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魂穿之帝后互换之第二章(2)

2021/6/11 23:27:27 作者:明筱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魂穿之帝后互换
魂穿之帝后互换
作者:明筱月来源:晋江文学城
2月26日开始入V,看过的宝贝不要买避雷针——帝后虽然灵魂互换,但是最后会换回来滴!明帝费心筹谋,解决心腹大患,正愉悦享受胜利果实,却被自己的皇后,弄死回到了几年前。皇后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明帝,而且还是几年前,明帝身为不受宠的皇子的时候。而明帝,却变成了宁国第一贵女,皇后云夭。欢喜冤家相见,可谓是刀光剑影。至于其中的过程,嘿嘿,且看全文。1V1双洁宠妻霸道腹黑男+傲娇任性小娘子文案废,求至少看几章再定生死!亲们,记得点击下面的【收藏此文章】我的新文:我有改命电脑[穿书]作者明筱月“数据配对中

—第二章—

《Danger》之后再无荣光。

宋辞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着实咯噔了下。

《Danger》是名为BTS男团正规一辑的主打曲,是出道两年来带给BTS成员最为讳莫如深记忆的源头。

也不怪本就不多的粉丝在谈及《Danger》时会异常激动,从各种意义上来说,《Danger》算是BTS的成名曲。

巅峰时期,《Danger》给BTS带来了第一个一位,登上音源周榜,出逼大爆,风头无两到以小公司爱豆的身份在南韩歌谣界真正写下了名字。

少年人野心在那一刻疯长,欲望驱使他们斩获更高的奖项。

可命运却同时在那一刻夭折。

名为BIG HIT的公司不止有BTS一个团队,还有一个女团需要运营。男团风头无两,带来的就是公司内部资源的倾斜,女团长时间处于放养状态,长时间得不到结算就滋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名为GLAM的女团成员金多喜用影像敲诈勒索了国民度顶级男演员李秉宪。

在绝对的资本运营和国民度巨大差异下,BIG HIT不仅败诉,还被冠上了绝对的丑闻。

没落时期,《Danger》后续发展不利,SNS社交平台上点赞12转发5,直直把BTS连带所属公司BIG HIT拽进深渊,代言一夕被换,录制的放送镜头一剪没,挣扎两年站稳脚跟之后,南韩再次查无此团。

作为公司顶梁柱,首当其冲接受国民制裁的就是这群刚刚成年的孩子。

诘责谩骂,黑料假料,黑子们就像疯狗,渴望啖尽他们的血肉,一时间,BTS人人自危。

《Danger》承载的不仅是荣耀,还有令人胆寒的脏污与黑暗。

多么可怜,宋辞呈想,他们的歌曲又做错了什么,要被迫承接代指这个时期发生的所有过错。

狭小的宿舍再次重回安静。

宋辞呈抬起头,脖颈上的肌肉因长时间低头微微发麻,他在金泰哼眼前打了个响指,“回神啦。我们不是出圈了吗,接下来就不再是小糊团啦。”

他的声音昂扬顿挫,细品就能品到刻意的活泼。

不过没人指出这一点。

金泰哼突然凑近平板,发现kakao里宋辞呈的未读消息,是经纪人宋浩范发来的,“哥,你有新消息。”

“是什么?”

宋辞呈让金泰哼点开界面,上面只有简短的一行字。

[速来公司,八人一起。]

想来应该是群发的。

宋辞呈去冰箱里拿了牛奶,给三个人每人递了一瓶,“喝了再去公司,都还在长身体,现在训练强度这么大,以后别累的跟你们允其哥一样矮。”

允其原名闵允其,是队内的RAPPER,唱起RAP来又飒又野,只有身高是硬伤,用他来举例,是让忙内们乖乖喝牛奶最有效的方法。

到了公司后,成员们果真都到了。

负责BTS团队策划的PD名为方时贺,是个性子温和的大叔,也是他一个个把风格迥异的成员聚集到了一起,组成了八人八色的BTS。

方时贺坐在会议室的转椅上,成员们分散坐在长条桌两边,负责团队运营,音乐运营和经纪人几乎都到了现场。

方时贺点开PPT,简单分析了下NAVER热搜上宋辞呈带来的数据流量,他点了点头,先问金南珺,“有什么想法吗?”

金南珺是BTS的队长兼RAPPER,干练稳重,在BTS的大事决策上从来没出现过失误,双商极高,此时他也只是稍微沉吟,“虽然是意外,但热度确实是高,我看了评论,比起……确实是一边倒的好。”

他在谈及省略掉的部分时,有意看了宋辞呈一眼,发现他表情并无异样,才放心说了下去。

即便是整个团队都深陷舆论,人气高的成员也会承担更多的恶评,就像是风暴眼一样,是恶评攻击的着力点。

“可以作为突破。”

宋辞呈也收回视线,他看到金南珺眼里仍有血丝,也不知道熬了多久,对面一排那四个人,眼神没一个黑白分明。

为了制作歌曲,为了跳好舞蹈,不眠不休的付出努力,渴望用血汗泪在黑夜里去缔造奇迹。

方时贺说,“这次意外的流量,带来了几个代言商,最近直播行业正在崛起,我就跟VLive签订了个试用合同。”

他顿了顿,看着宋辞呈继续说下去,“公司有意让你们再回归一次,抓住机会吧,让我看看你们成长到哪了。”

方时贺不仅是他们的PD,更是韩国三大公司之一JYP的前炙手可热的制作人,他了解市场动向,什么歌曲会火,什么歌曲会扑街,他看一眼就能知道。

可他还是放任BTS自己去制作歌曲,放任BTS以自己的想法去生存,即便现在曙光熹微,他也没有自己去磨刀制作歌曲的想法。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晨光乍泄,他想要的,是真正有思想的能正确引导人的偶像。

这是现实带来的关卡,必须被他们自己跨越。

去为自己发声,去通过爱豆本身为更多受众发声。

“南珺,允其还有皓锡,这段时间你们就忙一点。智旻皓锡还有辞呈就跟着孙老师练习编舞吧,还有泰亨和...皓锡的综艺也要努力啊。”方时贺也开始无奈,“皓锡啊,你可真是个大忙人。”

郑皓锡笑出梨涡,“不管什么,我都会做好的。”

方时贺点点头,“钲国还小,练习完了课业也不能落下,硕轸也是,你的声带条件很好,多练习,你们都是我们BIG HIT的宝藏,每个人都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能不能翻红,就看这一战了。”

会议解散以后,金南珺把U盘交给了策划组,那里面是经方时贺同意后可以收录的专辑音源,宋辞呈特意慢了两步,等他出来一起去练习室。

“等很久了吗?”

“阿尼。”宋辞呈盯住金南珺的脸颊肉,他评判了会才下定结论,“瘦了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金南珺伸了个懒腰,出了会议室才有了作为弟弟的模样,他摊手,“这两天忙着作曲,虽然硕轸哥经常送参鸡汤投喂,但你知道的,消耗大于吸收。”

金硕轸是队内的大哥兼副Vocal,唱抒情歌是温柔蜜嗓,说起RAP来又是磁性电音,BTS刚出道那会,队里只有他和宋辞呈长开了,作为官方门面,颜值也是一绝。

宋辞呈趁成员们都在练习摸到金硕轸身边,他小声说,“哥,你又自费给厨房添食材了?”

“我没有啊。”

金硕轸的眼形偏柔和,受到惊吓瞪圆了眼更像是博美犬,不止外表柔软,心更柔软。

“别想了,不是从冰箱看出来的。”宋辞呈甩了甩胳膊,为跳舞做准备活动,“哥你做的滴水不漏,甚至那瓶沙拉酱都是一天挤一点,轻易看不出来。”

“那为什么?”金硕轸轻易被套出了话,让宋辞呈没忍住凑近,揉了把他的头,“送参鸡汤太频繁了呀,我的哥哥。”

“……”

郑皓锡在不远处做拉伸,透过镜子看到宋辞呈和金硕轸的亲密,不由发出怪叫。

“啊!宋辞呈你个负心汉,终于要对我们硕轸哥下手了吗?”

“皓锡,讲点道理,我也是哥啊!”

宋辞呈在郑皓锡身后站定,“我现在也算是把住你的命门了,叫声哥听听,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作势要往上压,郑皓锡也像被强迫的贞洁烈士誓死不从,金泰哼做完拉伸后,跳到宋辞呈背上就往郑皓锡身上跳。

郑皓锡身体就被迫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做了个全方位毫无死角的拉伸。

他是主舞,身体柔韧性极佳,拉筋对他来说不难,他也享受和成员们一起笑闹的时间。

田钲国看的开心,也想要去和哥哥们闹做一团,他巴巴地看着闵允其,“允其哥,我快拉伸好了吗?”

回答他的是闵允其使劲下压的身体,“你说好了我们就好,钲国啊,男人不能总看着别人,对自己也要严格要求,知道吗?”

田钲国酸痛的握紧拳头,疯狂锤地,暗自腹诽,你就是嫉妒我比你混的开!

孙成德推门进来时,就看到这群大男孩群魔乱舞,嗷嗷乱叫,只有金硕轸和朴至旻两个人乖巧正直的规矩拉伸。

“干什么呢!金硕轸,金南珺,腿,手,往哪放的。”孙成德带着小木棍,直接上手敲上两人的腿,“往下点,不长记性是吧!定十分钟。”

在编舞曲目没有确定的现在,爱豆也不能停留下脚步。孙成德带着BTS学了首locking,他也是原JYP的工作人员,跟着方时贺来到BIG HIT成为了一名舞蹈老师。

共事四年,孙成德的舞蹈顿挫分明,勾手定点没有一丝赘余,他能力好,现在是公司的首席编舞老师,专门负责独苗苗的舞蹈。

管完这一组,他又晃悠到另一组。

“朴至旻,说了多少遍了,拍子拍子,你就算lay back最后的动作也得合上拍子啊!还有你金泰哼,动作做到位,别光顾着表情,肢体也得注意。”

中年男人从老婆那里受的苦都发泄到了他们身上,发泄完后容光焕发,却还是坚定的拉他们的仇恨。

“啧啧啧,闵允其,你这不行啊,才练了几遍了,汗就流的这么多,演唱会照你这个体力可坚持不下来啊。”

最后只有郑皓锡,宋辞呈和田钲国幸免于难,只受了几小鞭,就把多余的舞蹈动作剃了出去,之后就是重复记忆,小到肩颈动作,大到走位变换,三人力度掌握堪称精确,在视频带里随意一帧,胳膊大腿线条都如同复制粘贴。

金硕轸和金南珺两大“舞蹈山脉”是孙成德的重点关注对象,小木棍敲到皮肤上只微微刺痛,但经不住重复打在同一块皮肤上。

孙成德教过的练习生太多了,他知道怎么教学最有用。只有让身体记忆住疼痛的感觉,才能在音乐响起的瞬间就形成肢体记忆,多学多练多挨打,练习生时期都是这么扛过来的。

只有挨着疼痛继续往前走,只有记住繁复的队形变换和肢体动作才能在不到二百秒的时间里展现出堪堪到达及格线的魅力。

表情管理是锦上添花,业务能力是爱豆基石。

只有成百上千次的重复,才能毫不露怯地接受镁光灯和最为严苛的南韩人民的考验。

孙成德结束练习以后说,“哎一古,跳舞果然让人心情愉悦,一天的坏心情都消失了呢。”

宋辞呈尴尬笑笑,他看着闵允其恶狠狠注视孙成德的视线,想着,您是开心了,我们可是憋坏了啊。

闵允其:我刀呢!我四十米的大刀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第三章在线阅读

    洛忆笙回忆着故国的旧事……虽然,哥哥洛忆思是颜国皇帝的嫡长子,但是,父亲并没有把他立为太子,太子之位虚悬,很多人都猜测着,这个位子是为薄妃的儿子预留的。只待他能成年……不过,洛忆思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聪慧异常,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博览群书,他与秀才同考,匿名做卷,被点为状元,只是后来,他无意于虚名,才撤

  • 梦幻西游从千亿开始之遇见你真好

    那年,杏花微雨,上官皓在圣德高中,与文洁初次相遇。就是那一次相遇,让上官皓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所谓一见钟情。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一个正电荷和一个负电荷,异性相吸。在命运的安排下,上官皓在相遇之后,一直没能够再次见到文洁一面,所以他会就像之前偶遇的那一次一样,在相遇的那个地点,一有

  • 清穿之乾隆娴妃传在线阅读第1章

    洛雪篇--雪落情殇上卷第一章初嫁王府晨风饶有力道的托起紫色的纱质帐幔,细小的扬花伴随着绵绵轻纱,簌簌飞舞,华丽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随遇而安。廊亭下,身着单薄衣裳的洛雪若现其中,不耐寒的俏脸,微微泛白,眉心却有一抹嫣红,漠视着早春清冷。突然有人浅声询问:“不多睡睡吗?”说话者便是豫王爷洵阳了,如是传闻,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