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宇宙第四天灾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12:12:03 作者:憨憨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宇宙第四天灾
宇宙第四天灾
作者:憨憨神来源:飞卢小说网
嘿,兄弟!假如有一天你获得了一个世界,那么怎么统治它呢?对于现实世界而言,蘑菇弹已经是人类可以做到的最厉害武器,可如果面对的是以光年作为标尺的世界,它就不够看了。不要绝望!请相信地球玩家,他们作为宇宙第四天灾的力量,只要引导合适,将拥有改变一切的能力。(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风吟掌门,究竟如何才能进入海云帆的心魔幻境?”王陆此时无心在意自己的安危。

“王陆,你真的决定要冒这么大的风险?”风吟真人认真地问王陆。

“是啊,小陆儿,你可要想清楚——”王舞也很为自己的徒弟担忧。

王陆深深地注视着海云帆的紧皱眉头的面容,不知道他在自己的心魔中遭遇了什么。

“放心吧!我一定将小海完完整整地带回来!”王陆笑着对王舞道,事在人为,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冒险的呢?只看值得不值得罢了!

王舞拍了拍王陆的肩膀,“不亏是我王舞的徒弟,重情重义!万事小心!”

王陆对自己师父点了点头,转身对风吟真人道:“掌门,我们开始吧!”

风吟真人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握住海云帆的一手,在他旁边入定,沉下心神,想着你和海云帆共同经历的最美好的事情,我在你旁边运功,将你送入他的意识中。”

王陆闻言将海云帆轻轻放平,为他理了理头上的碎发,眼中一片深情,只是他自己看不见罢了。

王舞在一旁看着,心里暗道,看来小陆儿真的将海云帆放在心尖上了,只是我的蠢徒弟看起来还没开窍!

风吟真人见王陆已经握住海云帆的手心,坐稳入定,运起功法将王陆的意识逐渐送入海云帆的意识中。

与海云帆共同经历的最美好的事?

王陆想起了他与海云帆一起和风铃学习独门秘诀缠丝步的那段时光。他记得在那个桃花林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落英缤纷下,他在等他。

王陆感到自己进入了一片桃花林中,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小海?”

王陆想起追上这个背影,却始终追不上。一片迷雾之中,他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王陆定睛一看,自己竟是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里嘈杂一片,无数人从前面的房间里跑进跑出。

“太好了,海将军,母子平安!恭喜又得了一位小公子!”一个看似稳婆的人从房间里出来,对着屋外焦急等待的中年男子说道。

王陆心下一惊,难道这里是军皇山?这名中年男子是海正?那出生的小公子是海云帆?

“我这是穿越了吗?”王陆想到,初来乍到,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王陆从众人身边穿过进了屋子,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王陆看到刚刚出生的海云帆依偎在母亲的旁边,和每一个刚出生的小孩一样,浑身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王陆想到此处忍不住笑出声,却突然看到小婴儿正在冲着自己“咯咯”地笑。

“你能看到我吗?小小海?”王陆站在小海云帆旁边逗弄起来,小婴儿笑得更欢了。

王陆从小小海的身上并没有感觉任何所谓妖气,也没有看到任何异象,更没有枯琴真人前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王陆继续想下去,场景又突然变幻起来。

王陆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树林里练习六杖光牢,小少年身着一袭青衣,噘着嘴,蹲着马步,认真地练习着不甚熟练的法术,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急得差点要哭出来。

“海云帆?”王陆将信将疑地喊了小少年。

小少年闻声转头,稚气道:“大哥哥,你是谁啊?”

王陆被这一声“大哥哥”逗得心花怒放,蹲下身和小海云帆一样高,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我乃苍溪州大明国东道府武侯县狗耳山东北角王家村王陆是也,你喊我王陆哥哥,我来教你法术怎么样?”

小小海此时不过是个孩子,哪里有什么防备心,见来人身姿飒爽、剑眉星目,心中欢喜得很,“真的吗?”

“我们拉钩钩,骗人是小狗!”王陆边说边和小小海勾起手指。

“王陆哥哥,我怎么这么笨啊,始终学不会!”小小海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无邪地看着眼前的大哥哥。

王陆听到小小海喊自己“王陆哥哥”,心情大好,“小海,你相信王陆哥哥,你在阵法和法术上极有天赋,未来在这方面定然大有成就!就让我来点拨点拨你!”

王陆本就是灵剑山第一学霸,小小海有了他的点拨,果然进步神速。

“我明白了!谢谢王陆哥哥!”小小海一把抱住王陆,可惜个子太矮,刚刚好抱到王陆的腰上,“王陆哥哥,以后每天下午你都能来教我法术吗?”

王陆被小小海萌化了心,他顺势一把抱起他,“那当然可以,咱们说好了!”

王陆话音刚落,转瞬间风云变幻,却又来到了另一处场景。王陆算是明白了,这幻境不是连续的,而是一个个片段拼接而成。

王陆发现自己现在应该是军皇山的街道上,街道上的百姓们却是在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大皇子海天阔要当大将军了!”

“可不,而且双喜临门,二皇子海云帆也要娶亲了呢!”

……

王陆拉住一个百姓,急匆匆地问道:“请问下海正夫妇还健在吗?”

“你这什么人,诅咒我们大将军!滚滚滚!”被拦下的百姓觉得此人莫名其妙,一把推开王陆。

怎么回事?小海的经历似乎都被转变了,父母健在,兄弟和睦,而且他还要娶亲了?

王陆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已经熟悉这番套路的王陆明白,又要进下一个场景了。

等王陆魂定,发现自己一身喜服,房间到处放置着红烛和喜字,王陆明白了,自己这却是在一个新房里,可自己怎么是一身喜服呢?

“吱呀——”有人推门而入。

王陆定睛看去,竟是一身喜服的海云帆!

海云帆一身红衣,身上带了些许酒气,烛光摇曳、红衣映衬着海云帆本就白皙的面庞越发喜人,海云帆对着王陆轻轻一笑,“王陆,真的是你!”

“小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陆问道。

海云帆定定地看着王陆,眉间一缕红色仙印,面色如玉,身形修长,当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如记忆中的模样。

“七岁那年,有个叫王陆的大哥哥教我法术,我们答应好了,以后还要再见,可我却再也没有等到他再来。”

王陆一时语噎,这也怪不得我吧……你自己这个幻境变来变去的……

“小海……”

“我和我父母大哥说,他们都不信,认为是我练法术练累了做梦了。”海云帆伸手撩起散落在王陆脸上的碎发,“久到我都认为那个王陆哥哥是个梦了……我渐渐长大,下山去了你口中的苍溪州大明国东道府武侯县狗耳山东北角王家村,终于找到了你。我请父母向你家提亲……这才成就了你我的缘分。”

“我爹娘就这么答应了???”王陆听罢觉得简直是漏洞百出,父母之前还希望我能给他们抱孙子呢,这海云帆的幻境果然是毫无逻辑可言,想到哪就是哪里。

“所以我俩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媒人都说了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定不负你,一辈子对你好!”海云帆痴痴地望着王陆,许下了一声的诺言,并轻轻在王陆的唇上留下蜻蜓点水般的青涩一吻。

“王陆哥哥……别推开我,把你交给我好吗?”海云帆轻轻对王陆说着话。

王陆感到仿佛自己被什么控制住了,当海云帆搂住他,一点点轻吻着他的额头、眼睛、鼻尖、嘴唇、喉结、脖子之时,自己本能地想推开海云帆,却成了欲拒还迎,直至抱住了对方。

这难道就是风吟掌门所说的,进入他人意识,便不能违背此人意识了吗?

一刹那,王陆觉得自己被坑了。

“唔……”王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推倒在床上,海云帆顺着衣襟摸了进来,肆意玩弄着王陆的敏感处,王陆浑身一个激灵,禁不住咬住自己的嘴唇,将差点出口的□□压了回去。

可海云帆却在他的耳边低语道:“王陆哥哥,别压抑自己,我想你的声音……”

这就好像一道命令,打开了王陆压抑的声音,“唔……嗯……你别喊我哥哥……唔……你别弄了……”

王陆听着自己的声音,听着海云帆一口一个“王陆哥哥”,觉得更加羞耻起来,眼前突然闪现自己和海云帆在神殿的那一晚。

那一晚,海云帆刚开始很温柔,可渐渐失去控制,向王陆疯狂地索取,直至把王陆折腾得晕了过去。

海云帆看着身下的王陆,此时的王陆双眼迷离,哪里还有白日里的灵动明亮?眼尾早已发红,似乎终于忍不住海云帆的爱抚,眼角渗出了一滴泪水。

海云帆心里一动,轻轻舔去这滴泪,“王陆,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王陆咬了咬舌尖,让自己从情潮中清醒过来,“小海,你等等,我有事想跟你说……”

海云帆不情愿地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平复着心情,刚刚二人厮磨之际衣衫早已不整,他看着身下的王陆,“王陆哥哥,你要说什么?”

王陆见海云帆这么容易被哄住了,心下一喜,接着哄道:“你先让我起来,我又渴又饿,让我先吃点东西喝点水。”

“哦对,今天仪式颇多,你都没怎么吃,是我情急了……”海云帆按捺下心情,连忙带着王陆先去吃些东西。

王陆这会算是明白了,这些幻境全部避开了海云帆心中最隐晦的心事和最痛苦的经历,一路顺风顺水,让他沉溺其中,这便是心魔给他设下的幻境,必须设法让他赶快从这些假象中清醒过来。

王陆喝下海云帆为他倒下的茶水,想着如何开口,“小海,你还记得缠丝步吗?”

“缠丝步?那是什么?”海云帆脑中一片懵懂,觉得这三个字听着似乎有些耳熟。

“你不记得了吗?当时我们一起跟着老板娘学习缠丝步,我们在灵剑山的桃花林里过关斩将。我是王陆,是灵剑派王舞的弟子,你是海云帆,也是灵剑派的弟子,现在你还是妖王,你都不记得了吗?”

“王……陆……你在说什么?我都不懂……”海云帆讷讷道,王陆在说什么?

海云帆觉得自己的眼前仿佛出现一片粉霞蒸天的桃花林,那里王陆在等他。海云帆摇了摇头,“不对,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还要辅佐我大哥继承将军之位……”

王陆抱住海云帆的双肩,让他直面自己,“海云帆,你看着我!唯有放下过去,才能继续前进,我和你一起面对,好吗?”

“不,这些是真的,是我想要的……这些不是假的……”海云帆抱着头,不敢置信这一切。

王陆看着这般脆弱的海云帆,心中大恸,抱住海云帆宽慰道:“小海,不管前路如何,都有我陪你……”

王陆想到自己和海云帆经历的一切风风雨雨,一切嬉笑怒骂,更是抱紧了眼前之人,一瞬间有一种抱住全世界的感觉。

“假的不好吗?王陆……”海云帆推开了王陆,脸色茫然,“假的不好吗?我觉得这里很好……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

“小海……”王陆着急,海云帆被心魔幻境所惑,二人都会陷在此处。

突然一阵妖风袭来,王陆被人掳了过去!

海云帆心下着急,去寻王陆,却见屋子的不远处,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擒住了王陆,缓缓绽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海云帆,你果然依旧如此懦弱、无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无二日之别的居心

    时宁对身边这几位早留了心,严露荷眼里闪过光,时宁见着自动翻译成:不怀好意。不着急,她初来乍道,本就身在困境,得要步步为营才成,先把“时宁”的情况全部摸清楚,她才好出手从困境里走出来。时宁有成算,心眼儿可大可小,不惹事,但从不怕惹事。谁坏着心思算计她,如不能当场还回去,晚上睡觉前她还会在心里琢磨琢磨怎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