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LOL:我来自电竞黄埔军校自创剧情

2021/6/12 3:25:53 作者:我还有梦想 来源:飞卢小说网
LOL:我来自电竞黄埔军校
LOL:我来自电竞黄埔军校
作者:我还有梦想来源:飞卢小说网
YM战队,七过lpl家门而不入,队内很多选手都散落各家,却毫无例外,全都成为了顶级选手,更是有着世界冠军,建队基石,故而称作电竞黄埔军校。只不过,当陈天铭重回s6,率领ym杀进lpl以及s6总决赛,一剑西来捅穿smb,小天一手圣僧把faker踢成了皮球,黄金左手不负天才中单之名,下路小明更是代表着世界顶尖下路的实力,便是彻底开启了一个杀猪杀*,唯我独尊的黄金时代!!!新故事当有新的结局。陈天铭:“都9012年了,还有人相信全华班不能夺冠?”(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玩家们制作火/药的愿想很快就被现实打击了,压感触发的装置只是一种极简单的弹性机械结构,有点动手能力的都可以做出来,但想再具体一点,就不行了。

管制资料网上轻易看不到。

但这难不倒强大的玩家们,一位名叫虞玚的玩家下线翻箱倒柜,找到了一本抗日时期成书的《地雷课本》,里边有大量的禁忌知识,加上他自称化学专业,以自身能力对其中内容进行了优化。

让一些没有的材料找到了替代品,从而让这个玩家们和魏瑾一起定下的“代天刑法”之计有了进行可能。

“自制硝铵配料表:硝铵麻杆……以以豆秆、纸屑、谷糠、羊粪、马粪为原料,其中配比为……”正堂里,被大家称为虞老师的玩家正在给出内容,魏瑾则奋笔疾书。

背完一些原始的□□,这位虞老师不由得感慨这个游戏太真实了,居然连硝化菌都能找到。

魏瑾则看了一下配方比例,转头便给玩家们下发了捐献原材料的任务。

其实杀死一个匈奴头目真的不难,难的是杀一个后回来一窝,目前的庄园难以长期应付。

所以需要他主动打消念头。

为此,天意这个名头就非常好用了。

魏晋时代,正是各大宗教狂飙圈地的时间,佛教目前还在五胡和洛阳城里少量传播,但道教真的是几乎圈走了整个士族高层,让士大夫们除了谈玄基本都无事可干了。

只要无法理解的事情,他们都会推给天意和妖魔来背锅。

至于说埋雷那么危险的事情,还是让玩家们来干吧。

……

玩家们还真没有带怕的,除去一两个风景党种田党还出门在外游荡外,听闻有新任务,一个个便踊跃上前,开始收集各种生产资料,东边找木碳,西边找硫磺,南边搓麻线,北边泡火棉。

将木碳打成粉这种体力活更是被争抢。

不多时,古代第一筐火/药,第一颗木质地雷,便诞生于世界上。

只是简陋的紧,威力也低得感人。

为了体现科技的伟大,也会了在NPC美人面前露一手,林孟楠在雷的旁边放了一只鸡,然后用泡过油的麻线引燃了这雷。

轰!

声音极响,让远处的仆人们瑟瑟发抖,跪拜于地。

然而。

鸡都没炸死。

一时间,玩家面面相觑,有些麻爪了。

化学大师虞玚抓了抓脑袋,吭哧了几下,才轻咳两声,表示可能是自己遇到了删减版本,你们等我回去请个外援。

说完便下线了。

大家于是又开始讨论如果威力就这点,那要怎么办。

魏瑾倒是淡定的不行,她看着地上的小坑,微微扬起唇:“不必担心,够用了。”

“石头雷,真没想到在《地雷战》里有名的道具我有一天会自己做出来。”埋雷的女孩子小心地把火棉与火石放在石头拼接成的器具里。

“回家能做一个玩吗?”另外的玩家好奇地埋下去。

“建议不要,很容易被请去喝茶。”

“玩这种危险物品,一看就是没挨过社会主义的铁拳。”

“啊,为什么我耳边徘徊着‘地道战!嘿!地道战!……’的bgm”林孟楠一边埋雷一边唱。

“……不是地雷战吗?你还要挖地道啊?”一边的玩家笑死了。

“额,差别不大,别在意这些细节。”

“对了,如果按计划,我们谁来当主角啊?”

“抽签。”

-

自古代成婚,多是黄昏之时,所以婚礼又称昏礼。

刘曜本是不必亲自去接魏瑾的,对于一位妾室,他只要让人带回自己府邸便可成事。

可是那位美人居然不识抬举,说自己在梦中得仙人授法,需要遁入山林,无法与将军结为连理。

这对于刘曜来说,是十足的冒犯。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躲入渤海的朝廷逃犯,而是一位执掌千军的将领,只需要踏平她的家园,便能让她知道背叛他的代价。

一百名狼卫随着他奔骑在道路上,还有千人步卒紧随其后——卫氏坞堡高大坚实,他熟读兵法,当然不会轻敌冒进。

转过一个山坳,便是一处山谷,顺河谷而下,坞堡的影子已经隐约可见。

他几乎已经想到那女子惊惧求饶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声惊雷猛起,惊得战马不安,让他花了些功夫才重新列队。

然而,异变陡生。

一声尖叫陡然而起,那声音太过凄厉,河谷呼啸的山风里,仿佛带上了鬼哭之音。

刘曜一声冷笑:“装神弄鬼。”

他们匈奴出兵之时也会让巫祝傩人行祝祭之法,以求胜利,那声音可比这难听多了。

他一挥手,士兵们便严阵以待,谨慎地通过河谷路。

只是才走几步,就听到远远在声音道:“将军莫要向前,否则,便是天罚了。”

刘曜一惊,却见前方远处芦苇从中,一名俊美如仙人的青年白衣黑发,手持拂尘,飘浮在远处水面上,衣袂翻飞间,宛如神仙降世。

“本将不斩无名之辈,尔是何人,报上名来。”刘曜冷笑道。

“出世之人,只护谪仙而来,将军杀孽繁重,有伤天和,和损阴德,若一意孤行,必有大难。”

刘曜懒得和他多言,长弓一起,就要一箭穿心而去。

那道人轻叹一声,拂尘轻描淡写地一甩。

轰然一声巨响,宛如惊雷落地,那战马更是惊地奋蹄而起,将不少士卒甩下马来。

“贫道已经摆下天雷阵法,若将军不信,大可上前一试。”林孟楠悠然叹息,“我辈不愿造下杀孽,但若凡人有寻死之意,亦无可奈何也。”

刘曜心中忍不住打鼓,给了亲随一个眼色。

那亲随极是为难,但终是抗不住上司的要求,策马向上前,却没有什么问题,安静地走了数步。

刘曜抬头一看,却见那道士神色平静,唇角微弯,似在等他上前。

他有些踌躇,但到底是坚毅之人,缓缓策马上前两步。

轰!

惊雷正正降在蹄下,战马嘶鸣惊逃,连他亦控缰不住,飞快向前奔去,这下,仿佛捅到了马蜂窝,整个山路上惊雷一路落下,战马恐慌之下,生生冲入漳河之中,人仰马翻,后边的战马亦然因为巨响而奔逃,好在河边是芦苇湿地,刘曜受到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身体,被亲随拉上岸后,狼狈地看着这道人,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下来。

“既然那女是你选中的传人,吾便给你三分面子。”他看了看远处坞堡,终是没有去赌自己的身家性命,毕竟只是一个女人,他是汉国有数的大将,正是前途远大之时,岂能为女子以身犯险。

“既如此,将军但请自便。”林孟楠悠然笑道。

刘曜识人无数,对方意态淡然,那视千军为无物的神态,绝不似做伪。

思考数息,他阴沉着脸,带兵离去。

……

等士卒走远,矮芦苇猛然冒出一个人来,少女静深飞快鼓掌:“可以啊你,演的和真的一样。”

“只是一群NPC嘛,”林孟楠也非常自和,“小意思。”

“这些炮仗就将他们吓走了?”虞老师觉得有点儿戏了,“啧啧,我们还没开始下一波计划呢。”

他废寝忘食地弄了些有害气体,虽然少,但完全可以用的。

“好了,大家还在等我们回去汇报呢。”

几人回到坞堡,第二道防线的玩家们觉得亏大了。

他们对那么些炮仗的威力是不相似的,所以大多在堡上的城墙守备,而且他们早就用□□在地上铺了的大量细面粉,只要他们过来,就将先用火/药的气浪将面粉炸飞,寻找机会点火引爆。

只要运气好,绝对能带走大半人。

面粉炸/弹的威力可是不输给普通炸弹的。

唯一让人没想到的,就是这个刘曜居然如此的怂。

“真是太感激你们了。”魏瑾微笑着向他们道谢,同时给他们解惑,“此‘惊雷’乃开天辟地,亘古未有之物,骤见此物,我亦心中惶恐不安,那刘曜自然也是如此,而且……”

她浅浅一笑,对林孟楠眨了眨眼,道:“此事之后,仙长之名,将通传天下,到时,必有无数豪杰慕名求仙,小女子便在此提前祝贺了。”

“哇,这是后续剧情吗?”

“有点厉害了。”

“新地图,一定是新地图。”

“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拉支军队争霸天下,怎么办,我有点小激动啊。”

“那肯定是公测剧情了,我看还早着呢。”

“这种代入感真强,坞主,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林孟楠好奇剧情发展。

魏瑾点点头:“现在危机暂时解除,只是这几日来,大家皆为火/药荒废农事,还得补上才是。”

“我去,不是吧,”“你的意思是说……”林孟楠试探地问。

“现在的任务有挖渠、筑炉、收谷、捡肥、劈柴、计帐,不知郎君选择哪项?”魏瑾的微笑依然完美如初,仿佛从未破裂过。

“EMMMMM……谁说这NPC智能的,明明很机械好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