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超新星之全能男神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22:23:13 作者:老鬼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新星之全能男神
超新星之全能男神
作者:老鬼头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牧穿越到了一个正在参加超新星的退役运动员身上。从超新星开始唱歌引爆全场!拍电影成为天王偶像,导演电影票房全球之最,做综艺收视率节节攀升等等成为娱乐圈教父,真正的国际超级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05

天色依旧阴沉。

Mark的心情却不错。

这要归功于Eduardo。

尽管Eduardo仍旧尽力无视他,假装桌对面的他并不存在,但每当Eduardo侃侃而谈地说起他的想法、他的理念、他的成功,Mark发现自己无可抑制地感到愉快。

而考虑到这是有关facebook的质证,Eduardo几乎逃不过要谈起facebook在各个阶段取得的成就,而facebook的成就,不就是他的成就?

要让Mark自己来说,他也分不清这种愉快,是不是出于认同Eduardo对自己的了解。

他只知道,Eduardo将他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复述得越详细越精确,他就越发感到愉快。这种细小而持续的愉悦感就像是微弱的电流,几乎令他沉醉其中。

雷声轰鸣。

又下雨了,Mark的心情急转直下,Eduardo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好,葛雷琴律师提议中场休息,他们都没有反对。

Mark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打算抽空编程。

他想过再找Eduardo谈谈,但他一而再地在Eduardo那里受挫,又实在想不通他究竟为何如此不可理喻,于是干脆把这件事放一放,等自己想明白一点再去见Eduardo,也免得Eduardo再对他大发脾气。

他戴上了耳机,雷声太大了,雨水也像是要冲刷墙体一般,强有力地打在玻璃墙上。音乐根本无法阻止它们钻进耳朵,明明就要进入wired in状态,思绪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他想起了另一场声势浩大的雷雨。

那是大一春假后,回到学校时,Mark对终极俱乐部的迷恋攀上了新高,比上半个学期更加焦虑,除了上课就是编程,几乎全靠Eduardo保持为数不多的正常作息日。

Eduardo刚走进柯克兰寝室,已经被Mark层出不穷又频繁更改的编程点子累倒在沙发上的Chris,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救世主,坚强地撑起上半身,伸出手去抓住了Eduardo的西装外套,感动地说:“你终于来了,赶紧管管你的Mark,他疯了!”

Eduardo十分无奈,“他不是我的……”

可Chris已经倒了回去,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躺尸,根本不听他的反驳。

也知道他是开玩笑,Eduardo就没较真,赶紧去看Mark。

还没走到Mark的书桌边,Eduardo就看到在Mark床上“睡着的”Dustin睁开了眼,十分激动地看着他,也不装睡了,跳起来就跑,经过他时,还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搞怪地说:“Mark就交给你了,不用对他客气。”

Eduardo无言以对,终于看向紧盯着屏幕发呆的Mark。

这家伙到底干了多天怒人怨的事情。

此刻的Mark紧皱着眉,对着屏幕苦苦思索,身体一动不动。Eduardo知道他这个状态代表他在想新点子。

Eduardo一边拍他的背,试图将他从沉思中唤醒,一边分心想,如果把Mark卡通化,那么,现在这个状态的Mark,他的眼睛可以表现为两个跳动着字符的小屏幕,脚后跟有USB接口可以插着电源,或许,头顶还可以加上一对猫咪耳朵?

Eduardo把自己逗乐了。

被拍醒的Mark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Eduardo笑着摇摇头,没有解释自己突然的笑声,只是提议道,“要不要出去走走?说不定会有灵感?”

Mark迟疑了,但多日没有进展,任何方法都愿意尝试,于是点了头。

走出柯克兰寝室楼,Eduardo发现室外正刮着微风,空气中带着浓重的湿气,显然是下雨的预兆,他想了想,反正都出来了,也就没说话。

而Mark完全没怎么注意。

他们肩并肩走着,脚步不快也不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微风拂过,持续数日窝在寝室的Mark感到了舒适的凉爽,校园里的树木似乎比平时更绿一些,看过去就像是洗了眼睛,很舒服。

然而这种舒适并没有延续下去。

走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就在他们觉得可以返回时,雷声轰鸣,密集的雨点毫无预兆的重重砸向地面,一分钟不到就将地面湿透,开始积水。

两个人身上衣物几乎在瞬间就湿透了,路上的学生们四处奔逃,夹杂着几声尖叫,这雨太大了,在雨中眼睛都睁不开。

Mark被突如其来的雷声惊到,Eduardo以为他怕打雷,于是迅速揽着他跑起来,一路跑进了距离最近的楼里。

进了走廊,Eduardo抹去了脸上的雨水,这是栋陌生的教学楼,至少Eduardo自己从没进来过。

雷声再次炸响,Eduardo想起了Mark怕打雷,又揽上了本已经放开的Mark,找到一间开着门的小教室就冲了进去,还锁上了门。

进了门,Eduardo才发现这里是一间舞蹈练习室。

“这里应该蛮隔音的,听不到雷声了吧?”,Eduardo转过头问Mark,被Mark板着的脸吓了一跳。

Mark对Eduardo一路上揽着自己的动作颇想抗议,但说起来是自己身高不如人,所以默默黑着脸卷起卫衣擦水,听到Eduardo的问题就缓和了表情,挑挑眉毛,明知故问:“你怕打雷?”

“不”,雨水又从发间滑落到脸上,Eduardo又抹了把脸,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不怕打雷?”

Mark稍微一想,明白了误会在哪,解释说:“我只是会被突然的声响惊到,不怕打雷。我们可以出去了吗?反正已经淋湿了,不如回寝室。”

原来是虚惊一场。

Mark见他不反对,就越过他去拧门把手。没想到随便一拧,门把手竟然断在了手里。

Mark都惊呆了。

被Mark惊讶的表情逗笑,Eduardo还有心思调侃他,“Oops,还好这栋楼不是历史建筑,否则你要赔钱的。”

Mark随手将门把手擦着Eduardo的长腿扔到了地上,试着去拧另一个的门把手,但门纹丝不动。

“现在怎么办?”,Mark不死心地推了推门,询问Eduardo。

Eduardo一摸口袋,坏了,“你带手机了吗?”

意料之中,Mark摇了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

Eduardo将一直滴答水的衬衫脱了下来,拧了拧水,挂在了镜子前的芭蕾扶杆上,“那就只等楼管下班前查看教室了。最好祈祷楼管不会偷懒。你要不要晾一晾衣服?”

Mark循声转过身来,看向Eduardo。

他们没有开灯,室内非常昏暗。Eduardo总是着装得体,大部分时间都是西装革履,这还是Mark第一次看见西装下的风景。

是的,风景。

黑白分明的风景。

白皙的是Eduardo的皮肤,昏暗的光线给他恰到好处地打上了阴影,Mark可以清晰地分辨Eduardo瘦削的腰身,深陷的腰窝,因弯腰而微微弓起的脊背,上面是漂亮的蝴蝶骨,修长的双手一只搭在扶杆上,一只对着镜子整理头发。黑色的被透湿的黑色长裤包裹住的长腿,和昂贵的黑色皮鞋。

Mark眯起了眼睛。

不知道是想看得更清楚,还是想闭上眼。

他不自觉地朝着Eduardo走去。

走到近前,Eduardo转过身,靠着扶杆,对Mark含糊地抱怨了一声,“春天不应该这么冷,也不该有这么大的雷雨。”

这话很有些孩子气,竟让Mark想到了“可爱”这个词。

Mark脱掉自己的卫衣,费力拧了拧,也挂在横杆上。

然后他愣住了。

Mark将手伸进自己的裤子口袋,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他的手机。

Eduardo看着Mark表情呆滞地掏出了手机,一时有些无言,然后沉闷地笑了起来,“上帝显灵了。”

Mark翻了个白眼,随意坐到地板上,拨出了给Dustin的电话。Eduardo在他身边坐下,笑着听手机传来Dustin标志性的大呼小叫。

Mark挂断电话,听了听外面的声音,说:“雨好像停了。”

“你声音怎么哑了?”。Eduardo吓了一跳,“不会是感冒了吧?”

Mark摇摇头,“没有。”

室内虽然没有风,因为春寒,温度还是不高,他们不知不觉背对背靠在了一起,分享体温。

不知过了多久,Dustin打开练习室的门冲了进来。刚扫了一眼室内的状况,就红了脸,捂着眼睛又迅速冲了出去。

“他怎么了?”,Eduardo拉Mark站起来,疑惑地问。

Mark耸耸肩,“谁知道他。”

两个人套上衣服走了出去,Dustin一脸八卦破灭的表情,“是你啊wardo。”

Eduardo和Mark不约而同地挑了挑眉。

Mark没有问Dustin脑补了些什么,转而问道,“钥匙从哪来的?”

“路过楼管室拿的,楼管不在”,Dustin老实回答。

两个人对视一眼,Eduardo眨了眨眼睛,转身拍拍Dustin的肩膀,说:“谢谢你Dustin,那就拜托你再还回去吧。”

说完,两个坏人拔腿就跑。

Dustin笑容僵在了脸上,对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产生了无法挽回的绝望。

出了大楼,Mark和Eduardo不知怎么就开始拉着手疯跑,踏着路上的积水,裤子和鞋子都遭了殃,但两个人跑着跑着就大笑了起来,直到笑得跑不动的时候,又自然地松开了手,一点都没意识到刚才是牵着手跑的。

他们回了柯克兰,Eduardo冻坏了,借浴室洗了个澡,穿走了Mark一件黑色卫衣。

当Dustin好不容易躲过楼管放好了钥匙,回到寝室的时候,Mark又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了。Dustin挽起袖子准备跟Mark算账。

“Mark!”

“回来了?我想到一个点子”,Mark赶紧拽住了他,“是这样的……”

Dustin苦了脸,默默祈祷Eduardo明天也会来柯克兰。

躺在自己床上的Chris想了想,把被子蒙过了脑袋,假装不在场。琢磨了一番刚才听到的日常对话,对某两个相处太过自然的迟钝星人,Chris抖了抖,决心要发挥幸灾乐祸的精神,绝不戳破,围观到底。

眼尖的Dustin:“Mark!Chris也在寝室!”

Chris绝望地闭上眼,完了。

回想起往事,Mark忍不住看向对面,突然发现Eduardo的头发跟以前不一样了,全都向后梳,看上去比当时成熟了很多。

Mark觉得自己不怎么喜欢这个头发,它让Eduardo看上去像是什么经销商。

见鬼!Mark低下头,盯住了自己面前的笔,一瞬间对自己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怎么会突然关注Eduardo的头发?开什么玩笑,我这是中邪了吗?

“Do not arouse or awaken love until it so desires.”

(不应惊醒爱情,要等它自发。)

——《Song of Songs/雅歌 3: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暖婚老婆晚上好在线阅读(忍司)番外-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我叫伊滕忍。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背负了这个名字的我将一辈子与黑暗和鲜血为伴。看不见光,看不到温暖。因为伊滕这个姓氏是注定要成为黑龙的。为这,我不知道抗拒了多久,甚至有的时候故意的示弱,希望自己所表现出的平凡资质能让他们放弃我,没想到却只换来了教官更严厉的打骂。渐渐地,我学着把真实的情绪隐藏在冷默的面

  • 穿越之冰山王爷的霸道妃在线阅读第八节

    太和书局。“老爷,清远书局那边又加印《桃花策》了,还有《秋月诗集》也开售了,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意都要被抢光了。”“你们是不是傻,不知道去多请几个才子作诗么,他们出《秋月诗集》,我们就出《诗文杂集》,他们出《桃花策》,我们就出《菊花伤》。”方太和最近心情很不好,作为庆平县第二大的太和书局,整日门可罗雀

  • 她之城之第一章

    从医院出来,天空被乌云布满,大雨好像下一秒就要降临。童越手拿着病例报告,仰头望着天露出一丝苦笑,就在刚刚的十分钟前,医生给他的生命判了死刑。【医生办公室里】“童越,你年龄越来越大,要尽快找到合适的alpha,不然你的情况会很危险。”“会怎样?林医生你有话直说。”童越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林一涵面露难色

  • 元无二日之别的居心

    时宁对身边这几位早留了心,严露荷眼里闪过光,时宁见着自动翻译成:不怀好意。不着急,她初来乍道,本就身在困境,得要步步为营才成,先把“时宁”的情况全部摸清楚,她才好出手从困境里走出来。时宁有成算,心眼儿可大可小,不惹事,但从不怕惹事。谁坏着心思算计她,如不能当场还回去,晚上睡觉前她还会在心里琢磨琢磨怎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