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源生之主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2 2:01:28 作者:木子一兀 来源:纵横中文网
源生之主
源生之主
作者:木子一兀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是青辕山首席大弟子,是江湖门派口中的邻居家的弟子,我曾挑剑大败无数知名天才,也有无数江湖女子视我为梦中情人,我曾经……”“你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唱歌呢?别耽误我们《源生之主》剧组开拍……”(微信公众号:木子一兀)

对于未成年步惊云的敌视,秦青一时间倒是真没有放在心上。她做了她能做的,最后能有多少效果,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众人一起在饭堂抢着吃了一顿饭后,感情有了明显的提高,但秦青想要进一步笼络几人的目的还未达成,聂风和步惊云就被刘管事客气地请走了。

秦青知道雄霸准备收此二人为徒,所以现在就另眼相待了,但其他人都不知道,断浪和孔慈二人看着渐行渐远的二人,各自露出了或多或少的担忧。

“放心吧,刘管事是好人,不会为难他们的。”秦青拍了拍断浪的肩膀,安慰道。

此时断浪对秦青的敌意已经消除了,听到她的安抚,却说道:“我没有担心他们。”

“……”秦青撇撇嘴,他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了,还嘴硬给谁看呢?

聂风和步惊云被带走了,断浪却没人理会,秦青便自作主张将他留在了自己的甲组。孔慈本来就不是跟秦青一个部门的,她又跟步惊云比较熟,风云二人一走,她也就跟秦青微笑着告别离去。

“喏,你就睡这里吧。”秦青指着一间大通铺对断浪说。

断浪当场就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我不要。”

“……”秦青有些烦恼地抓了抓脑袋,无力地说,“没有为什么。不睡这里,你难道想露天睡外面吗?现在夜里可都是大大小小见人就咬的蚊虫鼠蚁哦。”

断浪脸上有些惊惧,片刻又不甘心地问道:“步惊云和聂风呢?他们也跟我一样吗?”

为免麻烦,秦青一脸正直地敷衍道:“当然啊。这里的杂役都是一个待遇,谁也没比谁好。”当然啦,她才不会现在就告诉断浪,将来那两人会成为雄霸的徒弟,地位远在他之上。

看得出来断浪依然并未接受这样的安排,但没有人是特殊的这一点,让他无话可说,不再反驳。

最近刘管事只安排了日常的洒扫,甲组的孩子每天将分配的地点打扫干净,便可以自由活动了,所以秦青带断浪来的时候,那些孩子都出外以打扫之名行玩乐之实了,晚间才陆陆续续回来。

秦青有着学好武艺的决心,所以每天她都会按照教练师傅的要求蹲一小时以上的马步。现在他们这些孩子年龄还小,虽有师傅教授武功,但并不认真,也不太严格,只有每天早晚加起来三个小时的训练。最近几天教练师傅家中有事,也没人来替他,孩子们也就乐得轻松。当甲组所在的两个房间之一传出激烈吵闹声的时候,秦青正收回马步,伸着懒腰往回走。

“你敢睡小爷的位置?不要命了吧!”

“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新来的就敢这么嚣张?”

“你们这些小杂役给我听清楚了,我是南麟剑首断帅的儿子!”

“你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小杂役,嚣张什么啊!”

“揍他!揍他!”

秦青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几个男孩已打成了一团,正中间被好几个孩子压在下面打的正是断浪。

“你们都给我住手!”秦青连忙叫道。

平时秦青在甲组中的威慑力并不大。一是她才刚当上组长一个月而已,威严还未建立起来,二是她年龄尚小,以九岁稚龄领导十一二岁的男孩们,他们自然是不太服气。他们不敢太过违抗她的话,不过是害怕她之上的刘管事而已。

秦青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将这一团乱的几人拉扯开,等到问清事情来龙去脉,她不禁感到万分头疼。

断浪接受了在大通铺睡觉的安排,随便选了个位置躺着,谁知那正是甲组小霸王莫飞的铺位,他一回来就让断浪让开,断浪自然是不肯让,两人便由口舌之争上升到拳打脚踢。其他男孩毫无疑问都站在莫飞一边,几人联手之下,断浪很快就被揍得鼻青脸肿。

秦青瞥了瞥明明眼角发青脸颊红肿,却兀自微仰着小脸一副不服输模样的断浪,不禁阴阴地叹了口气。

真是难搞的小孩,好想弄死他!

“讲道理和动拳头是大人与小孩的区别,你们这些没长大的小屁孩,好好反省反省吧!”秦青懒得跟众人多话,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只没等他们反应,就扯着断浪跑出了房间。

所以,她也就没等听到莫飞不满的嚷嚷声,“明明比我们还小,拽什么啊!”

秦青拉着不情不愿的断浪一直走到了院子的角落,见他脸色难看,她也不禁怒上心头,“你说你是怎么回事呢?第一天来就打架,是想被刘管事赶出去吗?”

“我是南麟剑首断帅的儿子,谁敢赶我!”断浪大声反驳道。只不过他忘记了脸上的伤,这么一用劲,便牵动了伤处,只见他吸了口冷气,面容因为疼痛而有些微的扭曲。

秦青眸光微闪,嘴里却不客气地说:“南麟剑首的儿子又怎样?有种你就叫你爹来保护你啊!”

“你!”断浪恶狠狠地瞪着秦青。

秦青学他的样子仰着头用鼻孔看他,两个人年岁相仿,女孩儿本来就比男孩发育得早,秦青比断浪高了几厘米,此刻做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看得断浪气愤不已。

然而下一刻,秦青的气息一滞,收回那副得意小人的样子,有些无措地望着断浪,“……喂有话好好说你别哭啊。”

“谁、谁哭了!”断浪大声回道。他死死地瞪着秦青,如同蛮牛一般喘着粗气,像是要吓倒她,然而他的眼角却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水,鼻翼因为忍不住的啜泣而微微颤动。

“好好好,你没哭,是我看错了。”秦青连忙哄着他道。

断浪抬手用力抹去眼泪,依然倔强地瞪着秦青。

秦青不禁有些心虚,忙道:“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所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跟人打架被人欺负都不哭,提起他爹就哭了,可见他爹恐怕已经不在了,阿弥陀佛,她不该戳人家伤口的。

“我爹没死!”断浪却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大声道,“我爹是去消灭火麒麟了,他会回来的!”

“好好好,你爹会回来的。”秦青无奈,只得顺着他的话接道。

断浪吸了吸鼻子,胸膛急遽起伏了几次,一转头跑了出去。

“喂!”秦青瞪大眼看着断浪跑了出去,犹豫了片刻,终因不放心追了出去。

断浪对天下会不熟,这边的小院子又在僻静的角落,没跑两步他就到了室内的一个小池塘边。

秦青一直跟在断浪身后,一看他走到水边,吓了一跳,冲刺一般跑过去,一把扯住断浪就往回拉,“不就是被人打一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刚来的时候,也天天挨揍,还不照样活到现在?”

“你放开我!”断浪此时只想一个人静静,秦青的拉扯让他立刻挣扎起来,“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我不能走,你快跟我回去!”秦青不松手。

断浪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放开!”

两人拉扯间,不知谁的脚一滑,双双落入池塘中,溅起不小的水花。

池塘的水其实连一米五的深度都没有,但对两个稚龄童子来说,落入水中一个不慎便是没顶之灾。

好在两个孩子的水性都还不错,除了一开始因为慌乱多喝了几口水,他们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四肢,手脚并用爬上岸来。

这么一阵折腾,秦青早已精疲力尽,她趴在草丛间喘着粗气,眼睛死死地盯着断浪,不满道:“我说,你、你还这么小,就这么想不开?”

“什么想不开?”断浪同样一身狼狈,他盯着秦青,一脸愤怒。

秦青装作没看到他的脸色,兀自啰嗦道:“你还十岁不到,你的未来之路还那么长,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好好地活下去,你才能知道你的未来会有多美妙,一旦你跳下去,可就一切成空了啊……”

“我什么时候要跳下去?”断浪打断了秦青。

秦青停下絮絮叨叨的劝解,盯着断浪看,见他神色坦然又疑惑,她的手不禁抖了抖。她居然搞了个大乌龙……但这可不能怪她啊!谁叫他又哭又逃开还好死不死跑到水边的,谁都会想歪的!

“你没想跳湖是最好的。好啦,我们回去吧,我给你换个屋。”秦青故作若无其事地爬起来,走到断浪身边对他伸出手。

断浪也不是不识好人心的蠢人,见秦青对自己灿烂地笑着,露出的两颗小虎牙小巧可爱,他愣了愣,哼了一声,却还是把手递了出去。

两人一身狼狈地回到杂役小院的时候,一群孩子看戏似的围观了他俩。秦青倒是没什么,刚来天下会的一年里她什么欺负什么委屈没遇到过?但断浪却如同炸毛的猫一般被点燃了怒火,冷冷瞪着莫飞就要跟他拼命,最后还是秦青强行把他拉走。

甲组孩子共有两个房间,秦青带断浪去了另一间。秦青从柜子里拿出两套衣服,一套丢给断浪让他换上,自己则趁着断浪专注换着衣服的时候,背对着他手脚麻利地脱下湿衣再迅速穿上衣服。这一年来,为了掩盖自己的女孩身份,她可是练出了不少绝技,比如十秒钟洗澡,十秒钟穿衣,最晚睡最早起……

“你怎么会在天下会的?”断浪换好与所有杂役同款的红色短袖,显是已平静下来,问道。

秦青边收拾湿衣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是个孤儿,不在天下会能去哪儿?”

断浪不语,只眼底稍稍露出的怜悯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秦青扑哧一声笑了,“我觉得这儿挺好的,有吃有穿有地方住,还能学武。最重要的是这些都不花钱,多好的地方啊!”

断浪被秦青夸张的表情逗笑,随即神色又黯了黯,显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等我学好一身武艺,我要去凌云窟找我爹。”

秦青拍拍断浪的肩膀,鼓励道:“加油少年,我看好你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择薇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是温家姑娘?”贵妃只听到自己喉咙发出了细碎的颤抖,几乎失态,连脸上的,无懈可击的温柔笑意都像是糊着的,摇摇欲坠的面具,“皇后娘娘,真是好福气啊。”温家和陆家,是焦贵妃无论如何也不想触碰的两个氏族。一个是东西六宫执政皇后的母家,一个是入宫一年宠贯六宫的婉妃母家。与她们昌盛了几朝的世袭名门相比,焦贵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