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陨故地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12:59:50 作者:忆虫闯天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陨故地
神陨故地
作者:忆虫闯天涯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平盛世,一场浩劫悄然降临。地球沦为血与火的战场。他自幼便被爷爷安置族外,乐享太平。一场意外让他重归族群,自由懒散的他为一人走上“成王之路”。“神祭臂出诸天乱,万族俯首尊为王”他说:“待我平定世乱,便还你一太平乐世。”他自幼与妹妹相依为命,受尽屈辱。直到一日,拜师,学艺,踏上“成神之道”。“影瞬刹现神殇出,玄冥神火众神亡”。他说:“待我成神之时,许你享尽天下繁华”。一场袭杀,二人刀剑相向。她说:“你若上天为帝,我便入地为君”。

孙恬儿落了座,掀开杯盖要饮茶,忽见媚生一脸温顺,朝她招招手,轻声细语:“姐姐,你过来。”

孙恬儿以为她有私密的话,要同自己诉一诉,便往前倾了倾身。

冷不防那小手儿后撤了撤,抡圆了便是一巴掌,打的她脑中嗡嗡作响,竟有些发懵。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传来,让她回了神,那些隐忍的憎恶再掩饰不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了媚生发狠:“贱蹄子,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官家女?现下不过一个声名狼藉的外室罢了,竟也敢打你的主母,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话还没说完,又是“啪”的一声,另一边脸颊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媚生还是一副乖巧模样,点了点头,一脸的天真:“我敢啊,身为一个外室就是要打你这个主母。”

“你......”孙恬儿简直堵的说不出话,转头便要唤门外的丫鬟,还未出口,忽而见门口牙白锦缎的袍衫一闪,颇有些秀气温雅之气的杨柏走了进来,见了这场景倒是一愣。

孙恬儿立马住了口,身子晃了晃,堪堪扶住桌角,语气换成了凄然:“啊生妹妹,我晓得你有怨,打我几巴掌倒也无妨,只要你消了气,日后便进府吧,表哥他舍不下你。”

杨柏原是怕孙恬儿为难媚生,这才急急赶了过来,现下一看,竟未料到她的表妹能如此识大体,一心一意替他着想,心里便生出些许愧疚。

又见媚生如此不饶人,实在不是闺秀作风,心里那几分怜都冷了去,罕见的对媚生肃了脸,刚想斥责几句,忽听对面的女子轻轻呢喃了一句:“柏哥哥!”

这声喊软糯甜腻又带着浓浓的鼻音,听的人心里一颤,不由看了过去。

见媚生俏生生立在厅中,挺直了瘦弱的脊背,没有半分要示弱的意思,一双眼儿望过来,含着爱恋夹着幽怨,还有几分道不明的朦胧,勾的他心里发痒,张了张嘴竟失了声。

杨柏向来晓得她貌美,只是往常便如一只精致的木偶,没有传神的韵味,此刻这一眼,竟像那木偶活了过来,热气腾腾的鲜活,看的孙恬儿都失了神。

媚生望了他片刻,忽而滚下泪来,声音有些发颤:“柏哥哥,我打小儿便想着嫁给你,朝看日升,晚间赌书。想要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一辈子便也这样过了。”

她如泣如诉,字字都是痴恋,听的杨柏的心也跟着一颤。张了张嘴,斥责的话便说不出了,毕竟她今日全是因为对自己的恋慕,才做出这等糊涂事。

“只没料到,可以堂堂正正陪着柏哥哥的竟是孙姐姐。我还记得那时孙姐姐对我说的是:阿生,你便是我的亲妹妹,我唯愿你安乐......”媚生似是再也说不下去,捂着胸口有些发颤。

她这几句话四两拨千斤,点出了孙恬儿明里暗里的两幅面孔,听的杨柏涌出了愧疚。

看她憔悴娇颜,实在忍不下心,愣愣往前走了几步,拿了绢帕便要替她拭泪,不妨袍角被拽住,低头便见孙恬儿脸颊肿了老高,猛然清醒过来,站在当下竟有些为难。

媚生便适时让了步,低了头黯然道:“是我的错了,怎么说也不该动手的,柏哥哥还是先送了孙姐姐回去吧,免得晚了落下痕迹。”

杨柏松了口气,心里对媚生又多怜惜了几分,道:“那阿生好好歇着,我先把恬儿送回去,晚些来看你。”

孙恬儿满腔的委屈都指着杨柏替她出呢,这会子见他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还一副依依不舍的神色,简直是要摧她的心肝。

可偏偏要维持正室的大度,万万发作不得,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默默随杨柏出了门。

两人一走,媚生立时止了泪,吩咐啊雾道:“啊雾,收拾下细软,早些离开这庄子。”

啊雾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接她们来时还承诺了要娶自家姑娘的杨公子,眨眼间便要做别人的夫君了,还要自家姑娘做外室?

她眨了眨眼,消化了一番,心里便涌起怒意,噔噔跑去收拾细软了,边啐道:“真是无耻,姑娘咱们离这样的人远远儿的,小心被雷劈时连累到咱。”

两人收拾了个小包袱,绕了好几圈终于出了庄子,站在三岔路口愣住了。

媚生四下一望,苦恼的问了句:“啊雾啊,这回城的路是哪一条?”

啊雾挎着小包袱犹豫了一瞬,很是肯定道:“我晓得的,来的时候两旁都是杨树,顺着杨树走便是了。”

媚生环顾一圈,见了四周遍植的杨树,叹了三叹,又挎着小包袱回了庄子。

是晚,两人都有些无言,郁闷的多吃了两碗饭。

第二日一早,杨柏早早便来了庄子,站在卧房门外叩响了门扉,他自诩正人君子,断不肯贸然闯香闺。

等了半柱香也不见门开,正不耐烦,忽见隔扇门洞开,茜色薄娟裙裳的女子立在门边,也不多言,只歉然一笑。

她眉眼潋滟,含了化不开的春色,一张小脸儿粉光若腻,于娇媚中带了少女的纯稚,看的杨柏又是一阵失神。

媚生并不将他往里让,只轻轻叹了句:“这庄子上好生无趣,昨日梦见柏哥哥带我去了临月楼,便是咱幼时常去的那家,醒来竟分外想念那里的桂花酥。”

“这桂花酥要趁热吃才好,你若想用,我这便带你去。”

杨柏看着娇娇柔柔的小姑娘,讨好的话便顺杆子秃噜,说完了才有些后悔。他原本是想将小姑娘困在庄子上,安心做了他的外室,并不想带出去生事。

只姑娘那双带了欣喜的眼儿一望,反悔的话又如何吐不出口,只好唤了车夫,带着人进了城。

进了临月楼的包间,已近午时,早上还大晴的天,不知何时变了脸,已是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上房里织毯软榻,葵花式檀木桌,早已摆下了一桌席面。

两人坐了,杨柏捡了桂花酥,便凑过来要喂她,被媚生偏头躲开了,只做娇羞状。

她不动声色的离杨柏远了些,扫了眼刚放下的支摘窗,没做声。

杨柏这两日被她娇俏的模样勾的心痒难耐,如今又见她久不就范,生怕再出什么岔子,竟有些急不可耐了。

“阿生若喜欢,日后我常带你来吃。”他说着挪了挪身子,一把扣住了媚生的腰肢,往怀里一拉,便将人困住了,又道:“阿生,这些时日了,你可想好了?不若今日便给了我吧,我定会迎你为平妻。”

媚生被他一碰,一身的恶寒,急急伸手来推,却撼动不了分毫。

张口要喊,又戛然止了声,不行,她还要回裴家的,若在这城里传出些风言风语,裴衍更不肯接纳她了。

她心里百转千回,忽而一低头,往杨柏怀里钻了钻,满脸的羞涩:“柏哥哥,你莫要欺负人。”

杨柏见她如此,喜出望外,将人抱至榻上,便要覆上来,却被一只小手抵住了胸膛。

女子微垂了头,轻轻在他脖颈间吹气:“我......我又怕又羞,哥哥转过身去,容我自己褪衣裳......”

杨柏魂都没了,哪里能说半个不字,呆愣愣转了身,正一心盼着那旖旎光景,忽觉脑后一凉,便有片刻的晕眩,人也瘫软了下去。

再睁开眼,发现手脚已被绑了,张嘴要喊,却被一团物什堵了嘴,味道有点咸,竟是一双白绫罗袜。

媚生丢开手边的瓷枕,端正的坐在塌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瞧了他一眼,也不说话,抡圆了便是一巴掌。

待打的过了瘾,才低低啐道:“杨家向来自诩书香传家,杨家大公子更是贤名在外的如玉郎君,竟做出日此猪狗不如的行径。未婚妻遭了难便急急退了婚,待她醒了,贪恋美貌,又想拐她做个外室。呸,天下的好事都让你占了,也不瞧瞧,自个是个什么东西!”

杨柏气的涨红了脸,却吱吱呜呜出不了声。

媚生不再理他,喝了口茶水,压下心里的惊慌。她也是后怕,这凡人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无,软的像团棉花,真真不能成事。

喝完了奔至窗边,费了好大劲才撑起支摘窗,往下一望,心里凉了半截。

这后窗高悬,离地约七尺,开在一处幽深暗巷。

她伸了伸腿,无论如何不敢跳。

正心慌,忽见巷中走来一男子,天青直缀,长身玉立,撑十二骨节油纸伞,明明一身布衣,步履间却透出让人无法忽视的清贵。

这满身清风朗月的贵气,竟让媚生失了神,莫名便想起了九重天上的那位。

她摇摇头,将这荒唐的念头抛至脑后,拔下头上金钗,抛了下去。

“咚”的一声,让那男子止了步,伞面一移,朝上望来。

眉眼清隽,轮廓利落,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疏离,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媚生却心里咯噔一声,又往下沉了几分,因着这人不是旁人,确是他的夫君,裴衍!

裴衍扫了她一眼,视若无睹的移开了目光,仿似瞧了团空气,连眼都不曾眨一下。

媚生着了急,压着嗓子喊了声:“夫君,救我!”

夫君?男子唇边勾起嘲讽的弧度,只做未闻,抬脚便要走,却听女子又道:“合离的文书还未过了明路,便算不得数。夫君先救我下来,我配合你去官府报备。”

媚生见男子脚步微顿,却并不抬眼看她,摸不准他的心思,欲要再言,忽听木门嘟嘟,杨柏的小厮问了句:“公子可是有事?”

这小厮方才听屋内砰的一声,终是放心不下,出声询问。

“你别进来......” 媚生鼻尖沁出细密的汗,顿了一顿,捏着嗓子做迷离之音,娇嗔道:“柏哥哥你好坏,奴家衣衫不整,如何见人?”

门外的小厮手顿住,脸上染了薄红,讪讪的退了老远。

窗下的男子不耐的皱眉,伞面一扬,便隔开了那些秽|乱脏污。

“裴衍,不许走!”,媚生着了急,再无心思多想,双脚探出了窗台,晃晃悠悠坐在木架上,做好了要跳的准备。

这声低喝焦灼又无奈,仿似溺水的人看见了飘来的浮木,他微扬了眉,朝上看了一眼。只这一眼却让他罕见的愣怔了一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