。

她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啊~我不要葡萄糖,要蜜桃味的糖果。”

穆昱云没好气的回道:“没有,只有这个。“

看着他凶巴巴的样子,宁遥有些委屈的嘀咕了一句:“那么凶做什么。”

“今天吃什么了?”

宁遥小口小口的嘬着葡萄糖,突然听到穆昱云冷淡的声音,有些没反应过来,还是下意识回答他的问题:“今天喝了几口奶茶,然后刚才吃了一些菜。”

“刚才?”穆昱云被她气得笑了出来,乌黑的双眸紧盯着她,“就吃了那么几根菜,低血糖还喝那么多酒?”

“宁遥你是三岁小孩子吗?”

话音落下,穆昱云的手瞬间握紧成拳。

果然,下一秒便宁遥扬起小狐狸般的笑意,声音中带着揶揄:“哎呀~穆总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刚才一直在偷看我?”

穆昱云垂眼看着宁遥喝了葡萄糖之后明显缓过来一些的脸色,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再是像刚才泛着可怕的蓝,看着他的眼神虽然带着调笑却异常的坦然。

他轻轻阖上双眼,再睁眼以敛去所有的情绪。

他没有再回应宁遥的调笑,转头走向玄关的位置收拾了地上杯子的碎片。

等他收拾完这才意识到宁遥一直都没有声音。

回过头便看到她整个人侧躺着,将自己蜷成一个婴儿的模样。

那双勾人的狐狸眼现在已经闭紧,卷翘的睫毛轻颤着,那张总是说出让他心潮翻涌的红唇也紧闭着,化着精致妆容的小脸因为紧闭的双眼而多了几分懵懂天真,不在那副勾人娇媚的模样。

V领的金色长裙松松垮垮搭在胸前,因为侧卧的姿势,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一边长一边短的裙摆让白皙的长腿若隐若现。

居然睡着了。

穆昱云一直紧绷肌肉这才放松下来,绷紧的唇线微微放缓,看着比三年前成熟了许多的女人,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撩拨完别人之后反而自己先睡着了。

可是转而想到她已经把一切都忘记了,笑意瞬间僵在脸上。

这个时候,宁遥突然翻了身平躺着,修长的长腿从裙摆中露出来,在昏暗的房间中格外的晃眼,穆昱云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几秒钟,随即强迫自己移开目光,下颌紧绷。

而随着睡姿的变幻,将宁遥手臂的伤口也暴露出来。

穆昱云眉头紧蹙,最后还是认命的叹了一口气。

他坐在床边,单手握住宁遥的手臂,不带一丝旖念的为她包扎。

最后像是有些疼了,宁遥不满的嘟着红唇,小脸格外生动,看到这一幕,穆昱云的脊背瞬间挺直,他的目光粘在宁遥饱满红润的双唇上移不开。

理智告诉他这不可以,但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老旧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运转,房间中的空气燥热起来。

闷热的空气让穆昱云的脑子无法运转。

他的眼中只有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红唇上,喉结无意识上下滑动着。

慢慢俯身,鼻息之间满是宁遥身上甜甜的香水味,她从以前就偏爱甜系的香水。

穆昱云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人,无视了周围的以前,满心满眼的一点一点向甘甜的水源靠近。

老旧的空调突然重新运转起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再一次响起。

穆昱云被这个声音惊醒,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的身体僵了一下,薄唇绷紧,乌黑的双眸闪过一丝难堪,脸色无比难看,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他猛然站起身转头就走,而这个时候宁遥又翻了一个身,裙摆快要遮不住白皙的长腿,他轻轻蹙眉,又转了回来随手抓过被子一把将那能令他心中猛兽冲破牢笼的景象盖住。

看着被盖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穆昱云这才黑着脸离开。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直接和外面的叶南对上。

叶南猛地瞪大双眼,嘴巴也无意识的张开。

“穆……”

还没等他所出什么,穆昱云对他冷淡的点点头,向前走了两步,又转头看向叶南。

叶南下意识像是小学生一样站直。

穆昱云眉心紧蹙,双拳紧握,像是在忍耐什么:“她睡了。”

随即大步离开。

直到穆昱云的背影完全消失,叶南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的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所以,宁遥的前男友衣衫不整的从她的房间中出来,领口还…

而向来难以入睡的宁遥却睡着了,所以……

穆昱云并不知道叶南脑补了什么,他走出酒店就看到小助理在酒店门口蹲着,可怜兮兮的。

他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怎么还在这里?”

小助理看着穆昱云终于出来了,感动得跳了起来。

“穆总你终于出来了!受伤了吗……”

话音还没落下,这才注意到穆昱云褶皱的衬衫和被扯开的领结,最重要的是,领口还有一个暧昧的口红印。

这个口红颜色……

小助理猛地捂住嘴,这不就是今天宁遥涂的颜色吗?!

小助理看向穆昱云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他忍了忍还是没人住。

“穆总,没想到您是这种人!”

穆昱云疑惑的看了一眼突然发疯的小助理,但是他现在的思绪很乱,也没心思管他。

“说什么呢,走了。”

穆昱云在这里开发新项目需要一段时间,便在云沁镇买下了一幢独栋的小洋楼。

他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桌子上的摆件整整齐齐,电脑旁边放着一个小巧的魔方,文件规规矩矩的躺在上面,但是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脑海中今天宁遥的一切一阵一阵的在脑海中像是走马灯一下过着,最后停在那句话上。

“我忘记了一些事情。”

捏着文件的手猛地用力,指尖泛白,手背青筋凸起。

穆昱云心烦意乱的向后仰去,揉了揉眉心,明明三年都这样过来了,可是只是再看到她,就仿佛这三年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他突然坐直,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

信封的边缘已经变薄,一看就知道是经常翻看造成的。

信封上面写着,穆昱云收。

她的字迹潇洒飘逸,一点也不像是女孩子的字,笔锋干脆利落,就像是的作风。

穆昱云拿出信封中的信件,信纸被保存得完好,但是还能看出上面有着几滴水迹。

他即便是不看内容,也能倒背如流。

三年前,他捧着这封信看了无数遍。

三年前,就在他们两周年纪念日那天,攒了几个月钱就为了给宁遥买礼物,但是除了一些小意外让他回家晚了,当他冒着雪跑回家却发现家里已经空无一人。

明明房间中到处都是她的痕迹,但是她却不见了。

只留一封信在桌子上。

空荡荡的家里少了一个她变得格外冰冷,他想要去找她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突然发现,他根本不了解她。

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也她父母是做什么的,甚至连一起吃过饭她的发小是做什么的,在哪里上学工作也不知道。

他找遍了所有能找得到的人,但是他们都抱歉的看着他,和他说他们只是知道宁遥出国了,可是确切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宁遥就像是突然完全从他的世界消失,就像两年前那样,突然像是一束光一样,闯进他的世界。

而她的离开也将这束光带走了。

他的世界再一次变成了昏暗的荒芜。

然而现在宁遥居然把一切都忘记了,她说在一起就在一起,说离开就离开,现在说忘记就忘记?

穆昱云的乌黑的眼中染上浓墨般深沉,像是的旋涡一样陷落。

虽然这样想着,他还是控制不住双手打开电脑在搜索框中输入,《完美如你》综艺。

看着上面对这档综艺的介绍,穆昱云的眉心拧的越来越紧。

他拿出手机给小助理发了一条消息,几分钟过后,邮箱提示多了一封邮件。

《完美如你》的拍摄流程赫然出现在穆昱云眼前,他一手握着鼠标,另一只手握拳搭在唇前,越看脸色越是难看。

“这都是些什么任务!”

安静的书房被这句话打破,说完穆昱云自己也愣住。

几秒钟过后,他心烦意乱的关掉电脑,手旁的信封也被他重新丢回抽屉里。

他的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无意识揉着发胀的太阳穴。

宁遥都把他忘了,他还上赶着犯贱做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

  • 据说那个男主住在隔壁[网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伯早已经在桌上等着了,顾心薇不好意思的道:“老伯,不好意思,让您等那么久!”“没事没事,来,坐下来吃吧!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姑娘的,只有一些粥和一些咸菜,姑娘你就将就点吃吧。”老伯和蔼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老伯说的哪里话,是您收留了我,还给我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的饭好不好

  • 三国火器纵横第4章在线阅读

    封扬自从回头见到苏晚后,便立刻转身不再看她,但背后的视线一直都在,他双手放在桌面上握着,时常带着笑的唇也抿成一条线。封扬不是没碰见过偷窥的视线,甚至高三那年有个同年级女生经常在下晚自习后跟踪他。他对这类人可以说习以为常,只不过背后那个人……说像跟踪偷窥也不像。分明是光明正大盯着他,也不露出往常那些人

  • [JOJO]水中狼群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跟着她,坐上了她的车。我看着她,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想了想这些年我因为我的梦想而努力,而努力活下去,向前走,我不敢想象没有梦想的我会是这么样的,游戏陪伴我这么久,而我也会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他,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活着的意义,让更多人去认可它,去欣赏它,而不是去责怪它的存在,于是这也可以算是我人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